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34 慘遭不幸難覓公理 光明到來更知寶貴

福建省 來福

「看人間淒慘萬狀,哪有人生光明路……」每每聽到《奔向光明路》這首經歷詩歌時,我總是悲愁垂涕,一幕幕往事浮上心頭,多少個漫長而又難熬的夜晚我悲痛欲絕、欲哭無淚,失去了生活的勇氣,想以死了結此生,是全能神的手在暗中扶著我,我才有了今天這口氣息。因此心中對神充滿感激與讚美,若不是神道成肉身來在地上,拭乾了我的眼淚,除去我心中的不平讓我重見光明,在這人吃人的鬼城裡我早已被撒但俘虜吞吃了,只有公義的全能神才能將這污穢的舊世界洗刷淨盡,唯有全能神才能帶領人類奔向光明路!

1997年我丈夫被他哥哥用獵槍打死(誤傷),我聽到這個噩耗時,感覺天都塌了,痛不欲生,他哥哥怕我向他追究責任,就承諾「我會把你兒子當做親生兒子對待」,並立了字據。但他哥哥卻出爾反爾,我只好與兒子相依為命,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2008年8月份我兒子去一家汽車美容店上班。2009年2月21日兒子回家時談到老闆店裡生意不好,老闆說如果光靠洗車還不夠給工人發工資和生活費,白粉很貴,一點點就要賣很多錢。我聽後就教育兒子要老老實實賺錢,千萬別隨從別人幹壞事,沒想到這成了我們母子最後一次見面。3月份,老闆通知我,說我兒子被火燒死了,我整個人癱軟在地,痛不欲生的我哭昏了好幾次。當我與親屬趕到現場時,發現老闆沒有報警(後得知老闆的哥哥是警察,兄弟兩人一起用水清洗破壞了現場,還把我兒子和同事當晚玩的電腦搬走),後來,我家人報了警,屍檢法醫現場勘查發現,兒子是在起火前身上被捅53刀而死,並且法醫特別強調是三種銳器所傷。這說明是三人以上在對我兒子行凶,而現場卻一把凶器也沒有找到,這些都能證明我兒子是冤死的。那時我與親屬都認為世上有王法,有「包青天」,相信中國的法律會為百姓伸冤,會澄清事實抓住真凶,給我們一個公正的判決。

為了給兒子討個公道,我和親戚多方奔走於政府部門,然而每到一處,除了敷衍就是迴避不理,更氣憤的是他們還通知保安不讓我們進屋。原來,老闆的哥哥早已從上到下疏通好了,還叫員工作偽證,我聽到這個內幕時,心裡悲憤填膺,不相信中國這麼大,就沒有一處伸冤的地方。後因我們逼得緊,他們就找了個替罪羊,聲稱是他害死我兒子(他是一個四川人,21歲,是我兒子的同事,其實他與我兒子關係挺好,正月還到我家裡吃過飯),但是又找不到殺害我兒子的動機、凶器。當時我天真地以為只是少數的貪官污吏被收買了,我們的黨還是「一心為人民,依法治國」的,於是我就想靠法律來討回公道。我們前後共請了3個律師,律師一開始為我們講話,可後來一個個都被他們收買,都為他們說話了。中級人民法院宣判老闆無罪,四川人因故意殺人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兩次宣判結果一樣(2012年,那個「殺人犯」還能無故被釋放回家,我們去詢問時,警察蠻橫不講理地說「不關你們的事」)。我仍不死心,又上訴到高級人民法院,但他們官官相護、仗勢欺人,法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需調查重審」為藉口推脫。我們多次去問,他們就應付說「已經成立專案組,專門調查審理」,再問,就以「這是公安部門的祕密不能告訴你」來搪塞我們。我走遍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中級人民法院、省政府、省公安局、省人大信訪局,還有某市政府信訪局、市檢察院,可沒有一個人民公僕站出來為我說話。我憤恨不已,難道一條無辜的生命就這樣慘死而無人問津嗎?天理何在?公平何在?誰能站出來替我們這些受害至深的老百姓伸張正義、說句公道話呢?難道我們這些沒錢沒勢的老百姓就該受欺壓、含冤而死嗎?絕望之際,我想到通過新聞記者來幫我伸冤。我以為只要把事實告訴記者,他們往電視上一報道,這個命案就會引起政府部門的關注,就會有正義之士出來主持公道。我一次次滿懷希望撥打電話,向對方述說我的冤情,然而帶給我的打擊與傷痛卻是愈加強烈,對方不是推託就是說「我們得跟領導商量」。在殘酷的事實面前,我看見了中國到處都是黑暗,政府官員互相勾結、官官相護,上上下下全是貪官污吏,沒有一個官員是真正為百姓辦事、為百姓伸冤的。那時我走投無路,悲觀厭世,真想以死來了結此生。

