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山西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31例)

749 大同縣的華南派執事閆××,女,47歲。2000年12月中旬,她接受了神末世作工,但她為了以往捐給華南派教會的3000元錢與該派別藕斷絲連。聖誕節時去左雲縣參加宣誓會,當時她裡面有引導,不能這樣做,但她怕人知道她接受了全能神,又怕要不回3000元錢,最後立下血書:「我要放下一切家庭、丈夫、兒女等忠於華南派,至死不變。」在回家的路上閆××就覺著身體難受,2001年2月1日(春節期間)病情加重,經醫院檢查是肝癌晚期,病情急速惡化,於3月15日死亡。治病共花3萬餘元,死前閆××告訴丈夫:「你好好地信神吧,全能神是真神。」閆××以背叛神否認真道為代價換取3000元錢,以致受到懲罰,望弟兄姊妹引以為戒。

750 吉縣王××,男,58歲,華雪和派骨幹。1999年4月12日,他的女婿(華雪和派骨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並且帶著見證人召集他們27個執事、工人聽見證,當時都認為挺好的,王××卻極力攪擾,還威嚇弟兄姊妹說:「任何人不能看神話書,書上有藥,一看就被迷惑;三步作工不能聽,一聽就跟他們跑。」就這樣封鎖教會半個月後,王××得意洋洋地到他的女婿家說:「這些人不都是你管的嗎?你一個也別想拉走!」說這話沒幾天,他的聲音嘶啞,飯量減少,不久他喉嚨疼痛,氣短咳嗽。王××原來左邊有一個甲狀腺瘤,此時右邊又長出一個,幾天後他渾身無力,自行車也不能騎,就這樣他還不醒悟。他又差派侄子等3人把遠處(他親戚所在教會)已接受真道的50餘人拉回該派。之後,王××到醫院檢查得知是肺癌晚期,已無法醫治,他悲觀失望,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8月17日他呼吸困難,用氧氣才能維持生命,每天都用杜冷丁來解除渾身疼痛。9月24日他打發人把他的女婿叫來說:「讓人趕緊歸向全能神,到時候了,我這病是抵擋全能神太厲害而受到了懲罰,你們替我禱告禱告吧,我實在受不了了!」當時他已經面無血色,皮包骨頭,渾身臭氣,到9月26日中午懊悔地死去。死到臨頭才懊悔,太晚了!

751 呂梁地區離石市韓××,女,51歲,因信稱義派的講道人。2000年7月,她接受了神末世的福音,時隔半月,經該宗派惡僕的攪擾便否認了真道,還加以褻瀆、定罪說:「那不是真道,是鬼道,完全是騙人的。」同年10月15日,韓××在教會講道時又說一些毀謗神的話,正講著她的肚子突然疼了起來,痛得她不能再往下講,被送回家,一直痛到凌晨3點鐘還止不住痛,沒辦法住進了醫院,經查是胰腺炎、膽結石,這一次治病大約花了兩萬元,病還沒徹底根除,於2001年1月23日(臘月廿九)病情又加重,二次住進醫院。別人高興地過大年,她卻在醫院經受病魔的折磨,就這樣她仍不醒悟。2001年2月18日開奮興會時,她禱告咒詛東方閃電。9月24日,她再次住進醫院做膽結石手術,又花去5000多元,手術後病情仍未好轉。現在,韓××長期吃藥,又加關節炎疼痛、腫脹,還在針灸,自己不能做飯、幹活,只能慢慢走路。抵擋神受了懲罰!

752 潞城市成家川辦事處郭××,男,70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9年上半年,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拒絕接受,還定罪神作工是邪教、異端。1999年9月上旬,有一個弟兄(以往與他在一處教會)給他再次傳神作工,他說:「女兒也帶著書讓我看過,我當時就把她的書扔在地上,如果是神的話,我把書扔在了地上,神也沒把我怎麼樣啊!這純屬異端東方閃電,神根本不會成為女的來在地上,這些人是打著信神的旗號拉攏人心!」並且事後還封鎖教會說:「不要亂聽、亂接待,假的太多,只要守住聖經就能蒙拯救。」這樣一來導致神的福音工作受到極大攔阻,80多個弟兄姊妹受他的影響不能接受神的作工。之後,2000年11月上旬,郭××的妻子患有脈管炎,病情加重,去醫院治療無效就把手截掉了。在他妻子出院後,於2000年11月下旬的一天,郭××去醫院買藥的途中騎著摩托車和汽車相撞,當場撞得把舌頭差點咬斷,疼得昏了過去,急忙送往醫院,搶救6個小時無效,於當天下午6時結束了他抵擋神的罪惡生涯。

Pages: 1 2 3 4 5 6 7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