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27 大紅龍黑暗統治下權錢交易的醜惡「表演」

——一名財務人員的真情告白

福建省 林川

我從事會計工作25年之久,正職是在一家外資公司任財務主管。為了賺更多的錢,我在多家公司兼職,如財務顧問、行政主管、義務會計(在三自教堂)。在這期間,涉足的行業很多,包括生產製造、房地產、進出口貿易等,行業的主要類型有內資企業、外資企業和三自教堂。接觸比較多的部門有稅務局、工商局、勞動局、宗教局、環保局、公安局、海關、商檢、銀行、外管等。今天,我要將自己的親身經歷與親眼目睹的各個執法部門到處招搖撞騙、玩弄權術、搾取民脂民膏、助紂為虐等等各種惡行公布於眾,讓大家共同來看看大紅龍體制下權錢交易的醜惡「表演」,從而讓人不再受大紅龍迷惑、矇騙。

在大紅龍國家階級、等級是區分得非常清楚的,什麼幹部編制、公務員編制、事業編制、企業編制和其他編制是非常清晰的,他們的福利、收入都有等級區別。他們為了得到自己的利益喪失良知,什麼壞事都做得出來。作為在外資沒有任何編制的財務人員的我,只能應用「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個撒但哲學,首先要跟所有相關部門的經辦人員打好關係。逢年過節送錢送物是少不了的,平時他們家紅白喜喪少不了送禮、送錢。他們非常習慣地叫企業替他們辦事、買單:他們的家人結婚的叫我公司預備「寶馬」等豪車;他們的家人過生日的叫我公司送禮訂酒店;他們請客巴結上級領導上夜總會吃喝玩樂也叫我去買單,一個晚上花了2萬多元的都有;他們的親友找工作的叫我公司安排好的崗位;他們的親友開工廠的叫我公司把訂單下到他們的親友處;他們錢多沒地方投資也找我,叫我把他們的錢拿到企業放高利貸,他們的工資幾千元,但他們的資產少則幾十萬,多則上千萬;他們買房子叫我到我所在的房地產公司買低價優質房;他們把企業當作奴隸,任意使喚,只要有一點沒滿足他們,隨時都要報復,都要卡壓。所以我特別謹慎,唯恐得罪他們,只要他們提出來的都要想方設法滿足他們,並且絕對保守他們的「祕密」。由於我的謹小慎微,儘可能地服務於他們,就這樣慢慢地,我成了他們的「好朋友」,當我所在的公司遇到麻煩事時,他們就會教我如何打點、如何搞關係,什麼人該送多少禮,什麼人該怎麼約出來,有時候遇到「難纏」的人,就會教我該用什麼人來「降服」等等,總之就是「人民幣」開路,奉行「有錢能使鬼推磨」,漸漸地我也與一些局領導成了「朋友」。有個稅務局局長為了不讓妻子知道其買房產、店鋪的事,辦按揭貸款時就叫我冒名頂替他妻子的名義與他一起去簽訂按揭貸款合同,原來這些房產是開發商送的,貸款是因為開發商資金緊張,叫他先貸款以後開發商每月定期為其還貸,他們的房產不知多少套,我現在才明白為什麼房管所的權力集中在市房地產交易中心,其區級房管所都沒有權限,只負責報送資料,就是因為要替這些官員保守房產祕密。

在大紅龍政權下,我與官員「交朋友」都是從「被卡」到「擺平」,「人民幣」是開路先鋒。大紅龍官場很流行這樣的一句話:「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他們把手上的權力發揮到了極致,其中的黑暗、邪惡、卑鄙讓人恨惡至極。

現在先說我是怎麼和稅務局的相關人員打交道的吧。事情是這樣的:1998年,那時出口企業在出口銷售時按稅法規定本是不徵稅的,但他們說為了便於控管,要企業「先徵後退」,我公司每個月都要先徵50多萬,一年要徵600萬元。起先,我根據常規來做,資料做好送上去等退稅,結果就是被壓在那邊,不是找這茬就是找那茬。找當地稅務局,說資料移送到市局,找市局的說領導沒空推來推去,就這樣資金壓在稅務局一年多,一直退不了稅,外資老闆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要求我想辦法把稅退下來,後來不得已包了個3000元的紅包,找專管員協商,專管員看在3000元紅包的份上,看在逢年過節都有給他送禮的份上,就教我先上下疏通一遍,從下到上該送禮的送禮,該請客的請客,花了18萬多,以為這下可以退下來了,結果等了一個月還是卡在那,說什麼「沒額度指標了」,後來老闆又急忙買了條3500元的金鏈子給專管員讓其幫忙解決,專管員這時才提出要求按退稅10%的比例抽取,由他來擺平各關口,我們沒辦法只能答應他的獅子大開口,沒幾天,900多萬元的稅款就退下來了。大紅龍政權真是土匪政權,自己的錢先交進去,再去退時就要被他們強制瓜分宰割10%以上,退900多萬元,卻被宰割了100多萬。

