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21 是誰讓「白衣天使」變成了「黑心殺手」?

福建省 小愛

我選擇護士這個行業主要是因對「白衣天使」的敬仰,小時候每當看見電視上醫生、護士救死扶傷的畫面都會熱淚盈眶,他們那種操守、精神令我敬佩,我夢想著自己有一天也能成為其中的一員。中考時我報考了福建省衛校,在學校裡聽了南丁格爾的事蹟後更加堅定了我成為一名優秀護理人員的決心。畢業後我被分配到福建省立醫院實習,那可是三甲醫院哪!我感到萬分榮幸,頓覺前途一片光明,但不多時,醫院裡的黑暗內幕卻把我的夢擊碎了。

實習的第一個禮拜我做的是晨間護理,被子的摺法、生活物品的擺放我都是按最標準的做,即使累點,但看見病人很滿意時我就覺得很欣慰,一身的疲勞全沒了。好幾次我看見那些老師對病人採取應付的態度,我就不滿,並暗下決心:只要病人提出的要求合理我都要儘量滿足他們。有次做完晨間護理陳老師問我:「怎麼這麼慢?」我回答:「病人好多,一會兒拿被套,一會兒換衣服,所以耽擱了。」陳老師竟說:「他們看你是實習生老實好欺負,如果他們的衣物被套髒了才給換,否則不用搭理,該凶時就要凶。」我當下疑惑道:「課本上不是說病人的衣物要每天換洗嗎?」老師笑笑:「那是課本!」原先我不懂這是何意,可漸漸地老師們的所作所為就讓我明白了:原來課本與臨床竟是如此的天壤之別!在醫院時常看見那些護士對病人大吼大叫,而這態度只針對普通的病人,若是遇上有權有勢的那就完全不一樣了。當時有個年輕的護士,前頭剛對著一個病人惡語相向,後頭就對一個當局長的病人笑臉相迎、噓寒問暖,態度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我心中嘀咕:這難道是從戲班裡出來的不成?第一次走進治療室學加藥時,我看見桌上有好多的藥,第一排都是一模一樣的,一個老師拿著一個針筒將一排的藥都加了進去,我不解地問道:「針筒不是一次性的嗎?」老師答道:「都是一樣的藥用一個針筒就行了,省事!」有時我甚至看見老師用一個針筒加完這瓶的藥,只是用少量的鹽水沖洗一下又去加另一瓶,一個針筒可以反覆用上十幾次,看到如此場景心裡很不是滋味,這和課本上教的差得太遠了,一點都不「無菌」呀,若是引起輸液反應那可是要命的事呀!我心想:反正我按著書本來總不會錯。一次我加完一瓶藥就將針筒丟掉了,一個老師看到了責問我:「哎,你怎麼丟了?下面的藥怎麼辦?」我回答:「再拿針筒加呀!」老師怒道:「誰教你這麼做的?」她像看白痴一樣看了我一眼就把我的帶教老師叫了過來,教我如何「正確」操作。一次給病人做口腔護理,老師讓我做,我就按著最標準的操作給病人清洗,老師立馬接過去直接用壓舌板撬開病人的口腔,再用棉球刷幾下就完工了,老師沒有跟我做任何的解釋,我頓時明白:在誰的地盤上誰就是「王法」。如此不把病人當一回事的操作數不勝數,插胃管、尿管、腸管等等都是這樣。

隨著接觸面的增多,我越來越看見「救死扶傷」不過是醫院裝飾門面的道具罷了。記得在重症科實習時,有個女孩子讓我特別的記憶猶新,她13歲,很漂亮,可全身上下除了眼睛哪都不能動,據她父母透露是因醫生的失誤造成了腦癱,一個孩子就這麼毀了。大紅龍對外宣稱120急救車是生命綠色通道,事實又是如何的呢?120出車時根本就不是電視上看到的那樣救人如救火,他們一路上歡歌笑語,那根本就不像去救人,倒像是去旅遊。一次一個年輕人在廠裡骨折了,120司機開車要過火車道,剛好有火車過來,司機說:「這火車過後恐怕還要過好幾個火車道才能到工廠。」當即就返回醫院了,車裡的醫生、護士沒一人反對。平時病人抬到120救護車上後,一般情況醫生都不會去搭理病人,除非有權有勢,他們才會積極。醫院經常吹噓有個專門的「先救人後收錢」的綠色通道,這完全是矇騙群眾的,當時有個病人被緊急送進來,因沒錢,醫生就不給治,那家屬對醫生苦苦哀求急得團團轉,看得我無比辛酸,若是可以我真想上去暴揍那些醫生一頓,可我知道醫生也只是在執行上級的命令,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記得那年醫院迎來一次大評比,那段時間每個護士、醫生都活在緊張的氣氛中,都極其「勤奮」:背理論、練操作、寫好評、貼標語,將醫院進行了「大變革」,那煥然一新的模樣令我不得不感慨萬分。我那時剛好在神經外科實習,有幸見到了壯觀的一幕。本來大家都東倒西歪休息著,突然老師一聲:「來了,來了!」瞬間每個人都各就各位開始「工作」,那速度怎是一個「快」字形容得了的。一名男護士立馬端著無菌盤給病人進行口腔護理,以最標準的動作細心地為病人護理起來,這一幕剛好落在領導們的眼中,領導笑了!領導還問了些病人對醫院的看法,請放心!絕不會出現對醫院不利的說詞,因我們事先都「關照」過了!評選過後省立醫院成了「三甲」之最。實習結束時我明白了,「白衣天使」只在電視裡、只在書本裡,現實中遍地是「黑心魔鬼」,利慾充斥著每個醫護人員的心靈,有個叫「良心」的東西早已從他們身上溜走了!我心中悲呼:「社會真是個大染缸呀!」但我仍暗下決心:我以後絕對要做名好護士,絕不與世界同流合污!

