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8 大紅龍慘無人道 全能神的愛情真意切

江蘇省 蕭楊

因接受國家的教育與媒體宣傳,我一直認為警察是正直、正義的,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國家是光明、美好的。自從我被抓入獄,慘遭大紅龍毒手致殘,並耳聞目睹大紅龍牢獄中的幕幕慘狀後,徹底改變了我對國家政府及「人民警察」的看法,認識到大紅龍就是慘無人道、草菅人命的惡魔、邪靈,法律就是政府制裁人民的武器,警察就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當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從神話中更加看透了大紅龍惡魔的反動邪惡實質。下面我把自己在大紅龍的牢獄生活兩年半的真實內幕揭露出來,以此來聲討罪惡滔天的大紅龍,讓所有受大紅龍蒙蔽的靈胞們從夢中覺醒,識破魔王的真實面目,不再聽信它的謠言鬼話。

我出生在農民家庭,兄弟姐妹多,家境貧寒,18歲就到瀋陽打工,那時廠裡工資一天才6元錢,連生活開支都不夠,根本沒有錢拿回家。因我家是土房不能住了,父母總是寫信催我寄錢回家蓋房子。情急之下,我看到廠對面有一些鋁合金材料,就和一同打工的四個年輕人偷了一些鋁合金賣給廢品收購站,每人分了200多元錢。後來有人舉報,我和其中一人被警察抓到派出所,3個警察對我倆拳打腳踢,並把我們銬在暖氣管上用電棍電。後來廠長請派出所的人吃一頓才把我們擔保出來。本以為這事就此了結了,誰知一年多後,大紅龍國家搞上攤下派的嚴打任務,大紅龍官員為了立功充數、升官發財,就把我們當初犯的案子當成國家重點盜竊案處理。1996年11月,我在外面打工,妻子懷孕快要生產我就回到家中。一天夜裡10點鐘左右,我正在家睡覺,突然瀋陽的5個刑警翻牆進入我家院內,踢開房門,衝進房間把我按在床上,用手銬把我雙手從後面銬上,拖出被窩,衣服、鞋子都不讓穿。其中一個人拿槍指著我妻子不讓她喊叫,它們什麼也不說,也沒出示任何證件,就把我強行拉上警車。和我一起偷東西的二哥也被銬在車內,我極端恐懼,不知生死。去瀋陽的途中,它們把我們帶到××高級賓館扔在牆角裡,用黑色頭罩套住我倆的頭,並用黑布蓋上。其中兩個刑警打電話找來一個三陪小姐,那個小姐進屋尖叫一聲,一個刑警說不要怕,然後兩個刑警就與這個小姐搞淫亂。當時我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我心目中正直、正義的警察竟然在執行公務時當著犯人的面嫖娼,真是禽獸不如的畜生!我現在想起那骯髒的一幕還噁心想吐,真沒想到西裝革履、道貌岸然的「人民警察」竟然如此低級下流、邪惡無恥!第二天這夥警察把我們扔到××看守所,它們吃喝玩樂了三天才把我們帶上火車趕往瀋陽。在火車上,刑警為了樹立自己的偉大形象,立即給瀋陽電視台的記者打電話,說抓到兩個重要逃竄犯,要記者等候採訪。火車到了瀋陽,刑警為了虛張聲勢故意給我們帶上兩副手銬、兩副腳鐐。一下火車,記者立刻圍上去,刑警對著話筒大言不慚地說:「這兩個逃竄犯,逃到徐州、宿遷,我們費盡周折才將他們抓捕歸案……」第二天瀋陽電視台就報道了這幾個刑警為國家立功,為民除害抓捕逃竄犯的艱難。可恨的媒體不分青紅皂白,專為大紅龍歌功頌德,在老百姓的心中樹立「人民警察」的美好形象,誰會知道這些警察背後的生活是那樣的糜爛、骯髒,又有誰會知道它們根本未經歷艱難抓捕,一路上吃喝玩樂、風流快活(後聽說刑警辦公差、吃喝嫖賭用的都是公款,都是人民的血汗錢),它們抓捕的更不是重要逃竄犯,而是為國家某個高官能升官發財實施這次非法抓捕行動。