地稅也一樣,在外國人個人所得稅方面,他們不斷地找茬,要求外國人提供「國外收入證明」。我兼職的進出口貿易公司是家國內企業,當他們看到這家企業沒什麼官方背景後,出口貿易退稅的那些專管員就處處為難,找盡了所有的茬,就想方設法地敲詐。有一次為了請她吃飯送給她3500元紅包,在吃飯時她說過這樣的話:「像我們這樣的稅務官員與你們企業的人一起吃飯是我給你們面子了。」我當時聽了這話特別氣憤,心想:你這惡鬼靠權力地位沒完沒了地敲詐,邪惡至極,簡直是餵不飽的惡狼,還自以為了不起。稅務稽查每年都要下企業查賬,那簡直就是惡鬼搶奪,下來不是勒索這個便是恐嚇那個,給紅包、上酒店、玩夜總會,事後他們既要假裝清廉又要企業交稅補稅,搞得企業雞犬不寧。企業為圖個安寧,逢年過節都要給他們包紅包、送禮,每年都要請稅務局的人員吃飯聯絡感情,有時我們請他們要分幾批請,不能把他們之間不相合的人請在一塊,但他們就藉機再請些他們所要巴結的各級領導。有一次,我與老闆請稅務局的六個領導一起吃飯,後來他們卻請了五個市局、省局的領導吃飯,結果那餐飯就花了兩萬多元。在吃飯期間,有個市局的領導接到副市長的電話要求把閩侯的一個知名企業查倒,他說的這個企業我是知道的,我聽後憤憤不已,就說:「人家合法經營,沒偷稅,你們怎麼查倒它呀?」他們就笑我太幼稚,說:「有我們查不倒的嗎?」看到大紅龍政府真是無法無天,任意魚肉百姓,他們可以隨意整垮一個企業,只要領導一句話。慢慢地我就發現這樣一個規律:要在這個國家生存一定得討好領導搞好關係,一定得掌握「識時務者為俊傑」,尤其辦企業的,什麼時候領導看上你的公司、想侵佔你的公司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侵吞搞垮也不知道,怎麼被侵吞搞垮的就更不知道了。就這樣我由抵觸送禮到主動送禮,由厭惡他們到懼怕他們,慢慢地我就開始儘可能地討好他們,服務於他們。

勞動局,我們都以為是清水衙門,但我怎麼也想不到各部門都有他們撈錢的真功夫。勞動局撈錢手法很委婉,它是放長線吊大魚,通過地稅局讓企業把企業的失業金根據稅務局規定的基數先交進去,不主動與企業結算,等企業員工要拿失業金時,他們就要求企業全額結算,這時企業就得再補交50%以上。很多企業只好放棄員工的失業金,但員工告勞動局時,勞動局就會乘機來勒索企業,表面上是為員工維權,實質上是為自己撈錢。我公司因遣散部分員工,到勞動局結算時,他們要求補交97萬多的失業金,這下子把我公司的老闆愣住了,地稅局已經交好了,但勞動局就是不認這個基數,就是要全額繳納,否則就要處罰。沒辦法,我就找科長吃飯並送給他3000元錢,問他怎麼做才能擺平這件事,他說他領導家要買部小車,叫我公司出8萬元,另外再補交17萬就可以結算了。後來我們只好根據他的要求做了,總共花了25萬,完成了結算,員工才拿到了失業金。他們都是先要你交很大的數額,讓你求他們,接著勒索你,之後他們要做業績保地位,你還要再給他補交些,這樣他們既能保業績又能得個人利益,真是一邊當婊子一邊立貞潔牌坊,詭詐惡毒至極。

