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怎樣實行順服神的話語

(六)怎樣實行順服神的話語

391 神造了人類,把人類放到地上帶領到今天,後來又拯救了人類,作了人類的贖罪祭,到末了他還得征服人類,徹底把人類拯救出來,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從始到終作的就是這個工作,恢復人原有的形象,恢復人原有的模樣。他要建立他的國度,要恢復人原有的模樣,就是指恢復他在地上的權柄,恢復他在所有受造之物中間的權柄。人被撒但敗壞之後就失去了敬畏神的心,失去了受造之物該有的功能,都成了悖逆神的仇敵,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都受撒但的擺布,因而神在受造之物中間就没法作工,更不能獲得受造之物的敬畏。人是神造的,本是應該敬拜神的,而人却與神背道而馳去敬拜撒但,撒但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這樣,神在人心中就失去了地位,也就是失去了造人的意義,所以他要恢復他造人的意義就得恢復人原有的模樣,脱去人的敗壞性情。將人從撒但手中奪回來務必得將人從罪中拯救出來,這樣才能逐步恢復人原有的模樣,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到最終才能恢復神的國度。最終將那些悖逆之子徹底毁滅也是為了人能更好地敬拜神,更好地在地上生存。神既造人類就讓人去敬拜他,既要恢復人原有的功能就恢復得徹底,而且没有一點摻雜。他恢復他的權柄就是讓人去敬拜他,讓人都順服他,讓人都因他而活着,讓他的仇敵都因他的權柄而被毁滅,讓他的一切都在人中間存留而且没有人抵擋。他要建的國度是他自己的國度,他要的人類是敬拜他的人類,是完全順服他的人類,是有他榮耀的人類。若不將敗壞的人類拯救出來,他造人的意義就化為烏有,他在人中間就不會再有權柄,而且在地上也不會再有他的國度,若不將那些悖逆他的仇敵都毁滅他就不能得着完全的榮耀,也不會在地上建立他的國度。將那些人類的悖逆者都徹底毁滅,將那些被作成的都帶入安息之中,這就是他工作完成的標志,是他大功告成的標志。人類都恢復了起初的模樣,都能各盡其職、守其本位,順服神的一切安排,這樣,神在地上就得着了一班敬拜他的人,他在地上也建立了敬拜他的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392 你既信神就得順服神,若做不到這一點那就無所謂信與不信了。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説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麽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説話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擋神的人,這是神的仇敵,是敵基督。對神新的作工總是抱着敵對的態度,從來没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從來没有甘心的順服與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從來不會順服任何一個人,在神面前他自以為是最會講「道」的人,是最會作别人工作的人。對自己原有的「寶貝」從來不捨弃,而是作為傳家寶來供拜,來給别人講,以此來教訓那些崇拜他的糊塗蟲。這樣的人在教會中的確有一部分,可以説,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們把講「道」(理)作為自己的最高職責,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們都在厲行着他們神聖不可侵犯的職責,没有人敢碰他們,也没有一個人敢公開指責他們,他們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個時代之中。這幫惡魔企圖聯起手來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讓這樣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順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終,更何况這幫根本没有一點順服之心的惡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輕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達到最終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圖破壞神工作的天使長的後代呢?它們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嗎?我來作征服工作的目的不單是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為了顯明義與不義而征服,是為了掌握懲罰人的證據而征服,是為了定罪惡人而征服,更是為了成全存心順服的人而征服。到最終將所有人都各從其類,被成全的人的心思意念都是滿了順服的,這是最終作成的工作,而那些滿了悖逆行徑的人都被懲罰落入焚燒之火中,成為永遠被咒詛的對象,那時這些歷代「高大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的人就成了最低賤、最被冷落的「懦弱無能的狗熊世家」。只有這樣才能顯明神所有的公義,顯明神不容人觸犯的性情,也只有這樣才解我心頭之恨,你們説這樣作不是太合理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393 神在每個時代作工都不一樣,如果這一段作工你順服得好,下一段作工順服得不好,或者説不能順服,那神就離弃你;神走這個台階你跟上了,走下一個台階你還得跟上,這才是順服聖靈的人。你信神就得做到始終如一地順服,不是高興了就順服,不高興了就不順服,這樣的順服神不稱許。如果我交通新的作工你跟不上來,還持守以前那個説法,那你生命能有長進嗎?