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35 憤撕共產黨的假面具

福建省 陸微

小時候我常聽媽媽說以往在毛澤東領導的年代裡生活怎麼窮、怎麼苦:1958年-1961年搞大躍進,為了糧食能增產,竟然違背植物的生長規律,把另一畝地裡的秧苗拔起來並種到一畝地裡,結果顆粒未收,而共產黨為了稱王稱霸又將大批大批的糧食出口換軍購或援助,導致三年餓死了無數人……雖然當時我聽得懵懵懂懂的,也無法理解那個年代發生的事,但對上輩人的苦難生活還是深表同情,同時又為自己能生在這個改革開放的年代而感到慶幸,不管怎麼說那個年代已經過去,老一輩的領導人也已經逝去。現在是新一代的領導人在帶領人民發家致富奔小康,我們這一代人的生活一定會越來越好,國家也會越來越繁榮昌盛。再加上從小老師就教育說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就是「為人民服務」,這不僅代表中國共產黨的形象,更代表它對中國人民的承諾,又看到報紙的報道,尤其是電視劇中所塑造的黨和政府為國為民無私奉獻、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光輝形象,我的心中早已深深地烙下了中國共產黨是最神聖的、最值得老百姓崇拜和依靠的政黨這個烙印。直到步入社會在與共產黨政府部門以及官員的接觸中,我才一點點地看清了它的真實面目,從而徹底改變了我對它的崇拜。

1994年初中畢業後,我因沒考上高中,便到阿姨開的水果禮品店幫忙,初入社會的我就嘗到了共產黨「為人民服務」的滋味。凡開店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這一行最常接觸的就是城管和稅務兩個部門,城管主要是負責市容的管理,稅務自然就是負責向各商家收稅。那時我除了幫店裡做事以外,還得時時盯著大街看有無城管的人出現,因為它們(五六個人)每天都會不定時地穿梭在每個街道與市場中,只要看見誰家的店鋪門前擺放商品,不由分說上前就是一陣鬨搶(全部沒收),並且還開罰單(100-1000元不等,這得根據它們的心情而定),我們必須在它們未到之前以最快的速度將擺放在門前的商品搬進店裡,若稍不留神被它們撞見那損失可就慘重了。在它們「高質量」的服務下,我每天神經都繃得緊緊的,不敢有絲毫的疏忽與大意,這些城管人員說得好聽是在管理市容,其實就是變相斂財。有一次我們運了一車水果回來卸在門口,心裡就怕被城管撞見,可還是給它們碰上了,隊長一上來就吼道:「誰叫你把貨擺在門口的?」接著就要把這一車的貨全部沒收,我們一直跟它解釋「這不是擺攤,而是在卸貨搬貨」,它根本不聽仍要強行沒收,最後好說歹說才勉強把貨留下,但還是被罰了200元,這一樁的生意等於白幹了,遇到這事我們只能自認倒霉。沒幹過這行的人都以為開店最怕小偷來光顧,其實小偷遠不及城管可怕,因為小偷看見人多還有不敢下手的時候,可城管是明搶,還蠻不講理,因此我們都稱它們是「土匪隊」。但這還只是共產黨最基層的「服務」,還有「更高」檔次的,就是工商稅務部門,這幫傢伙更陰險。我們除了正常繳稅外,還得餵飽這些稅務官員的胃口,若是打點不到位它們就會上門來找你的茬,不是說這不合格,就是挑那不行,要不就直接沒收你的營業執照。除此之外,它們平時還會以檢查為由變相勒索財物。記得那是快過年的一天,一個年輕的女稅警(約二十來歲)帶了一個男的到我們店鋪裡「買東西」,她到店裡轉了一圈盡挑貴重的物品:兩瓶五糧液酒、一盒美國花旗參及上好的茶葉等(總價值一千多元)。我幫她打包好後正準備收她的錢,她卻讓我叫老闆過來,當下我姨不敢怠慢趕緊走了過來,可一看她拿了這麼多貴重的東西也心疼,因為我們畢竟是做小本生意的,於是便給她打了個成本價,心想不賺錢能把本錢收回來也好。可誰知她壓根就沒打算要付錢,見我姨要收她的錢,便一下子放下臉來,凶巴巴地說:「把賬本拿出來。」見此情景我嚇得直哆嗦,不知道她唱的是哪一出戲,明明是私人來購物怎麼就辦起公事來了!我姨見狀只能給她賠笑臉打圓場,最後將那些東西白白送給她才完事。等這個稅警走後隔壁開電子遊戲機店的老闆過來問我們被宰了多少,我們把情況一說,他隨即說:「你們太不識相了,這樣一來賠了夫人又折兵,把她給得罪了以後要頭疼的……」還說了他自己上星期的遭遇,為了續簽營業執照(無非就是讓工商部門給蓋個章而已),他特意請這個人去消遣(打高爾夫),結果花了一兩千元錢才把這件事搞定,他邊說邊搖頭:「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有什麼辦法?不得已啊!」怪不得老百姓都說:人在中國端起飯碗都不容易,主要是共產黨的共產服務費太多了,要不怎麼說「共產黨萬稅萬稅萬萬稅」呢?但這只不過是做小本生意的人與政府公職人員打交道的「小場面」,跟那些做大生意與政府官員打交道的「大場景」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