工商局、環保局、公安局、海關、商檢、外管等也一樣,他們充分利用手中的權力,都是先恐嚇再威脅,說這不行,說那不合規,找盡了茬,最後就是要錢要物要利益,沒給錢之前怎麼說就是通不過,給了錢後就不一樣了,還會教我們怎麼作假。商檢、海關下廠驗貨就是來拿錢,錢沒給之前,貨都是有問題的,給了錢後所有的貨就合格了;工商在年檢時都要企業入什麼協會,交什麼會員費,否則就卡在那不讓年檢,在他們各部門都會派生很多中介、服務等五花八門的收費機構。外管局:企業匯大筆外匯時就會被卡,外管局會要求企業到它指定的審計機構審計。有一次,我公司要付境外120萬美元的設備款,外管局就卡住說要到它指定的審計機構審計,後來我就把付款單等資料複印一份給審計機構,根本就沒有查賬,審計報告就出來了,就可以付款了。這是他們的潛規則,找個部門把錢轉到他們腰包,他們要的就是錢,通過各種渠道撈錢。環保局:他們的服務部門可真多,要你到這服務部門檢測,到那個服務部門檢測,這些服務部門都是與其掛鉤的,作為企業都是被迫無奈,只能任其宰割。有一次環保局到我所兼職的台資企業,說這個不達標,那個不行,後來我們請他們吃飯,那餐飯花了16000多元,當場給每個人都送了一部當時最高端的手機與2000元的紅包後,環保的問題就沒事了,全部都OK了。他們到企業就像來到了自助餐廳一般,看什麼就想要什麼,我兼職的公司生產的是高級櫥櫃,還有一個公司是生產高級房門的,都是裝修用的材料,他們家裝修就過來要,一次就是兩三萬元,他們自己拿走後,還會毫不吝嗇地「分享」給親朋、領導,介紹他們都過來拿,拿完房門櫥櫃,索要各種配件,還要安排安裝工。有一次,一個公安局的科長自己家裝修,到我公司拿了一整套房門櫥櫃,要我再給他的政委裝修房屋安排一整套材料與安裝工,他們拿企業的就像拿自己的,而且還要用於巴結上級領導搞關係。哪個企業被其盯上,哪個企業就要「出血」,很多老闆都是出於萬般無奈而被敲詐的。

銀行,在我的印象中只是服務於企業,但那些高管的撈錢法真是令人目瞪口呆,我兼職的房產公司為了收購一個項目到建行貸款,跟行長談定了貸款的金額與用款時間,行長也已拍定,說絕對沒問題。於是,房地產老闆就跟收購方簽訂了收購合同,並付了五千多萬元的訂金,結果到了約定的時間,房地產老闆要求建行放款時,建行卻怎麼也放不了款,眼看自己馬上就要違約,投資了五千多萬元的資金馬上就要泡湯,把房地產老闆急哭了,就在這時行長過來了,說可放款,但利息要額外加一分給他個人,並要求給現鈔,不能是存款,在貸款期間公司股權要變更為他朋友的名字,否則就不能貸款。在萬般無奈之下,房地產老闆只好答應其條件,貸款1.6億元,時間跨度一年多,提現金付給行長個人的利息1600多萬元,在提現期間房地產公司為了套現,不但自己做假賬,連所有的下屬企業都得做假賬,建築商、材料商一起造假套現,累垮了所有的財務人員。房地產商為了項目的順利完成,多數都要與一些領導合作,給他們股份,為了取得項目、地塊,都得給相關領導及國土局的人送豪禮,這個禮有的是用麻袋裝的現金,有時就是送暗股。有一次,我與老闆一家人吃飯時,老闆說他同行的朋友給領導送一大麻袋現金時,某領導要求把車開到一個偏僻的地方,然後按下所有的車燈,後背箱打開等在那,直到看到一部小車開來了,直接從他車的後背箱把麻袋提走並等那部車開遠了以後才可以亮燈開車回家。這些所謂的官員就是這樣的豪奪,這樣的為所欲為,任意詐取錢財,還要戴上「廉政為民」的冠冕,實質上都是魚肉百姓,都是禍國殃民的惡魔。很多企業為了生存,為了保證自己的利潤,只好在質量上動手腳,在平民身上詐取報酬,坑來坑去,最後坑的都是社會底層的人。

大紅龍國家一片漆黑,證券股市都是內部操控,我所在一家兼職公司老闆的兒子,專門在證券公司炒股,從××證券炒到北京,都是跟「太子」在一起炒股,起先他父親給他2000多萬元,幾年後炒股炒出10多億元來。大家問他炒股有什麼高招時,他說股市全是騙局,非常血腥,沒有內線你們都不要做,我買股沒有技術,全靠內線。這一句話就道破了證券股市的黑暗內幕。

