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47 全能神給我帶來了光明的人生

河南省 迎新

數年的實際經歷使我真正認識到是全能神給我帶來了光明的人生,若不是全能神智慧奇妙的實際作工,利用大紅龍作襯托物效力,允許它逼迫捆綁我,我絕對認識不到我的「父」——大紅龍凶殘、卑鄙、反動的真實面目,活在它的權下的的確確就是活在人間地獄裡,就是活在陰曹地府裡,就是活在撒但的埋伏圈裡,根本沒有人生可言,更談不到信仰自由……大紅龍就是抵擋神的撒但魔鬼,它們窮凶極惡,就是吞吃人的活鬼。若不是天地萬物的主宰——全能的獨一真神將我從大紅龍的魔掌裡救了出來,藉著他的刑罰審判使我醒悟過來,我仍在為大紅龍賣力,為個人的名利地位苦苦奔波、掙扎,為撒但的詭計盡忠,供奉撒但與神敵對,如此下去最終只能與這群吃人不眨眼的大紅龍一同毀滅,遭到滅頂之災和應有的懲罰。感謝全能神讓我重獲新生!我立志要與大紅龍抗衡到底,堅決跟神走下去,海枯石爛志不移!

我今年68歲了,可以說前50年我過的是人間地獄的生活,被大紅龍這群惡魔的毒汁浸透了,真是把大魔頭當成了救世主一樣崇拜,把它的語錄當成最高的指示,對於它的最新指示我達到了宣傳不過夜、執行不走樣。有時晚上我正睡著覺,接到通知說「最新指示又下來了」,就趕緊組織人敲鑼打鼓吆喝高呼「萬歲」,鬧得雞犬不寧,民眾不安。那時候人人都得讀五卷,背老三篇,不會背不讓吃飯,還得挨鬥爭;跳忠字舞,早請示,晚彙報,整天寫迎戰書,搞階級鬥爭,搞鬥私批修,互相嫉妒紛爭,互相猜疑、拆台,心不得安寧……為追求名利入黨入團學雷鋒,半夜裡給人撒糞、割麥,有的人玩詭詐,把自己的錢交給警察說是撿的換取虛名,階級鬥爭天天搞,鬥右派,搞浮誇風,搞得人心惶惶不可終日……起床就跟著吶喊:「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戰天鬥地,人定勝天!」充當大紅龍的吹鼓手,為它衝鋒陷陣,對它忠心耿耿,立志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這期間我也曾被大紅龍評為三好學生、優秀教師、五好戰士、學習毛著積極分子、鬥私批修闖將、優秀共產黨員……後來我努力學技術,拿到了一級廚師證和武術拳師證,一心追求名利地位,苦苦奮鬥了幾十年,想著可以名震天下,結果全是虛空,沒有絲毫價值,落了一場空,全是中了大紅龍的騙局,真是為名圖利落傷悲。

1993年我信了耶穌,1997年12月我外出聚同工會,本縣公安局的人闖進了我的家中,將我妻子騙走關在拘留所裡,同工們找到了我,我們彙報給當時在場的最大人物——××省兩會主席××牧師,他說:「拿著國家信仰自由的文件,拿著咱真耶穌三自教會證,再拿著我蓋上章的親筆書信,他們見後就會放人的。」我抱了很大希望與同工到縣公安局見到了政保股長,說明來意,遞上資料,在場的幾個惡警發出奸笑,股長說:「今天晚了,明天你倆來領人。」我們信以為真,奔波了幾十里去領人,結果他們又毫無理由地把我們倆也看押了起來,經過多方找人託關係,花了近5000元錢才陸續把我們三人放出。不過,這次和大紅龍打交道,讓我在中共直接控制的專政機構單位裡長了不少「見識」。我看見一個屋裡關了好幾十人,地上鋪一些亂草,睡通鋪。剛進去時它們利用壞人迫害我,讓我將頭伸進馬桶裡,把我雙臂扯開,擺個架勢,展開戲弄,美其名曰「開飛機」。因我做的不合格,被打了幾個耳光,踢了幾腳,又被蒙頭亂打了一陣,才算過關。它們強逼一個年輕人,頭頂住牆,雙足並立,雙臂支開,趁其不注意時惡狠狠地猛踢一腳,那個年輕人「咚」地一聲倒地,「哇」的一聲,滿口流血。慘呀!聽說還有面朝上頂牆的,有人摔壞,落個腦震盪……還有讓人嘔吐的一個鏡頭,它們逼著一個年輕人脫下褲子,砍椽子……真是人間地獄啊!對於公安局管轄的單位能出現如此令人髮指的事,真叫我這個共產黨員心寒啊!除了滿腔的憤怒,心中更是感覺陣陣淒涼。

