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九 篇

第 十 九 篇

把我的話語當作人生存的根基,這是人的職責,必須在我話的各部分之中建立自己的一份,否則,將是自取滅亡,自討没趣。人都不認識我,因此并不以自己的性命來與我作兑换物,只是把自己手中的破爛物拿在我前晃來晃去,想使我滿足,但我并不滿足于現狀,我只是一直在要求人。我愛人的貢獻,而恨人的索取,人都有貪戀之心,似乎人的心被鬼迷住一般,都不能從中拔出而將心獻給我。當我説話之時,人都全神貫注來傾聽我聲;當我停止發聲時,人就又開始了自己的「經營」,絲毫不去理睬我話,似乎我話是他「經營」的附屬物一般。我對人一直是不放鬆的,但對人又是忍耐加寬容的,所以因着我的寬容,人都不自我量力,都不能自我認識、自我反省,只是因着我的忍耐而欺騙我。在人中間,不曾有人是真心體貼我,不曾有人真把我當作自己的心愛之物來寶愛,只是在人的空閑之餘來對我稍加應付。我在人的身上下的功夫已不是可以計算的,而是在人的身上作了前所未有的工,在人的身外又給人多加一層「負擔」,讓人在我的所有所是之中有所認識、有所變化。不是讓人只做「消費者」,而是讓人做打敗撒但的「生産者」,雖然我并不要求人做什麽,但我有我對人的要求標準,因我作事有目的,而且有根據,不是像人想象的隨便玩玩,或是任着自己的性子造天造地造萬物。在我的作事當中,人應該看見點什麽,應該獲得點什麽,不要只是浪費自己的「青春」,不要把自己的性命當作身上之衣一樣,隨便塵土挂在其上,對自己應嚴加保護,以我的豐富來供自己享受,以至于因我而不能向撒但回轉,因我而去攻擊撒但,我對人的要求不就是這麽簡單嗎?

當東方稍稍透出一絲微光之時,全宇之下之人都因此而對東方之光稍加注意,人不再酣睡,而是去觀望東方之光的根源,因着人的能力有限,所以不曾有人看見光的來源之處。當全宇之下全是透亮之時,人都從睡夢之狀中醒悟,才知曉我的日子逐漸來到了人間。人都在慶賀,因着光的來臨,因此人不再沉睡、不再昏迷,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人都心明眼亮,頓覺生活的樂趣。我在籠罩着的迷霧之中觀望人間,動物都栖息了,因着一絲微光的來到,所有的物都意識到了新生活的來臨。因此,動物也都從洞穴之中爬出去尋找食物,當然植物也不例外,在光的照耀之下緑葉之光一閃一閃,等待着為我在地之際而獻上自己的一份。人都願意光的來臨,但又害怕光的臨及,深怕自己的醜陋面目不得遮蓋,因為人都是赤身露體,没有遮蓋之物。所以多少人因着光的臨及而慌作一團,因着光的出現而大吃一驚;多少人看見光之後悔恨不已,恨惡自己的不潔,但事實已不可挽回,只好等着我的發落;多少人因着在黑暗中苦難的熬煉,當看見光之時,頓覺光之意義深刻,從而把光摟在自己的胸懷,深怕其再次失落;多少人并不因着光的突然出現而反覆無常,只是在幹着自己手中的活計,因為他多年失明,所以并不覺察光的來到,也不因着光而得以享受。在人的心中,我并不是高大,但也并不低下,對人來説,我是可有可無,似乎無我人的生活并不寂寞,而有我人的生活并不見加增多少樂趣,因着人并不寶愛我,所以我給予人的享受之物甚少。但當人對我稍加一分愛慕之情時,我對人的態度也另作改變,因此,當人摸着這一規律之時,人才有幸來奉獻自己而索取我手中之物。難道人對我的愛僅限制在自己的興趣之中嗎?難道人對我的信心僅限制在我給予的物之内嗎?莫非人不見我光就不能用信心來真實愛我嗎?難道人的精力真是限制在今天之狀中嗎?莫非人愛我也需膽量嗎?

萬物因着我的存在而順服在自己所在之地上,并不因着無我的管教而任意放蕩,因此,山在大地之上作為各國之界,水在大地之間作為人的阻隔,而空氣在地之空間作為人流通之物。只有人不能真實順從我意的要求,所以我説人在萬物之中屬于悖逆之物,人不曾真順服我,所以我一直對人嚴加管理。若在人中間,真有我的榮耀普及全宇之下,那我必會將全部榮耀盡都顯明給人。因人的污穢,不配看見我的榮耀,所以幾千年來我對人從未公開,而是隱藏,因此原因我的榮耀從未向人顯明,而人一直是墮落在罪的深淵之中,我也曾饒恕人的不義,但人都不會自我保守,而是一直向「罪」赤露敞開,任「罪」傷害自己,這難道不是人的不自尊、不自愛嗎?在人的中間,有人真實的愛嗎?人的忠心够幾兩重?在人的所謂真實之中不摻有假貨嗎?人的忠心不都是混合物嗎?我要的是人單一的愛,人都不認識我,雖然也追求認識我,但并不把真實懇切的心交于我。對人,我并不强求,人若給我「忠心」,我就毫不客氣地接過來,人若不信任我,不願將自己的一絲一毫獻給我,那樣我也并不因此而增加煩惱,我只將人另作處置,給人合適的歸宿。天空雷鳴之時將人擊倒,大山崩裂之時將人掩埋,猛獸飢餓之時將人吞吃,海水猛漲之時將人淹没,人間互相殘殺之時,人都被來自人中間的灾害而自取滅亡。

國度在人中間擴展,在人中間成形,在人中間站立起來,没有任何勢力能將我的國度摧毁。在今天國度中的子民,你們有誰不是人中間的一個?有誰是人以外的情形呢?在我新的起點公布于衆時,人的反應又會是如何呢?人間之狀,你們曾親眼目睹,難道還不打消在世長存的念頭嗎?我現在是行走在衆子民之中,是生活在衆子民之間,今天對我有真實的愛,這樣的人有福了;對我順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國中存留;對我認識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國度之中掌權;對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從撒但的捆綁之中逃脱出來,而享受在我之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國中之豐富。為我跑路的我紀念,為我花費的我悦納,向我獻上的我給予其享受之物,享受我話的我祝福,必是我國中的棟梁之柱,在我家中必然豐富無比,無人能相比。為你們的祝福你們可曾接受?為你們的應許你們可曾去追求?你們必在我光的引領之下而衝破黑暗勢力的壓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領,必在萬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勝者,必在大紅龍的國垮台之際,而站立在萬人之中作我的得勝之證據,在秦國之地你們必堅强不動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閃現出我的榮光。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九日

第 十 九 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