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17 我要傳福音

——一名記者北上傳福音的經歷

貴州省 李洋

我是一名記者,接受全能神近八年了,但我一直把自己「隱藏」著,圈內除了給兩個朋友談過,其他的我還沒去「動」過。誰都知道我們國家對基督教這塊兒十分敏感,尤其是幹我們這行的。

2012年12月至今,我聽見和看見了許許多多弟兄姊妹不斷被警察抓捕的殘酷事實:他們就是因著信神,有的在聚會時被抓,有的在傳福音時被抓,有的手機被跟蹤定位,在公交車上被抓。被抓進去後,許多弟兄姊妹遭受了令人難以置信的酷刑和羞辱。更甚的是,報紙、電視、網絡等也跑出來站腳助威,大肆地毀謗攻擊、栽贓陷害、胡亂造謠、大潑髒水,一時間非得要將這班人斬盡殺絕、一網打盡。看到、聽到這一切我非常氣憤!明明是今天在這個「無神論」統治的國家信神的人受到百般逼迫、羞辱,沒有信仰自由,卻被當局政府如此栽贓,真是黑白顛倒了,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要傳福音,就從新聞媒體的同仁開始!以往我還怕一旦傳福音失敗把我自己暴露,因此失去工作,現在我看到它們如此褻瀆、羞辱神的名,對我的弟兄姊妹如此凶殘,我不能再做懦夫了,我不管同仁怎樣看,我要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職責,把我所知道、所看到的這一切真相告訴他們!

2013年1月15日下午,我到了北京。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給我一個多年的朋友傳福音,她是中央一家大報社的記者。朋友接到了我。在去酒店的路上,我們聊了些近況,我感覺到她有一種掩飾不住的倦怠。問其原因,她解嘲地說:「我現在真的叫越活越麻木了,一般來講,死幾十人的新聞事件簡直引不起我的任何反應了……現在我很長一段時間下班後幾乎不同人來往,應酬幾乎全部推掉,我覺得始終是隔著厚厚一層玻璃在看身邊的人和事,我和他們是隔開的,我好像不屬這個世界,我總是覺得很累,也很困惑,前不久去搞了一次心理測試,我的心理年齡已是65歲,都成老太太了。」其實她還不到四十呢。她稱讚我說:「你的狀態不錯啊,以前總是一副雙眉緊鎖的愁苦樣,現在看起來生機盎然、春風滿面的。」我暗想:那當然,我信神了!吃晚餐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就聊到年初在圈內發生的「南方週末獻詞事件」和「炎黃春秋事件」:在中國,有近三十年歷史的《南方週末》以敢揭露事實真相、說真話而著稱,深受讀者歡迎;而創刊於1991年的《炎黃春秋》是中國改革派的代表性刊物,因敢說真話而受到當局打壓。2013年1月2日,《南方週末》照慣例發新年特刊及元旦獻辭,但內容涉及「憲政」問題(十二大以來的黨章都有規定:「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即黨在法下,這是重要的憲法原則和政治原則,只有做到「黨在法下」才能避免憲法虛置所造成的種種社會弊端,而現實的狀況是黨凌駕於法上了),在已簽版定樣、編輯記者休假,報社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態下,新年特刊被人修改、撤換,內容改成了頌揚中共書記習近平所說的民族復興中國夢。此事爆出,被網友惡評為「強姦」,數十名資深媒體從業者聯署公開信,談到針對新聞業的管理方式是粗暴的,並且這種干涉報刊自由、粗暴的管理方式無論對媒體還是對執政黨的利益、影響都是毀滅性的。這件事發生後,網上的信息很快被封鎖,大眾並不知情。她說道:「對這件事我雖然只是在觀望,但我很欣賞一位自由撰稿人的話,的確如此,這完全是在閹割新聞工作者的人格尊嚴,這才是最大的不『維穩』。據透露,僅去年一年,《南方週末》被改撤的稿件就達一千多篇。此次的事件浮出水面,算是一場反抗新聞審查爭取新聞自由的公民運動吧。對了,你看過一位叫『@X來自未來』的網友揭露的內幕沒有?說的是多年前《南方週末》有位編輯寫了篇《愛國不等於愛朝廷》的文章,後來這個編輯被辭退至今任何一家報社都不敢錄用;還有就是今年《南方週末》30多位記者和編輯的新浪微博都被禁言,就因為提了『憲政』問題;緊接著被視為中國敢言刊物的《炎黃春秋》網站被關閉,因為它的新年獻詞也提到要執行憲法、落實憲法,也涉及到了『憲政』。你說,當局的執政者怎麼離憲法越來越遠,離人民越來越遠,總想凌駕於法之上,想指揮一切,控制一切呢?新聞媒體作為政府喉舌,其實也就是個可憐的傀儡,毫無自由可言,任你有識之士再力爭,誰又能扭轉乾坤!這些年我們都看到圈內類似的事實在太多,南方週末等為數極少的幾家媒體算是能做些實事的,但是又能怎樣?總是高聲呼喊,但問題總是一拖再拖。原人民日報總編輯兼社長胡繼偉晚年最經典的言論是:『人民日報只有年、月、日是真的。』這是一句大實話。胡繼偉就是因提倡『新聞自由、做真實報道』被撤職、罷免其人大常委委員的,政府還將發表過胡繼偉文章的編輯、負責人撤職甚至迫害!就因為他說實話,共產黨對他恨之入骨!一個為共產黨幹了一輩子的老革命連一句真話都不讓講,最後還落得如此悲慘的下場!真是悲哀呀!還有這幾年跟老百姓息息相關的『高房價』問題,幕後黑手又是誰呢?有個開發商告訴我,各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除了稅收就是土地交易。在土地競標時,政府為抬高地價,都會找內部人員當託,逼得他們花高價買地,而修一幢房子,除了買地,還要辦各種繁雜的手續,蓋100多個章,每蓋一個章就意味著他們要買通一個政府職能部門,所以,真正抬高房價的始作俑者不是開發商,而是政府。而這兩三年政府提出的『限購政策』,真正被限制的還是那些無權無勢的老百姓,雖然挖出幾個『房妹』、『房叔』,但明白人都知道,這僅僅是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唉……」從她的談話中,我看到了她的良知。

