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神選民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方面的經典話語

十 神選民必須進入的真理實際方面的經典話語

(八)如何順服神方面的經典話語

196 順服神與順服神的作工本是一個意思,若只順服神卻不順服神作工的人就不能稱為順服的人,若不是真心順服而是外表阿諛奉承的人更不能稱為順服的人。真心順服的人都能在作工中有所得著,而且能達到認識神的性情,認識神的作工,這才是真心順服神的人。這樣的人都能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認識,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變化,這樣的人才是蒙稱許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才是性情有變化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197 人能放下宗教觀念就不用頭腦衡量神現在的說話作工了,而是直接順服,即使神現在的作工明顯地和以往的作工是不同的,但你卻能夠放下以往的觀點,而直接順服今天神的作工。你若能認識到不管以前神怎麼作,但是要以現在神的作工為主要,這樣,你就是一個放下觀念的人,你就是一個順服神的人,就是能夠順服神的話、順服神的作工、跟上神腳蹤的人,這叫真實順服神的人。你對神的作工不分析、不研究,似乎以往的作工神「忘」了,你也「忘」了,現在是現在,以往是以往,以前神作的神現在既然不要了,那你也就不掛念了,這才叫完全順服神的人、完全放下宗教觀念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現時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198 在神道成肉身期間,他要求人的順服不是像人想像的不論斷、不抵擋,而是要求人能將他的話作為人的生活原則,作為人的生存根基,絕對地實行出他話的實質,絕對地滿足他的心意。要求人順服道成肉身的神,一方面指實行他的話,一方面指能順服他的正常與實際,而且都是絕對的。達到這兩方面的人都是有真實愛神之心的人,都是被神得著的人,都是愛神如愛自己生命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絕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
199 現在當緊要做的就是都學會順服對的,順服來自於真理、符合真理的,這樣你就是朝著順服神的方向在走,在實行。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想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
200 衡量人能不能順服神,就看人對神有沒有要求,你有要求你就沒有順服,你有要求那就證明你是在搞交易,你是在選擇自己的意思,是在按自己的意思去做,這就是背叛,沒有順服。你對神有要求本身就是沒有理智,你真信他,你真信他是神,那你就不敢對他提出要求,也沒有資格對他提出要求,無論是無理的還是有理的。如果你有真實的信,信他就是神,你只有敬拜、只有順服,別無選擇。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
201 順服這是第一功課,臨到每一個人的第一功課。你順服不下來,你就沒法去尋求真理,沒法從神領受,沒法安靜在神面前;你沒法安靜在神面前,你就不能禱告神,不能有順服的態度,不能尋求神的心意;你不能尋求神的心意,你就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神為什麼要擺設這樣的環境、這樣的人事物給你。你不明白,你就稀裡糊塗的;你稀裡糊塗的,你勝不過去,你就容易消極,容易受捆綁,受轄制,原地打轉,走不出來。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
202 若你不能接受從神來的新亮光,對神今天所作的看不透,也不尋求,或疑惑,或論斷,或研究分析,這都不是存心順服的人。當現時的亮光出來,但你仍寶貝昨天的亮光而抵擋新的作工,這樣的人純粹是謬種,屬於故意抵擋神的人。順服神關鍵一點就是能領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夠接受實行,這才叫真實的順服。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203 你如果只順服簡單的作工說話,更深的你就領受不了了,那你就是守舊的人,跟不上聖靈的作工步伐。神在每個時代作工都不一樣,如果這一段作工你順服得好,下一段作工順服得不好,或者說不能順服,那神就離棄你;神走這個台階你跟上了,走下一個台階你還得跟上,這才是順服聖靈的人。你信神就得做到始終如一地順服,不是高興了就順服,不高興了就不順服,這樣的順服神不稱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
204 你的順服實在是有選擇的順服,即使在這人身上能順服,在另一個人身上就不好順服,按人的觀念也實在無法順服,但神的意念總高過人的意念!基督順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基督不講任何的條件,不講任何理由,只要是父的旨意就甘心順服。今天在你身上順服是太有限了,我告訴你們,順服不是順服外面人,是順服裡面的內在生命,順服神自己。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篇說話》
