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的經典話語

七 認識獨一無二的神自己方面的經典話語

(三)神的聖潔方面的經典話語

54 聖潔的實質是真實的愛,更是真理、公義、光明的實質。「聖潔」這個詞只應用在神身上才合適,任何受造之物也不配稱為聖潔,這是人必須明白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55 ……神的聖潔就是神的實質是無瑕疵的,神的愛是無私的,就是神賜給人這一切的愛都是無私的,神的聖潔是無可挑剔、無可指責的。神的這些實質不是神用來炫耀他自己身分的一些話語,而是神用他的實質在默默無聞地,誠心地對待每一個人。就是說神的實質不是空洞的,不是理論,不是學說,更不是一種知識,不是對人的一種教育,而是神自己作事情的真實流露,也是神自己流露出來的所有所是的一個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56 神的真實是不是神的聖潔?(是。)神的信實是不是神的聖潔?(是。)神的無私是不是神的聖潔?(是。)神的卑微是不是神的聖潔?(是。)神對人的愛是不是神的聖潔?(是。)神無償地賜給人真理、生命,這是不是神的聖潔?(是。)所有這些神所流露出來的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在敗壞的人類當中所不存在也看不到的,而且都是在撒但敗壞人的過程當中人絲毫看不到的,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人絲毫看不到的,在撒但的實質裡、本性裡絲毫看不到的;所以這些神的所有所是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神自己有這樣的實質,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57 神所作的這一切都是在引領人、帶領人過人正常的生活,這個目的就是讓人不論是守規條也好還是守律法也好,人不至於敬拜撒但,不至於被撒但苦害,這是最基本的、最起初的。最起初在人還不明白神的心意的情況下,神就作了一些簡單的律法、條例這樣的方方面面的規定,這些規定話很簡單,但是這裡有神的心意在其中。神對人類是珍惜的,是愛惜的,是疼愛的,是不是這樣?(是。)那他的這份心能不能說是聖潔的,是乾淨的?(能。)有沒有其他意圖呢?(沒有。)那他的這個目的是不是正當的、正面的?(是。)是正面的。無論神作了什麼樣的規定,所有神的這些規定在神作工期間要達到的果效對人來說都是正面的,都是引領人的。那在神的心思裡有沒有一點私心雜念呢?對人有沒有什麼額外的目的,或者想利用人什麼呢?沒有一丁點兒。神這樣說了也這樣作了,而且他的心也是這樣想的,沒有摻雜,沒有私心雜念,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完完全全地為了人,沒有自己的目的。他雖然在人身上有計劃,有心意,但並不是為了他自己,他所作的這一切就是純粹地為了人類,他所作的這一切是為了保護人類,為了保守人類不誤入歧途。……他對人的愛、對人的愛惜與珍惜那不是人一句話兩句話就能表達得清楚的,不是人誇耀出來的,而是神自己實實際際作出來的,是神的實質的流露。所有神的這些作工方式能不能讓人看見神的聖潔呢?……所有神給人的,包括神的話語,神用各種方式作在人身上的,神告訴人的,神提醒、勸勉人的,都來源於一個實質,都是來源於神的聖潔;如果不是這樣一位聖潔的神,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代替他作這個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58 神的作工方式柔和、有愛、細膩而且有牽掛,特別有尺度,有分寸,不會讓你有強烈的感覺,說神非讓我這麼做,神非得讓我那麼做,神從來不會那樣給你強烈的意識或者強烈的感覺讓你的心承受不了,是不是這樣?(是。)甚至於當你接受神審判刑罰的話語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感覺呢?當你感覺到神的權柄、威力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感覺呢?你是不是感覺神的神聖不可侵犯呢?(是。)這個時候讓你感覺到你與神的距離了嗎?感覺到神的可怕了嗎?(沒有。)而是你對神的敬畏。所有人感受到的這些是不是都是因著神作,人才得到的感覺?(是。)那如果撒但作,人會有這樣的感覺嗎?(不會。)神用他的話語,用真理,用他的生命在源源不斷地供應著人,扶持著人。當人軟弱的時候,當人消極的時候,神也沒有強行地告訴你:「不要消極,消極什麼?軟弱什麼?有什麼可軟弱的?你這麼軟弱,死了得了,總這麼消極,活著幹什麼呀?死了得了!」神會這樣作工作嗎?(不會。)那神有沒有這個權柄這樣作呢?(有。)但神這樣作了嗎?(沒有。)神沒有這樣作是因為神的實質,神的聖潔的實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59 (太4:1-4)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那試探人的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
……
