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37 全能神將我從大紅龍的魔爪中拯救出來

山東省 路通

我是一名黨員,在我心裡一直認為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的民族,它有著幾千年不朽的歷史,如今改革開放,中國更是繁榮富強,人民安定團結,法律健全,言論自由,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的大好景象,因此我總為自己能趕上這個「好時代」而暗自榮幸。作為一名黨員,我立志響應黨的號召,自力更生、富民強國,以自己的勞動來發家致富,報效祖國。然而,當我投入改革開放的浪潮後才發現,大紅龍掌權的國家竟是一片黑暗邪惡,貪官污吏強取豪奪、壓制搾取民脂民膏,老百姓都苦不堪言、民不聊生,活在淒涼悲慘的苦海深淵。

在1985年11月20日,我與大隊簽訂了四五畝白板地的合同,栽種紅富士蘋果樹,期限為三十年,每年11月30日按市場價格上交60毫米紅富士(承包是按每畝多少斤的數額上交承包費)。到了1990年前後,縣、鎮、大隊看到果農掙了點錢,它們都得了「紅眼病」,就設法搜刮搾取,它們通知果農以後按一等70毫米紅富士收錢,不再按60毫米了(縣果品公司印發的國家1983年質量標準局頒布的紅富士標準是:一等70毫米、二等65毫米、三等60毫米)。它們這樣隨意更改合同屬於無理取鬧,果農肯定不同意,都拒不上交。縣、鎮領導見狀,便氣急敗壞,開始動用公安、法院的十幾人進駐我們村,大廣播不間斷地叫喊:不交錢不行,不交錢就是犯法,不交錢就抓去拘留等等,以此威脅村民,當時的情景大有「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當時,我們都膽顫心驚、恐懼無助,但仍堅信只要我們有理,手裡有合同,它們就不會把我們怎麼樣。大紅龍見一直沒有人交錢,就先拿黨員「開刀」,它們把曾幹過三十年副書記的××用廣播傳訊到村委辦公室,讓其交錢,××說:「我要按合同上交,這不違犯法律。」大紅龍官員卻說:「我不是來解決問題的,我們只管要錢。」它們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幾個惡棍上前對××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這時,××十六七歲的小兒子見父親被打,上前去拉父親,被那狗官們說成是妨礙公務,三四個惡棍一把把孩子按倒在地,給戴上手銬銬在桌子腿上。很多村民一看這夥惡棍如此凶惡,就不敢再堅持了,只好忍氣吞聲把錢交上了,最後只剩下我與××及另一戶沒上交。這夥惡棍以孩子做人質,要挾說:「不交錢就不放人!」××的孩子被關押了一天,看著孩子受痛苦、受折磨,我良心不忍,最後沒辦法,只好違心地將錢交上,它們這才將孩子放了出來。此後,這幫瘋狗、土匪每年都要來我們村掃蕩。看著這夥惡魔無法無天的樣子,我的肺都要氣炸了,我就不相信這偌大的一個國家就沒有說理的地方。於是,我與××代表全村40多戶果農上訪、打官司,這場官司打了將近十年,縣、市、省我去了多少次已經數不清了。最後,我看到在大紅龍統治的國家裡處處是黑暗,處處是邪惡,沒有「理」可講,大紅龍就是理、就是法。縣、鎮、大隊因我們上訪對我們處處攔阻、打壓,村裡無論分什麼東西都沒我們的份,聲稱我們不是這村裡的人。

