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50 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得勝大紅龍的酷刑折磨

山東省 小姚

以往神早已說過:「末世的工作中話語的威力大過顯神蹟奇事的威力,話語的權柄勝過神蹟奇事的權柄。」藉著吃喝神話我也知道全能神的說話就是天地萬物的主宰向人類的親口發聲,知道神的話語是最高權力的象徵,人靠著神話的力量能戰勝一切的黑暗勢力,但沒有真實認識,後來藉著親身經歷大紅龍的殘酷迫害,我才真實體嘗到神話的寶貝與價值,看到神話就是神賜給人類永不熄滅的生命之火,神話的力量的確比顯神蹟奇事的威力還要大,是全能神的話語帶領我得勝了大紅龍的黑暗權勢。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信徒,2012年9月13日上午,我和一姊妹正在另一姊妹家盡本分,突然門外傳來猛烈急促的敲門聲,並有男人大聲吼道:「開門!公安局的!我們知道裡面有人,快開門!再不開門就撬門啦!……」隨後外面的人便開始瘋狂地砸門、撬門、踹門,並大聲地吼叫、恐嚇,外面一片嘈雜聲,讓人聽了膽戰心驚。這突然臨到的環境使我們幾個都措手不及,一時不知怎麼應對,當時的局面不容我們多想,只得趕緊收拾了一下神話以及其他用品,到陽台上躲了起來。不一會兒,門外的十幾個男人手持鐵棍猶如一群土匪、搶劫犯一樣破門而入,進門就用手中的鐵棍接二連三地砸碎了客廳和陽台門上的玻璃,衝進了陽台。衝在最前面的是個「光頭」,一身殺氣,滿臉凶相,長相就像個黑社會打手,它手拿鐵棍擺出要打的姿勢,厲聲吼道:「為什麼不開門?」一個姊妹解釋說:「我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抓我們。」旁邊戴眼鏡的一個警察二話沒說,像餓狼一樣過去揪住姊妹的頭髮猛地一腳將其踹倒在地,姊妹被摔得疼痛難忍,呻吟著哭起來。以往我只是在電視劇上看到黑社會、搶劫犯進到人家裡殘害人的鏡頭,如今這樣的場面出現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我們都嚇呆了,不知怎樣面對這做夢也沒想到的環境。