1998年底,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臨到了我,由於神的恩待、神的開啟,我順利地來到了神家,看到了神話,我如乾旱的禾苗遇到了及時雨,心裡特別地受感動!當我看到神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牠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為何強行壓制神的到來?為何不讓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遊蕩?為何將神追殺得無枕頭之地?……黑暗的社會,狼狽的看家狗為何不讓神隨便出入他造的人間?……這樣黑暗的社會你們願意忍冤下去嗎?」看了神話我如夢方醒。原來我所崇拜的偉人就是魔頭,我正是受這幫幽魂蒙蔽的一個不幸者。是的!全能神說的話太準確了,太真實了!我的雙唇就是被它們封住,不敢說一句實話,得和中央保持一致,否則就很有可能被戴上五類分子的帽子,被遊街批鬥,幹義務工,再被踏上一萬隻腳,因此而「永不得翻身」。我的雙眼更是被蒙蔽住了,以前沒看見過神,更沒有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不懂得人間之事,更談不上明白神的心意了,看不見光明的人生,是一個不知該為誰活的可憐蟲。

2003年4月在給宗教人傳福音時,由於宗派帶領的出賣,我和兩個姊妹被大紅龍抓住了。它們在我身上沒有搜到東西,從兩個姊妹身上搜到了手抄的詩歌。它們強行把我們押上車,拉到了公安分局開始審問,我不承認,它們就把我關進一個窄小的黑屋子裡,水泥地上只有一個爛席片,屋裡非常陰森寂靜,如同下到了陰曹地府,它們不讓喝水,很少讓吃飯。第四天上午,它們帶來一個剛接受新工作的宗派帶領(手裡拿著神話)到我面前指證我,我還是不承認,這群狼心狗肺之徒凶相畢露,惡狠狠地說:「局裡對你們這事很重視,你若再不老實就讓你好看!……」我不回答它們的問話,它們就把我架到刑訊室,裡面有五個彪形大漢,個個滿臉橫肉,各持凶器,擺開架勢,我知道這是真要動刑了。這時,我這個手無寸鐵的六旬之人只好急切地向造物主呼求:全能神啊!我是用武與這群惡狼拼命呢,還是如何?神開啟我:活人才能為神作見證。我心中有了點路,我又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別做抵擋神的惡事,能得勝撒但!這時,主耶穌釘十字架的情景浮現在我的腦海,猶大的悲慘下場也似乎出現在我眼前,猶大肚腹崩裂而死,遺臭萬年……恩主耶穌就是我的標竿,我寧肯把老肉體交給惡狼吞吃也絕不出賣一個弟兄姊妹,我再一次向神呼求:全能神啊!請加給我力量!

他們提著橡膠板,大聲叫道:「你這個頑固不化的老傢伙想找死嗎?再給你三分鐘的考慮時間,若不實招,讓你嘗嘗爺們的厲害!」之後便是拳腳交加,棍棒落身,將我這個年逾六旬之人打翻在地,隨即有兩人又把我抓起,緊抓我雙臂,一人壓我的頭,用細繩搭在我脖子上,緊纏雙臂,後邊有人猛踹我的腿彎,使我膝蓋跪在水泥地上,它們把捆在我胳膊上的繩子緊了又緊,提了又提,要不是神與我同在保守我,當時我就會死去。我疼得暈了過去,過了一段時間,我醒過來,它們又逼問:「你們還有兩個年輕人,你再不交代、不承認還有更重的!」我只回答:「我僅在場聽了一會兒,講的人我不認識,是哪兒的也不知道,我不是管戶口的!」這可真把那夥惡魔氣壞了,它們直跺腳、搓手、拍桌子,最後它們看沒什麼希望了,一個頭頭說:「先把這個神化分子嚴管起來,過後再好好收拾他!」