1998年5月10日,縣法院一審判決我們無條件交錢。我們不服,提出上訴,又到法院上交了約2000元的上訴費。1998年10月21日二審開庭,我們在法院門口的律師事務所請了一個女律師為我們辯護,她看了一審判決書和承包果園的合同書,還有村裡按一級標準收錢的單據後,滿有把握地說:「我們有理,這個案子可翻!」可開庭時,女律師卻不給我們辯護了,完全隨著庭審說話。當時我真是欲喊無聲、欲哭無淚,為什麼會這樣?在威嚴肅穆的國徽面前,公義何在?王法何在?依法治國的實際又何在?我悲憤不已,但又無濟於事,二審又以敗訴告終。後來才知道,這個律師事務所是法院開的,律師是法院的人。我們找到律師質問她為什麼不給我們辯護,她說:「我不能為你們辯護,我要是辯護飯碗就砸了。」真是一語道破天機!原來,中國的法律在利益面前就是擺設!回來後,大隊會計對我們說:「你們是打不贏的,村主任往煙臺法院送了20箱紅富士蘋果(後來我見到了這張單據,上面寫著:送煙臺法院特級紅富士20箱)。」此時,我怒不可遏,真恨不得將這些狗官們碎屍萬段,這些喪盡天良的貪官污吏,它們口口聲聲喊著「老百姓就是我們的衣食父母」的同時,竟為了20箱蘋果就出賣自己的靈魂,就成了欺壓老百姓之人的保護傘,大紅龍國家真是官官相護,權大於法。中國有這樣一群烏合之眾狼狽為奸,坐朝執政,哪還有公平公正?哪還有老百姓的出頭之日?正如全能神所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

1999年3月23日凌晨4點,法庭庭長帶著三十餘人開著三輛車(卡車、麵包車、轎車)氣勢洶洶地闖進我們村,包圍了××的小兒子家,然後翻牆而入,想抓××的小兒子,但撲了個空(××因此事被氣得得了重病,最終含冤死去)。這夥惡魔見在他家抓不著人,就直奔我家的果園抓捕我(我因被大紅龍整治得無法在家裡住,只能住在果園裡躲他們),××的妻子上山通知我,讓我快跑,但已經來不及了,我兩條腿哪能跑過四個輪子的車!結果我被堵在果園的小屋裡,這夥土匪強盜把屋子翻了個底朝天,又強行將我渾身搜了一遍,甚至連鞋子都不放過,但最終什麼也沒搜著。隨後,它們把我拉上車,直奔我家,撬開大門後,這夥土匪惡棍又將我家所有的門都撬開,門窗上的玻璃被震得粉碎,它們翻箱倒櫃,將整個家糟蹋得一片狼藉,慘不忍睹。我被這夥惡魔控制在一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任意糟蹋、毀壞我辛苦經營的家。最後,它們將我小兒子的一本集郵冊搜去,並給我戴上手銬推上車,這時天已亮了,村主任到處喊人,不一會兒大街上站滿了人,它們的目的是讓我丟醜,也是為震懾村民。隨後,這夥惡棍將我帶到鎮法庭,我聽它們給縣法院打電話說:早上4點鐘去的,去了三十多人,一分錢也沒搞到。這時我才明白,什麼政府、法院?全是一夥搜刮老百姓的吸血鬼!它們根本不是為民執法的清官,而是打著公正執法的旗號各處擄掠搶奪,是比土匪強盜更可怕、凶殘的惡魔!當天上午,它們又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關押進一間陰森森的小屋裡,地上鋪的是草,被褥破爛不堪,霉味、臭氣薰得無法入睡。我在這裡被關押了半個月。回家後,我陷入了從未有過的絕望中,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與勇氣,只感到這個社會太黑暗、太淒涼,沒有講理的地方,更沒有老百姓的活路,我想到了死,但我不能白白地死,不能再讓這些惡魔逍遙法外,我死也得讓它們給我墊背,我要與那些迫害我的、背後使壞的人同歸於盡!我要製造一起中國前所未有、震驚世界的特大爆炸案,也想以死的代價來喚醒受大紅龍壓制的中國百姓,也讓大紅龍作一次反省。真是「人的盡頭,神的起頭」,就在我開始籌備電雷管、炸藥等用具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一個姊妹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了我,她給我唸了一段神話:「一切美的東西在你看來都不可能復生、存在,人類的明天、人類的未來在你的眼中消失、覆滅。你死死地拽住父親的衣衫,願與其同受苦難,深怕失去同行的伴侶、失去遠去的『方向』。迷茫的人世間,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你——堅韌不拔、寧死不屈地填充著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色,造就了一個又一個根本就不害怕死亡的『勇士』,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麻木了的、不知道受造為何的病癱之人。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恥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絕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神話直刺我的心口窩,將我內心的計劃一劍擊中,我不就是那被撒但敗壞得成了不怕死亡的「勇士」的人嗎?做這樣的「勇士」有什麼意義呢?在神話的引領下,我一下子清醒過來,彷彿突然明白了生命的價值與意義,我有多少正事可幹,為什麼偏偏鑽到這裡面不出來?甚至還要與魔鬼以死相拼,真是鬼迷了心竅!為撒但送死太不值了!它們的狗命不值得我付上生命的代價。現在想來真是幼稚可笑,撒但惡魔的本性就是殘害人、吞吃人,它殘害人、殺戮人越多只能越高興、越得意,而我卻想以死來讓撒但反省,這不是痴心妄想、白日做夢嗎?它如今巴不得我趕緊死掉,好除去它的眼中釘肉中刺,我若真死了,它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反省呢?我真後悔自己這十幾年來固執己見,不聽人勸告,當初多少親朋好友、少輩、長輩都勸我不要打官司了,可我卻被大紅龍的謊言蒙蔽太深,總認為能找到說理的地方。最終結果怎麼樣?我耗費了多少精力與錢財,被折騰得筋疲力盡,至今也沒找到說理的地方。這時,姊妹又給我唸了一段神話:「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聽了全能神聲聲呼喚與期待,我哽咽了,彷彿流浪多年飽經風霜的浪子回到了久別的家,重新感受到了慈母溫暖的撫慰與呵護,我心裡激動不已,倍感溫暖踏實。神啊,我終於看見了光明,找到了公平公義,終於有了生存之地,有了盼頭。我要懸崖勒馬,不再跟大紅龍爭鬥下去,我要走追求真理的路,走人生正路。當我從姊妹手中接過《審判從神家起首》這本神話時,我禁不住淚流滿面,感覺自己終於回到了家。