可媒體的報道與事實卻大相徑庭,什麼跟蹤報道、根據事實說話,全是媒體的謊言,正如人的交通說:「……哪有一個完全對事實負責的,誰也不負責任;尤其是媒體,更能瞎造、瞎編,都往裡面摻東西,他根本就不明白事實真相,看不透實質,但是卻以他的觀點來評價你這個事,那不就叫編造嘛,那不符合事實啊。所以說,這個世界滿了謊話,是謊話的世界,中國是說假話的大國——假話國,整個人類都太詭詐了。」媒體的報道純粹就是欺世盜名、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愚弄人民。

當刑警將我們帶進瀋陽看守所的那一刻,我正式開始了牢獄生活,並體嘗到真正的人間地獄。剛進看守所大門,值班管教把我和二哥帶到一個房間,問我們身上有多少錢,我們把身上僅有的十幾元錢掏出來,他不相信,把我們倆從上到下翻個遍,沒翻到錢它們便惱羞成怒,對我們拳打腳踢,惡狠狠地罵道:「你們兩個是窮鬼。」打完後把我們送到牢房。因我家窮又離得太遠,沒錢給所長、管教送禮,同室的犯人都打我,它們每天晚上變著花樣折磨我,讓我坐在床板上,用腳踢我胸口,踢倒了讓我坐起來它們繼續踢,一直踢到我喘不出氣、說不出話才罷休,值班警察看見也不管不問,我痛苦得都不想活了。在看守所裡,我每天吃的窩窩頭是夾生的(外面熟裡面沒熟),喝的菜湯裡面常有羊屎球、雞毛、爛草,就這樣的飯食也吃不飽;睡覺頭頂著廁所,睡在潮濕的水泥地上,鋪著出獄的犯人留下的破衣服,蓋的被子又髒又臭還有跳蚤,在這裡我連豬狗都不如。在看守所裡呆了6個月,大紅龍沒審問就判我兩年半勞教。當時母親來到瀋陽,哭著找到她叔叔(當地官員),讓他找人把我們哥倆放了,母親的叔叔去找人,看守所竟然獅子大張口要10萬元錢才放人,這對我家來說簡直就是天文數字,無奈之下,母親只好哭著回家了。

判刑後,我從看守所轉到勞教所,押送車上共5個犯人,警察問我們有沒有人管(黑話,就是有沒有人送錢),我說家裡窮,路又遠沒有人管。開車的司機與警察說:「那就完了,三所裡太凶殘、暴力,進去要是沒人送錢,不死就是殘。」聽它們這樣說我心裡很害怕,也很憂傷,後悔當初不該偷那點東西,要是把命斷送掉太不值了,我又深感國家的腐敗,即便我偷東西該受法律制裁,也不該殘忍的折磨啊?法律的公平、公正究竟在哪裡?就因官員要立功、謀取高位,就隨意侵犯人權,剝奪人身自由,致使無數家庭支離破碎,這也太殘暴了。就在我思緒萬千之時,進了三所的大院,一個管教問:「家裡有沒有人管(如果有人送錢,管教就把我們留在他管的牢房內,要是沒有人送錢,他就把我們分到沒有人管的牢房,那裡都是犯人折磨犯人,管教不管不問)?」我們回答沒人管,管教就把我們5人分別扔進了沒人管的牢房內,我被分到9號房,二哥被分在4號房。因沒有人送錢,我在號房裡受盡了非人的折磨:白天出工,我們被當成牛套上繩子拉犁犁地,旁邊有個人拿著棍子,我的繩子鬆一點,棍子就無情地打在我腰上;我要是抬頭,它們就打我的頭,邊打還邊罵髒話,管教站在一邊,從來不說(因打人的犯人都給管教送了錢)。我白天幹活挨打受累,身心俱疲,晚上回到監室還要忍受犯人折磨:有時它們不讓我吃飯,有時讓我擦地擦到半夜,冬天用涼水一個勁地往我頭上沖;每天晚上它們還讓我坐板,就是光著腳放在冰涼的地磚上,不許動,稍微動一下就換個方式折磨我,每晚從6點坐到9點,一坐就是三個小時,直到涼氣一直逼到整個下半身,天天如此。一年左右,原本身體健康的我關節開始疼痛、腫脹,難以行走。我實在忍受不了這樣的摧殘,痛苦萬分之時,我想用自殺來解決這痛苦的折磨。