神作工是藉着説話供應你,你順服而且也接受了,聖靈必作工在你身上。我怎麽説話聖靈就怎麽作,你們按着我説的去做,聖靈馬上就作工在你身上。我釋放新亮光讓你們看見,把你們都帶入現時的亮光裏,你進入現時亮光裏,聖靈馬上就作工在你身上。有的人不服氣,説:「我就不按你那個去實行。」那我説你現在就没路了,枯乾了,没生命了。所以説,經歷性情變化,跟上現時的亮光最關鍵。聖靈不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會中作工,説不定在誰身上作,這一段時間在你身上作,你經歷了,下一段時間在他身上作,你趕緊跟隨,越跟隨現時的亮光生命越能長大。不管什麽樣的人,只要是聖靈作的你都跟隨,從你的經歷中去實際體驗他的經歷,你又得着更高的東西,這樣實行長進更快,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長進的一個途徑。被成全的路就是藉着你順服聖靈的作工達到的,你不知神要藉着什麽樣的人來成全你,也不知藉着什麽人、事、物來讓你得着,讓你有看見。如果你能走上這個正軌,説明你被神成全大有希望,你如果走不上這個路,説明你前途黑暗,暗淡無光。你走上這個正軌了,凡事都能得着啓示,不管聖靈啓示别人什麽,你按着他的認識去經歷就成為你的生命了,你就能因着這個經歷去供應别人。靠學話供應人是没有經歷的人,得學會在别人的光照開啓下找實行的路,再談自己的實際親身經歷與認識,這樣對自己的生命更有幫助。你就這樣經歷,順服一切出于神的,在凡事上你都會尋求神的心意,在凡事上你都會學習功課,使你的生命長大,這樣實行長進最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394 順服神的作工得有實際,有活出,不是在外表順服就可蒙神稱許的,也不是只順服神話的外表却不追求性情變化就能達到合神的心意。順服神與順服神的作工本是一個意思,若只順服神却不順服神作工的人就不能稱為順服的人,若不是真心順服而是外表阿諛奉承的人更不能稱為順服的人。真心順服的人都能在作工中有所得着,而且能達到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的作工,這才是真心順服神的人。這樣的人都能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認識,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變化,這樣的人才是蒙稱許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才是性情有變化的人。蒙神稱許的人是甘心順服神的人,也是甘心順服神説話作工的人,這樣的人才是對的人,才是真心要神的人,才是真心尋求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395 在神道成肉身期間,他要求人的順服不是像人想象的不論斷、不抵擋,而是要求人能將他的話作為人的生活原則,作為人的生存根基,絶對地實行出他話的實質,絶對地滿足他的心意。要求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一方面指實行他的話,一方面指能順服他的正常與實際,而且都是絶對的。達到這兩方面的人都是有真實愛神之心的人,都是被神得着的人,都是愛神如愛自己生命的人。……

道成肉身的神今天要得着的一班人就是能合他心意的人,人只管順服他的作工,不要總惦記天上的神的意思,不要總活在渺茫之中,不要總是與道成肉身的神過不去。能順服他的人就是絶對聽他話、順從他安排的人,儘管這些人根本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如何,也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對人類正在作什麽工作,而是將心都獻在了在地上的神面前,將全人擺在了神的面前,從不考慮個人安危,從不「計較」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與實際。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就能被道成肉身的神成全,若是信仰天上的神的人將一無所獲,因為賜給人應許、賜給人祝福的不是天上的神而是地上的神。人不要總把天上的神尊為大,把地上的神看為一個普通的人,這是不公平的。天上的神是很高大,也很奇妙,有驚人的智慧,但其根本不存在;地上的神是很普通、渺小,而且也很正常,没有超人的思維與驚天動地的作為,只是很正常又很實際地作工説話而已,并不打雷發聲,也不呼風唤雨,但他的的確確就是天上的神的化身,的的確確就是活在人中間的神。人不要將自己能領受的、合乎自己想象的當作神尊為大,而將自己難以接受的、根本想象不到的看為卑,這都是人的悖逆,都是人抵擋神的根源。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396 順服神關鍵一點就是能領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够接受實行,這才是真實的順服。人若没有渴慕神這樣的心志,就不能達到存心順服神,只能是因滿足現狀而抵擋神。人不能順服神是因着人被原有的東西占有,這些東西在人裏面形成了種種觀念與人對神的種種想象,這些都成了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所以説人信的是人自己的觀念,是人自己的想象標準。你按着你心中想象的神來衡量今天實際作工的神,那麽你的信是來自于撒但的,這是帶着個人喜好來信神,神不要這樣的信。凡是這樣信神的人,不管資格有多高、花費有多大,即使是花費畢生的精力為神作工,以至于殉道,但神對這樣信神的人不稱許,只是給人一點恩典讓人暫時享受。這樣的人談不到實行真理,聖靈在這樣的人身上不作工,神要把這樣的人一個一個地淘汰。不管是年老的、年輕的,凡是信神不順服神的,存心不正的,都屬于抵擋打岔的人,這樣的人無疑都是被淘汰的對象。對神没有一點順服的成分,只是承認神的名,稍覺神的可親、可愛,但跟不上聖靈的步伐,不能順服聖靈現時的作工説話,這樣的人就屬于活在神的恩典之中的人,不能被神得着,不能被神成全。神成全人是藉着人的順服、藉着人吃喝享受神的話語、藉着人在生活中的苦難熬煉而達到的,只有這樣信神人的性情才能變化,才能對神有真實的認識。