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福建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3例)

283 福建省福清市港頭鎮余××,男,45歲,老地方教會的小帶領。1997年5月,該教會有弟兄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他就帶著4個人到一個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家攪擾,說:「耶穌一次釘十字架就完全了救贖工作,神絕對不會第二次道成肉身,況且還說是女基督,這是假先知、假基督、邪靈迷惑人的。」信全能神的一個弟兄說:「你不明白可不能盲目地褻瀆、定罪,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都不得赦免。」余××說:「你們不要嚇唬我,我是不怕,看你們的神能把我怎麼樣?」1998年6月,余××就得了腸癌,病情不斷地惡化,無法睡眠,動手術把肛門切除了,用塑料管通大小便,長期臥床不起,背部都爛了,臭氣沖屋,無法近人,後於1999年2月16日(大年初一)死亡。此人褻瀆神終於闖下大禍!

284 福建省三明市葉××,男,41歲。其妻於2007年底接受了神的新工作,葉得知後,便對妻子跟蹤、暴打,甚至還以不讓兒女吃飯等手段來要挾妻子,逼其放棄信神。葉見目的未得逞,竟口出狂言:「我根本不相信有神,你也不要再去信了。如果這個世界上真有神,就讓我在一百天之內死去。我若死了,就證明有神,你就可以繼續信,若我沒有死,你就別想再信神了!」2008年3月份,葉偷了妻子的傳福音光盤後威脅其說:「我已經將你信神的資料扔到河裡毀掉了。你要是再信,我就將光盤複製出來貼滿整個三明市,還要到處放給人聽,讓所有人都知道你信神,讓公安局把你們信全能神的人統統關進監獄。」同年8月,葉開始變本加厲地逼迫妻子:只要得知妻子去聚會,等她回家後就對其進行暴打,還用手指捅妻子的嘴,企圖捅破她的喉嚨,置其於死地,同時不斷地褻瀆神,又打電話警告弟兄姊妹(葉所認識的老鄉),不許對方再接觸其妻,並揚言要告弟兄姊妹,還咒詛他們。這期間,葉雖遭到神多次管教及妻子的警告,但他執迷不悟、死不悔改。最終,自作孽不可活,2008年8月2日下午2時,他在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被身後行駛的拉土方的大貨車撞倒並碾死,全身骨頭、筋皆斷裂,一條腿上的肉全被碾爛,僅剩腳踝上的一層皮連著,其死相極其恐怖,周圍經過的人都說:「這人死得這樣難看,肯定是得罪了老天爺,遭報應了……」但是葉××還死不瞑目,放冰棺裡20多天,無論親人如何讓他合眼,都無法做到,直到要火化的那一刻,其妻對他說:「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神是公義的,神按你的所作所為與意願懲罰你,你還有什麼不服呢?」他才閉上了眼睛。從中看到神的性情不容觸犯,凡褻瀆神攔阻抵擋神作工的必被懲罰取締,正應驗神話:「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其惡的報應,也沒有一個人能將其惡行掩蓋從而逃脫滅亡之苦。」

285 福清市召會小帶領鄭××,男,46歲。1997年下半年,信全能神的弟兄給他交通6次,他剛開始反應挺好,承認是真理,後來他去問該派的首領,首領定罪、褻瀆,他就動搖、否認了。隨後他就開始作惡,攪擾已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弟兄姊妹,說:「這道錯了,不要再跟了,被騙了,這是邪靈作工……」身體一直很強壯的鄭××於1998年3月突然患感冒,高燒一直不退,到福清醫院治療無效,又到福州九三醫院檢查,就是查不出病因,高燒還是不退,始終都是用冰塊放在身上冰,整整堅持一個月,後於同年4月命赴黃泉了。鄭××真是惡僕的奴才,屬撒但的種類!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