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39 給天主教教友的一封信

福建省 珍歡

眾教友:

你們好!

我原是天主教一名獻身於事奉天主的修道人,我們整個家族信天主有一百多年的歷史,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在沒蓋教堂之前,我們家都是接待神父、修女的。我父輩的人為了信天主都曾受過共產黨的逼迫,尤其我母親為了信天主在文革期間被批鬥了18天。想必所有人都知道曾經發生過的這段歷史,當時有多少教友為了保持對天主的忠貞、不背叛天主而被下到牢裡勞改,有的甚至為天主殉道而死,想必有點良知的人都不會忘記共產黨對我們這些天主教徒的逼迫吧!共產黨稱我們這些不加入共產黨官方教會的為「地下教會」,也就是共產黨眼中的非法組織,是要被抓的,所以我們不稱神父為神父,而稱「阿公」「依伯」或別的稱呼,修女不稱修女,而叫姑姑、姑娘、依姐、依姑,就是怕政府知道了抓他們,這是用智慧保護他們。雖然知道會被政府逼迫、抓捕,但老一輩的神父、教友們卻以此為榮,絲毫不向政府低頭、妥協。

人總是好了傷疤忘記了疼,多少教友知曉天主耶穌已重返人間作末世的審判、刑罰、潔淨、成全、揀選、揚場、合一的工作時總是說:「你們信的全能神政府會抓,不能信,我們有政府承認,我們開彌撒時警察還來給我們維護秩序呢!」但教友可曾想過,宣揚無神論、階級鬥爭、崇尚暴力的共產黨以前逼迫天主教徒,現在不逼迫他們了,難道是它變好了?以前天主教神職人員與大紅龍宗教官員老死不相往來,現在卻一同坐席、杯酒言歡、稱兄道弟,這又是怎麼回事?俗話說「正邪勢不兩立」,既然天主教上層神職人員已跟大紅龍官員走到一塊,這只能說他們墮落了,背叛了天主,已與撒但同流合污,但他們從來不會把這些真相透露出來,只會竭力地偽裝粉飾自己,將自己的罪惡遮蓋得嚴嚴實實的。為了使至今還沒歸回全能神家中的教友不再被各種謠言與假相所迷惑落在神的懲罰中,今天特將我自己的親身經歷見證出來,讓那些至今還活在撒但權下被神父、修女所迷惑的人能早日歸回神的家中,享受再次降生在人中間的天主——全能神的話語。

我從小就受神父、修女的薰陶,認為當修女是一件非常榮幸的事,後來我看到世間的黑暗與痛苦,再加上周圍環境的影響與對天主的渴慕,1998年(那時我20歲)我參加了我們教區辦的學習班,開始了修道的生涯。本來我們計劃學習兩年,因著教我們的修女老師與接待我們的人之間勾心鬥角發生了衝突,我們被迫停學,那兩個教我們的老師就走了,不教了,最後我們學習了一年半就結束了。後來,我們就到各個教堂去,到了各個教堂之後我就傻眼了:我所在的教堂修女之間常常勾心鬥角、拉幫結夥、明爭暗鬥,表面上說跟人要彼此相愛,要愛仇敵,背地裡卻互相拆台、你爭我奪、互相排斥;表面上講要棄絕魔鬼、世俗、錢財,實際上是愛財如命、唯利是圖,跟社會上的人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那個教堂沒呆多久我就去了鄉下,2001年羅馬梵蒂岡教廷冊封在中國殉道的聖徒為聖人,共產黨見天主教沒按它的意思做,就逼迫我們,把我們的神父抓走了,我也被迫回了家。