我就想從頭來過,開始自己嶄新的篇章,以前常聽說私立醫院不管是服務態度還是技術操作都不會比公立醫院差,後者只不過是歷史悠久牌子牢固點罷了,於是我進了一家私立醫院。進去之後我才明白「天下烏鴉一般黑」的真意,這裡的骯髒比起公立醫院毫不遜色,有的還更甚,在這大染缸裡,不多時我就與他們同流合污了。下面說說一些科室的黑幕:

一、導醫台的黑幕

導醫根據醫生開下來的單子會帶著病人依次走一遍:做檢查——拿藥——治療——進護理站——最終再返回醫生診室。大家可別小看了導醫的功用,這可是關鍵部分之一,表面上導醫是起引路的作用,實則是防止病人溜跑。病人進醫院都要有張就診卡(免費的),若丟失就到導醫台補辦,老實巴交好欺負的病人導醫會收其10元錢,並且表面上會對其很關心,實則是為了讓其心甘情願地掏錢,這是導醫台負責人的單向斂財,每天幾個老護士都能分上幾十塊錢。有時院裡確實沒什麼病人,病人就疑惑地問道:「怎麼都沒人啊?」若是早上我們便答:「你很早,別人都懶,要晚來。」儘量說好話,若是下午來我們便說:「他們早上就治療了。」為了醫院的利益我們會將醫院吹得「天花亂墜」,還不會讓病人反感,醫護人員高超的說謊技藝不亞於江湖騙子!

二、護理站的黑幕

護理站的裡面就是治療室,藥物都是在後方準備,這裡動手腳的地方就多了:醫生開的十幾塊錢的輸液器到我們這就給換上幾塊錢的;十幾塊錢一瓶的塑料瓶鹽水或糖水,就被護士換成一兩塊錢的;有時也會剋扣病人的藥物或減少藥量,如處方上是三支頭孢類的藥我們只加了兩支扣下一支,將扣下來的藥品再賣給藥房從中得利;加藥的一次性針筒反覆添加,甚至長達一天之久;治療室需要無菌操作但這裡根本就沒有配備無菌盤,只是用一塊一次性的無菌布鋪在盤上;有些無菌物品開包後超過規定期限仍然在用,如棉籤4小時之內就要用掉,門診持物鉗24小時就要換掉,可我們用的時間長達一個禮拜等等。若是給病人輸錯了瓶,我們會用各種「智慧」將輸液瓶換下來,碰到「棘手」的病人,我們就知會所有的護士注意觀察此人的狀況,以防止突發事件(藥物反應)。記得有一次有個護士給病人掛錯了瓶,我替她「善後」,對病人和藹地說道:「你這藥掛一半就行了,多了會藥物中毒!」就這樣我順利地換下了可能對她身體有害的藥物,還得到了病人的感謝:「小妹,太謝謝你了,你若沒及時過來,我恐怕掛完了都不知道!」我慚愧道:「這是我應該做的。」一會兒給她端水,一會兒問她可有不舒服,病人一個勁地誇我們態度如何的好、如何的敬業,回去要介紹別人來,其實很多時候醫院的名聲就是這樣誤打誤撞打響的,豈不知我們是「做賊」心虛。有一次一個病人來我們護理站掛瓶,因她半個月沒來了,她的藥早已「充公」,我們就拿了一些藥物(不會致死)給她掛上,她還感恩戴德道:「我本以為這麼久沒來,你們早把我忘了,沒想到你們還為我準備著。」這就是典型的「被人賣了還為人數錢」,該為患者對醫院的信賴而高興,還是該「稱讚」我們的演技高超,此時自己已無心去理睬這些,因為自己已經被染黑了,去揭露那就是犯傻,誰會跟自己的飯碗過不去,除非不想幹了,這是大紅龍國家的黑色生存法則。在大紅龍的薰陶下,我學會了察言觀色,有身分、地位的人就是「重點服務」的對象。若是在病人那兒受了氣,我們當面可以溫順如羊,背後就想著報復,面目猙獰如同夜叉。