不滿足于活在神的恩典之中,而是主動地渴慕、尋求真理,追求被神得着,這叫有意識的順服神,神要的就是這樣的信神。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被成全,不能得變化,只能有外表的順服,外表的敬虔,外表的愛心、忍耐;只享受神的恩典不能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即使對神有認識也是膚淺的,或者説神愛人,或者説神憐憫人,這些并不代表人的生命,不代表人有真實的認識。當神的話語熬煉人的時候,或是神的試煉臨到人的時候,人順服不下來,而且産生疑惑,以至于跌倒,在這樣的人裏面根本没有順服神的成分。在他裏面只有許多信神的條條框框,以至于信神多年所總結的老經驗,或者是以聖經為原則的各種規條,就這樣的人能順服神嗎?人的東西都占滿了,還談什麽順服神!都是按着個人的喜好而「順服」,神能要這樣的順服嗎?這是在守規條,而不是順服神,是在滿足自己,是在安慰自己。若你説這是順服神,這不是褻瀆神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397 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于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讓人能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别的目的,那麽,你的所説所做以至于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于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温柔、態度温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説,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説,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外表順服如羊,心裏却存着惡意,這樣的人屬于披着羊皮的狼,是直接觸犯神的人,對這樣的人神一個也不放過,聖靈要一個一個地顯明,讓所有的人都看見,凡是假冒為善的人必定會被聖靈所厭弃,誰也不要着急,對這樣的人神一個一個地處置,一個一個地解决。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398 衡量人能不能順服神,關鍵看人對神有没有奢侈欲望,有没有别樣的存心,如果人對神總有要求,就證明人對神没有順服。無論臨到什麽事,如果你不會從神領受,不會尋求真理,總講自己的理,總覺得自己才是正確的,甚至還能懷疑神,這就麻煩了,這樣的人是最狂妄的人,最悖逆神的人。對神總有要求的人不可能真實順服神,你有要求就證明你是在跟神搞交易,你是在選擇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這就是背叛,没有順服。你對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没有理智,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對他提出要求,也没有資格對他提出要求,無論是無理的還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實的信,信他就是神,那你只有敬拜,只有順服,别無選擇。現在的人不單是有選擇,還能要求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他選擇自己的意思還讓神按着他的意思去作,并不要求自己去按神的意思做,所以説,人裏面没有真正的信,没有實質的信,永遠達不到神的稱許。你什麽時候對神的要求少了,那你真實信的成分就多了,你順服的成分也就多了,而且你的理智也比較正常了。

——摘自《末世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

399 在現實生活中當你面臨問題的時候,你應該怎麽認識與體會神的權柄與神的主宰?當你面臨這些問題不知道該怎麽認識、怎麽處理、怎麽經歷的時候,你應該采取什麽樣的態度能表明你有順服神主宰安排的存心、願望與實際呢?首先你得學會等待,其次你得學會尋求,然後你得學會順服。所謂「等待」就是等待神的時候,等待神為你安排的人事物,等待神的心意逐步向你顯明。所謂「尋求」就是在神擺布的人事物中考察與明白神的良苦用心,明白其中的真理,明白人當做到的與人當守的道,明白神在人身上要達到的果效與神在人身上要得到的成果。所謂「順服」當然是指人能接受神所擺布的人、事、物,接受神的主宰,從中體驗造物主如何主宰人的命運,體驗造物主如何將他的生命供應給人,如何將真理作在人裏面。任何事情在神的安排主宰之下都有一個自然規律,你要是有决心讓神為你安排主宰一切,你就應該學會等待,學會尋求,學會順服,這是每一個願意順服神權柄的人都應該有的態度,也是每一個願意接受神主宰安排的人所該具備的最基本的素養,具備這樣的態度與素養需要你們多下功夫才能進入真正的實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400 挪亞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時候并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麽,不知道神要作成什麽,神只是給他一個囑咐,吩咐他當做的事,而没有太多的解釋,他就照着去做了,他并没有在私下裏揣測神的意思,他對神没有對抗,也没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顆單純、簡單的心去照做,神讓做什麽他就做什麽,順服、聽神的話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對待神的托付就這麽直截了當,就這麽簡單。他的實質——他行為的實質是順服,没有猜疑,没有對抗,更不考慮個人的利益與得失,而且當神説用洪水滅世的時候,他不問時間,也不探底,更不問神到底怎麽毁滅這個世界,他只是按着神吩咐的去做,神讓怎麽造,用什麽造,他都一一按神吩咐的去做,而且神這兒説完他那兒馬上就行動。