到了2002年,我又到了另一個教堂,在那期間時不時聽到人們在說神父、修女搞淫亂,哪個神父與哪個人又生了一個孩子啦,哪裡的修道院裡又傳出修士、修女搞同性戀啦,哪裡的教友去哪裡朝聖又出車禍了等等,但麻木的我只是覺得匪夷所思,根本不知道出現這些現象是因為天主作了新工作後教堂已失去聖靈作工。在那個教堂沒呆幾個月,我就又去其他地方學習了。2002年平安夜那天,就是我呆的那個本堂的神父出車禍死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很震驚,那麼好、那麼年輕的神父竟在平安夜趕回本堂作彌撒的途中出車禍死了,我對這事很不理解,天主為什麼要這麼作?為什麼有這麼多不可思議的事臨到我們?但我相信天主不會作錯事,更不可能懲罰一個愛他的人,這個神父會死於非命,絕對是觸犯了神的性情失去了神的保守。後來得知這個神父與一個女孩子一直都有曖昧關係,這事很多人都知道,至於背地裡還做了什麼事人不知道但神知道。由此我又回想起在以前呆過的教堂裡發生的一件事。當時我和一個女教友在外面散步,有一個男教友突然跟我說了一句話,說我以後會不會像一個曾經在他們教堂呆過的修女一樣大肚子,我當時聽了莫名其妙又很是氣憤。後來我從另一個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修女口中得知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當年有一個姓姜的神父在那裡當本堂,最後把那個修女肚子搞大起來,但卻嫁禍於當地一個16歲的男孩子,硬說是他把那個修女的肚子搞大的,讓那個男孩子背黑鍋,由於那個地方的人都是漁民,比較落後,還沒開化,比較容易上當受騙,最後那個男孩子無奈地娶了一個比自己大很多的修女當老婆。聽了這事,我很震驚,我就問她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那個修女回答說:「當然不會讓外面的人知道,當時教區的神父、主教都知道這件事,而且那個神父做這樣的事不止一次,與很多修女都發生了關係,生了好幾個孩子,大的孩子都有十幾歲了。」我還了解到另外還有姓李、姓張、姓崔的神父都搞過淫亂,其實很多的神父都有,這在天主教裡已經不是祕密了。更令我吃驚的是,有一個姓吳的神父長期與一個姓徐的修道人有曖昧關係,不僅如此,這個神父還藉修路的名義斂了很多財,為了錢甚至叫上黑社會的人打傷了十幾個教友,導致教友住院。這些事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那些震驚世界的美國天主教神職人員性醜聞事件(有的還是雞姦男童)可是在報紙上公開報道的,當時的羅馬教廷不但沒有對這些犯罪的神職人員進行處罰,反而用教友們獻給天主的錢替他們私了,使他們免去法律的制裁,可見天主教內部早已醜陋不堪。

其實在中國,天主教內部的權勢鬥爭都已白熱化,多少地方的人為爭當主教而拉幫結夥、爭鬥不止,你爭我奪的情景比政治界還慘烈,這哪像信神的人。就拿中國四大忠貞教區——福州來說吧!2002年以來,福建區主教楊樹道(人稱楊主教,連江人)與主教代理林運團(福清海口人)師生爭權的鬧劇轟動一時,其爭奪之慘烈、場面之火爆蔚為大觀。林運團系楊樹道的學生,由楊樹道親自祝聖為神父並任命其為主教代理人,然而,林運團上任後卻虛尊主教,大力培植勢力,楊樹道與林佳善(助理主教)的權力漸漸被架空,從而引起了他們的警惕。2002年9月18日,楊樹道免去了林運團主教代理人的職務,據說還得到了當時若望保祿二世教皇的認可,此後楊派與林派對福州教權的爭奪愈演愈烈。2004年,林運團拿出一份據說是駐香港的宗座代表劉裕政的信函,說是教廷命令楊樹道和林佳善「榮休」,由他任福州教區署理主教,楊、林二人拒不讓位。當年5月2日,林運團自行祝聖為署理主教,5月5日,楊樹道發出處罰通知書,自5月10日起,停止林運團施行各種聖事並撤去教會內一切職務,但林運團羽翼已豐,正式與楊樹道分道揚鑣,福州地下天主教教會呈現兩派爭權局面。此後二人就不斷地爭奪教堂控制權,兩派之爭陷入僵局,直到楊主教去世之後爭鬥仍不止休。其他三個忠貞教區河北保定、浙江溫州及上海跟福州的情況也差不多,都在爭權奪位,互不相讓。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就這樣的上層人員如何能帶領教友修德成聖呢?