受刑後,我渾身是傷疼痛難忍(至今雙臂還有麻木感,雙腿還經常抽筋,陰雨天也痛),躺在黑屋的席片上,我雖然知道有神的美意,沒敢說埋怨的話,可心裡還是生發了怨言:我是傳福音被它們抓,不是幹了壞事觸犯神的性情該受咒詛,神啊,你不會不讓我痛嗎?尤其我一想起它們說的「先把這個神化分子嚴管起來,過後再好好收拾他」這句話就心驚膽戰,不知道下次會如何,這夥惡狼太凶殘了!躺在這猶如陰曹地府的鬼地方,我思緒萬千難以入眠。回想傳福音時和弟兄姊妹相聚在一起歡聲笑語,多麼甜蜜……這下落在了惡魔手裡插翅難飛,以後會怎麼樣呢?該怎麼辦呢?這時我又產生了死的念頭,因我知道出賣弟兄姊妹就是背叛神,會死得更慘,靈魂體永遠滅亡,無奈之中,我呼求神:「實際的全能神啊!我是撞死了結此生為你站住見證好呢,還是活下去呢?我還能活著出去嗎?……」忽然,我時常唱的一首神話詩歌《得著神的審判刑罰是神的恩待》在我心裡回響:「我能得著刑罰、審判,都是偏得,是神對人的恩待。……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再艱難也得好好活下去,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這才叫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噢……愛神、滿足神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人生,愛神、滿足神最有意義。」我反覆默唱著,神太奇妙了,從神的話裡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神對我的要求:神是讓我活著盡忠心還報神愛,羞辱大紅龍,這才是剛強響亮的見證,不是讓我死,活人才能見證神呀!這時,我高興了,渾身也不覺得疼了,好像超脫肉體了似的,這個快樂享受甭提有多美了!我反覆尋求細心琢磨,神更多地開啟了我,使我學到了不少功課。神擺設這個環境,允許大紅龍抓捕我,讓我親眼看見大紅龍凶惡殘暴的本性,認識神的話是真理,使我對大紅龍產生了真正的恨;也使我看到了自己的懦弱無能、貧窮可憐,誤解了神的良苦用心,想一死了之來逃避審判刑罰;更讓我從中看見了神作工的實際、智慧、奇妙、全能,看到了神的保守,聖靈加給我力量和信心,我就立刻向神立下誓言:「全能神啊!你這樣恩待我,有你與我同在,我什麼都不怕了,要決心與這夥惡魔抗衡到底,哪怕它們再捆我十次,只要有一口氣尚存,我也要為你站住見證,實際還報你的愛,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活出光明的人生!」

在拘留所裡呆了七天後,它們又給我戴上手銬押到了看守所,那兒關著很多人,裡面更是陰森恐怖,在那裡天天早晚喝稀湯,稀湯清澈見底,都可以照見人影,根本不能充飢。不喝吧,太餓,喝了肚子越撐越大,當時人都搶著刷飯桶,希望桶底有幾個麵疙瘩可以吃。中午吃的是糊塗麵條,缺鹽,無菜,還不如豬食,不到一個月時間,我頭餓暈了,眼窩陷了,四肢無力,肚子變大了,腿變粗了(浮腫)。說實在話,若不是神話詩歌的保守引領我早就撐不下去了。在看守所裡過了20天左右,大紅龍來勸說我:「那兩個女的家裡都來人了……你不活動活動?」我知道它們的目的,就是為了騙錢,斥責它們說:「你們不讓我自由,我怎麼活動?」它們又說:「你打個電話,寫封信,我們給你聯繫,活動活動起碼能少住一年。」它們看我不買賬,就拿出提前編好的材料說:「簽個字吧!」我看了看,寫上「捏造、編謊、逼供」並且打了三個叉,給它們扔了過去,它們看後惱羞成怒,臉氣得發紫,哆嗦著說:「你……你懂得還不少呢!你……你不簽字也得住,這就由不得你了!這次就夠你這老傢伙受的了!」說後,將我打叉那一頁撕下,又抄了一遍,把我又押進看守所裡。

