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內蒙古自治區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4例)

287 包頭市祝××,女,34歲,三自教堂骨幹分子。1999年12月下旬,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堅決否認,說全能神的作工是錯的,並說她自己聖潔了。一星期後,祝××去聚會,去時還好好的,聚會中卻像被鬼附了似的胡亂地唾人、咬人,連去找她的親人都不認識,又咬又唾。回家後,祝××一會兒像正常人,一會兒又失去理智,還做一些鬼動作。當月31日下午5點多,祝××的鄰居聽見她在屋內發出淒慘的呼叫聲,鄰居趕緊從窗戶看她,見祝××渾身上下一絲不掛從六樓窗戶爬了出來,雙手抓著窗框,整個身子懸掛在窗戶外面,對面樓上的姊妹突然看見這令人心驚膽戰的一幕,急跑出去,就聽「咚」的一聲,祝××從六樓重重地摔到地上,當場就不省人事,半小時後她被送進醫院,剛到急診室一會兒便氣絕身亡。醫生說:「她的內臟相連之處幾乎都震開了,心臟也裂縫了。」事後才知她跳樓前還胡亂地剪了自己的頭髮,並把一隻耳垂剪開了,家裡地上扔著頭髮和沾血的剪刀。抵擋全能神落得這個下場!

288 烏海市烏達區三礦方××,女,57歲,三礦地下天主教的會長。1999年8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當時高興地接受了,後被神父拉回天主教,並定罪說:「東方閃電是迷惑人的。」2001年5月,方××得知有人去三礦傳全能神的作工,就趕緊召集天主教的人在她家聚會,方××在會中公開定罪神的作工,她們還拿出一本神話書,念幾句神話就毀謗、譏笑,當時就把兩個剛接受真道的姊妹拉了回去。之後,方××到處攔阻人接受真道。2001年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方××突然兩手發抖,嘴流口水,不會說話,急送醫院搶救,才知得了腦梗塞,住了20天醫院。但她過後仍不醒悟,出院後仍褻瀆神,限制人接受真道。2002年3月11日,方××腦梗塞病又發作,同時引起高血壓、心臟病、右半身偏癱,舌頭僵硬,說不成話,一個星期昏迷不醒。方××住院一個多月,花費近一萬元,同年4月25日出院,之後病情加重,頭腦不清醒,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方××變本加厲地抵擋全能神遭到了報應。

289 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察素齊鎮靈恩派講道人趙××,女,54歲。1997年秋天,有一弟兄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抵擋,還整理抵擋神的材料印成小傳單發至教會每個人,讓大家防備,並在教會裡譏笑神道成肉身是女性。1999年3月20日至5月期間,姊妹兩次給她傳神末世福音,她都拒絕接受,還說:「你們傳的不對,你們是魔鬼撒但!」1999年11月11日,姊妹又去給她傳福音,一談神的末世作工,她就開始褻瀆說:「姊妹你信得挺好,卻被撒但引走了。」姊妹就說:「咱倆打賭吧!我信的百分之百是真神,若不是真神,願神咒詛我死無全屍。」趙××還一個勁兒地褻瀆,姊妹生氣地說:「那就願神咒詛那個撒但!」姊妹話音剛落,就看見趙××的臉色變白了,不停地來回在地上走動。從這以後她就睡不著覺,坐臥不安,精神恍惚,總說自己心裡難受,別人看她的臉和眼睛都是灰藍色的。1999年11月15日晚聚會時,她心裡難受聽不下去,提前回家,在過十字路口時被一輛重卡車撞死,隨即又一輛重卡車從她身上急駛而過,當時軋得血肉模糊,腿和身體分開,腳也飛到路旁,兩個眼珠被擠出來,慘狀目不忍睹,當時沒人能認出,聚完會回家的姊妹從書包和自行車才辨認出是趙××。趙××死無全屍,這完全證實了全能神是真神,抵擋神的惡魔遭了咒詛!

290 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烏達區三礦常××,男,64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全家信。1998年8月份,他去該派別一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把神話書拿走,斷章取義地摘錄幾句話來論斷神話,攔阻該派別人接受真道,還把姊妹也拉回去了。從1998年上半年到1999年,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三次去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都拒絕接受,並褻瀆定罪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假基督,神只能成為男性,不能成為女性,是女性就是邪教,是神就不能說這樣的話。」說這話後於1999年5月份,常××的妻子得了子宮肌瘤和糖尿病。2000年4月,一向身體健康的常××得了膀胱癌,在本地治療無效,於同年6月在寧夏銀川做了膀胱切除手術,手術後刀口一直沒癒合,7月又進行了第二次手術,受盡疼痛折磨,花去4萬多元錢,最終兩腎各插一尿袋才能排尿。2001年8月,其妻又做了子宮肌瘤手術,差點喪命。2002年3月底至4月初,常××兩尿袋裡排出來的都是膿水,輸液半個月才控制住。現在常××吃飯、喝水都覺無味,而且又患有貧血病,喉嚨經常疼痛,靠吃藥維持性命。夫妻二人活在生不如死的境地裡,這就是常××抵擋神遭到的報應。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