各位教友們,作為一個信神之人,我們得牢記只有神能拯救人,任何人都不能拯救敗壞的人類,我們只能跟隨神,心裡不能有任何人的地位,因為神是忌邪的神,但教宗、主教、神父卻把我們的心佔得滿滿的,神父說一我們不敢說二,把神父的話當成聖旨一樣順服,試問,這樣的信法是在信神還是在信人呢?那些神父口口聲聲代天主位,但你看那些神父身上除了假卑微、假冒為善、字句道理外還有什麼?他們早已失去了往日對天主的敬畏與順服,他們滿嘴天主的聖訓,可背地裡所做的都是追逐名利,貪圖地位、享受、錢財,哪有敬虔的樣式?以至於他們自己都常常說「你們要按我說的去行,但不要學我的行為」,當他們犯錯的時候總是用「人性的軟弱」一筆帶過,言外之意就是讓人體貼他們,不要太高要求他們,但一轉身又讓人把他們當神對待,要絕對地順服他們、對他們言聽計從,一邊搞敗壞一邊讓人崇拜,這不是玩兩面手法嗎?更可恨的是,誰如果不聽他們的話,他們就要用手中的權力來威脅人不給人辦聖事,以此讓人永遠臣服於他們的淫威之下,就跟大紅龍一樣,專用下三濫手段將人控制在手裡,讓人不得釋放。其實,天主耶穌早已釋放了我們,他親自道成肉身為我們釘十字架,用他的寶血來塗抹我們的罪使我們罪得赦免,只要我們誠心誠意向神悔改不再重犯,神就赦免我們的罪,正如經上說的:「為此,我告訴你們:一切罪過和褻瀆,人都可得赦免;但是褻瀆聖神的罪,必不得赦免……」(瑪12:31)「因為這是我的血,新約的血,為大眾傾流,以赦免罪過。」(瑪26:28)「但若我們明認我們的罪過,天主既是忠信正義的,必赦免我們的罪過,並洗淨我們的各種不義。」(若一1:9)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通過神父或其他的神職人員來赦罪,事實上,他們根本就沒有赦免罪的權柄,因為他們也是敗壞人類,敗壞人類怎能有資格赦免罪呢,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嗎?兩千年來,他們通過謊言讓人臣服於他們權下,說什麼只有他們才有赦罪權,不向他們告解罪不能得赦免,他們不但不帶領人歸向神,反而說謊欺騙、半路搶劫,把人都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權下,何等的卑鄙!神是公平公義的神,凡是真心信他、順服他、跟上他作工步伐的人他都祝福帶領,他並沒有將自己當作哪個宗教團體的私有財產。