大紅龍各級官員都是土匪惡霸,2010年底,我們公司經營不下去,公司總部決定將這個公司轉讓給海外一家公司,公司股權轉讓,這事全權由我一手經辦。咨詢法律顧問與當地的經發局經辦人員已確定該轉讓是合法合規的,但為了不出差錯我還特地花了3500元的現金,請經發局的經辦做相關文書材料,本以為這下可以萬無一失,變更會順利地完成,但讓我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2011年3月份的一天,我持相關資料找經辦人員辦理股權變更,同時還給經辦1000元的紅包,他答應一週內辦好,並叫我要給分管的副局長打個招呼,這樣才能順利辦成。那幾天,我一直找副局長,他一直假意推託,不是沒空就是開會,我一直沒把錢送出去,結果過了一週還沒批下來,我急忙到他辦公室送給其現金5000元。以為這下沒問題了,可沒想到發生了更複雜的事情。第二天他說,他已無力控制局面,正局長知道了我公司股權變更的事,叫我去找正局長。後來我去找正局長,正局長說:「你公司這麼大,很多領導關注,我必須向區領導彙報完以後才能讓副局長審批。」我說:「我公司是在法律範圍內的股權變更,不必非經過區長及區黨委書記同意,這樣國家法律與職能部門不就空設了嗎?一切都要領導說了算,如果讓外商知道中國政府唯權無法,不是讓外國人笑話嗎?」我以為這國際影響與愛國情懷能讓他止步,結果他聽後說:「你這轉讓是有問題的,去叫你老闆來。」我知道他是故意嚇唬我的,我就說:「我已咨詢過律師與你局裡的經辦,是完全合法的。」沒辦法我只好叫新股東的老闆來找他,但也是沒用的,因為區領導已經介入了,後面麻煩的事更大,新股東的老闆因付了舊股東的所有收購款,心急如火,坐立不安,為了儘快取得股權,通過各種渠道找區領導的親信來搞關係,一方面給兩個區領導送錢送物,又是蘋果手機又是蘋果平板電腦又是送高級物品等等,另一方面要答謝找關係的人,同時心裡又害怕市領導知道又要介入宰割,整天提心吊膽,寢食難安,最後花了幾十萬還解決不了,擱在那兩個多月,沒有一點辦法。到2011年6月份,我老闆就想出以外國人向國際法庭起訴這個辦法來向經發局領導施壓,事也湊巧,剛好兩個區魔頭要調到別的地方去了,最後他們看到自己馬上就要調走了,再加上外國人又通過國際法庭來起訴,不得已才罷手。後面通過他們的親信才了解到,原來這兩個惡魔早就想廉價收購這家公司,只是在他想不到時外商居然在境外進行了股權轉讓,所以百般刁難,想迫使雙方解除轉讓合同,以達到霸佔股權的目的。在大紅龍黑暗統治的範圍裡都是黑雲壓頂、烏煙瘴氣,貪官污吏強取豪奪,原本合法合規的股權變更,卻遭到卡壓,若不是魔頭調動、國際法庭的起訴,不知要麻煩到何時何日。

世界上已是淨土難覓,我想在教堂也許能找著,可是事實讓我大失所望。那時我在三自教堂義務當會計,我所在的教堂每年逢年過節都給宗教局、統戰部相關人員送禮、送紅包,根據級別不等,少則500元,多則3000元。有的領導得病,牧師都要到醫院看望並給看望費;每年聖誕節時,這些領導都要過來拿紅包,他們來時牧師都要讓他們上台演講,所講的都是要如何接受黨的領導,如何愛國和各種宗教政策法規等等,這明顯是與聖經相違背的,但牧師都要巴結他們,把他們看為上賓。有一年聖誕節,牧師為了討好他們,居然放國歌與國際歌來迎接他們,那些沒分辨的三自信徒還會拍手鼓掌。感謝神的開啟,我當初對這些心裡很抵觸,就找牧師講理,牧師說「你要順服執政掌權的」,沒辦法我只能保持沉默。我所在的教堂要重建,牧師與一些幹部一起叫人承包建築工程,當時有人就提出要投標,但牧師死都不肯,有個建築商估價80多萬元的造價,因沒有後台牧師就是不給他承建,而另外一個有後台的建築商估算的造價為136萬,牧師就給他承建,最後工程結算時居然是280多萬元。後來我在做賬時看到黑色交易太多,跟社會完全一樣,感謝神,我雖然在企業為了賺工資替老闆做很多假賬,但在如此神聖的地方,我絕不能那麼做,否則犯罪太嚴重了,於是我就想根據實際發生額來做賬,讓教堂裡的人知道資金的來龍去脈,起先牧師沒注意,結果宗教局來查賬時,看到送錢給他們的牧師隨意拿錢等等不可告人的祕密都被一一記錄在賬冊上,就趕緊叫牧師要我改賬,我堅持不肯做假賬,牧師就把我換掉,叫另外一個人做假賬。在這僅存的可稱比較「潔淨」的地方,我卻找不到公平,還是黑暗在籠罩著。此時讓我看到了只要是大紅龍掌權的範圍內沒有不邪惡、不黑暗的。