一天出工幹活時,我用一塊大石頭擊自己腦袋,犯人見我頭被砸破,血流不止,跑過來奪下石頭,用水給我沖洗了一下,管教看都不看,好像死了與它無關。從那以後我的頭常常出火、發麻、失眠(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以後這些症狀消失了)。聽二哥說他在4號房裡,和我同車的一個犯人被折磨得更慘,犯人把一桶水用細鉛絲掛在他脖子上,讓他彎著腰,兩手往後上伸,脖子被細鉛絲勒出道道血印,他實在受不了這種折磨,在出工時跳河自殺了。還有兩個犯人也因受不了牢獄中非人的折磨自殺身亡。勞教所出現幾起人命案,所長不整頓牢房的犯人,反而說是他們逃跑未成溺水身亡,真是顛倒黑白!有一個犯人受不了折磨,出工時逃跑被抓回來,關在一個小黑房裡,所長半夜帶著幾個犯人用三角帶毒打這個犯人,犯人被打得全身都綻開血口,鮮血直流,所長仍不罷休,又叫人端來鹽開水往他身上潑,說給他消消毒,犯人被鹽水醃得發出劇烈的慘叫聲,所長與警察便猙獰大笑,笑聲讓人毛骨悚然。正如韓國女畫家的《地獄之旅》小冊子中的魔鬼一樣,魔鬼在地獄裡專以折磨人為樂,它們沒有情感,沒有人性,對人沒有憐憫,只有殘暴、肆虐,大紅龍的監獄就是人間地獄!勞教所的所長、警察就是地道的邪靈、活鬼!它們在殘害人的同時還給自己帶上正義的光環,真是不知羞恥、天理難容!

後來我因關節腫痛不能再幹活,被分到病號房(不是真正的病號房,裡面多數是被折磨致殘不能幹活的人,少數是家裡有錢賄賂所長被安置在裡面不用幹活)。在病號房我看到了被周所長毒打的犯人,他全身被三角帶抽過留下的一道道黑疤痕依稀可見。病號房裡有8個犯人,一個40來歲的男子因受不了折磨自殘,用磚頭把自己的手臂骨頭砸碎了,他的手臂一直不能動,大紅龍不管不問,也不放他;山東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因偷點東西被勞教,後因受不了折磨在出工時逃跑,在過火車道時腳被卡住,被火車碾斷了一條腿,管教把他弄回來扔在病號房,在他斷腿處塗點消炎藥就不管不問了,那血淋淋的斷腿實在慘不忍睹。他父親來勞教所要把他帶回家,勞教所讓他交錢(不知多少)才放人,後來他父親一直沒來,直到他刑期滿了才放走;一個18歲的男孩說他進看守所就受折磨,手臂稍用力就脫臼了,不能幹活;另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有心臟病,一天晚上差點被一個犯人踢死,昏迷半天才醒過來;還有一個17歲的男孩,因父母離異,後媽對他不好,13歲就離家流浪,16歲流浪到瀋陽,因偷些食物充飢被派出所抓住,未成年就被判刑一年半。因家中無人過問,他被犯人折磨得傷口腐爛、化膿,身體非常虛弱。一天半夜,有兩個犯人喝完酒,為了消遣把小男孩抬起來往牆上撞著玩,撞了幾下小男孩就奄奄一息了。值班警察怕出人命就打電話給所長,所長接到電話竟把這個警察罵了一頓,還說有事明天再說。沒有所長的批示,誰也出不去,大家眼睜睜地看著男孩死去。第二天所長看人死了,就把那兩個犯人叫到一邊,叫他倆交一些錢給所長,所長找法醫鑑定一下,開個假證明,說這孩子是害瘡害死的。然後所長帶著兩個犯人去男孩家,想叫其家人把屍體弄回來,男孩的後媽說:「這孩子我們不管了,隨便你們怎麼處理。」於是所長就叫兩個犯人把男孩屍體送到火葬廠火化,之後把骨灰扔掉,一樁殺人案從此銷聲匿跡。在周所長的眼裡,我們這些沒錢沒勢的人連狗都不如,它在所裡養了幾條狗,專門派伙房的犯人餵它的狗,吃得比犯人還好。一天夜裡,一個犯人發現狗生病,就打電話給周所長,所長接到電話,半夜趕到所裡用車把狗送到醫院去救治。相比之下勞教所裡被打傷、打殘的那些犯人,所長何時發過憐憫之心?何時把人當人待過?

