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20 悲慘礦工歸向全能神蒙拯救的經歷

江西 小南

我市蘊藏著上天賜下的煤炭資源,也是我市得以發展至今的五大經濟支柱之一。我是一名生在新時代的礦工,參加工作時這鐵飯碗讓我如獲至寶,並熱血沸騰規劃著未來。我所在的煤礦是斜井,每開採煤層一米的進度都危機四伏:挖到暗河會導致淹井(稱「穿水」),巷道會突然垮塌(稱為「冒頂」),還會碰到缺氧窒息(稱為「閉燈」),瓦斯濃度過高還會引起爆炸等等,生命隨時都受到威脅,就算幸運沒出事,常年在礦井下工作濕度大也會引起風濕病,挖掘時吸入塵土引起矽肺病。舊社會礦工的命運被形容為「少年進炭棚,老年背竹筒,病了趕你走,死了不如狗」,而我慶幸自己生活在新社會,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人平等、按勞取酬。可接下來八年的礦工生涯,無情地擊毀了我對未來的憧憬,還差點丟了性命,對黨和國家的崇拜也被不爭的事實給徹底粉碎,逐級的壓搾剝削、層層的黑暗事實讓我與礦工兄弟們受盡苦楚,背後不知流了多少心酸的眼淚。

礦工的收入掌握在領導委派的驗收員手中,領導在礦工中挑選溜鬚拍馬、諂媚討好的人在他們月工資中多開一些工資,發工資時多出的那部分扣出來領導拿大頭,礦工拿小頭。領導花礦工的錢請客送禮拉關係,驗收員為保留肥缺得好處也要溜鬚礦領導,一時間,礦工們怨聲載道,辛辛苦苦拼命賺錢卻不如那些好吃懶做會溜鬚拍馬的人。更多的人不得不上行下效,基層的人是拿血汗錢送禮,領導照收不誤,但並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照顧」,這要看誰送的禮厚而定,可憐的工友都被領導玩弄於股掌之中,竟不知罪魁禍首是誰。

煤礦開採都要遵照國家《煤礦安全操作規程》的標準生產,規程中明確規定凡屬超級瓦斯濃度礦井必須設兩道暢通無阻的安全通道,而我們礦就屬於超級瓦斯濃度礦井。由於官員腐敗、玩忽職守,根本不按照安全操作規程實行,1983年該礦因瓦斯爆炸死亡8名礦工,其他事故死亡4名礦工,1987年7月又因瓦斯爆炸死亡8名礦工。而新礦長王××一上任就「亂鳴槍」,第一件事是召開礦管理幹部會議提出強制性狠抓勞動紀律,到會成員積極響應,完全摒棄了「安全第一,生產第二」的管理理念,以抓勞動紀律為名,加大工人勞動強度,為防止工人提早下班,在礦井下唯一可以逃命的安全通道中裝起一道鐵柵門並上鎖,只能在交接班時才能開門通過。記得當年,我在水平面負450米處的開拓巷道中工作,突然接到瓦斯大突出的警報,工友從各工作面趕往安全通道出口逃生,當時鐵門上鎖,所有的人員都滯留不動,鐵門邊10%的瓦斯濃度已達到了爆炸最高限,只要一丁點火星就會引爆,大家不敢砸門,死亡的恐懼籠罩著每個人。我們打電話向地面求救,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令人窒息的,有的工友嗚嗚地哭,一遍遍叫著老婆、孩子的名字;有的無聲地流淚,撕扯自己的頭髮;有的因恐懼渾身戰慄;我也抱頭痛哭,沒多久哭聲停了,我頭暈得厲害,一下子昏過去不省人事。感謝上天的眷顧,幸好當時有一根壓風管破裂,噴出新鮮風,我們29名礦工才沒當場死亡。當地面救援隊到達時,大家都已橫七豎八倒在地上,最終通過搶救才脫險。後來我信了全能神,看到河南煤礦一名信全能神的弟兄帶領69名礦工在透水事故中依靠全能神得救的見證,心中感慨萬千,不由得想到自己能在這次劫難中活下來也正是神的看顧保守。