當我唱第353首神話詩歌《神在末世作工的目的》時,看到神說:「1 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是為了改變人的心靈,改變每一個人的靈魂,將人的心感化,將人深受罪惡侵害的靈魂挽救回來挽救回來,就是為了將人的靈喚醒,使人冰冷的心得以復甦,這是神最大的心意。2 當人的心都被喚醒了,人都從夢中覺醒深知大紅龍的苦害了大紅龍的苦害了,神的本職工作已作成了。當神的工作告終之日,就是人正式開始正確的『信神』『信神』之路的時分,這些都是你們當明白的。3 因為神作的工作就是將贖回的、仍活在黑暗勢力下的、從未覺醒的人從魔鬼集聚之地徹底拯救出來,脫離千古之罪,成為神愛的人,使神國堅立,使神國堅立,讓神心早享安息,將你們滿腔的仇恨都爆發出來,擺脫牛馬一樣的生活。4 不再做奴隸,不再做奴隸,不再被大紅龍蹂躪,你們不再屬於這敗亡的民族,不再屬於大紅龍,不再受牠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將被神摧毀被神摧毀,你們站在神一邊,是屬神的人,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不屬於這個奴隸王國。5 神對這個黑暗的社會恨之入骨恨之入骨,恨不得將雙腳都踩在罪大惡極的老古蛇的身上,讓牠永世不得翻身,不讓牠再坑害人不再坑害人,不容牠再欺騙人,歷代的罪孽都一筆一筆地與牠算清,神絕不放過這個罪魁禍首,神要將牠徹底滅絕!」揣摩著神話,我對神的末世作工與神拯救人的心意才有所認識,神今天就是要拯救活在大紅龍黑暗權勢下的人,神要藉著大紅龍的「表演」讓我們看透它邪惡、黑暗、反動的惡魔實質,這樣才能從壓迫中奮起,不再受它奴役,而願意徹底背叛它、棄絕它,一心跟隨神走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想想就我這樣一個被大紅龍蒙蔽至深的人,若不經歷它如此的壓榨、殘害,我會一直緊隨它身後為它歌功頌德,根本不會棄絕它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神作的實在是太智慧了!若不是神煞費苦心地拯救我,我現在可能早已經死了,即使不死,我的後半生也是在大紅龍的蹂躪中活著,最終被它折磨致死。正如全能神所揭示的:「其實在神造的萬物中,人是最低賤的,雖然人在萬物中是主人,但在萬物中只有人在受著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經撒但百般地敗壞,人根本沒有自主權,多數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穢之地中,而且受著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來,受盡人間滄桑,受盡人間的苦難,而撒但將人都玩弄之後,便結束人的命運。」通過神話的揭示,我看透了撒但捉弄人的把戲,遇事能站在神一邊看事,不再憑自己去做那些無謂的犧牲,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釋放自由,痛苦煩惱沒有了。現在我天天吃喝享受神的話,當看到神揭示人、審判人敗壞的話語時,我自愧蒙羞,恨惡自己;當看到神勸勉、安慰的話語時,心裡又倍感神的可親可愛……我這個被撒但敗壞得狂妄至極從未服過人的人,今天被全能神的話徹底征服了,從此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什麼報仇、上訪、死的想法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天天活在神的話語中享受無比。感謝全能神賜給我新的生命!