就在我即將崩潰之時,全能神在牽針引線把我一步步帶到他的面前,讓我看見了光明路。有一天,我在網友的QQ個人資料裡看到這樣一段話:「老天爺呀!你睜開眼睛看看吧!你手下的蒼生在你的眼皮下無緣無故受害,無法生存啊!老天爺呀!你看看我們吧!」看到這段話我想到天無絕人之路,我也呼求老天爺。心誠則靈,老天爺——全能神垂聽了我的呼求,大約10天後一姊妹來給我傳全能神的福音,說全能神已來到地上拯救我們這些受苦至深的人。當時姊妹跟我談到老天爺是愛、是公平、是公義,我們依靠他,他就會為我們主持公道,為我們伸冤,但因我麻木只當是勸慰我的話,沒聽懂是傳末世福音給我。那姊妹臨走時說,明天8點左右帶一個老鄉過來跟我聊天。第二天8點她們果真來了,當時我心裡想這兩個老鄉真好,我與她們素不相識卻對我這麼關心體貼(後來才知道這是全能神給我的愛與溫暖,是全能神的拯救與憐憫),而以前跟我玩得很好的朋友卻怕沾染我的霉運都遠離我。那兩個姊妹來我家時,我身體很虛弱,坐著還得靠牆,沒有一點精神,整個人真的是快要散架了。當看到神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我只感覺神那溫暖的話語滋潤了我的心田。對於慘遭不幸的我來說,從來沒有享受過如此親切的話語,我感動得淚流滿面,神對人的愛是那麼的真誠,一點點拭乾了我的眼淚,撫平了我憂傷的心靈。我從心裡把這位美善的獨一真神接受過來作我的救主。後來我每天堅持吃喝全能神的話語,不知不覺中我身上的病好了,精神恢復了,久違的笑容也爬上了我的臉頰,我與弟兄姊妹述說苦衷,弟兄姊妹也敞開心與我交通真理,並耐心地勸我別再去打官司,那樣做沒有作用也沒有任何意義,相信神是公義的,神會賞善罰惡,為民伸冤!弟兄姊妹用神話來安慰我的心,雖然我的痛苦減少了很多,但我明白真理膚淺,看不透現在的中國是撒但掌權,又受撒但權勢捆綁,心裡總也不甘心,咽不下這口氣,總認為貪官污吏不能一手遮天,不可能整個中國都找不到一個清正廉潔的好官,頑固地持守世上還是有公道存在的,因此我決定去北京上訪。

2010年春天,我第一次到了北京。我背著黃狀一到天安門廣場,就過來20多名警察,問我幹什麼,我說「我要見胡錦濤,我要告狀」,他們就連推帶拽地把我帶到了一個地方(那裡關了很多上訪的人)。一進去就叫我拿出身分證登記,更可恨的是,一個警察在登記時竟在電話裡跟對方說「我現在沒忙什麼,只是處理一些小事」,我聽了很氣,反問:「我兒子死了,人命關天,怎麼是小事?」之後警察就叫我回家,並威脅我:「不走就銬起來!中南海、天安門那些地方不是老百姓能去的。」我執意不走,氣得把頭往桌子上撞,他們就把我的手放在背後銬起來,銬了整整4個小時,解開手銬時,我的一雙手都沒有知覺了(之後的幾個月,連衣服都洗不了),無奈之下我只能回家。2011年春天,我再次到北京上訪,又被警察帶到一個關有幾千人的大房子裡,他們都是從全國各地來上訪的,在那裡我看到中國政府有太多的不公不義,看到的是「繁榮昌盛,人民安定團結」這美麗謊言背後悲慘的一幕幕:一個汶川人哭訴說「你們看電視說得好,政府哪有給我們房子,我們老百姓住的還是破房子,政府蓋的好樓房都給當官的住了,我老公殘廢不能動不能走路,國家卻給評三級殘廢,我自己生活不下去,想討個公道,卻被押回當地」;一個姓阮的四川醫生無緣無故下崗了,為了討個說法告狀17年,期間經常被拘留,有時5天,有時半個月,甚至有一次被關押兩年,他們都流著淚述說各自的悲慘遭遇……有一天,一位上訪者與保安發生爭執,我去勸架,卻被保安拳打腳踢,當場被打倒在地,鼻子流了很多的血,左眼被打得疼痛難忍。最後到醫院檢查時,診斷為眼睛骨折,醫生問:「是誰這麼狠心打得這麼厲害?」我如實回答,警察攔阻不讓說,並罵道:「看病就看病!哪那麼多話?」看完病後付賬時,警察還讓我交錢,我說:「我是上訪的,我沒錢!」他們才不得已交了錢。在這期間,大紅龍不讓我住院,只帶我去換了幾次藥,怕我給家裡人通話,就趁我上廁所之時偷偷把我手機卡拔掉,甚至還把關押上訪者之地的通訊信號關閉,導致所有人在這個房子裡都不能打電話。後來大紅龍怕把事鬧大了就騙我:「我們送你到一個好醫院找個好醫生治療!」結果把我送往四川(我的身分證是四川的)。離開四川時,大紅龍還威脅我:「你再到北京上訪就抓你去拘留!」