到了2003年,我又跟著叔叔去做糧行生意,就是到東北收購糧食往南方銷售,期間我看到了政府部門更黑的一幕。本來,我們收購糧食的理應直接到老百姓手裡去收購,那樣相對來說會便宜一些,但因我們的收購量很大(2千-1萬噸),一來我們沒那麼大的場地來囤積糧食,二來若遇到地痞惡霸來搗亂我們外地人無法應對。因此我們只能向地方糧庫購買糧食,這樣相對來說「安全」些,畢竟它們是國家機構。這些政府部門每年都會以徵收國家儲備糧的名義向老百姓收購糧食,它們通常會把價格壓得很低,之後再抬高價格將糧庫裡的糧食轉售給我們。這些官員(我們管它叫「糧耗子」)不但享受著國家發給的高薪,而且明目張膽地打著國家的招牌做著穩賺不虧的生意,不僅如此,還向我們商家要回扣(一次交易少則幾萬元,多則十幾萬),哪個商家給的回扣高就出售給哪家,那些糧庫的一把手、二把手只要有膽量就可以不出本又不出力地發大財。為了能讓糧庫裡的糧食順利地出倉撈到油水它們也是費盡了心思,在酒桌上我曾問一個糧庫主任:「這些都是國家儲備糧,領導能批下來出售嗎?」他毫不避諱並洋洋自得地說:「這一點不要擔心,只要給領導寫一份報告謊稱這庫裡的糧有問題不能繼續再存儲,然後再準備一份好處費一起呈上,事情就辦妥了。」聽了他的一番話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只要能將這些領導的各個關節打通,國家的儲備糧都能變成商品糧開倉出售。我們從這些「糧耗子」手中收購到糧食後,接下來就得過運輸這道難關,這是最「棘手」的一個環節。我們的糧食要調往中原一帶必須得靠鐵路來運輸,做這一行的人都知道,若按正規手續向鐵路局申請車皮是批不下來的,想與鐵路局打交道沒有「兩把刷子」絕對不行,所謂「兩把刷子」無非就是金錢和權勢。所以得把它們從上往下一層一層打理好,尤其是鐵路局局長、鐵道部部長這些大人物更得精心伺候,只要它們肯賞臉「有空」出來,我們就只管讓它們盡情地享受,這當然離不開吃、喝、嫖,有的遇上愛賭的還得故意把錢「輸」給它,把它「哄」開心後,它就會很「藝術」地把銀行卡號(通常都不會用本人的)透露給你……我叔叔在這一行幹了二十多年,在糧行中也算是有名望的老闆,據他所說,給這些鐵道部當官的打錢多的達到幾十萬,而且有時還得根據它們的口味送上黃金打造的貴重飾品,如金戒指、金項鏈等,說這叫「來日方長」(因我們是長期跟它們打交道)。就這樣它們吃上癮了,沒好處費即使有空車停著也說沒車,搞得天天車皮緊張,天天都是春運,於是便出了一首歌謠:「鐵路鐵路不通路,要想通路用錢鋪……」因著從購糧到運糧有這麼多道的關卡,這層層打點的費用自然都得攤到成本裡,這就是近幾年來我們看到市場上糧價頻頻飆升的原因所在,不知內情的人還以為糧價上漲農民是受益方,殊不知絕大部分的利潤都落入了政府官員的腰包裡(約80%)。而政府回過頭來只把搜刮來的錢財從手縫裡擠出點零頭的零頭來補貼給農民(每畝補貼10-50元),就把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感動得熱淚盈眶,並對其歌功頌德,這種兩面手法也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玩得如此爐火純青。

這幾年來的經商,讓我親眼目睹了政府官員貪得無厭、陰險狡詐的醜惡嘴臉,這與我小時候心中「父母官」的形象反差竟是如此之大,我不禁困惑不解。直到我信了全能神後看到神話的揭示才解開了我心中的謎團,神話說:「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牠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牠。」藉著神話的揭示與事實的對照,我才看清了中國執政黨的實質就是惡魔邪靈。這些惡魔自始至終都在殘害人,還善於用謊言迷惑人,把人折騰得牛頭馬面人還對它感恩戴德。現在想起媽媽給我訴說的「故事」,我似乎明白了許多,自從中國共產黨用暴力奪取政權,在中國執政幾十年以來,帶給人民的盡都是苦難。毛澤東時代餓死了無數的百姓,折磨死了千萬無辜的生命,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新一代領導人上台後,雖然出台了新的政策,外表看似乎搞活了經濟,但其實是為政府部門提供了大肆斂財的機會,什麼「富民政策」,什麼「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都是愚弄人民的把戲,真正富起來的是這些吃人肉、喝人血的貪官污吏,它們只關心自己的權勢、利益與享受,哪管老百姓的死活?這樣邪惡的政黨怎麼能給人民帶來幸福的生活呢?其實早在幾年前國內主要的產糧基地東北三省(吉林、遼寧、黑龍江)的糧庫早已是空倉,早被那些「糧耗子」們掏得只剩下「空殼子」了,中國糧源已是朝不保夕。再加上大紅龍這幾年亂搞建設、亂污染導致大量的農田被佔用、荒蕪,糧食產量都在迅速遞減,一旦遇到災難或是戰爭,老百姓連維持充飢的救命糧都沒有,它還拿什麼給人民保障?可大紅龍還在用謊言欺騙民眾,仍然報喜不報憂,在電視新聞中頻頻報道各地糧食增產的「好消息」,以此來粉飾太平,欺騙善良的老百姓,豈不知這就是它的一貫伎倆,就這樣的一個邪惡的政黨怎麼能是人民的依靠呢?如今中國經濟發展這麼快,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這一切都是因著神在中國作工給中國帶來了經濟的繁榮,因神要在大紅龍國家拯救得著一班人,神是為了他的拯救工作才因此厚待、祝福了這塊土地,而大紅龍竟然把功勞歸到自己頭上,說是它的政策好,真是厚顏無恥。我由衷地感謝全能神的拯救,若沒有全能神的帶領引導,我只能永遠地成為大紅龍的玩物,被它賣了還為之歌功頌德,想到這,我更恨惡大紅龍的邪惡卑鄙,立志追求真理背叛大紅龍,讓神心早日得安慰!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