2012年12月,我看到中央電視台新聞報道誣衊、褻瀆全能神教會是邪教,網站、報紙也都在定罪、詆毀全能神,我新仇舊恨湧上心頭,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不由得咒罵這群罪惡滔天的惡魔,大紅龍殘害人民、愚弄人民還不夠嗎?人在它的權下受盡欺壓、剝削,只能委曲求全、苟且偷生,活得沒有一點盼望,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真神,看見了曙光,這個老惡魔又要與神作對,散佈謠言來攔阻福音工作擴展,妄想把人民永遠地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權下,讓人永遠見不到光,這個老惡魔太可惡了!但它無論怎麼攪擾都不會攔阻神工作的擴展,只能給它自己增加更重的懲罰與報應!全能神說:「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

親愛的弟兄姊妹與那些正在尋求真道的好人們,我真心地奉勸你們,不要聽信大紅龍的謠言鬼話了,我的前半生遭遇了太多不公的事,我一直在魔鬼窩裡尋找公平公義,還幻想著有人能為我們伸張正義,現在我真恨自己的愚昧瞎眼。如今,我更深深地體會到如果不是全能神拯救我,我這一生將在糊塗、冤屈中死去,是全能神讓我看清了黑暗,進入了光明。我也希望你們別再受大紅龍鬼話的欺騙了,也千萬不要再像我一樣與它爭鬥,那樣的人生沒有意義、價值,反而太痛苦。今天,只有全能神的話能讓我們分辨善與惡、正義與邪惡、偉大與卑鄙,能解決我們人生中最難熬、最痛苦的問題,來到神面前前途光明無限,如果拒絕接受神的拯救,那等待我們的將是漫無邊際的憂傷和殘害。正如全能神說:「最後的工作我不但是為了懲罰人,也是為了安排人的歸宿,更是為了得到所有人對我所作所為的認可。我要讓每一個人都看見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對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發表,並不是人的作為,更不是大自然締造了人類,而是『我』滋養著萬物中間的每一個生靈。失去我的存在,人類只有滅亡,只有災害的侵擾,不會有人再看見美好的日月,不會有人再看見綠色的世界,人類面臨的只是陰冷的黑夜與不可抗拒的死陰的幽谷。我是人類唯一的救贖,是人類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類生存的寄託。失去了我,人類會馬上停滯不前,失去了我,人類只有遭受滅頂之災與各種幽魂的踐踏,儘管人都不在乎我。」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再遲疑,全能神正等待著你的歸來,真心希望你能和我一樣在神話中得以重生,阿們!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