十幾個警察把我們三人控制起來之後,便開始瘋狂地在接待家到處亂翻。「光頭」搜出一部手機,問我們是誰的,我們說:「不知道。」它便喪心病狂地如同發了瘋的野獸一樣嘴裡一邊罵著髒話,一邊用穿著皮鞋的腳狠命地朝我們猛踹了幾腳,踹得我們頓時倒地,疼痛難忍。不一會兒,這夥惡警把整個房間翻得一片狼藉,連角角落落都不放過,最終搜出了一部分神話書籍、一台筆記本電腦、4部手機、3部MP5、一部移動硬盤、20多張TF卡以及接待家的5000元錢,並以非法信神的名義將這些東西全部擄走了。此時我才回過神來,稍微冷靜了一下頭腦,面對大紅龍為非作歹地、殘害與侵佔的作惡事實,我用心尋求神,突然以往吃喝過的神話與交通映入了我的腦海,想起神話說:「因為地上的神不僅有利於人得著真理,有利於人更深的認識,而且更有利於定人的罪,之後有利於捕捉事實懲罰惡者……」人的交通說:「在中國,人沒有家,人自己那個家就不叫家,那不是你的淨土,你都沒有權力掌管,大紅龍那就像土匪一樣,說進你的屋那就是隨時的事,說把你的家抄了,把你的房子拆了,那都是隨時的事,都沒有證件,更沒有法律。在這種情況下人哪有家呀?誰敢說『這是我的家』,這話好使嗎?管用嗎?一點兒也不管用。所以說在中國,人沒有家,大紅龍隨時就可以把你的門踹開,隨時就可以抄你的家,隨時就可以把你抓走,隨時就可以把你的房子封鎖、拆掉,這都是事實。」藉著神的開啟與帶領,我心裡頓時亮堂起來,從中讓我看到了神的全能、公義與智慧。在道成肉身的神作工期間,無論大紅龍怎樣逼迫攔阻,神的工作它破壞不了,聖靈作工決定一切,該得的人照樣得著,國度福音照樣突飛猛進地擴展。因著這個惡魔的抵擋,神也降下了許多災難來刑罰大紅龍,中國臨到的一切災難都是因為大紅龍抵擋神、逼迫神、攪擾破壞神的作工帶來的,由此讓我看到神的全能。但神作工還有實際那一面,神來在地上作工拯救人類也同樣遭受大紅龍的追捕、迫害,所有事奉神的人、盡本分的神選民都實實際際地經歷著大紅龍的逼迫。神是實實際際地付代價來拯救人,就是在神道成肉身作工期間,在這受逼迫的環境中,基督並不把自己排除在外,神也在陪伴著我們受苦,並且也藉著這樣的迫害來捕捉事實懲罰老惡魔!因為神毀滅哪個國家或定哪個人的罪都不是憑空作,而是把它的作惡事實顯明出來然後公布於眾,讓全人類都看見神的公義性情,看見撒但是怎樣在神道成肉身作工之際攪擾破壞神作工、追殺基督、迫害神選民的,也讓我們這些經歷神作工的人用自己親身遭受大紅龍迫害的事實作神的見證人,同時也藉著大紅龍的逼迫為成全神選民而效力。想到此我明白了,我能經歷這樣的環境,是神對我的高抬,神要我用自己親歷大紅龍的迫害的事實來為神作見證,見證大紅龍的的確確是逼迫基督、迫害神選民的邪魔政黨、是撒但的陣營!這些邪魔不把老百姓當人待,光天化日之下也未出示任何證件、不講任何理由就肆無忌憚地破門而入,隨意抄家、打人、明搶明奪,像黑社會土匪流氓一樣無法無天!

