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湖北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11例)

249 老河口市贊陽辦事處李××,男,46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下面是該人的自述:

1996年11月,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我,我心裡抵觸沒接受。1997年3月,又有人給我傳神末世作工,把全能神話語的書給我看,我懷疑是假的,書放在我家半個月我都沒看。1998年3月,我感到兩腿發軟,在這期間又來人勸我接受全能神,我仍是頑固不化地說:「我信耶穌很對,以後你們再也別來了。」1998年11月,經醫院檢查,我患了腦幹腫瘤,兩次住院共花了4萬元。2001年4月13日,神的愛又一次臨到我,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心意,就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但現在我四肢肌肉萎縮,已臥床不起。回想以往我悔恨難當,望主內的弟兄姊妹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別錯過神的大愛。

250 丹江口市官山鎮大讚美派長老張××,男,31歲。1998年5月,他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半月後被該派別的人拉回,傳福音的人再次去給他傳,他拒絕說:「這道我不接受,你們走。」傳福音的人懇求在他家住一夜,他不肯,硬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當時天已黑,還下著大雨,傳福音的人只好冒雨趟過他家附近漫到大腿深的河水回去了。第二天,傳福音的人返回他家拿書,張××騙傳福音的人說:「書在別的地方,要翻一座山才能到。」說完,張××把傳福音的人故意帶到沒有路的山林裡,走到半山腰把他們甩掉,自己溜了,害得傳福音的人在山上費了好大勁兒才摸回去。1998年8月,張××以往的癲癇病復發。1999年1月21日他在烤火時倒在火堆裡,右腿嚴重燒傷,露出骨頭和筋,後成了瘸腿,而且在膝蓋上留下個大肉坨。從此張××的癲癇病越來越嚴重,發起瘋來到處亂跑。2001年2月25日,張××掉進他家附近那條8米左右寬的河裡淹死了,他信神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

251 湖北省孝感市漢川市馬鞍鄉黃××,女,56歲,大讚美派信徒。1998年10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說:「你們傳的就是真道我也不接受,你們信的是東方閃電,是異端,是邪教。」黃××對全能神作工極力抵擋、褻瀆,並且還對已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一個姊妹說:「你別聽他們的,別上他們的當,他們信的不是真道,是異端……」硬把這姊妹拉回去了。事後,黃××的家連遭災禍:1999年2月17日(大年初二),黃××的丈夫鄧×因中風死亡,死時65歲;同年5月1日,她三媳婦李××與她發生爭吵,喝毒藥死亡,死時28歲;同年8月20日,她大媳婦張××因神經失常喝敵敵畏死亡,死時34歲;同年10月,黃××突然中風,精神恍惚,口裡還嘮嘮叨叨說要上天去。黃××在2000年連續3次中風,最後什麼都不能吃,於2000年9月11日痛苦地離開了人間。這個惡人的家庭遭了咒詛!

252 湖北省十堰市房縣的傅××,男,46歲,他家是三班僕人派的接待家庭。1999年7月,有人去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時,他開口就說些毀謗神的話,最後還說:「你們信你們的神,我信我的神,即使錯了我也要錯到底。」1999年9月6日,傅××的肚子突然劇痛起來,去醫院檢查是「雙腎積水結石」,因石頭太大擋住尿道無法排尿,肚子脹得像鼓一樣。9月10日做手術,手術長達7個多小時,石頭雖然取出,但因手術中醫生失手劃通了十二指腸,劃傷了膽管和胰腺,因此還不能排水,只好另在肚子上插了6根排水管。過了18天傅××的肚子又劇痛,只好於10月4日做第二次手術,肚子劃開後,腸子已經感染,並且腐爛,無法治療。1999年10月15日,傅××死亡。

253 武漢市江夏區大花嶺新區傅××,女,50歲,原三自平信徒,2004年1月接受新工作,3月4日又退出,4月20日下午5點,她去找三自教堂牧師,讓牧師聯合教堂的人去抓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她對牧師說:「你今晚到我家吃晚飯,我現在去買菜,吃了晚飯後,我帶你去找他們(指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在傅××去買菜的路上,當她行至一座橋時,突然跑出來一個手持尖刀的瘋子,跑到傅××的跟前,照她肚子捅了一刀,當時腸子都流出來了。後被人送到醫院,雖做了手術也沒用,到現在還躺在床上,死不了也活不成,像個植物人。這真是她抵擋神遭到的報應!