205 凡是信神不尋求順服神的人,都是屬於抵擋神的人,神要求人尋求真理、渴慕神的話、吃喝神的話、實行神的話,都是為了達到順服神。若你的存心真是這樣,神必然高抬你,神必然恩待你,這是誰也不可疑惑的,是誰也不可更改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做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
206 你可以安排自己每天的生活要有規律,要做好什麼,盡好每一天的本分,能時時刻刻活在神面前,省察自己每一天做過的事情、丟失的東西和明白的東西,但是人沒法計劃明天要做什麼,或者後天要做什麼,將來要做什麼。只有一個願望:能順服每一天神所安排的環境、神所給的每一天的生活,讓神帶領;能夠高高興興、平平安安地活在神面前,讓神帶領,能順服神的主宰。你有這樣的心態,你不知不覺地就看到這一切都是神的主宰。
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
207 任何事情在神的安排主宰之下都有一個自然規律,你要是有決心讓神為你安排主宰一切,你就應該學會等待,學會尋求,學會順服,這是每一個願意順服神權柄的人都應該有的態度,也是每一個願意接受神主宰安排的人所該具備的最基本的素養,具備這樣的態度與素養需要你們多下功夫才能進入真正的實際。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08 追求認識神的人能放下自己的慾望,願意順服神的主宰與安排,追求做順服神權柄的人,做滿足神心意的人,這樣的人是活在光中的人,是活在神祝福之下的人,必能得著神的稱許。不管怎麼樣,人的選擇沒有用,神工作的長短都不是人說了算的,人還是任神擺佈,順服神的主宰為好,不任神擺佈你又能怎麼樣呢?神會不會有損失呢?你不任神擺佈,想自己說了算,這是愚蠢的選擇,最終受虧損的只有你自己。只有人儘早地與神配合,接受神的擺佈,認識神的權柄,認識神為人所作的這一切,那人就有希望了,人的這一生就沒有白活,就得著救恩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09 如果一個人對待命運的態度是消極的,那就證實了他是在對抗神為他安排的一切,他沒有順服的態度;如果一個人對待神主宰人命運一事的態度是積極的,當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真實地體會到了神的主宰的時候,他便有了更真實的願望要順服神所安排的一切,也更有決心有信心讓神擺佈他的命運,不再悖逆神。因為他看到當人不知道命運是怎麼回事、不明白神主宰的時候,人自己任著自己的性子在迷霧中摸爬滾打、跌跌撞撞,那段路程走得太艱辛,也太心酸。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別「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爭,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沒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沒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追求得著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脫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脫人生的一切虛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10 人的悲哀不是人追求幸福人生,不是追求名利,不是人在迷霧中與命運抗爭,而是當人已經看見了造物主的存在,得知了造物主主宰人類命運的這一事實的時候,人仍然不能迷途知返,不能從泥潭中拔出雙腳,而是執迷不悟、心存剛硬,寧願繼續在泥潭中掙扎,頑固地與造物主的主宰較量、對抗到底,絲毫沒有悔改的態度,直到碰得頭破血流的時候,才選擇放棄,選擇回頭,這是人真正的悲哀。所以我說選擇順服的人是明智的人,而選擇掙脫的人則是愚頑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11 挪亞按照神的吩咐做事情的時候並不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麼,不知道神要作成什麼,神只是給他一個囑咐,吩咐他當做的事,而沒有太多的解釋,他就照著去做了,他並沒有在私下裡揣測神的意思,他對神沒有對抗,也沒有二心,他只是用一顆單純、簡單的心去照做,神讓做什麼他就做什麼,順服、聽神的話是他做事的信念。他對待神的託付就這麼直截了當,就這麼簡單。他的實質——他行為的實質是順服,沒有猜疑,沒有對抗,更不考慮個人的利益與得失,而且當神說用洪水滅世的時候,他不問時間,也不探底,更不問神到底怎麼毀滅這個世界,他只是按著神吩咐的去做,神讓怎麼造,用什麼造,他都一一按神吩咐的去做,而且神這兒說完他那兒馬上就行動。他是按著滿足神的這樣一個態度照著神的吩咐去做的。……在他那兒就是簡單的順服、聽話、照行。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212 約伯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這樣的主觀追求下活著,也是在相信、承認、順服神主宰的前提下經過了他人生的幾個重要關口,度過了他人生中的晚年,迎來了他人生中的最後一個關口。無論約伯這一生中經歷了什麼,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對他來說是幸福的,而不是痛苦的。他的幸福並不僅僅是因著造物主的祝福或稱許,更重要的是因著他的追求與他的人生目標,也是因著在他追求敬畏神遠離惡的過程中他對造物主主宰的逐步認識與真實體會,更是因著他在經歷造物主主宰的同時親自體驗到的造物主的奇妙作為,與在此期間人與神相處、相識、相知的每一次溫馨而刻骨銘心的體驗與記憶,是因著人在明白了造物主的心意而得來的安慰與快樂,因著人在看到造物主的偉大、奇妙、可愛與信實之後的敬畏之心。