後來我們又聊到折騰至今的醫患問題、腐敗問題、政府負債的問題,其實政府負債的隱患應該是最大的,其波及面和影響力都是相當大的。僅舉重大工程一例,一旦資金斷鏈造成重大工程的停工,開發商拿不到錢,小承包商拿不到錢,很容易引發混亂。誰都想扼住金融的七寸,但現在看來,這不是人所想像的那麼容易、那麼簡單。她說:「我還巴望進入無政府狀態中哩,現在應該這麼搞,讓所有的人都把財產交出來,不存在誰錢多誰錢少的問題,勞動了就給飯吃,不勞動就不給。」「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人的私心不解決,爭鬥就永遠存在。這一切的根源在哪你知道嗎?」她聽後嘆了一口氣,無語。到了這個時候,我將話題轉到了信神這方面。她說:「其實我不排斥信仰,我也相信應該有神,我有個姑就是信基督教的,我說不出為什麼,就喜歡聽我姑說話,我一直都和她很親近,姑從前曾給我說過,讓我找對象的話,最好找個信神的才幸福,結果我丈夫不是信神的。其實,我對信仰這方面是認同的。」我很高興,就讓她讀了一段神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告訴她她所看到的是神話,神已經道成肉身來到地上,親自發表話語,揭示人間的一切,讓我們真正分辨善與惡、黑與白。神的話不同於世間的任何文字。我一邊交通,她一邊點頭,但她什麼話也沒說,我只是看見她盯著神話發呆。我心裡倒是開始打鼓:「謎底」揭開了,她該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了吧!她仍然什麼也沒說,因時間不早了,她把我送回酒店就走了。

1月16日上午9點,她來了,很委婉地談到幾例影響「維穩」的事件,其中就有「全能神教會」。聽她說到「全能神教會」這幾個字時,我的心跳加快,是避開問題,還是面對?我在心裡暗暗地向神禱告以後,有一股正氣升出來,於是我單刀直入地對她說:「你沒想到吧,我就是信全能神的!以前我一直都沒給你透露過什麼,這次我到北京的主要目的,就是特意來給你傳福音的!」她怔了一下,然後說:「全能神教已經涉及維穩,被當局定為邪教呀。」我說:「你我都是做新聞的,都知道今天媒體是在為誰服務,況且我們都擅長做假新聞、搞不實報道,你真相信報紙上、網上的東西嗎?那咱們先探討一下什麼叫『維穩』吧,關鍵是我們要弄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穩定?到底是人民的穩定還是政府的穩定。共產黨所要達到的是政權的穩定,是它對人民永久統治的穩定,因為當局政府強佔、搜刮民脂民膏,搞獨裁統治,總是激起人民的反抗,所以才導致社會的不穩定,這是根源所在。其實,只有人民的穩定才是真正的穩定,人民安居樂業,有真正的信仰,有正常的生活,有尊嚴地活著,那才會有真正的社會穩定。如果沒有順應民心的穩定基礎,任憑執政黨怎樣維護也無濟於事。就說傳媒業吧,如果從業人員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人權,任憑你外表怎麼強制、怎樣鎮壓,會穩定嗎?就如昨天你談到的《南方週末》、《炎黃春秋》,為什麼那些媒體同仁聯署公開信抗議?難道他們是刁民嗎?是故意擾亂社會秩序嗎?這些『不穩定』因素都是政府粗暴干涉新聞媒體的言論自由引發的呀!我們看問題要看根源和實質才能有分辨,不能人云亦云!同樣,整個社會的穩定也要取決於人民對這個執政黨統治的認同感,一個國家的穩定興旺、人民的幸福取決於這個國家有無信仰自由,取決於人民能否真實信神、敬拜神,這是最根本的,人的心中若沒有神掌權,人是無法無天的,那這個社會永遠不會穩定。這不僅僅是財務自由、吃飽穿暖的問題,神就說了:『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只有人都來敬拜神,才會有真正的穩定!」