在大紅龍的體系裡,錢是制勝的法寶,錢大於法,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看守所原本只收三年以下的勞改犯,有一些重刑犯(殺人犯、搶劫犯)家中有錢,通過花錢送禮,重刑犯就改為輕刑,掛名在三所勞教,人卻逍遙法外,只要每年給周所長送錢(具體送多少不知道)就行了。有一天,紀檢要來勞教所檢查,預先通知所長準備一下,所長就通知逍遙法外的那些犯人回三所應付檢查,有兩名犯人拒不回所,所長就派人將他們抓回來。這兩個犯人惱羞成怒,把周所長貪污受賄、草菅人命之事給揭露出來,並把材料送給紀檢。經紀檢調查,周所長收犯人的錢大概有100多萬,還有人命案(在勞教所慘死的人),因此所長被撤換並被紀檢帶走。當時犯人都議論紛紛,紀檢秉公執法,終於把這個惡所長繩之以法了,認為周所長要被判重刑。後來三所犯人越來越少,面臨倒閉,剩下的幾十名犯人被送往第五看守所。一天中午開飯時,我在院子裡竟然看到原三所的周所長,我很驚訝,有個犯人問五所的老犯人:「周所長怎麼在這裡?」他說:「這是前段時間才調來的所長。」這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罪大惡極的周所長不僅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反而搖身一變從小所長提升為大所長。此時我更看清了國家政府的腐敗:天下烏鴉一般黑,紀檢委助紂為虐、官官相護、狼狽為奸,大紅龍國家哪有公平、公義?正如全能神所揭示的:「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人的交通說:「大紅龍竭力迫害宗教信仰、草菅人命、屠殺民眾、搜刮民脂民膏、破壞生態資源、剝奪人類自由民主人權、鎮壓人民,黑雲壓城,惡魔橫行,給人類造成巨大災難,到處是血雨腥風、民不聊生、家破人亡,怨聲載道、哭聲遍野,人無法生存,大紅龍把人民推向了死亡的絕地,大紅龍敗壞人類、吞吃人類、屠殺人類,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刻,大紅龍罪惡真是罄竹難書。從大紅龍給人類帶來的災難完全可以看清大紅龍就是敗壞人類、吞吃人類的惡魔。」從神話與交通中看到:大紅龍就是迷惑人、敗壞人、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衣冠禽獸!