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10 空降特種兵的自述

蒙恩

我是中國赫赫有名的空降特種部隊的一名軍人,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無神論」「進化論」「愛國主義」「三個代表」等思想教育,每當聽到國家宣傳報道的董存瑞、雷鋒、焦裕祿等一大批所謂優秀共產黨員捨生忘死、愛國奉獻的英雄事蹟,我的心靈都被深深地感染著,覺得我們的黨是多麼的偉大崇高,正如歌裡唱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共產黨辛勞為民族,共產黨它一心救中國,它指給了人民解放的道路,它領導中國走向光明……」心中對黨充滿了無限的熱愛和敬意,所以我從小就立志將來要像那些黨員、英雄們一樣為祖國和人民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終於有一天,我也成為一名共產黨員,並且加入了空降兵部隊這個光榮的團體,那時我是多麼的自豪和興奮,兒時的夢想終於實現了!然而當我懷著滿腔的報國激情在部隊工作幾年之後,才發現我徹底錯了,我簡直太傻了!因為我所看到的共產黨根本不像外面宣傳的那樣偉大高尚,相反它是那樣的醜陋邪惡令人噁心,使我對它從無限敬仰逐漸感到失望以至到徹底絕望,最終對它深惡痛絕。這個巨大的反差曾使我迷茫彷徨了很長時間,因為我難以置信我曾那麼深愛並引以為豪的黨竟是如此齷齪卑鄙,我的心中總有一種難以訴說的憤懣和壓抑感,壓得我簡直喘不過氣來。感謝全能神在我最迷茫無助的時候揀選了我,藉著吃喝神話,我終於從迷霧中走了出來,真正看清了大紅龍的反動實質。下面將我在部隊的所見所聞交通給大家。

一、大紅龍並不是真正的無神論,而是明知有神卻故意否認神、抵擋神。

老百姓見共產黨總是宣傳無神論,就認為共產黨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因此也都隨著大紅龍高喊:「世上沒有神。」其實大錯特錯,越是大紅龍的高官越知道有神,只不過他們都不敬拜真神而是拜那些邪靈偶像。我們部隊每年四五月份都要進行大規模的跳傘,部隊領導怕出現傷亡事故影響自己的前程,就求助於燒香拜佛。臨跳傘的前兩天,上級就組織各單位的領導在深更半夜帶著香、鞭炮、紙錢等東西到著陸場去燒紙燒香(當然這些事都是偷偷摸摸進行的,只有幹部們知道)。前幾年因為單位上總死人,部隊領導請來一個道士畫了一道符掛在禮堂大廳的牆上,為掩人耳目又在道符的外面掛了塊大鐘錶。在部隊裡,那些黨員、幹部職位越高越迷信,我所在單位有好幾個領導都對風水很有研究,就連部隊大門的位置、大院裡栽樹的位置都是按照風水學的那套說法安置的。正如神話揭示的:「總是教導人無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遍地上空散發著一股燒紙、燒香的令人噁心的味道,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似乎是毒蛇翻滾時蕩起的臭泥之氣,叫人不禁吐瀉出來。而且隱約聽見惡鬼的『唸經』之聲,聲音似乎從遙遠的地獄裡傳來,叫人不禁打起冷顫來。地上擺滿了偶像,五顏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卻獰笑不止,似乎陰謀已得逞,人卻什麼都不知,也不曉得魔鬼已將人敗壞得昏迷不醒,垂頭喪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既然大紅龍的高官都知道有神,那為什麼非要對外宣稱「無神論」呢?這不是自欺欺人嗎?神話給出了答案:「魔王將人心中的神無情地趕了出去,自己卻洋洋自得地佔據了人的心靈……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牠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著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也不覺羞恥,從來不覺著有羞恥之感,而且還恬不知恥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卻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牠當作『神』來敬拜……背後又讓人將自己倒掛在牆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著『沒有神』的同時自己卻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卻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藉著神話的揭示我才明白了,大紅龍明知有神卻故意宣稱「無神論」的根本原因是想取代人心目中神的地位,從而讓人把它們當神敬拜,以達到其控制人、奴役人的邪惡目的。看看電視上、書刊上、電影、電視劇中都是歌頌那些「偉人」們如何「英明神武」的。現實中,在學校裡、部隊裡甚至大街小巷到處懸掛著偉人的肖像,有個城市老百姓家家戶戶都掛毛澤東像,每月初一、十五都按時給它上供燒香,可見這大紅龍魔王已在人們心目中成「神」了。不僅如此,大紅龍的各級官員都紛紛效仿,竭力佔據人的心靈,它們不敢明目張膽地宣稱自己是神,而是採取隱祕的間接性的作法。一方面它們竭力高舉見證自己,另一方面竭力讓人把它們的話當神話一樣順服。在部隊裡,不管什麼樣的文件或是誰講話,第一句都是「在××的正確領導下」或「××指示我們」,這都成了我們講話的口頭禪了,都把領導的話(不管對錯)當成聖旨,成了我們行事為人幹工作的最高準則,就像當年人人張口閉口背毛主席語錄一樣,否則就是大不敬。上級領導講什麼話,我們必須記在本上或背在心裡,很多時候半夜三更就把我們折騰起來,就為傳達領導的幾句話,搞得大家怨聲載道但又敢怒不敢言。如果上級檢查到誰沒記住領導的話,就被視為犯了大罪而嚴肅處理。等等這一切使我看清了大紅龍的確就是撒但邪靈的化身,都是極力迷惑人讓人把它當神敬拜。