接著,大紅龍分別給我們三人照了相,之後把另一姊妹與接待家姊妹陸續帶走了,剩下的警察開始審訊我一個人,那個「光頭」又開始逼問我企圖讓我出賣弟兄姊妹,我說不知道,它便惱羞成怒,一把抓住我的頭髮猛地將我拽倒在地,又兩手使勁往下撕扯我的頭髮,傾刻間,我感覺頭皮就像要被撕下來一樣地疼。接著,它又找了一根木尺惡狠狠地一邊抽我的腳一邊逼問,不一會兒我腳上便被抽起了幾道紅血印,我仍不說。隨後,它們便給我蒙上頭,把我押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裡,它們把我銬在審訊室的鐵椅子上,公安局國保隊的隊長開始審問我,此人也是臉色陰冷面帶凶相,但他假惺惺的用軟招開始迷惑我給我洗腦:「你們信的就是一個人,讓你們給他捐錢供他享受,你有本事怎麼不逃到美國啊?你不還是被抓了嗎?你的神怎麼不來救你啊?根本就沒有神!賴昌星逃到加拿大不也被遣送回來了嗎?只有共產黨想不到的,沒有共產黨做不到的!」另一國保隊長也胡說:「你們就是一個組織,是被美國利用來瓦解中國的,你們吃著共產黨的,喝著共產黨的,卻反過來替美國買槍買炮攻打中國,你們還有沒有良心,是不是中國人?……」從這些惡魔的話中我聽出大紅龍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讓我對神產生懷疑背叛神而屈服於它的強權勢力,只有神話才能把撒但的謠言鬼話戳穿,神說:「道成肉身的意義就是一個普通正常的人作神自己的工作,也就是神在人性裡作神性的工作,藉此打敗撒但。道成肉身就是神的靈成了一個肉身,也就是神成了肉身,肉身所作的工作就是靈作的工作,靈作的工作就實化在肉身,藉著肉身發表出來,除了神所在肉身之外,誰也代替不了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也就是只有神所道成的肉身這個正常的人性能發表神性的作工,除他以外的人都代替不了。」「神來在地上本不屬世界,他不是為了享受世界而道成肉身的,在什麼地方作工能顯明他的性情而且最有意義,他就在什麼地方降生,不管是聖潔之地還是污穢之地,他無論在什麼地方作工都是聖潔的,世界的萬物都是他造的,只不過萬物都經撒但敗壞了,但萬物仍然都是屬他的,都在他的手中。」「他來在地上從未享受那些人間的福樂,他厭憎那些東西。來在地上的神不是享受人的物質待遇,也不是享受人那好吃的、好穿的、好戴的,他對這些根本不理睬,他來在地上乃是為人類而受苦,不是來享受人間的福氣來了,他來了是受苦,也是為了工作,為了完成他的經營計劃,他並不選一個好地方,住在大使館裡,住在高級賓館裡,也並不讓多少個僕人侍候他。就你們所看見的,他來了是作工還是來享受了你們不知道嗎?」藉著神話不斷的開啟帶領,撒但的鬼話在神話面前不攻自破:對呀!我們信全能神,實質上我們接受的是全能神的說話,經歷的是聖靈所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正因為全能神就是神的靈實化在肉身,所以全能神的說話就是聖靈的發聲,我們違背了神的話也就是抵擋了聖靈,就如大紅龍處處與全能神作對,它們雖然沒有看到基督,但它們已觸犯了聖靈,所以遭到神的咒詛,中國連年各處災難不斷。地上的萬物都是神造的,人類所享受的一切也都是神白白賜給人享受的,就是神享受也是理所當然的,但神來在地上是為人類開闢一個新的時代,是發表真理供應人的生命,把人從撒但權下徹底拯救出來,並不是為了享受地上一切物質的東西,所以神末世作工道成肉身來在了這個貧窮落後的大紅龍國家,神話所揭示的都是中國的現實生活與敗壞人類的悖逆抵擋。再說,神無論在哪個國家作工,他也是神自己,無論到世界上哪個國家去,神照樣能作神靈的工作,因神是創造天地萬物充滿宇宙的神自己,絕不會因著神作工的地點不同就改變了他的實質。我們信神只追求吃喝神話,明白真理,解決我們自身的敗壞,學會分辨屬撒但的反面事物,我們從來沒參加過什麼政治活動,也從來不會造什麼槍和炮。事實是我們在家裡呆的好好的,大紅龍就如同野獸一樣闖入我們的家追逼迫害我們,大紅龍才是野心勃勃的政治家,總想稱霸世界政壇、稱霸世界,佔領整個地球,所以它說的這一切話,都是古蛇用來迷惑人的毒言毒汁!是神話保守我靈裡清醒沒有上它的當,神話使我對撒但的詭計有了分辨,蒙了神極大的保守,從中看到神話實在是神對人最好的保守與拯救。

後來,大紅龍看我不上當,也從網上查不到我的戶籍資料,國保隊長便威脅我說:「給你戴上個十幾斤的腳鐐讓你去跑步,就你這身板跑不了幾圈,腳就得斷了!」又惡狠狠地將鐵椅子上銬手的鐵環朝我的手腕猛地卡壓,每卡一下,我的手腕便被底下的鐵板卡得一陣劇痛,疼得我眼淚直流。它看到我痛苦的樣子沒有半點同情,反而說:「你現在疼,呆會放開會更疼,估計你的手呆會就得斷了……」由於被卡的時間長了,手便開始發紫發暗、腫脹麻木失去知覺。因始終查不到我的戶籍,後來一戴眼鏡的惡警不耐煩了,怒氣沖沖地跑過來,把其他人都攆出去之後,猛扇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臉火辣辣地疼,隨後又對著我的臉瘋狂地猛扇,嘴裡還不住地罵著、吼著,不一會兒,我的臉便沒有了知覺,明顯感覺腫得很大,嘴角也瘀青了(這是第二天去看守所時,看守所裡的人問我臉上的傷怎麼回事時,我才知道的)。他打了近二十下才停了下來,又陰陽怪氣地說:「我晚上買瓶啤酒,買隻燒雞,我邊吃燒雞邊打你,我一分鐘打你一下,我有的是時間!」說完便揚長而去。這時我才看到這些所謂的國家警察原來都是些以折磨人為樂的邪靈鬼胎,難怪神說:「這夥幫凶!下到凡間尋歡作樂,興風作浪,攪得世態炎涼,人心惶惶……還想在世稱雄作霸,將神的工作攔阻得幾乎寸步難行,將人封閉得猶如銅牆鐵壁一般,作了這麼多的孽,闖了這麼多的禍,還不等著被刑罰?妖魔鬼怪在世橫行一時,將神的心意、將神的心血封閉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惡極……就連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勢,隨風起浪……」原來,這些所謂的「人民警察」就是神所說的妖魔鬼怪在世橫行,是邪靈污鬼下到凡間興風作浪抵擋神啊,難怪這些人心態如此殘酷冷漠,他們根本就不是人!藉著此次的經歷,我對大紅龍政府、警察有了實際的分辨、看透,不再是以往字句道理上的認識了,也看到神為了拯救我們,在大紅龍國家開展末世的工作冒著多大的危險,若不是因著對人類的愛神能付這麼大的代價嗎?此時我越受苦越看到神為人付出的太重、太多,而自己太自私卑鄙了,想的都是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利益,注重的都是自己受了多少苦,甚至受點苦就嘰哇亂叫,簡直一點尊嚴、理智、人格都沒有,哪配做神的見證人?又怎能得勝撒但的黑暗權勢呢?