……主耶穌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就是說人雖然活在肉體中,但是讓人活著的,讓人的肉體能活著、能喘氣的不是食物,而是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語。這話一方面人把他當成真理,給人信心,讓人覺得神是人的依靠,神是真理;另一方面,這話有沒有他實際的那一面啊?(有。)因為什麼?因為主耶穌禁食四十晝夜不還在那兒站著嗎?不還活著嗎?這是不是實例?就是說他四十晝夜沒有吃東西,沒有吃食物,他依然活著,這就是這句話的有力證據。這句話雖然簡單,但是作為主耶穌來說,他這句話是別人教的還是因為有了撒但那句話他才想出了這句話呢?你們想想。就說神是真理,神是生命,那神的真理、神的生命是後天加進去的嗎?是後天經歷出來的嗎?(不是。)而是神原有的,就說神的實質有真理,有生命,他無論臨到什麼事,他所流露出來的是真理。這個真理,這句話,無論他說的內容是長是短,這句話能讓人活,能給人生命,這句話能讓人從中得著真理,明白人生的道路,也讓人變得對神有信心。這是神說這句話的源頭,這個源頭是正面的,那正面的東西是不是聖潔的?(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60 在神身上看不到有任何類似人類對一件事物的一個觀點,更看不見用人類的觀點或者用知識、用科學,或者是用哲學,或者是用想像來處理事,而是凡是神所作的、凡是神所流露出來的都與真理有關,就說神所說的句句話、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與真理有關。這真理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這真理、這些話是因著神的實質,是因著神的生命所流露出來的,因著這些話,因著神所作這些事的實質都是真理,所以我們才說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就說神所作的一件事或者神所說的一句話給人帶來了生機,給人帶來了光明,讓人看到了正面事物,看到了正面事物的實際,給人指出光明的路,讓人走上正道,這些都是因著神的實質決定的,因著神聖潔的實質決定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
61 「神是獨一無二的聖潔」,神能不能擔得起這個稱號呢?(能。)那是不是在世界上、在萬物當中只有神自己能擔得起人這樣的認識呢?還有其他嗎?(沒有。)那神給人的到底是什麼呢?僅僅是在你不留意的時候給你一點呵護與關心、照顧嗎?神給了人什麼?神給了人生命,給了人全部,是沒有任何索取地、沒有任何存心地、無條件地賜給人,用真理,用話語,用他的生命在帶領、引導著人,讓人遠離撒但的殘害,遠離撒但的試探,遠離撒但的引誘,讓人識破、看清撒但的邪惡本性與醜惡面目。那神對人類的愛與牽掛是不是真實的?是不是在你們每一個人身上都能體會得到的?(是。)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
62 當撒但敗壞人的時候,當撒但瘋狂殘害人的時候,神並沒有坐視不理,也並沒有對他所要揀選的人置之不理、視而不見。撒但所做的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興起一個潮流,在神那兒都知道撒但要幹什麼,但是神並沒有對他揀選的人放棄,而是在默默無聞地,悄悄地,靜靜地作著每一件他要作的事。當他開始在一個人身上作工作的時候,當他揀選了一個人的時候,他沒有向任何人宣告,也沒有向撒但宣告,更沒有作任何大的動作,只是悄無聲息地,很自然地作著他要作的事。首先,神為你選定了一個家庭,這個家庭是什麼樣的背景,你的父母是誰,你的祖先是誰,在神那兒已經定好了。所以說,神作這個事的時候不是即興的一個決定,而是很早以前就開始作了。為你選定好家庭之後,神也選定了你降生的日子,緊接著,神看著你呱呱墜地,看著你降生,看著你牙牙學語,看著你在蹣跚中學走路,一步一步,你能跑了,你會跳了,你會說話了,你會表達心情了。在這期間,在人成長的期間,撒但在虎視眈眈地盯著每一個人,但是神作事從來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時間的限制,他作著自己該作的事,作著自己要作的事。或者你在長大的過程中有許多不如意,有病痛,有坎坷;但是這一路走來,你的生命與你的未來神都嚴加看護,神對你的一生給了一個真正的保障,因為神在你身邊保守著你,照看著你。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63 從你出生到現在,神在你的身上作了好多事,但是神從來不一件一件地告訴你,不讓你知道,神也沒告訴過你,是吧!(是。)這些事對人來說,不管哪件事都很重要,但對神來說是神必須要作的,在神心裡,神要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遠遠超過所有的這些事,那是什麼呢?那就是,從一個人出生到現在,神要保障每一個人的安全。……這個「安全」指的就是你不被撒但吞吃。這件事重不重要?你說你不被撒但吞吃,這是不是關乎到你的安全哪?這才是關乎到人的人身安全了,再沒有比這個重要的了。你一旦被撒但吞吃,你的靈魂、你的肉體就不再屬神了,在神那兒神就不再拯救你了,神放棄這樣的靈魂,放棄這樣的人。所以說,神要作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保障你的安全,保障你不被撒但吞吃,這個重要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64 人在神對人作的各種作工中逐步地成長,逐步地長大,逐步地明白神的心意,也明白了一些真理,明白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明白什麼是邪惡、什麼是黑暗。神不是一味地責打人、管教人,也不是一味地寬容人、忍耐人,而是根據人的不同時期,根據人不同的身量,根據人不同的素質,用不同的方式來供應著每個人。他在人身上作了許多事,付了很多代價,這些代價、這些事在人那兒人絲毫感覺不到,但是神所作的是實實際際地落實在了每一個人身上。神的愛是實際的:神給人的恩典讓人免去了一次又一次的災禍,人的軟弱讓神一次又一次地給人寬容;神的審判刑罰讓人逐步地認識人類的敗壞,認識人類敗壞的撒但實質;神對人類的供應、開啟與引導讓人越來越明白真理的實質,也讓人越來越明白人需要的是什麼,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人活著是為什麼,人生存的價值是什麼,生存的意義是什麼,人前方的道路應該怎麼走。所有這些神所作的離不開神唯一的一個初衷,那是什麼呢?你們知不知道?神為什麼要用這些方式在人身上作工作呢?他要達到的果效是什麼?就說他想在人身上看到什麼,得到什麼?