二、大紅龍根本不具備愛人民、為人民服務的實質,相反則是唯利是圖、損人利己、卑鄙惡毒,為了它們個人的利益不惜殘害人、吞吃人。

以前我被大紅龍迷惑得神魂顛倒,就是因為其宣傳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人民利益高於一切」「愛民如子」等等這些冠冕堂皇的鬼話把我給蒙蔽了,讓我誤認為黨是多麼的無私偉大,是我們的大救星,能帶領人民過上幸福的生活,但幾年的部隊生活使我看清了大紅龍統治人根本不是為了老百姓的幸福,而是奴役人民讓人為其賣命,甚至為了它們個人的目的不惜殘害人。國家組織國慶大閱兵,大閱兵對各部隊領導們來說是一件大事,因為這直接關係到它們的升遷。我們部隊當然也不例外,先是號召官兵們踴躍報名,說是為了我軍的榮譽,為展現國威、軍威等冠冕堂皇的話,其實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贏得軍委的表揚得著個人升官的機會。但普通官兵們根本識不破這一詭計,而是被它們煽動得熱血沸騰,認為是多麼崇高的事。緊接著就是為期幾個月的強化訓練,到了那裡才知遭受的都是非人的待遇。領導們為了出成績每天逼著大家跪著壓腳腕(因為這樣時間長了,走起隊形來好看),直到晚上十一二點才准睡,有些人承受不住,腳腕被生生地壓斷,真是慘不忍睹。由於平時訓練強度太大,很多人承受不住想回去,領導就威脅說誰若回去就得受處分,並且對負責訓練的教官們暗示,只要能出成績怎麼打罵都行,出不了人命就沒事。在長時間的強化訓練下,很多官兵都生病,影響了訓練進度,領導們見狀就規定除非有軍醫開的病號證明才准休息,否則必須訓練,但私下裡卻跟軍醫交代不能給他們開證明。就這樣大紅龍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絲毫不關心官兵們的死活,致使很多官兵落下嚴重的關節炎、風濕病等疾病。這正應驗了大紅龍的一句名言「一將功成萬骨枯」,為了成就一個人的升官,成千上萬的人為其喪命。所以我們的努力根本不是為祖國、為人民,僅是為領導個人效勞。2008年汶川大地震震驚世界,各大媒體都大力報道人民子弟兵如何搶險救人,為了挽救一條生命耗費多少人力、物力、財力等等,把全國人民感動得直流淚,其實那都是做給人看的。在記者鏡頭面前,他們極力賣弄,裝作多麼愛民如子的樣子,因為只要一上鏡頭一報道一出名就有機會得到上級領導的賞識和提拔,所以在電視鏡頭裡的大紅龍頭目們永遠都是那麼兢兢業業、慈眉善目、和藹可親。而私下裡又怎樣呢?我有個戰友是工兵營的,負責開挖土機,他從四川回來後跟我聊天說:「剛去的那幾天是抓緊救援,後來幾天救不過來了,嫌費勁,就直接用鏟車挖,管他下邊的人是死是活,明明聽到下面有求救聲,也裝作沒聽見直接剷下去,挖上來的只剩下半截屍體了,而這些都是領導默許的……」一個神家弟兄參加過抬屍體,他透露當時因為受傷的人太多,大紅龍的官員就暗示醫生們,救不過來就偷偷給傷員打一針安樂死,因為要救一個人太麻煩了,死了就直接掩埋了,省事些……當時聽得我心驚肉跳,原來很多無辜的生命都是被「救星」們奪走的。此時更恨大紅龍,真是喪盡天良,草菅人命,虛偽的面皮下竟是惡魔的嘴臉。大紅龍的頭目們表面上滿嘴仁義道德,背後男盜女娼,外表偽裝成正人君子,背地裡卻都是狼狽為奸。我們單位前幾年有位師政委,每次給幹部們開會搞教育都講得天花亂墜,什麼「我們黨員幹部要講黨性、重人品」,「作為領導要廉潔奉公,要做表率」等等,不明真相的人一聽都會覺得這可真是個好領導,可實際情況呢?屬他最貪,每到過年過節或幹部調職時正是他發財的時機,哪一級調整都是明碼標價,排長調副連五千,副連調正連一兩萬,有個副團級幹部調正團花了四五十萬(當然這只是個保守數字,每年隨著工資不同,調職的價格也不同),誰送得多就調誰,否則你幹得再好也沒人搭理你,部隊有句順口溜「不跑不送,原地不動」,我就是因為不送禮,幹了七八年還是「原地不動」。