他是按着滿足神的這樣一個態度照着神的吩咐去做的。他是為了自己躲避灾難嗎?不是。他問過神還有多長時間滅世了嗎?没有。那他問没問神,或者是他是否知道造這方舟要花多長時間嗎?他也不知道。在他那兒就是簡單的順服、聽話、照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401 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滿足神,追求順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罰、審判他能接受,熬煉、患難、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點怨言没有,這些都不能改變他愛神的心,這不是愛神至極嗎?這不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嗎?或是刑罰、審判,或是患難,你都能達到順服至死,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達到的,這才是愛中的純潔的成分。人如果達到這個程度那就是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最能滿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説你能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順服神,不能真正地愛神,這樣你不僅没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還會被神定罪,因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順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實行真理,不注重認識自己,對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認識,而且你對造物主不是順服也不是愛,你是一個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説就這樣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402 為神作響亮的見證,主要還是關乎你對實際的神有没有認識,關乎到你能不能順服在這個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順服至死,你真以這個順服為神作了見證,那就説明你被神得着了。能順服至死,在他面前没有一點怨言,不論斷,不毁謗,没觀念,没有别的存心,這樣神就得着榮耀了。順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順服至死,没有一點觀念,這是真實的見證。神要求人進入的實際,就是要求你能順服他所説的話,能够實行他所説的話,能够俯伏在實際神面前,認識自己的敗壞,而且能够在他面前敞開心,最後藉着他的這些話被他得着。這些話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順服在他的面前,這時神就得着榮耀了,神就以這個來羞辱撒但,就以這個來結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對他的實際没有觀念,也就是在這個試煉中你站立住了,你這個見證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對實際的神有完全的認識,能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你就被神得着了,也就被神成全了。神所作的不符合你的觀念,對你就是個試煉,如果符合你的觀念,就不需要你受苦了,就不需要你受熬煉了,就因着他的作工太實際,不符合你的觀念,需要你放下觀念,所以説對你是一個試煉。因着神的實際,所有的人都處在試煉之中,他作工實際,不超然,實際的説話、實際的發聲你認識透了,没有一點觀念,而且他作工越實際你越能真實愛他,這樣你就被神得着了。神得着的一班人是認識神的人,也就是認識神的實際的人,更是能對神的實際作工順服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絶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403 人類進入安息之中以前,各類人是被懲罰還是得賞賜是根據其是否是尋求真理、是否是認識神、是否是能順服看得見的神。那些雖曾效力却不認識也不順服看得見的神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這些人便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無疑就是被懲罰的對象,并且按着其惡行對其進行懲罰。神是讓人相信的,也是值得人順服的,而那些只相信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就都是不相信神而且也做不到順服神的人,這些人若到征服工作的末了還是不能做到相信看得見的神,而且仍是悖逆、抵擋在肉身中看得見的神,那這些「渺茫派」無疑就是被毁滅的對象了。就如在你們中間的人,凡是口頭承認道成肉身的神却行不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的真理的人,到最終將都是被淘汰毁滅的對象,凡是口頭承認看得見的神而且吃喝看得見的神所發表的真理却追求渺茫看不見的神的人,更是將來毁滅的對象,這些人都不能存留到工作結束以後的安息之中,類似這樣的人不能有一個存留在安息之中的。屬魔鬼之類的人都是不行真理的人,他們的實質都是抵擋、悖逆神的,并没有絲毫意思順服神,這類人都是毁滅的對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與人將一同進入安息之中》

(六)怎樣實行順服神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