面對大紅龍的殘酷虐待,我不堪忍受這非人的折磨,不禁軟弱起來,不知他們接下來還會用什麼殘酷手段來折磨我,如果我撐不住做了猶大這可是今生來世不得赦免的,與其這樣被大紅龍折磨,還不如自己一死了之,死了也比做猶大強。當時看到它們的警棍放在窗台上,我就想趁上廁所時用電棍把玻璃打碎,再用玻璃割腕自盡。此時,第270首神話詩歌《應達到約伯和彼得的見證》在我耳邊回響:「你說你被征服了,你能不能順服至死?不管有沒有前途你都能跟隨到底,不管環境怎麼樣你能對神不失去信心,最後得達到約伯的見證——順服至死,達到彼得的見證——愛神至極。一方面像約伯,他物質東西沒了,肉體的病痛臨到他,但他不棄絕耶和華的名。彼得能愛神愛神至死,上十字架還愛神,不想自己前途,也不追求奢侈想法、美好盼望,只追求愛神、順服神一切安排,你得達到這個標準,這才算是見證。」神話的開啟光照使我想起彼得,當神把他交給撒但,讓彼得為神作見證的時候,彼得甘願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而且順服至死,為神倒釘十字架;約伯風聞有神,當神把它交給撒但,使他失去萬貫家產、所有的兒女,還有病痛的折磨時,約伯仍不棄絕神的名;歷世歷代多少信徒,他們也因著通行神的旨意受撒但惡魔的種種殘酷逼迫而為神殉道;如今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中,有多少人因著大紅龍的迫害比我所受的苦更多更重啊!每個人都在追求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都在為神作見證,我受這點苦就想以死來逃脫,這不正是藉著這樣的刑罰審判看到自己太懦弱沒有心志嗎?我這不是最大的背叛嗎?不是最讓神痛心的嗎?感謝神話的帶領保守,讓我打消了自殺的念頭,此刻我感覺神彷彿就在我的身邊陪伴我、看著我一樣,神正與我同在,陪伴我受苦,我心裡感覺無比的榮幸、安慰與踏實,就我剛才受的這一點微不足道的苦卻得到了神如此的憐憫、恩待與話語不斷開啟、引導、帶領,神給我的是至愛,而我還給神的是至傷至痛,我真是蒙羞、不配!此時我心裡覺得踏實平靜,不再害怕、膽怯,越發感受到神的可愛。隨之我心裡生發出一股力量,覺得為神受任何苦都行,甚至死也不怕了,為神死了也是有意義的,願把自己交給神,任神擺佈,神怎麼對待都行,大紅龍怎麼折磨都是神許可的,我都願順服。後來,大紅龍仍然動不動就對我刑訊逼供,但此時一向懦弱的我內心卻被激起一種豁出死的心志:大紅龍越瘋狂逼迫,我越要信神,誓死跟隨神到底,死也要讓撒但徹底蒙羞。