後來這位領導被曝光背地裡還養了個比他小三十幾歲的情婦,一時成了官兵們的笑柄。我們軍隊一位將軍級政委(部隊最高的黨領導),平時教育我們的話可動聽了,什麼要講黨性,什麼要感恩……可他兒子卻私底下倒賣軍火、軍車,後被查處,該政委調動工作去外省任職前,僅一次就從銀行取走兩個億,弄得當地幾家銀行都沒法營業,這些事在部隊裡人人皆知,可他絲毫沒受到制裁,照樣當著高官,享受著厚祿。大家都笑稱「政委老教育咱們要感恩,就是讓我們給他意思意思」。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上面大領導們都這樣,下面小幹部們也都爭相效仿,貪污受賄、賣官買官都是公開的事。戰士考學、入黨、轉士官、幹部提升等等,哪件事都得送,否則就找你麻煩不讓你提升,所以在部隊裡那些善於察言觀色、見風使舵的人最吃得開、升得也快。像我這類老實巴交的人則被看為另類、「重點人」,用領導的話叫「不求進步、思想偏激」,因而備受擠壓、排斥。部隊裡有句名言叫「你今天付出的,以後會加倍償還」,意思就是你現在給人家送禮好像虧了,但你得到一個重要位置後所撈回來的錢遠遠高於你起初付出的。這就是部隊裡那麼多人擠破頭往上送禮的原因,一旦有一點點權力就趕緊往回撈,再卡著別人給他送,然後用貪污的錢再往上送,謀求更大的位置撈更多的錢,就這樣循環往復,一級剝削一級,一級撈一級,最終壓到那些新兵、戰士們身上,因為他們是最底層。除了這些,國家撥給的訓練經費、裝備維護費、伙食費等等都變相地流入個人腰包。另外,領導們最喜歡搞工程建設,一搞建設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向上要錢,然後在搞建設的同時賺一筆。有個老百姓與我聊天時不解地問我:「你們部隊的人真奇怪,挺好的房子說扒就扒,扒了再重蓋,給你們修路時,你們領導交代說別讓修得太結實了,管個四五年就行了,這不盡糟蹋國家的錢嗎?說到底還不是糟蹋我們納稅人的錢嗎?」我苦笑了一下無話可說,這個單純善良的農民兄弟怎能了解這裡面的「奧祕」呢?當領導的哪管什麼單位建設、什麼老百姓疾苦,這些在他們眼裡根本就是扯淡,它們只在乎「我在任期間能撈多少,一任差不多四五年,只要我在任期間建的樓不倒、修的路不壞,找不著我什麼毛病就行了,修那麼好我還有錢賺嗎?」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豆腐渣工程的根本原因,只不過誰都不提,「許做不許說」,大家都心知肚明裝糊塗就完事了。電視劇中往往把部隊描繪得多麼純潔,官兵關係多麼平等和諧,如軍歌唱的「戰友戰友親如兄弟」,「官愛兵、兵尊幹,隊列裡都是一二一」,但真實的軍隊是什麼樣呢?官從來不把兵當人看,上級從來不把下級當人看,而是當作奴僕任意使喚、隨意打罵,稍有不服就會整你治你。新兵給老兵洗衣服、洗襪子、洗內褲、端洗腳水,或自己花錢買禮物給老兵,這是很平常的事。有的新兵不服告訴當官的,當官的給出的解釋是「等你們當了老兵也一樣」。當兵的把幹部們都當地主老爺一樣侍候著,有一次,深夜一點多,一個團領導給司機打電話讓他趕緊去買個蒼蠅拍、殺蟲劑,說蒼蠅、蚊子吵得他睡不著覺,司機哪敢馬虎,趕緊穿好衣服開車到街上去買,可店裡都關門了,司機急得不行,買不了回去怎麼交差,最後打電話讓老闆把店門打開,老闆氣沖沖地說:「你神經病!半夜三更買蒼蠅拍?」司機苦笑著趕緊賠不是:「幫幫忙吧,領導吩咐的,沒辦法。」費了好大勁終於把兩樣東西買回去了,只見領導拿著蒼蠅拍衝著一隻蒼蠅一拍死了,拿著殺蟲劑衝著一隻蚊子一噴死了,然後讓司機回去了。官兵們聽到這件事無不氣憤,罵領導真是神經病,這不是瞎折騰人嘛,拿人當狗使喚呀!