大紅龍心狠手辣、冷酷無情、荼毒生靈、草菅人命,倚仗手中的權勢欺壓弱小、為所欲為、無法無天,它的實質就是黑暗、邪惡、醜陋、卑鄙、無恥,大紅龍掌權就是惡魔掌權、邪惡掌權、黑暗掌權!在它的統治下法律只是給無錢無勢的百姓制訂的,弱勢群體受其宰割、踐踏,有錢有勢的人明目張膽地殺人、殘害人都不用償命。勞教所的周所長製造如此多慘不忍睹的案件,僅是大紅龍體制裡的一個縮影而已,所謂「窺一斑而知全豹」,整個中華大陸那麼多勞教所,甚至各個領域,將會有多少樁悲劇、慘案發生,真是難以數計。大紅龍魔王能重用殺人犯、吸血鬼當官掌權,用凶狠無比的惡棍做管教,可想而知魔王何其毒也!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源頭不清下流濁」!正因如此,大紅龍國家的官員、執法人員才敢胡作非為、無法無天:刑警用公款吃喝嫖賭、為了立功隨便抓捕無辜之人充數,還讓媒體宣傳它們的「光榮」事蹟,讓人崇拜;管教所的所長在犯人身上撈油水,給它錢的犯人就為其開綠燈,不用幹活不用蹲監獄,對沒錢的犯人就任由犯人折磨、殘害。我因家庭貧窮所逼,偷了價值200多元錢的鋁合金就被扣上「逃竄犯」的罪名非法抓捕、拘留,在沒經任何審訊的情況下直接判我兩年半的勞教;在牢獄中我因沒錢賄賂管教,受到犯人的殘酷折磨,以致身殘。兩年半的牢獄生活不僅使我的身體受到極大摧殘,而且給我的內心深處造成極大的創傷,抹殺不掉、揮之不去。大紅龍不僅剝奪了我的人權自由,還給我的父母帶來心理與經濟壓力,在我哥倆被大紅龍抓捕後,村裡人都瞧不起我家,我父母60多歲了,靠種地維持一家人的生活,種了6畝多農田,農忙時找個手扶機耕地都遭冷眼,見人都抬不起頭。就這樣還要遭到勞教所官員的詐騙,它們經常冒我的名寫信問我父母要錢,總共騙去六千多元錢。正是大紅龍掌權我們才慘遭這樣的不幸,無辜百姓受它欺凌、宰割、任意踐踏,甚至連畜生都不如。這就是大紅龍掌權的內幕、實情,大紅龍掌權給人帶來的災難太大了,真是禍患無窮!事實證明大紅龍的政府官員實屬流氓、土匪、殺人犯、貪污犯、詐騙犯的集大成。說白了,中國人民就是由一夥犯罪分子統治,所以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痛苦不堪。大紅龍為了永久掌控人民,竭力標榜自己是「人民的公僕」「百姓的父母官」「衣食父母」「維護公民合法權益」「中國監獄都是人性化教育」等,藉各大媒體大力宣傳蒙蔽受苦受難的人民,讓人繼續做它的奴隸,被它繼續踐踏、殘害、吞吃,大紅龍統治人民真是禍國殃民、恐怖至極!大紅龍掌權只能給人帶來災難、禍患連連,實在可咒可詛!