但我不知國家為何會是如此的黑暗,直到後來有幸接受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我從神話中找到了答案,全能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哪個在世界上有成就的人都有他的成功之道和祕訣,那個祕訣不更代表他的本性嗎?可以看出這些傢伙本性太狡猾,在世界當這麼大官,在世界做這麼大事,太狡猾了!他的本性太陰險惡毒,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上面的交通中也說道:「只要撒但掌控世界,只要大紅龍掌權,人類只能越來越敗壞,人間只能越來越險惡,這就是世界黑暗的根源。」這些話使我心明眼亮、恍然大悟,明白了這個國家被大紅龍惡魔掌控,所以才骯髒黑暗目不忍睹。大紅龍國家的統治者、「偉人」推崇「不管白貓黑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等邪說謬論來迷惑人,政府各級官員及職能部門也都奉行「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一朝權在手,便把私利謀」「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生存法則,到處招搖撞騙,狠下毒手。大紅龍國家真可謂「上梁不正下梁歪」,它們說一套做一套,說什麼「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誠心誠意為人民謀福利」,都是愚弄人民、欺騙世界的鬼話,實則權術玩盡,一手遮天,橫行霸道,層層搜刮,而且上下級「緊密配合」串通一氣,共同魚肉百姓。大紅龍管轄的每個角落無一處是光明的,不管哪個部門都一樣,找茬卡人,百般刁難,吃、拿、卡、要是它們的最高技藝。這些官員與職能部門的人員欺壓百姓、中飽私囊、任意揮霍,哪個沒有豪宅、豪車,他們奢華宴樂,請問他們的工資收入多少,為何它們不敢像國外一樣公開做財產登記呢?這分明就是一座人吃人的鬼城,只有貪官污吏暢通無阻,大紅龍的罪惡行徑罄竹難書。可國家總理李克強在會見中外記者時冠冕堂皇地說:「行大道、民為本、立天下。」明眼人都看出這是其又一輪的口號、謊言欺騙。在中國獨裁統治下,全國上下貪官污吏遍地遊行,腐敗成風,無法無天,作惡還要披著美麗的謊言外衣,打開電視一片和諧,打開電腦一片罵聲,因為電視是政府的喉舌,報道的都不是事實真相,網絡上不少人評論中國正是「行邪道、官為本、奪天下」。從各個官員的所作所為就可以得到實事證明。它們喪盡天良、作惡無數,還用謊言欺騙人民、迷惑百姓,讓人受盡欺壓還為它歌功頌德,從中看到大紅龍就是地道的撒但的化身,大紅龍國家就是惡魔掌權,魔鬼橫行霸道,太黑暗了、太邪惡了。

之後,我又看到一段神話說:「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所喜愛的人,將大紅龍徹底摔死,使神的國得堅立,讓神的心早享安息,將你們滿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發出來,將那些發了霉的毒菌消除淨盡,擺脫這牛馬一樣的生活,不再做奴隸,不再被大紅龍任意蹂躪、任意指使,你們不再屬於這個敗亡的民族,不再屬於這個罪惡滔天的大紅龍,不再受牠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將被神摧毀,你們站在神的一邊,是屬神的人,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神話是光,照亮我的心,使我心思清明,明白了全能神要帶領我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做真正的人,拯救我脫離大紅龍的黑暗權勢。回顧過去,因我是個基督徒,對送禮賄賂人這個反面事物是抵觸的,因為這是犯罪的事,但我在這個黑暗邪惡的社會上為了生存,只能隨從作惡,與它們同流合污,不得不以「識時務者為俊傑」「當官不打送禮的」「不溜鬚拍馬一事無成」的撒但法則行事。為了應對這些部門的人,為了討好這些部門的人,我花盡了心思,絞盡了腦汁,不管他們是在工作上還是個人家庭生活上,我都儘可能地替他們去辦,我簡直就是中國官方部門最好的「傭人」。心雖不願,卻身不由己,我也厭煩那樣的生活。當我看到教堂也一樣的黑暗時,我走出教堂,進入了家庭教會,後來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就跟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感謝神的愛,真是神對我特別的引領與拯救,從此我走上了光明的人生正道,我不再奴顏婢膝地做人了,我不願與大紅龍同流合污,不願再做金錢的奴隸,也不做撒但的狗奴才。感謝全能神拯救我脫離大紅龍的黑暗權勢,我願竭力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早日達到合神心意,能榮耀神、見證神。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