面對部隊裡這樣的現狀,很多官兵稍有點正義感的都看不慣,但又能怎樣?只能是忍氣吞聲、任人宰割,大家心中都有一股無名火,平時聚在一起就是發牢騷,所以部隊的人幹工作都是應付糊弄、得過且過,都是為混個工資不得不應付,誰也不願為大紅龍死心塌地地賣命,神話早就揭示過大紅龍已垮台,內部已瓦解,這的確是實情。幾年的部隊生活使我不再相信大紅龍那些「豪言壯語」,無論它說得再好,喊的口號再響都是愚弄人的,因為其所行的與其所說的簡直風牛馬不相及,稍有點頭腦的人都不會單聽大紅龍外表所倡導的,而是根據它所行的來判斷其實質。

三、大紅龍統治人的手段就是謊言加暴力。

江澤民曾洋洋自得地宣稱:「我的為政之道就是抓住兩個『桿子』,一是『筆桿子』,二是『槍桿子』……」說白了就是說謊欺騙人民、暴力鎮壓人民。因為大紅龍所做所行的全是陰暗面,它們自己也知道拿不到光天化日之下,所以只好靠說謊來掩飾,一旦迷惑欺騙不了人時就用暴力鎮壓革你的命。所以筆桿子造就的是愚民,槍桿子造就的是順民。看看當今各大媒體、報刊、史書等等,都得按著統治者的意願瞎編亂造,誰敢報道事實真相?所以人們在媒體中聽到、看到的永遠是歌功頌德、太平盛世,永遠是領導人多麼光輝偉大、勤政愛民,領導人說的永遠是對的,沒有任何一點錯,有錯也得栽贓給別人。像建國以來反左傾、反右傾、十年文化大革命、大躍進、1989年血腥大屠殺等等,害死不計其數的中國人,而這些誰曾提起過?即使提也只是一帶而過,或是用一種很圓滑的語言巧妙帶過,大紅龍是千方百計想掩蓋這累累罪證以維護它們在人們心中那光輝的形象,豈不知越抹越黑。神是公義的,我相信早晚有一天這些罪證都會被公布於眾,大紅龍終會被繩之以法。大紅龍的謊言在於玩弄文字遊戲,這些大紅龍頭目的每一次講話並不是隨口亂講的,都是事前由專人寫好稿子,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精心準備好的,所以它們的講話都是為達到一定的政治目的而歪曲事實、顛倒黑白。我在部隊也曾擔任過文字員,專門負責給領導寫講話稿或報告。領導們明明是狂妄自大打壓官兵,卻被寫成「工作有魄力」;明明是老好人隨風倒,卻被說成「老實忠厚、團結同志」;明明是去送禮,卻說是「跟領導彙報思想」;明明是獨斷專行搞獨裁,卻說是「領導風度」等等。而對於正面事物呢,有人仗義執言,卻被領導斥責為「不講政治」;有人講點真話,就被扣上「思想偏激,發牢騷講怪話」;不給領導送禮,不會巴結領導,就被說成「不求進步」……真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更印證了神話所揭示的魔鬼從起初就是說謊的。