三、治療室的黑幕

醫院為了賺取更多的利潤,就在檢測儀器上動手腳,像陰道鏡、B超機等都事先進行了調整,以使檢測結果變得更嚴重一些,比如,輕度宮頸糜爛就變成中度的,中度的就變成重度的。醫生給病人看病時,都是先軟後硬,先好言好語勸說病人治療(其實沒啥病),若病人不接受他的治療方案(因費用太昂貴了),醫生就開始恐嚇「你現在若不治,導致病情加重,到時花的錢更多」,讓病人活在惶恐不安中,「逼」得病人再沒錢也得湊錢治療,之後醫生就開始開高價藥或用貴的方案醫治。醫院做人流有690元、1000多元、3000多元的(現在應該更貴),其實操作都是一樣的,根本沒有所謂的「薇薇」人流管,那不過是各個醫院內部統一的說詞罷了。通管手術(為結扎過或輸卵管堵塞又想生孩子的病人進行的治療)本來就只要1000多元,但這個人若是頭「肥羊」的話,哼哼,我們就毫不手軟地宰他,他還得對我們感恩戴德。不得不佩服醫生的騙術已爐火純青了!記得一次我接待了個從新加坡回來做此手術的人,我們前後宰了他6000多元,還不包括他天天給我們買吃的。在這大染缸中滾爬多年,良心早已麻木,哪會有什麼罪惡感,當這對夫妻說道:「小妹啊,我申請你去新加坡吧,到時肯定前途無量。」這時我的良心觸動了,覺得自己很不該,臉都不知往哪擱。

四、引產室的黑幕

醫院裡最黑暗的莫過於引產室了。按規定懷孕月份長的孕婦不能在我們這裡引產,但到嘴的肉我們豈能丟了?若有這類孕婦來,醫生一邊會「好心」地讓其去計生辦,一邊會用「智慧」讓其在手術單上簽字,之後便收其入院了。若是碰到計生辦的來檢查,我們就會將引產孕婦藏起來,還特別交代:「再痛都不能叫出聲!」當時有個引產的女孩,在上廁所時把孩子生在了廁所裡沖走了,她自己還不知怎麼回事,問我們孩子下來了嗎?我當時心中真的害怕極了,可我表面還得故作鎮定,撒謊說:「取出來了!」雖然她有很多的疑惑,但畢竟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女孩,就這樣被我們糊弄了過去。引產下來的孩子,三個月內的其實是血肉一團,被我們直接倒到垃圾桶裡,我們還會假惺惺地問病人:「孩子要看嗎?」這種情況病人一般都不會看,我們趕緊接著問:「那是你們自己處理?還是我們醫院『專人』(其實就是做衛生的阿姨)處理?要我們處理的話需要150-300元。」我們只會給阿姨100元,剩餘的就是醫護人員的了。處理孩子的方法更是恐怖,月份小的要麼扔到垃圾桶,要麼扔在醫院附近的那條河裡,除非月份大的才拿到山上埋掉,至今想想都覺得可怕。

不單這些科室黑幕彌漫,其實其他科室也是如此,經過這些年的經歷,我看見人所敬仰的「白衣天使」個個都是黑心殺手,我也不例外。以前我立志要做名好護士,但進院後看見老一輩的護士皆是如此,我若與他們背道而馳就會受排斥,為了自己的前途我昧著良心與他們同流合污。剛開始我心裡也會害怕、恐懼,深怕被哪個病人揭發,到時就身敗名裂無法收場了,但後來我完全被利益沖昏了頭腦,為了拿到更多的工資、為了升級(主管護士、護士長),我從起初的害怕慢慢就變得麻木習以為常,為了自身的利益「只管自己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記得當年對那些護士的做法自己是如何的痛恨、不屑、嗤之以鼻,而如今的我為了一己之利竟然做出這麼多喪失人性的缺德事,與他們如出一轍了,真是悲乎!雖然賺到一些錢,但我並不快樂,我感到很累很累,一天到晚都是以一副假面孔示人,但又無力擺脫。醫生、護士為了個人利益不管病人的死活,哪有醫德,看到醫院每個角落都是那樣黑暗,我的內心很茫然,我對前途失去希望,不知何去何從。