2002年,礦務局各級領導貪污腐化導致企業連年虧損,國家下撥的安置費大約是29億元。根據上面政策對破產企業職工的安置費、經濟補償金是按職工工齡長短補償每人8-12萬元。礦務局將七千多名工人分三個批次進行解除職工勞動關係:第一批人員將近兩千人,我也在其內,我的解除勞動關係合同書上安置補償金變成了5500元,還有一些年老的、工齡在30年左右的礦工補償金只有28000元。大家滿腹疑雲,紛紛議論、追問那筆巨額資金的去向。職工們拿這點錢根本不夠生活,也不夠治病,年老多病的礦工老淚縱橫,年輕氣盛的礦工窩火高喊著要去上訪。可那些上訪的職工剛出礦區就被抓捕關押,原來領導在各個單位都安插了被收買的內線,只要誰談論上訪就有專人盯梢,一有行動就被派出所直接抓捕關押幾天,並限制其出入礦區的自由。看到這一切,我同樣感到心酸,曾經躊躇滿志的心再次被大紅龍蹂躪,心寒之餘不禁想起這麼多年任勞任怨、積極進步向黨靠攏,年年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要我賣命時就用這些榮譽來哄騙我,不用時就一腳踢開,真是越想越不平,越想越憋氣。那些曾經為黨和國家出生入死的礦工也是以日坐愁城謝幕,有些職工無奈地自我解嘲:「辛辛苦苦幾十年,一腳踢回解放前。」新社會的礦工重蹈舊社會礦工的命運,這都是大紅龍掌權給人民帶來的災難與苦果。後來得知那筆巨款被一個個「優秀」共產黨員揮霍一空,在賓館、飯店、酒吧、賭場,到處可見他們的身影,他們天天吃喝玩樂、嫖賭逍遙,這些職工的血汗錢就這樣被蒸發了。職工們在一起談論這事,就罵共產黨員,恨得咬牙切齒,但誰也沒轍,也沒法上告,只有忍氣吞聲地活著。以往我認為國家繁榮昌盛,人民安定團結,都是有這些好領導在帶領我們老百姓翻身,藉著這些黑暗而冷酷的事實讓我看清了大紅龍的腐敗、污穢遍及各個角落。漸漸地我不再被這光鮮的外表所迷惑,血的教訓使我從迷霧中甦醒過來。

失業後,為了生活我四處飄泊。2010年在家休假時,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福音傳給了我,我和妻子都欣然接受。因我知道「人的命天注定」,如果不是神的看顧保守,在礦井中經歷的幾次事故,每一次都足以奪去我的性命,我感到冥冥之中是上天在眷顧著我,我才得以存活至今。傳福音的姊妹聽到我在談自己的經歷便翻開神話與我交通。神話說:「整個人類有誰不在全能者的眼中看顧?有誰不在全能者的預定之中生存?人的生死存亡是來源於自己的選擇嗎?人的命運是自己掌握的嗎?多少人呼求死亡,但死卻遠遠避開他;多少人想做生活的強者,害怕死,但不知不覺中,死亡之日逼近,使其落入死亡的深淵……」這天外之音使我相信的確是主宰者的發聲,人類中沒有一個人的說話具備這權柄。於是我主動「索取」了一本神話書,決定信神、跟隨神。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在神話裡我也找到了礦工悲慘命運的答案。神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牠。」看了神話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生活在無神論國家是大紅龍魔王掌權,它是吞噬人靈魂的邪靈,是惡魔的化身。而它的各級官員更是得著它的真傳,肆意吞吃、殘害人,我們礦上的領導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搜刮民脂民膏,絲毫不顧及我們礦工的生命安危,為了更多地剝削我們的血汗,竟將唯一的逃生之門上鎖,害得我們差點命喪礦井;那些領導自己貪污腐化,致使企業倒閉,過後卻侵吞瓜分我們的救濟款,拿著礦工的生活費肆意揮霍,滿足私慾;它們自己作孽無數,逼得礦工無法生存,民怨極大,卻不許人有異議,誰上訪就抓捕關押誰,將礦工逼上絕路……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這些貪官能如此肆無忌憚地壓搾百姓、剝削奴役百姓,不正是受大紅龍「千里來做官,為的吃和穿」「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些毒素的侵害嗎?有這樣邪惡的政黨掌權,有這樣的一班貪官污吏當道,老百姓怎能享受到合法權益呢?上哪去講公理、上哪去伸冤呢?百姓哪有容身之地呀?此時我才看到大紅龍正是一切邪惡的總根源,是我們一切痛苦的製造者與傳播者。