接著我又說:「你昨天也讀了神話,要知道『全能神』的名字是根據全能神揭示的奧祕產生的,完全應驗了聖經啟示錄上的話:『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我們吃喝的是神話、交通的是神話、順服的是神,不是任何人。只有神才是創造萬有、主宰萬有的。我們都知道要定性的話,需要有依據,首先要明白什麼叫『正』,什麼是『邪』。在世界上、在人類社會中,凡屬正面事物都是合天意、合民意的,這就是正面事物。信神既合天意又合民意,合民意就是一說信神多數人都贊成,都會說信神的人正派,是好人,所以說信神、順服神是正面事物,既合天意也合民意。『邪』就是不合天意、違背天意、違背民意的,就是說那些從人的良心理智上不贊成、要定罪的作法就是邪的,凡是人從良心理智上贊成、承認、公認的就是正面事物。正面事物都是來自於神的,反面事物完全是撒但邪惡勢力所為。那我們可以衡量一下:現在信神的人都在追求做好人、做誠實人,神要求人把裡面的恨變成愛,把索取變成奉獻,把狂妄變成謙卑,想必你也看到了現在國家政府這麼迫害信全能神的人,但這些人仍是在冒著被抓捕、被毒打,甚至遭酷刑的危險在給人傳福音,這些弟兄姊妹沒有什麼目的和企圖,就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蒙拯救,你說這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我們再看看當局的執政黨,從上到下的幹部貪污腐敗、淫亂成性、爾虞我詐、爭鬥廝殺,魚肉百姓、坑矇拐騙……他們算是『正』嗎?其實,所謂『正』『邪』都是你我良心上能有印證的,判斷好壞你我還是能分辨的!更何況給全能神教會定性的政黨本身就是無神論者,它根本就不承認神的存在,更不認識神,它是抵擋神的,它有何資格評論信神的事呢,有何資格給我們定性呢?」