因著「釣魚島事件」,市內兩個地方都發生了示威遊行,大紅龍手忙腳亂,無瑕顧及我們了,下午便匆匆忙忙把我們三人送去了看守所。遊行結束後,它們繼續提審我。這次大紅龍不再毒打我,而是白天晚上不讓我睡覺,試圖把我熬到精神崩潰而出賣教會。幾個警察白天、晚上輪流值班不停地審問我,到了夜裡,看到我要發睏或閉眼,它們就大聲吼叫我的名字,或用勁猛地一跺腳,或用礦泉水瓶用力敲桌子。我在睏到一個地步意識模糊的時候,猛地被大紅龍突如其來的敲擊聲驚醒,心臟頓時像要跳出來一樣,熬完第一夜,我便頭痛、噁心,吃不下飯,坐不住,像虛脫一樣,快天亮時我去廁所回來,便坐在牆角的地上,不願再起來。但大紅龍不允許,它們讓我坐鐵椅子、不許睡覺。並得意洋洋地說:「人都有個極限,熬到極限,人都會崩潰,那時會身不由己,到現在就沒有一個人能撐得住,熬到最後都說了,不讓你說你自己都會說……」聽了它的鬼話,我也擔心自己真熬到極限精神崩潰身不由己怎麼辦?後來想起神話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神話再次給了我極大的信心,使我相信神生命的力量能夠超越一切,能戰勝一切,神自己就是最大的神蹟,我的氣息在神手中,崩潰不崩潰也在神手中,大紅龍的話都是謊話、鬼話,都不可相信,更站立不住。奇妙的是:熬了幾天,我並沒像大紅龍說的那樣睏到極點意識模糊,反而特別清醒、有精神,就連來交班的警察都感到奇怪,認為我偷著睡覺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大能,神的作為太奇妙,是神在守護著我。後來幾個惡警有的因看守我熬夜熬病了打點滴,有的熬得生物鐘紊亂,白天睡不著,晚上沒精神,它們都牢騷滿腹,說實在熬夠了不願再熬了,但又不得不忍著,只好輪班睡覺、審問。

就這樣,大紅龍從9月20日下午一直到26日下午,整整六天六夜不讓我睡覺,是神在看顧保守著我,使我支撐著挺了過來。因長期坐在鐵椅子上,我的腳已經腫得像饅頭一樣脹痛麻木,回到看守所後,同監室的犯人看到我的腳也都罵大紅龍太狠,沒人性,並替我值夜班,讓我好好休息一晚上再值班。這一切更讓我感受到神與我同在,神體諒我的軟弱,我在大紅龍權下受其殘酷折磨,這些魔鬼慘無人道,但神一直體恤憐憫保守著我。

在我被拘留了28天後,教會弟兄姊妹與我家人花了7500元為我找關係,又交了2萬元的罰款,我才被保釋出來,大紅龍給我定了個「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罰的錢也沒給收據。釋放時,警察還威脅說:「你的案子還沒完,等你有了手機,我們還要找你,如果找不到你,就拿你父親是問!讓你父親來替你坐牢!」大紅龍這夥惡魔真是無法無天,就是一夥地地道道的流氓黑社會集團,絲毫不給人一點自由!

經歷了大紅龍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我徹底看清了大紅龍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本性,更加盼望它早日垮台,盼望基督掌權,地上的國早日成為神的國。更重要的是,藉著此次的經歷,使我看到了神話真理的威力與權柄,更感受到神的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正如神說:「神的生命力能戰勝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敵勢力都是難以壓倒他的生命力的。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著,都閃爍耀眼的光輝,天地巨變而神的生命卻永久不變,萬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卻依然存在,因為神是萬物生存的起源,是萬物賴以生存的根本。」願弟兄姊妹都能依靠神話,戰勝撒但黑暗勢力的捆綁與轄制,早日被神得著,活在神光的照耀之中。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