認清了惡魔的真面目,知道了這個人間的不可生存後,我更加珍惜全能神賜予我的救恩,於是我便將更多的時間用於吃喝神話、過教會生活。在神家中,我看到的是與世界完全不同的景象,這裡沒有地位高低、資格大小之分,沒有人欺壓人的現象,弟兄姊妹之間都平等,彼此講愛心、忍耐、包容,沒有勾心鬥角、互相防備,誰有困難大家都會盡力幫助,誰有軟弱大家都會盡所能地扶持,雖然有流露敗壞的時候,但都能彼此敞開認識自己,並藉著追求真理來解決敗壞性情。在這裡,我找著了依靠,心靈得著了釋放,不再憂傷,不再愁苦,而且充滿了喜樂、幸福。但是撒但卻不甘心讓我跟隨神,開始用病痛折磨我,整個頸椎痛得我無法睡覺,到醫院花了幾百元醫藥費絲毫不見效果,不知不覺我也消極埋怨了。此時弟兄姊妹又跟我交通神話:「疾病臨到是神的愛,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雖然肉體受點苦,撒但的意念別收留。疾病之中讚美神,讚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別灰心,屢次尋求別放棄,神會光照來開啟。約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活在病裡就是病,活在靈裡就沒病,只要你有一口氣,神都不會讓你死。……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我漸漸明白了,原來是神在檢驗我的信心,當神祝福我、保守我的時候我能感謝神,當臨到病痛的熬煉時我就埋怨神,我豈不是太沒良心了嗎?不是太不明事理了嗎?想想我的命不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嗎?在礦井上班的時候,我幾次從危難中脫險,與死亡擦肩而過;2011年我在上班的地方,本來每天準時出現在磨機操作室的我,因手機莫名地出故障導致晚起,當時100多噸重的軸承設備從高台上斷裂砸塌了整個操作室,而我卻因著晚起奇妙地逃過了一劫,這不都是神在暗中保守著我嗎?今天我有病沒病不更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嗎?此時,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受病痛的轄制,照樣每天看神話、唱詩歌讚美神、過教會生活,一個月後這個病不知不覺就消失了。從此,我更有信心跟隨全能神,身體越來越好,越來越體嘗到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礦工朋友們,或許你也有過和我一樣的經歷,在大紅龍權下受著它的壓搾、剝削卻敢怒不敢言;或許你也深感社會的黑暗邪惡、人間的不可生存;或許你正在感嘆自己的命運多劫、時運不濟,卻不知如何改變自己的命運;也或許你正在為自己尋找出路,卻不知真正的人生道路在何處。那就來到神面前吧!全能神會告訴你這一切,他會帶給你光明、幸福的生活,讓你感受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全能神說:「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他將歡快的心變得憂傷,又將憂傷的心變得快樂,為著他的工作,也為著他的計劃。」「你不是很想看看人類的歸宿嗎?他會告訴你這一切從未有人能告訴你的祕密,他還會將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訴給你的。他是你進入國度的大門,也是你進入新時代的嚮導。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