神要在人身上看到的就是人的心能甦醒過來,就說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的這些方式就是在不斷地喚醒人的心,喚醒人的靈,讓人知道人是從哪兒來的,誰引導著人,誰扶持、供應著人,誰讓人活到現在;讓人知道誰是造物的主,人應該敬拜誰,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人應該怎麼樣來到神的面前;讓人的心逐漸地甦醒過來,明白神的心,領會神的心,了解神在人身上作拯救工作的良苦用心。當人的心甦醒的時候,人不再想活在墮落的敗壞性情裡,而是想追求真理來滿足神;當人的心被喚醒的時候,人能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不再被撒但殘害,不再被撒但控制,不再被撒但愚弄,而是能積極配合神的作工、神的說話來滿足神的心,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神所要作的工作的一個初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65 現在看到神所作的這一切,神為人精心安排的這一切毫無誤差。神所作的沒有誤差,就是沒有錯誤,不需要任何人糾正,也不需要任何人去參謀,去改變。神對每一個人所作的是毫無置疑的,神在牽引著每一個人的手,神時時刻刻地看顧著你,絲毫沒離開過你。人是在一種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在這樣的背景下長大的,能不能就說人其實是在神的手心中長大的呢?(能。)……神所作的這一切的良苦用心,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而且神在作這些工作的同時,從來沒有條件、沒有要求讓任何一個人知道他在你身上所付的代價,從而對他感恩戴德。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66 神對待每一個人都很認真,都很負責,比你自己對自己還要負責,是不是這樣?神不是說空話,也不是站著地位擺資格,也不是應付糊弄人,而是實實在在地,默默無聞地在作著他自己要作的事。……在神那兒沒有任何的詭詐,沒有任何的虛假,神是信實的,他作的每一樣事都是真實的,都是實際的,他是唯一的讓人可以信賴的對象,讓人可以把自己的一生、把自己的所有都能託付的對象。……在神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的撒但的邪惡的流露,神所作的、神所流露的對人全是益處,全是幫助,也全是供應,全是生命,給人帶來的是道路,是方向。神沒有敗壞,而且從我們現在看到的神所作的這一切,能不能說神就是聖潔呢?(能。)因著神沒有人類任何的敗壞,沒有任何類似於或者是相同的人類的敗壞性情、撒但的實質,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們可以說神是聖潔的。神沒有流露任何的敗壞,在神作工的同時,神所流露的神自己的實質,這完全可以證實神自己是聖潔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67 在神那兒對待人類的敗壞、污穢與強暴,神的忍耐有一個極限,當到了他的極限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開始他新的經營、新的計劃,開始作他要作的事,顯明他的作為,顯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這個「作」不是為了要顯明他是不容人觸犯的、顯明他滿了權柄與烈怒,不是為了顯明他能毀滅人類,而是他的性情與他聖潔的實質不再容讓、忍耐這樣的人類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權下,所以說,當全人類都與他為敵的時候,當全地沒有一個他可拯救的對象的時候,他就不再忍耐這樣一個人類,而是要毫無顧忌地作出他的計劃——毀滅這樣的人類。神這樣的舉動是因著神的性情而決定的,這是一個必然的結果,也是每一個活在神權下的受造之物必須承擔的後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68 我可以義正辭嚴地告訴你們:神的烈怒中沒有可讓人懷疑的任何成分,他的發怒是純粹的發怒,並沒有任何其他的存心與目的,他發怒的原因是純潔的,是無可指責的,是不可挑剔的,是他聖潔實質的自然流露與發表,是任何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這就是神獨一無二的公義性情的一部分,也是造物主與受造之物在實質上的截然不同之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69 當你了解了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真正能相信神了;當你了解了神的聖潔的時候,你就真正能夠體會到「獨一無二的神自己」這句話的真實含義是什麼了。你不會再想像著你還有別的道路可選擇,而且你也不願意再去背叛神所給你安排的一切。因為神的實質是聖潔的,那就是只有神能讓你走上人生的光明正道,只有神能讓你明白人活著的意義,只有神能讓你活出真正的人生,能讓你具備真理,明白真理,也只有神能讓你從真理得著生命,也只有神自己能作到讓人遠離惡,遠離撒但的殘害與控制。除了神以外,沒有任何人或者是東西能夠拯救你脫離苦海不再受苦,這是神的實質決定的。也只有神自己這麼無私地拯救著你,對你的前途,對你的命運,對你的人生負責到底,為你安排一切,這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達到的;因為沒有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具備神這樣的實質,所以沒有任何人或物有這個能力去拯救你,去帶領你——這就是神的實質對於人的重要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