朋友毫不示弱,追問道:「做任何事情,肯定有其目的,既然給你們那樣定性,說明你們是有政治目的的,報紙、網上有關你們的輿論很多啊。」我反問她:「說到目的,我們的目的就是給人性好、相信有神、喜愛真理的人傳福音,讓人來到神面前得到拯救。如果我們知道了真道卻不給人傳,我們的良心也不平安,這樣對人也不公平,所以,傳福音見證神讓人知道真道、知道末世蒙拯救的路,這就是我們的本分和職責。神的話裡根本沒有讓神選民起來推翻共產黨、揭露共產黨的話,神發表的全是真理,全是揭露人類敗壞實質的話,弟兄姊妹過教會生活只是交通真理認識自己,為的是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蒙神拯救。我們教會從來不搞任何政治活動,也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因為搞政治得不著真理,更不能得到神的祝福,在官場裡混的人都是越來越敗壞、邪惡,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現在很多弟兄姊妹,不管是政界的還是商界的,他們經歷了神的作工之後都已厭憎這種爾虞我詐、魚龍混雜的環境,他們中很多都放棄了高官厚祿,有的辭職,有的為了提早退休甚至甘願將幹部改為工人。因為我們看得清楚只有信神才能使人越變越好,使人越來越有人性和良心理智,所以我們從不參與政治,更沒有政治訴求。你也知道,現在共產黨造的假新聞使全國都起來攻擊、逼迫信全能神的人,我們做什麼了?弟兄姊妹僅僅是在大街上傳福音,就被公開抓捕!被抓進去的人,很多遭到了酷刑的殘害:有個弟兄被警察扯開衣領,在這酷寒之天,身上被強行灌進一大瓶刺骨的冰水凍他,鼻梁還被打斷;有個弟兄天天都要受『叩、立、坐』的折磨,『叩』就是雙手抱頭,雙腳並攏,埋著頭,身子彎曲成九十度,時間三個小時,還必須去『粘寶』,就是讓他戴個手套,去拿燒紅的鐵棒,他不敢去拿手往後縮,警察就用另一根燒紅的鐵棒捅他的手背;有個姊妹脖子上被掛上重物,腿半蹲著,腿一動就遭踢,她的嘴被電棍戳紫、全破了,臉上也全紫了,被摧殘得神智不清;還有兩個姊妹被強行脫光衣服,在幾百名囚犯(包括男犯)面前『示眾』;甚至連九歲的小孩他們都不放過;有些人放回家還被公安監控……導致我們不少的弟兄姊妹至今有家難歸,我們做錯了什麼?我們給人傳福音都是讓人去做好人、做誠實人,我們信了神以後,都在逐漸變好、對生活更加積極,能分辨一些善惡後,知道什麼是神所厭憎的,就不再去做。這不是讓社會更穩定的好事嗎?我們只是想讓更多的人能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這是改變社會黑暗、邪惡唯一有效的辦法,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再進一步講,如果在中國的大街小巷中到處能見到信全能神的人在傳福音,這反而體現了執政黨的民主與開明,還會提高共產黨的國際聲譽呢!」我一口氣說了很多。我看到朋友的目光在變溫柔,我在心裡由衷地感謝著神。

後來她說:「有信仰是好事,對許多事才不會那麼計較。我想起小時候在老家搗鼓螞蟻窩的事,我拿一根小棒,把螞蟻窩挑爛,裡面的螞蟻惶惶一大堆湧出,然後就要搬家。下雨的時候,牠們也忙著搬家。其實在我們看來,牠們一生就在一個小小的範圍內忙來忙去,找吃、搬家,我們同這個螞蟻有什麼區別呢?特別是一些要退休的老領導,別墅、車子什麼都有了,卻還在想法撈錢,何苦呢?」「是啊,就像你談到的螞蟻一樣,人今天如果不去認識神的話,永遠不明白人為什麼勞苦、貪婪,還覺得是天經地義,而且永遠也不明白,怎樣生活才更有意義。你知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句話,其實天即神也,人都只是受造之物,只有神才有權柄,只有神才能決定一切!你知道我們中國為什麼又叫『神州』嗎?中國最早的古經《尚書》、《詩經》裡其實就記載著:中國人來自上帝!中國傳說中的盤古和女媧,其實就是亞當和夏娃,這些都說明我們中國人起初是信仰上帝的。信仰很多,但只有造人、造世界的那一位,才是獨一真神。」聽完,她說到:「我覺得有點奇怪,昨天晚上你叫我讀神話時,我突然看到書上出現這樣一幅畫面:我被淹在水裡,整個頭部只露出鼻子以上的地方,一望無際的水面上,只看見一個十字架很醒目地立在水面上。你說的『拯救』兩個字打動了我。」接著她用一種無助,但又充滿渴望的眼神望著我,緩緩地說:「其實,我一直也想有個信仰,沒有信仰,我剩下的人生不知該有多蒼白、多無聊,我不知道該怎樣去走剩下的那些日子。我常常在說辦公室那些小青年掛著QQ、刷著微博、逛著淘寶,幹著八十歲的人幹的事,時間的成本如此高昂,他們卻不知珍惜,但說實話,怎麼珍惜?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有兩個朋友能同我真正探討一些精神層面的東西,一個是你,另一個是男性,他也想尋求心靈的真正依靠,去年有一次打電話,他說我如果不開心的話,就到西藏林芝的波蜜走一趟,說那裡正在造挪亞方舟,他自己已徒步去了……奧巴馬作為一個元首,能向神禱告,西方社會治理能趨於規範,是因為民眾的信仰。你此行讓我認識到信仰是很正確的,只有信神才能讓人做正確的事。」「那你願意接受全能神嗎?」她很認真地回答:「我願意。」那一刻,我的雙眼濕潤了……我給她留下了《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神是人生命的源頭》這兩篇神話,教她怎樣禱告……

下午,我乘機返家。當飛機衝上雲端的那一刻,我無法形容自己內心的那種釋然和愉悅,我的心裡有一股激流在湧動,我要傳福音,我要把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這是我的責任!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