以前我對大紅龍宣傳報道的那些英雄如雷鋒、董存瑞等事蹟深信不疑,還把他們當作榜樣去效仿,可自從我們部隊也出了幾個「英雄」之後,我才感嘆自己真是太傻了。我認識一個幹部,平時不務正業,吃喝賭啥事都幹,在部隊屬「重點人」。一次抗洪搶險時,他也跟著去了,別人都忙著扛沙袋累得夠嗆,他卻每天躲在帳篷裡睡大覺。一天,他聽說軍裡領導要來檢查,怕被檢查到,不得已就出去扛沙袋裝個樣子,因為他平時不訓練,身體素質不行,扛著沙袋一不小心摔了一下,弄得全身都是泥水,剛好這一幕被記者拍了下來,照片刊登在報紙上,立刻引起了轟動,說「咱們人民子弟兵多麼辛苦呀」,他因此被宣傳成了抗洪英雄,國家還給頒布了榮譽稱號,得到了軍人最高的榮譽,就這樣一個平時調皮搗蛋、不務正業的人竟搖身一變成了「英雄」。所以,不明真相的人都以為這些英雄多麼英勇,知其底細的人都心知肚明,大紅龍口裡的「英雄人物」是多麼不值錢。部隊每年都要評功評獎,評選先進人物,而所謂的先進人物根本不是下邊的官兵選舉的,而是領導提前定好的。上報的事蹟材料全是胡編亂造的,反正誰也不會去調查事情真假與否。我自己就整理過很多「先進人物」的事蹟材料,就是把他吹得跟真英雄一樣,怎麼感人就怎麼編,編得我自己都覺得荒唐可笑。看見了太多事實真相,我才突然發現自己所在的大紅龍之國完全是一個被謊言充滿的邪惡之國,沒人敢說真話,也沒人相信真話,謊言聽多了都不知誰說的話真、誰說的話假了,互相欺騙還都自認為很高明。那些剛入部隊的新人說點真話,馬上就會有人嘲笑:「冒傻氣,一看就是新來的。」所以那些敢於講真話的人往往都是挨整的對象。一次一個新兵在日記本裡寫了一句:「我很鬱悶,今天班裡修空調,我幫著墊了一百元,不知啥時還給我……」結果被其領導看到了,領導氣沖沖地說:「這怎麼得了,這要被團領導看到了,非罵咱們不可。」非要把這個新兵叫過來修理一頓。我看不下去了,冷冷地說:「寫日記時寫幾句真話怎麼了?在日記裡都不敢寫真話,不把人憋出病來?至於發這麼大火嗎?」那個領導驚訝地望著我:「你怎麼這樣?」從此足見大紅龍已將人奴役到什麼程度了,真是可憐!

在部隊這幾年我看透了很多,對於大紅龍這個邪惡的政黨我提都不願再提,只願全能神能早日毀滅它,使它萬劫不復永不存在,也感謝神及時把我揀選回來,不再受大紅龍的迷惑、踐踏。我來到神家之後,在教會中看到的全是光明、全是愛,這裡沒有謊言,只有真理;沒有爭鬥,只有寬容;沒有仇恨,只有愛。神的家是如此的聖潔、公義、美善,這裡才是人生的樂土,這裡才有真正幸福的人生。所以我也奉勸所有與我一樣在國家政府部門工作的還有點良知的人,別再上大紅龍的當了,實在不值得,趕緊迷途知返,回到全能神的懷抱之中吧,全能神正等著你的歸來,他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