如果教友們去查查天主教的歷史,你就會發現天主教的上層人物一貫坑矇拐騙、唯我獨尊。比如,天主教為了控制教友,以前從來不讓教友看聖經,還冠冕堂皇地說怕教友們亂解釋聖經,乍一聽似乎很有道理,但事實上是怕教友們讀懂了聖經,就按聖經上神說的話去做,這樣他們就沒法控制人了。還有,在中古時期,天主教濫用神權,以各種宗教名義置異己於死地,還推出什麼贖罪券、煉獄金,當時的教友也感覺不合適但又沒有根據,這樣只好由天主教上層人物說了算,他們生怕信徒知道了天主的心意之後,他們的詭計謊言被揭穿,他們也就沒法再迷惑人了,這樣的利害關係他們早就心知肚明了。天主何時說了教友不可以看聖經?聖經在他們的控制之下成了神職人員的專利,成了他們得利的工具。更無恥的是,他們還詭辯說,如果給人聖經看會跟基督教一樣幾百年分裂出幾千派,那為什麼近幾年又允許教友們看聖經了呢,難道就不怕分裂了嗎?天主教是在主耶穌走後三百多年才出現的,在這之前的信徒一直在看聖經,他們怎麼沒有分裂呢?又如,天主教裡說有煉獄,人死後無大罪有小罪,沒聖潔的人死後要到煉獄裡去,這一聽又是很有理,在世的人可以為死去的親人獻彌撒,可以減輕他們煉苦,早日升天,其實這也是一場騙局。天主耶穌明明說除了褻瀆聖神的罪不可赦免外,其餘的一切罪他都赦免,既是這樣大罪都能赦免,小罪還能不赦免?這不是騙三歲小孩子嗎?有一次我問一個神父關於給煉獄的人獻彌撒的事,說「假如我的親人去世了,我獻上一百萬給他們作彌撒,那我的親人就可以減輕煉苦,這不還是有錢好嗎?那天主也不公義呀?」當時那個神父也無法回答。直到後來我跟上了神的新工作後才知道其實根本就沒有煉獄,各人行的惡各人承擔,各人行的善與別人也沒關係,所以獻上錢根本就不可能減輕人的煉苦,因為神是公義的,況且根本就沒有煉獄。說白了,煉獄只不過是那些宗教騙子為了斂財而實行的一種詭計罷了,他們利用人的親情來達到他們斂財的目的。現在他們當神父、修女,只是他們的職業罷了,他們並不是在事奉天主,我們睜開眼睛看看,打聽打聽那些當了幾年神父的,斂了多少錢財,蓋了幾棟房子,他們吃香的、喝辣的,開著好車,住著豪宅,包著二奶,他們的錢是哪裡來的?還不是那些教友的血汗錢嗎?難怪人都說「要想富,當神父」。有的教友若是送錢少,東西次點,神父、修女還看不上,他們看重的都是有錢有勢的人,對於那些窮苦的人根本就是不屑一顧,相信很多教友都有親身經歷吧!這不是比社會還黑暗嗎?

各位教友,話說至此,我們應該都能看出,天主教裡早已沒有聖靈作工了,這是不爭的事實。我們以前常講天主聖神是教會的靈魂,教會是天主榮耀的彰顯,天主聖神如果還在教會裡豈能容許這麼多醜陋的事情發生在他的家中呢?怎麼可能讓這些褻瀆天主的神職人員存在呢?這是可想而知的事。現在不單是天主教荒涼混亂不堪,各宗各派也都處於同樣的情景之中。神是初,也是終,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天主為了拯救我們徹底脫離罪惡再一次道成肉身來到人間審判刑罰潔淨我們,除去我們的罪性,因著聖神的作工,全能神教會興旺發達、蒸蒸日上,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出於神的就必興旺。近年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遍整個中華大陸,並以得榮之勢向全球擴展開來,凡真心尋求渴慕神顯現的各宗各派的人絕大多數都已歸回到全能神的寶座前,正如我們所念的「聖教顯揚,異端消滅,人民清泰,國土安靖,同歸一棧一牧」,這樣的景象在全能神教會已經實現,天主教、恢復流、讚美派、因信稱義派、安息日、蒙頭派等各宗各派的信徒都已歸在全能神的名下,甚至聽都沒聽過的教派都已歸回,並且大家能和睦相處共同事奉一位神——全能神,這正是神的大能之所在。信經中的第一句「我信全能者,天主父」說的就是今天的全能神,全能神已完成了耶穌預言的在末世要作的潔淨、審判、合一的工作,這些鐵的事實證實了全能神的的確確就是我們所信的天主,就是天主的再來。