又熬過了20天左右,它們說:「走!送你回老家!」我真以為它們是送我回家哩(因它們沒抓住什麼證據,我又沒幹違法的事,又沒給它們簽字,可能是叫我回家找錢交伙食費,當時規定每天10元),誰知它們把我當「牲口」「奴隸」賣給了勞教所(看守所給勞教所送進一個犯人可得1000元錢)。我下了車看見「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名為優秀三所,實為魔鬼地獄)」字樣,才知道又被它們騙了,我幾乎暈倒,醫生當時量血壓說:「你這老頭,心跳過速,血壓真高,你還跑著傳什麼福音呢?」這時它們又掏出早已編好的東西讓我簽字,我想生米已做成熟飯了,不簽也得簽,不簽它們絕不會罷休。所以,我也沒有看就簽了字,它們又抓住我的手按了幾下指印,我也不清楚它們給我判了多長時間。住進勞教所十天左右,發現床頭掛一個牌子,上面寫著我的名字、勞教一年。在那裡熬過一年後,它們還不放我,我找中隊長問:「我一年期滿,為什麼不讓我走?」他詫異地說:「什麼一年滿了?我給你查查。」後來他說:「你想得美,還得一年半哩。」到了勞教所先入新人班中隊罰站、面壁、長蹲,簡直就是一道鬼門關,有時還會遭到中隊長的毒打。它們還讓惡人當班長,隨意打人重罰(大多數是因為不給它們上供送禮而遭毒打),有一次班長訓話罵人,我不願意聽,閉目禱告神,被班長發現,到我跟前說:「你還有什麼不服!」隨即拳頭落下,我很習慣地一躲,它沒達到目的,氣憤地說:「你還敢躲?真是找死!」幾個人一擁而上,拳掌齊下,打得我頭暈眼花,直冒金星。過後,我的雙眼幾乎啥也看不清了,別人說:「你的臉全都是黑紫,白眼珠也看不見了。」要不是神的保守,可能我就雙目失明了。在拘留所時我的錢已被收走,有100元我提前藏好沒被收去,但這一張錢也讓我受了不少苦,因為它們時常搜身,誰若身上有錢沒上交,見到就要沒收,還要挨打、加刑,除非有錢給它們送禮,但我不願餵這幫惡狗,不願意給它們,就趁上廁所的機會,把100元錢扔進便池裡隨水沖走了。在看守所裡,我的皮鞋和上海手錶被拿走,在勞教所裡,我的提兜和鑰匙被沒收,武術證、身分證被拘留所和派出所搶走,當時我想,我的肉體不值錢,落入大紅龍手中有神的許可,但我這顆心一定要獻給拯救我的全能神!

在「優秀勞教三所」裡,人挨打是家常便飯,哪有一點人權自由!我親眼看見中隊長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全中隊幹活的場地,一拳打在南陽一個姓侯的老弟兄臉上,當時老弟兄的牙掉了,滿口流血;中隊警察和指導員還逼著人吃屎;由於沒給它們送禮,晚上開會時它們穿著皮鞋照年輕的左弟兄肋骨上踢,當場把肋骨踢斷,還強制不讓他哭,不讓治;還有個老弟兄被逼得幾次找機會跳樓自盡;大夏天,它們給犯人穿緊身衣(如麻袋一樣厚)捆在椅子上,讓壞蛋們輪班看守,不讓喝水,不讓吃飯,不讓解手,用電棒打,用煙頭燒……有的被折磨得頭撞牆,頭撞高桿燈,頭破血流,就這樣還開批鬥會再加刑。有一個太極拳師被逼得忍無可忍時還了手,當時惡魔、警察、黑狗班長一齊湧上去打他,當場把他胯打掉,腿打斷,一年多還拄著拐呢。聽說,有的被打死逼死後它們寫一個正常死亡報告就拉倒了,哪有說理的地方呀!在三所逼口供寫三書不服的,交給流氓犯收拾,三人收拾一個,宗旨是精神弄垮、肉體弄殘、政治搞臭。有讓犯人脫光衣服,兩人擰住手臂,按住頭,另一人將陰莖插入肛門裡,給下跪求饒都不放過,還有將刷痰盂的刷子插進肛門內攪的……若不是親自經歷、看見、聽見,誰能相信大紅龍掌控的報紙上常登載的「優秀三所」會是如此黑暗、污穢、使人淚下又令人嘔吐噁心的地方呢!