就在我迷茫彷徨的時候,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2007年偶然的一次機會我的同事把全能神的福音傳給了我,在神話語的光照之下我如同撥開雲霧見青天。全能神說:「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牠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 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的裡面,成為人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撒但是藉著各國的什麼美好的傳統文化來教育人,使人類陷入滅頂之災的汪洋大海,最後因人事奉撒但而抵擋神被神毀滅。…… 人的生活人的辦事,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每個人都充滿了大紅龍的毒素,都是從撒但來的,所以,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流的全是撒但的東西。」神的話讓我頓悟:為什麼社會會變得如此黑暗邪惡?為何再善良、單純的孩子只要接觸了這個社會就什麼都變了?原來是大紅龍惡魔在統治這個社會!它通過「教育」「培養」把它的各種毒汁毒液全部注射到人身上來殘害人,就像「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有便宜不佔王八蛋」「有錢能使鬼推磨」等鬼話早已深入人心成為人的生命。當人都憑這些毒素活著的時候,反面事物就成了主流了,那些正面事物諸如誠實、良心、愛心、人格、尊嚴都該靠邊站了。人都崇尚反面事物,社會還能不黑暗邪惡嗎?在大紅龍各種手段的敗壞之下,整個社會迅速變成了黑色大染缸,看今天各個行業的人都是自私、貪婪、卑鄙、惡毒,所有人都活在罪惡中,最終自取滅亡,大紅龍吞吃人可真是「費盡心思」啊,想想自己不也是這麼給撒但毒害的嗎?大紅龍活生生地將「活人」給污染成了「活鬼」,真是地道的魔鬼!感謝全能神的拯救,讓我及時回頭。

藉著經歷神的作工,我得著了更多神的救恩,看見全能神正逐步將我由「活鬼」變成一個真正的人。我看到神話說:「人都活在人間地獄裡,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中,遍地的幽魂與人一同居住著,侵蝕著人的肉體。在地上你並不是活在美好的天堂中,你所在之地就是魔鬼的境界,是人間地獄也是陰曹地府。人若不經過潔淨都是屬污穢的,若不經神的保守、看顧仍舊是撒但的俘虜……你若追求肉體平安、肉體享受,那你就沒法被潔淨,到最終你還得歸給撒但,因為你活出的是撒但、是肉體。」我觸動很深,覺得自己的確是活在地獄之中,是撒但的俘虜,在神話嚴厲的審判之下,我有了棄惡從善的決心,開始追求做一個真正的人,不再偽裝、作惡,但醫院實在太黑暗,根本就不容許我做個真正的好人,於是我選擇辭掉這份工作,不再隨從撒但作惡抵擋神。離開了罪惡的漩渦後,我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信神盡本分上,從此享受到了真正的開心、快樂與平安。雖然離真正人的樣式還有很大的距離,但我現在開始活出一些真正人的樣式了:以前我若是吃點虧、受點委屈就會想報復,現在懂得憑神話活著,實行包容忍耐。一次有個人用粗話罵我公公,我就想指使公公「你是長輩應該一巴掌打過去」,但心裡有神話的引導就放棄了,感覺得實行包容忍耐做一個有人性的人,我不得不感嘆神話的威力真是太大了;生孩子時醫生騙我「難產」,暗示我們得塞紅包,我心想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不想給他們錢助長他們的氣焰,藉著禱告不一會兒孩子就順產了,我不信的親人對不給紅包的作法不理解,但我知道若不是神的話,後果誰都難以預料……我已經行走在人生的正道上,藉著不斷經歷神的作工,假以時日我一定能夠脫去大紅龍毒素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親愛的同胞們,今天我能把醫院這些黑幕說出來,完全是因著神的愛與拯救,否則我只會隨從撒但「悶聲發大財」,絕對不會把這些不可告人的、難以啟齒的醜事和盤托出。大紅龍的的確確就是坑矇拐騙的魔鬼,就是一切禍患與慘劇的罪魁禍首,它只會敗壞人、吞吃人,我所在醫院有那麼多不公不義的事,它不管不問,大街上有那麼多嫖娼賭博的,它視而不見,社會上有那麼多貪官污吏作惡多端、貪贓枉法的事,它們更是置之不理,甚至與其同流合污,偏偏就與神對著幹不放過信神之人。我當時隨從醫院邪惡潮流,大紅龍沒來抓我,在我信神之後卻三番兩次吆喝著:「是××嗎?你若不離開本地我就去抓你!」如同地獄裡發出的聲音,那段時間我們只好在凌晨3點多聚會,早上天一亮就結束,整整半個多月。如今大紅龍更是瘋狂反撲,公開大肆毀謗、定罪全能神及全能神教會,並用各種卑鄙手段抓捕信徒,這更顯明了大紅龍就是仇恨真理、顛倒黑白、崇尚邪惡的惡魔!朋友們,全能神一點不差就是拯救人、潔淨人的真神,是一切美與善的發表,神為了拯救我們忍受了無數的痛苦與屈辱,希望你們能醒悟過來,不再被大紅龍迷惑欺騙,早日歸回到全能神面前,得享永遠的福氣。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