隨著真心信主的人大批歸回全能神的家中,神的末世作工達到高潮,尤其近一段時間,全能神的名傳遍了整個中華大陸,但神父、修女們不但不把神的羊還給神,還使出了一貫使用的下三濫手段,用謊言欺騙加暴力威脅來維護岌岌可危、朝夕不保的權力地位,他們大肆造謠說「信全能神的人是黑社會組織,騙財騙色,破壞社會治安,擾亂家庭,反對政府」等等,又威脅說如果誰信了全能神就要被趕出教堂。他們自己騙財、騙色、搞淫亂,還說信全能神的人搞淫亂、過靈床;自己背叛了對天主的忠貞與共產黨一個鼻孔出氣,狼狽為奸抵擋神的末世作工,還說信全能神的人背叛了天主;自己謬解聖經斷章取義,還說信全能神的人斷章取義;自己曾經是受迫害者被共產黨定為是地下組織,今天卻反過來說信全能神的人是非法組織;等等。真是黑白顛倒、善惡不分、賊喊捉賊,他們已成了大紅龍抵擋真神的幫凶、盟友,正如全能神所揭示的:「有幾個尋求真理、隨從正義?都是豬狗一般的畜生帶著一群臭蒼蠅在糞堆裡搖頭晃腦、興妖作怪,自以為自己的『閻王爺』是最大的『王』,豈不知自己是臭蒼蠅一個?而自己卻倚仗著豬狗爹娘污衊神的存在,渺小的蒼蠅認為自己的爹娘大如齒鯨,豈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卻是比自己大幾億倍的骯髒的豬狗?不知自身的卑賤卻仰賴著豬狗身上的『腐臭之氣』到處橫行,妄想繁殖後代,不知羞恥!掛著綠色的翅膀(指打著信神的旗號)便自以為了不起,到處炫耀自己的美麗、漂亮,將自身的污穢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還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雙掛著五彩的翅膀來掩蓋自身的污穢,從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內幕)。」藉著神話的揭示,藉著對照宗教界的作法,我看見他們今天所做的跟兩千年前法利賽人與羅馬政府一起逼迫耶穌及信徒如出一轍。

親愛的教友們,還有點良知的神父、修女們,信全能神的人都是從各宗各派中走出來的,他們或許是你的親朋好友,或許是你的同事、教友,他們的為人難道你們一點都不了解嗎?他們跟你們傳福音的善心難道你們一點都沒發現嗎?無論颳風下雨、嚴寒酷暑,他們都奔走在各個地方傳揚神的末世救恩,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冒著被誤解被抓捕的危險就是為了把你們帶回神的家中,免受撒但的苦害,這樣的愛心難道你們還察覺不到嗎?我信全能神已經有七八年時間了,起初我和你們一樣對神的末世作工也有很多的觀念,也信不來,但一路走過來我看見了太多的神的愛,見識了太多的聖靈作工,在這裡一天所得著的生命長進超過了我在天主教幾十年的追求,這就是全能神作工給我帶來的真實收穫,我是看見了神的愛與拯救後才開始傳揚神的作工的,只是想將這天大的喜訊傳遞給曾和我一樣充滿迷茫與彷徨但又渴慕神顯現的人,同時還報神的拯救之恩,我所做的這些沒有受任何人指使,更沒有得著任何物質上的好處。我不瘋也不傻,在傳福音過程中碰到的辱罵、諷刺、挖苦之語我並不是聽不懂;我們也不是皮賤,願意嘗試殘酷的牢獄之苦;我沒有被騙,更沒被金錢收買,我以前在天主教還有工資拿,在全能神教會卻沒有工資。我是因著聖靈的感動加上真理的進入而站立起來與神配合傳福音的,誰看了全能神這肺腑之言而不被感動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你到底是怎麼認識被神使用來度過自己不平凡的一生的?你真有心志、有信心活出一個有意義的『虔誠的、事奉神的人』的一生嗎?」請想想,給你們傳福音的誰曾向你們收過錢、騙過物呢?教友們,真心希望你們明辨是非,不要再盲目崇拜人,不要再盲目聽信神父、修女以及大紅龍媒體的報道了,只要你有渴慕尋求的心,神就會向你顯現的。現在,神的工作即將結束,大災難馬上降臨,賞善罰惡的時候到了,不要再猶豫,趕緊跟上神的新作工吧!要知道神的工作是不會等待任何一個跟不上他步伐的人,他的公義性情對任何一個人都是無情的,他不會因為你的功勞而重複作兩次審判工作,失掉這樣的良機你會悔斷肝腸的……你要知道全部以色列的人都棄絕了耶穌、否認了耶穌,但耶穌的救恩還是傳遍了宇宙地極,這不是神早已作成的事實嗎?醒醒吧,我的教友們!全能神在等著你的歸來。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