在大紅龍盤臥之地,這幫惡魔從上到下都擅長撒謊欺騙、顛倒是非、栽贓陷害,搞假相,例如,它們宣傳說:「勞教人員冬發棉夏發單,每月發生活補助費,每天幹活不超過四小時,夜裡不准加班,過雙禮拜,中午有午休,節假日照常過……」全都是騙人的鬼話!專用的棉被、毛巾被、床單、浴巾、牙膏、洗臉盆、單衣、單鞋等等每天都抽專人擺設,專供參觀、採訪、錄像用,外表看整齊劃一,周圍環境優雅美觀,但到睡時都收起來,誰要用就挨打、加刑。檢查團來時,統一著裝,人一走立即脫下,等下次再錄像時用。補助每月造表,只見簽字不見兌現,有時是它們找幾個人代簽,錢都被它們私吞。每遇到大型檢查團來,必須統一口徑,誰若照實說,必被打得鼻青臉腫還要加刑。我在勞教所大約是兩年半時間,只享受過兩次午休(因檢查團中午未走),星期天從未休息過,也沒有休過節假日,每天要幹15個小時以上,每天晚上都加班,有時幹到凌晨3點。在勞教所裡,三人一組,互相監視,有一句話說得不合適就要受刑,它們真是把人的雙唇封住了,渾身捆住了,眼睛蒙住了……我實在是看見了大紅龍是說謊話的專家、欺騙人的絕頂高手、搞假相的博士,可謂是大魔頭培養出來的精兵強將啊!我若不是在「三所」這個活地獄實際經歷,看到報紙上刊登的「河南省優秀三所」的照片、文章,我也定會被它們迷惑而信以為真的,實際體嘗大紅龍的逼迫、經歷神的作工太有必要了,太有意義了!只有藉著真理與事實的對照,才能使我對大紅龍的實質看透,才能使我進入真理實際。實際的經歷使我認識到全能神的說話才是千真萬確的真理,我沒有理由疑惑。「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這樣黑暗的社會你們願意忍冤下去嗎?」全能神的話就是千真萬確的真理!我願獻上真誠的禱告:「神哪!願你那靈感動萬國萬民都來接受你發表的寶貴話語,願你的話引導中國所有嚮往正義的人都來順服在你的話下,認清大紅龍的反動本性實質,從黑暗的權勢下走出來,不再忍冤下去,樹立與大紅龍抗衡到底的心志,使大紅龍封建王國早日垮台倒下,讓神的國度早日成形,全宇之下到處都閃現出全能神的榮光!」

回憶在三所的一幕幕,一個個慘不忍睹的場面,讓人毛骨悚然又使人嘔吐……太可怕了!太殘忍了!凡住過三所的都說:「勞教三所是閻王殿,不好過關啊!」在兩年多的勞教生涯中,我才明白它們剛開始說的「送我回老家」的意思,就是說讓我在三所找「閻王」報到。然而,事實卻大大出乎它們的預料,全能神看顧保守我活了過來,走出了三所這個閻王殿,活在了神的光中!

然而走出了勞教所,逼迫並沒有停止,我又開始了有家不能歸的流浪生活。

2006年,因當地大紅龍的逼迫又開始了,我不得不離開家,晚上有時睡在餵牲口的破屋裡,有時睡在豬圈裡,有時睡在紅薯窖裡,經常睡在野地裡、墳堆旁,大冷的天還睡在地裡用薄膜裹著再蓋上紅薯梗,下雪了只好鑽進別人沒蓋好的房內暫時躲雨雪,早晨起五更回家(因為大紅龍抓人一般都是在凌晨1、2點鐘左右),白天聚會傳福音。到了臘月,更是大紅龍抓人的時候,因為每到快過年的時候,大紅龍都要抓人罰款,誰抓人多罰款多誰分的獎金就多。為了躲避大紅龍的抓捕,我只好冒著嚴寒,帶著被子,騎著自行車背井離鄉。雖然我嘴上也說「這是神的愛臨到我了,是神在操練我的順服」,可我在深夜無法入睡的時候就思緒萬千:為什麼大紅龍要瘋狂抓捕我,這究竟是為什麼呀!我過去張牙舞爪供奉撒但,為惡魔效力抵擋神時,大紅龍授予我「三好學生、模範教師、五好戰士、優秀黨員、鬥私批修闖將,學習毛著標兵」等等,世人誇我能幹。今天我要聽神的話,想走正道,為什麼這麼難!為什麼呀!執政黨要抓我坐監,要捆綁我,要治死我啊!