1999年5月份,我刑滿釋放,父親把我接回家。兩年半的牢獄生活把我折磨得全身關節腫痛,早已不能正常行走。家裡沒錢,父母為了給我看病,借了不少外債,到處求醫也沒能治好我的病,我的手到腿關節都開始變形。1999年10月我終於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年紀輕輕就成了廢人,以往的朋友因我殘廢都離我而去,哥哥姐姐只顧自己吃喝玩樂對我也不聞不問,漫長的人生歷程,我該怎樣度過?後來得知二哥在勞教所裡曾給父母寫信說我在牢中生病,叫父母湊5000元錢把我贖出來,結果父母借了5000元錢來看我,卻被二哥騙去買了半年減刑。兄弟之間都沒有親情沒有愛,看到人間的淒涼,為此我多次想到自殺。就在我徹底失去存活的希望時,全能神向我伸出溫暖而有力的臂膀,藉著我妻子把全能神末世福音見證給我。當我看到神話說:「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神話使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滋潤,深受創傷的心靈得到了撫慰,使我體嘗到了神極大的愛與溫暖,猶如流浪的孤兒突然回到了母親的懷抱,好想痛哭一場,向神傾訴自己的苦衷。兩年半的牢獄生活,我嘗盡了大紅龍的苦害、摧殘、折磨、蹂躪,又遭到世人的棄絕,親人的拋棄,在我無依無靠之時,神卻把我憐憫,賜給我生的希望、活下去的勇氣。信神之後,神調動萬有給我家開闢生活出路,我家孩子上學的學費是香港紅十字會贊助的,生活開支是我的重殘疾金。每當我心裡痛苦時,神話給我力量,給我安慰,不斷地為我心靈療傷,藉著吃喝神話讓我認識到天地萬物之中有一位值得人信賴、依靠的全能神,神時時在關愛著他造的人類。從神話中我也反省認識到自己當初偷別人東西是自私卑鄙、唯利是圖,是撒但性情,是神所恨惡的,神說:「見不得人的事不幹,做每一件事都光明正大,能拿到神面前。」神話使我懊悔已極,深感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沒有人模樣,當初若有神話做生存原則,我就是窮死也不會去偷東西。感謝神教我如何做人,神的愛太深、太大了!今後我絕不辜負神的期望,要按神話要求的做誠實人,做光明正大的人。最讓我深受感動的是:我被大紅龍殘害致殘癱瘓在床長達十三年之久,生活一直不能自理,但妻子卻無怨無悔地照顧我,與我同甘苦共患難,一直陪伴在我身旁,沒有離我而去。因我妻子信全能神,神話教導每一個信他的人,神怎麼愛人,信他的人也當怎麼愛人,妻子有如此愛心照顧我,完全是神話在她身上達到的果效。試想如今這個邪惡淫亂、崇尚金錢、道德敗壞的世界裡,多少女人嫌貧愛富,愛慕虛榮,拋夫棄子,家庭破裂,離婚率太高。我妻子能自始至終不離棄我這個廢人,說到底這都是神的愛。神是愛的發表,神的愛太多,我永遠訴說不完神的恩典,正如經歷詩歌96首唱到:「數起神恩淚花流,口兒未開泣咽喉……」

親愛的同胞們!全能神這次道成肉身就是來拯救貧苦之民脫離惡魔的殘害,如今神的末世作工即將結束,神所預定揀選的人紛紛歸回到神的家中。在神的福音擴展達到高潮之際,大紅龍惡魔狗急跳牆急紅了眼,利用媒體大肆造謠、詆毀、定罪、攻擊全能神及教會,說全能神教會是邪教,信徒男女關係不清,信全能神的人不要家等等,大肆抓捕、血腥鎮壓神選民,竭力打岔、攪擾、拆毀、破壞神拯救人的工作,真是可恨至極!大紅龍統治的國家,各級政府官員貪污受賄、淫亂成性、殺人如麻、欺軟怕硬、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正直人遭殃受害,惡人得勢亨通,整個中國被搞得烏煙瘴氣、悲劇不斷,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世界潮流越來越邪惡……大紅龍不整治貪官、惡人,反而竭力抵擋神、抓捕信神的人,這個事實說明什麼?大紅龍打擊正義,扶持邪惡,這樣的政黨還值得人愛嗎?大紅龍的一切鬼話可信嗎?靈胞們!趕快歸回全能神的家吧!神的愛已被廣傳,如今弟兄姊妹在大紅龍瘋狂逼迫、抓捕之時還各處傳福音見證神,不是他們不要家,也不是他們不務正業,而是在傳揚神的愛,讓人接受神的拯救。因大災大難即將倒下毀滅一切惡人,神心急如焚,人若不來到神面前接受神末世的救恩,就會與大紅龍一樣受神懲罰,到那時再想信神一切都晚了。我因癱瘓在床不能出去傳福音,所以我用筆將自己的經歷寫出來,為福音工作獻上一份微薄之力,希望藉此讓大家都能看清大紅龍的黑暗統治,儘快脫離它的魔爪,早日歸回神的家中,投進神愛的懷抱!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