254 湖北省丹江口市土關埡鎮龍河鄉姚××,女,55歲,因信稱義派信徒。1999年3月,有姊妹去給她傳神的末世作工,她說姊妹信錯了,說完就把姊妹趕走了。1999年4月22日,姊妹又去給她傳,她再次將姊妹趕走。1999年5月9日,姊妹又去找她,她仍說:「你信錯了,我跟你沒話說。」第二天晚上,姚××在聚會時說:「楊××(指傳福音姊妹)來勸我3次,我死都不跟她一起信。」當晚,姚××就夢見自己走進一個黑洞,而且越走越黑,醒來後她把這個夢告訴她丈夫,她丈夫就勸她跟楊姊妹一起信,她仍然不肯。5月16日,姚××被她婆婆家的瘋狗咬傷了右腳後跟,打針吃藥也無效,到5月19日傷口開始惡化,姚××的嘴也歪了,送到醫院搶救,住了一天兩夜,醫生看沒希望了,就讓她回家,姚××於5月24日上午9點多死亡。

255 湖北省孝感市大悟縣高店鄉的傅××,男,67歲,大讚美派的小片長老。2003年夏天,弟兄姊妹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福音,他不接受,還褻瀆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並且把剛接受的8個弟兄姊妹攪回宗派。2004年2月23日(大年正月初二)晚,一弟兄去他家給他見證全能神作工,他不僅不接受,反而還喊來該鄉派出所的幾個男警把弟兄捆起來,之後傅××便用穿著皮鞋的腳照弟兄的小腿猛踢數下(致使小弟兄的小腿爛了巴掌大的一塊肉),然後他們將弟兄丟在冰涼的水泥地上凍了一夜。同年3月6日下午,一姊妹去傅××的灣子傳福音,傅××得知後,晚上硬把姊妹趕走。當天晚上,傅××回家後,一直口吐白沫。第二天送到該鄉醫院檢查是腦血栓,3月8日早晨,傅××就一命嗚呼了。

256 湖北省老河口市王甫洲的金××,女,43歲,安息日派的信徒;她的丈夫曾××,46歲,安息日會講道人、管家。1998年9月,一姊妹給他們傳神的末世作工,他們不接受還說傳福音的姊妹信錯了,曾××還質問姊妹:「神來了為什麼不跟人商量?」1998年10月,福音再次臨到他們,他們仍不接受,還咒罵傳福音的人是魔鬼撒但,是披著羊皮的狼,並在聚會時咒罵東方閃電。1999年7月,曾××夫妻二人得知下面的人正在聽真道就趕去攔阻,金××一進門就罵:「你們想找幾個爹?幾個丈夫?我們的羊你們一個也別想拉走!」並當即把傳福音的人趕走。1999年12月,又有一弟兄去給曾××傳,曾××說:「我是耶和華的受膏者,你沒資格給我傳。」2000年9月1日,金××在聚會時得急病,第二天就命歸陰間了。

257 湖北省孝感市大悟縣城關鎮的蕭××,女,40歲,季三寶派別的片帶領,2006年12月,弟兄姊妹給她傳全能神的福音,蕭不但不接受,反而還褻瀆神咒詛「東方閃電」。2007年10月的一天,蕭××又召集該派別的人集體禱告咒詛全能神及全能神教會,當時,她禱告一句咒詛的話,讓其餘的人也跟著學一句。這樣集體禱告咒詛後,蕭××突然頭痛,該派別的人都為蕭××禱告無效,蕭××於當天晚上命歸黃泉。

258 棗陽市七方鎮陳××,女,50歲,因信稱義派中層帶領。1998年3月至6月,兩次去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還送給她一本神話書,她不相信神道成肉身來,就極力抵擋、封鎖教會說:「出了聖經就是邪靈作工。」並罵傳福音的人是獸、是蛇。1998年11月18日,有人又去給她傳,她女兒硬把傳福音的人往外趕,後來傳福音的人就向她要書,她說:「我把書燒毀,免得你們再害別人。」2001年6月,陳××的女婿得了胸膜癌,陳××為女婿籌錢治病,並為其禁食禱告20天。2001年10月中旬,陳××到醫院檢查確診自己得了賁門癌,當即就做手術治療,沒等陳××出院,她女婿就於10月30日死亡。陳××也於當年12月14日因醫治無效死亡。臨死前幾天,信全能神的姊妹去看她,她說:「末世傳道的多,我以前攔阻不讓別人信,是不是那靈要滅我?以後誰想信什麼就信什麼,我不管了。」

259 武漢市黃陂區羅漢鎮吳××,女,51歲,大讚美派信徒。1999年3月上旬,吳××接受了全能神,但不到一個星期就被惡僕拉回,她還到處散佈謠言說:「他們傳的是異端、邪教,把人當神待了,可千萬別上當信錯了。」吳××還把已接受真道的人拉回該派別。之後,有人多次去她那傳神末世作工,她都極力抵擋,還褻瀆說:「奉耶穌的名咒詛東方閃電,趕走東方閃電。」2000年8月15日,吳××吐了一次血。2000年9月17日,吳××又吐了幾次血,去醫院檢查是胃癌,9月18日動手術,醫生發現癌細胞已擴散全身,將胃全部切除,之後吳××一天吃10多餐但總也吃不飽。昔日高大魁梧的吳××現已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身體小如孩童。在飽嘗一年多的病魔折磨後,吳××於2001年11月28日終於告別人間。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