回想跟隨全能神走過的這段路,我深深地感受到是神的愛、神的帶領保守我走到了今天。大紅龍的殘酷迫害、親友的棄絕、世人的毀謗曾使我痛不欲生,消極軟弱,還有悖逆埋怨,是全能神的愛手一次次為我拭去傷痛的眼淚,拉著我再次爬起,使我不但沒有被壓垮嚇倒,反而使我更有信心。藉著實際經歷,我對神話的揭示真是心服口服,在事實面前心服口服,神話絕對是真理、道路、生命。特別是通過被抓坐監,我親身體嘗到大紅龍的凶暴殘酷,體驗到了什麼是魔鬼地獄的生活,真正看透了大紅龍宣傳的「人權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公民合法權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人民民主專政」全是騙人的謊話,大紅龍披著合法的外衣,暗地裡卻幹著卑鄙無恥的勾當,無惡不作,用盡一切卑鄙手段,施盡一切陰謀詭計瘋狂地逼迫神,殘害神選民,摧殘人的身心,非要將神的工作徹底取締,將神的選民斬盡殺絕才善罷甘休,凶殘到了極點!感謝全能神的恩待使我看清了大紅龍的反動本性實質,它正是迷惑我、引誘我、敗壞我、想吞吃我的惡魔,以往我竟把這個大魔頭當救世主一樣崇拜,對它忠心耿耿,受盡了它的愚弄、折磨,還對它感恩戴德,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還以為是享受它的恩寵,真是被它弄得牛頭馬面,敵我不分,實在是認賊作父,愚蠢之極,荒唐可憐!我沒有足夠的言辭能說盡我對大紅龍的恨,也沒有合適的語言表達我對全能神的感恩之情。若不是神的拯救,我定會和大紅龍一樣遭到滅頂之災、萬劫不復!神說:「神要藉著一部分邪靈的作工來成全一部分人,讓這些人來徹底識透惡魔的行為,讓所有的人都真正認識其『祖先』……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大紅龍的本來面目,將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來面目,這樣作才是神要達到的,是神在地上作這麼多工的最終目的,是神在所有人身上要作的,這叫調動萬有為神效力。」「在我所有的計劃之中,大紅龍作了我的襯托物,成了我的『仇敵』,但又是我的『傭人』……所以,最後一步道成肉身的工作在『牠的家』裡完成,這樣,更有利於牠能為我好好效力,就藉此來征服牠,來完成我的計劃。」神利用大紅龍作襯托物來拯救人實在是太智慧了,太奇妙了!藉著它的逼迫,神在中華大陸這個最抵擋神的地方作成了一班得勝者,唯有神配得榮耀和讚美!

信神以前,我深受大紅龍的敗壞,未老先衰,四十多歲眼就花了,頭暈腦脹,全身都是病(操心過度),信神後,我屢遭它的逼迫,對它不抱有絲毫的希望,誓死不走回頭路!我實在感受到活在神光之中的快樂,現在我實在太幸福了!心靈深處感到了踏實、喜樂、甘甜,有依靠,很是輕鬆加愉快,沒有憂愁煩惱,沒有了悲切虛空的感覺,真覺得自己年輕了,又唱又跳讚美神。有時年輕弟兄姊妹說我身體真好,是啊,是咱們的神太好了,現在我眼不花,耳不聾,精力充沛,大腦清醒,看了神話記心中,歌聲洪亮,是全能神給我治好了各種疾病、頑症,是神帶來了真正的營養品、滋補品,喚醒了我的心靈,叫我死而復生,理智良心漸漸恢復,使我的口能說人話,使我的耳能聽神音,眼睛能看見神的奇妙作為。神使我能分辨善惡,神叫我會走正道,腿也恢復了原有的功能,雙手也能做點正經事。我現在感到沒白活一回,趕上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太幸運了!這都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是全能神給我帶來了光明的人生,我願為神站住見證,願成為一粒果子供神享用,讓神心得安慰。將這一切的榮耀都歸給全能的獨一真神!

中華大陸的靈胞們,快快接受全能神——獨一真神的拯救吧!神的作工已接近尾聲,速速來到神的寶座前接受潔淨能蒙拯救,全能神正急切等待著你們的歸來,等到災難臨到大紅龍被毀滅時再信神就晚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