之所以約伯能沒有絲毫痛苦地面對死亡,那是因為他知道他的離世意味著他即將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也是因為他一生的追求與收穫能夠讓他坦然面對死亡,也能夠讓他坦然面對造物主對他生命的收回,更讓他無牽無掛地聖潔地面對造物主。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13 約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對神沒有任何要求,也沒有索取,他稱頌神的名是因著神主宰萬物的大能與權柄,而不是根據自己得福或受禍。他認為無論人從神得福還是受禍,神的大能與權柄是不會改變的,所以,無論人身處何境,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人從神得到賜福是因著神的主宰;人受禍也是因著神的主宰;神的大能與權柄主宰安排著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禍福都是神大能與權柄的彰顯,無論從哪個角度上來看神的名都是應當稱頌的,這是約伯有生之年經歷與認識到的。約伯這一切的心思與他的行為達到了神的耳中,來到了神的面前,讓神看為重,神寶愛約伯這樣的認識,也寶愛約伯能有一顆這樣的心。這顆心在隨時隨地地等待著神的吩咐,隨時隨地地迎接要臨到他的一切。約伯個人對神沒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對與順服從神來的一切安排,這是約伯認為的自己的職責,這也正是神所要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
214 一個經歷了幾十年人生對造物主的主宰有認識的人,是對人生的意義與價值有純正領受的人,是對人為何活著有深刻認識的人,也是對造物主的主宰有真正體會與經歷的人,更是能夠順服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的人。這樣的人明白了造物主造人的意義,明白了人應當敬拜造物主,人的一切從造物主而來,也必將在不久的一天歸還給造物主;這樣的人也明白了人的生是造物主的安排,人的死是造物主的主宰,無論生還是死都在造物主的權柄之下命定。所以,當一個人能真正明白這些的時候,人自然會坦然面對死亡,也會坦然放下所有的身外之物,欣然接受與順服即將來到的一切,迎接造物主為人安排好的人生的最後一關,而不是一味地抗拒,也不是一味地恐懼。如果一個人能把自己的一生當作體驗造物主的主宰、認識造物主的權柄的機會,當作盡到一個受造人類的本分、完成自己的使命的一次難得的機會,人必然會有正確的人生觀,必然會活在造物主的祝福與引領之下,必然會行在造物主的光中,必然會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必然會歸服在造物主的權下,必然成為見證造物主奇妙作為的人,也必然會成為見證造物主權柄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215 你們願意享受在地猶如在天的福氣嗎?願意把對我認識、享受我話、認識我當作你們一生中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嗎?真能不為自己前途著想而一味地順服我嗎?你們真能把自己當作羊一樣任我殺、任我牽嗎?在你們中間有誰能做到這一步呢?難道凡是蒙我悅納的、接受我應許的都是得福的嗎?從我這句話中你們領會到什麼沒有?若我對你們試煉,你們真能任我擺佈,而在試煉中尋求我意、體察我心嗎?我要的不是你的嘴裡能有多少動人的話語,有多少扣人心弦的故事,而是要求你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要求你能一切深入實際。若我不直接說,你能夠撇棄你身外的一切而任我使用嗎?這難道不是我所要求的實際嗎?有誰能摸著我話中的意思呢?但我要求你們不要再顧慮重重,應從積極方面進入,摸著我話的實質,免得誤解我話、不明我意,因而觸犯我的行政。我希望你們在我的話中摸著我對你們的心意,不要再為自己的前途著想,要像你們在我面前立的心志「一切任神擺佈」一樣。所有在我家中站立的人應都盡上自己的所能,為我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而獻上你最好的一份,你真願意這樣實行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四篇說話》
216 為神作響亮的見證,主要還是關乎你對實際的神有沒有認識,關乎到你能不能順服在這個既普通又正常的人面前,甚至順服至死,你真以這個順服為神作了見證,那就說明你被神得著了。能順服至死,在他面前沒有一點怨言,不論斷,不毀謗,沒觀念,沒有別的存心,這樣神就得著榮耀了。順服在人所瞧不起的普通人面前,而且能順服至死,沒有一點觀念,這是真實的見證。神要求人進入的實際,就是要求你能順服他所說的話,能夠實行他所說的話,能夠俯伏在實際神面前,認識自己的敗壞,而且能夠在他面前敞開心,最後藉著他的這些話被他得著。這些話把你征服了,使你完全順服在他的面前,這時神就得著榮耀了,神就以這個來羞辱撒但,就以這個來結束他的工作。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你對他的實際沒有觀念,也就是在這個試煉中你站立住了,你這個見證就作好了。若有一天你對實際的神有完全的認識,能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你就被神得著了,也就被神成全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的「實際」能絕對順服的人是真心愛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