經過這般遭遇與挫折,我不得不來到神面前反省:就為爭這一口氣奔波上訪,花了八九萬元錢,如今已負債累累,又把自己折騰得遍體鱗傷,人不人、鬼不鬼的,再想想在北京看到的一幕幕,那些淒慘、無助的眼神,我洩氣了……不要再告了,沒用的。當我回到神前看到神話說:「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我感到全能神的話語使我茅塞頓開,原來我所在的國家竟是一座鬼城,是這些惡魔在掌權,把人間搞得烏煙瘴氣、慘不忍睹,到處都是老百姓慘遭毒害無處伸冤的情景,而我卻在地獄、陰間裡尋找光明,尋求公平,還想讓惡魔為我伸張正義,這不是自找沒趣嗎?我以前總認為人間有愛有光明,經歷了多年的痛苦遭遇仍沒看透世界的黑暗,而全能神的幾句話就把大紅龍邪惡的實質與人間慘狀揭露得淋漓盡致,這時我仆倒在神話前,真實地感到全能神的話語就是真理,我徹底服氣了,更看見了神的愛,若不是神暗中保守,我真不知自己要死在惡魔刀下多少回。我再次聽了經歷詩歌第170首《奔向光明路》:「看人間淒慘萬狀,哪有人生光明路。撒但敗壞我至今,信神未蒙拯救豈不冤!未達目的欲擱淺,血海深仇又怎能忘記。神心尚未得滿足,怎能顧念前途與歸宿!難得碰見神一次,何敢虛度這寶貴光陰。多年心血豈能付之東流,半生心願怎肯隨風消逝!真光已經出現,公義開始露頭,光明之路展眼前。非被成全從何還報神愛,不合神用怎能雪恥解恨!追求得著真理才有出頭之日,豈能辜負神心意。到底是誰敗壞人,為何人類執迷不醒悟。任受魔王的踐踏,被神滅在地獄後悔晚。識破魔王的面目,使得有生之年認識神。神無枕頭地安息,何不奮起為真理爭戰?天地萬物原來為神所造,供神享受乃是理所當然,魔王厚顏侵佔,撒但罪惡滔天,千萬靈胞當奮起。神已來到為何不來尋求,事奉真神才有公義日頭。埋葬黑暗魔王,帶進人間光明,讓神在地得安息。道成肉身真神已經顯現,快來就光特大福音降臨。順服真道蒙福,抵擋作惡受禍,尋求真理在此時。公義的神帶來人間光明,人生意義在此完全顯明。義人尋求真理,智者必來就光,踏上人生光明路。」

聽完這首詩歌,我悔恨自己看見了光明卻不懂得珍惜與寶愛,因著慘遭不幸蒙神憐憫,得著了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卻不懂還報神愛,虛度了這麼多年的寶貴光陰,讓神的心血代價付諸東流,讓神苦苦巴望與等待。如今真光已展現在眼前,真光的照耀讓我看清惡魔的醜陋面目,它們正是披著人皮的活撒但,實屬人面獸心,是地地道道的邪靈投胎,是一群連畜生都不如的野獸!它們外表宣傳的、提倡的是很公正也很動聽,而事實上全是欺騙人、蒙蔽人的謊言,是它們美化自己、偽裝正義、欺世盜名的一種手段而已。大紅龍口唱「為人民服務,做人民的好公僕」「人民翻身做主人、社會主義國家人權高」「執政為民、秉公辦案、公正廉潔、兩袖清風」……可背後卻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欺壓百姓、剝削人民、草菅人命,血腥的統治使中國百姓慘遭不幸、民不聊生、哭聲遍野……我因著親眼目睹大紅龍這一切的醜陋面目,才從心裡對它們產生恨惡,並站立起來背叛老撒但,立下心志,死心塌地跟隨全能神,奔向光明路!親愛的朋友、受苦受難的中國同胞們,這個世間已不可生存,像我這樣的慘劇每天都在這座鬼城上演著,若沒有神的看顧保守,撒但隨時都能把我們吞吃,趕快回到全能神面前吧!唯有全能神才是我們唯一的依靠與救助!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