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山西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16例)

233 嵐縣王××,49歲,男,當地三贖派的大帶領。1997年12月份,他聽說有4個弟兄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福音,便去攪擾說:「你們不要聽他們的,他們的不對,是哭派。」但這4人沒有聽信他的話。1998年9月,有人再次給該派別的人傳福音,他便攔阻說:「不認識的人別接待。」同年10月27日在去參加聚會的路上,有一輛無人操作的礦車在一斜坡上停著,當王××快走過去時,看見這車倒滑下來,他急忙躲到旁邊的排水溝側,但這車卻像是有意追他似的,滑到他身邊時就拐彎向他直撞過來,車馬槽立時大開,車上的礦石像無情的冰雹稀里嘩啦傾倒在他身上,砸得王××當時腦漿都流了出來,和他一起的兩個該派別的姊妹還愚昧地為他禱告,但卻無濟於事。神要懲罰惡人誰能挽回呢?

234 潞城市魏××,男,38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9年3月下旬,魏××受當地帶領張××差派,對當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進行監視,在監視期間還往姊妹的院裡扔石頭、磚塊,並和帶領張××等人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強行搜書,還找傳福音的弟兄姊妹。就這樣,魏××從1999年3月下旬一直監視到1999年底。2001年的2月中旬(正月裡),魏××到玉米地裡的電線杆上作業時,拔舊電線杆的吊車倒車時把他工作的電線杆正好撞斷,魏××隨同電線杆一齊倒下,被地裡的玉米茬穿進肛門,流血不止,渾身疼痛難忍,送往醫院經搶救無效,於當天晚上就見閻王了。惡人終遭報了!

235 潞城市店上鎮張××,男,66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7月份,他聽說有一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就上門去攪擾,姊妹勸他聽見證,他說:「你跟上異端了,是假的,我不聽。」1999年2月底,張××又把接受全能神的12個弟兄姊妹拉回教堂,並收了他們的書。1999年3月12日,他夥同教堂的幾個人租車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去抓人,到了之後就到處搜查,並當場抓住一個姊妹說:「你跟上假基督了,我奉主的名把你抓回送到公安局去。」後又把姊妹帶到孫××家,強迫姊妹棄絕真道,一直從上午11點監禁到晚上10點多鐘才放姊妹回家。張××仍不罷休,還繼續派人監視信全能神姊妹的行蹤。1999年3月底的一天晚上,張××帶著幾個人再次闖入姊妹家中進行非法搜查,並威脅姊妹說:「把傳異端的人交出來,我要把他送到公安局。」1998年7月至1999年4月,姊妹8次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每次他都像上述所說一樣抵擋,最後一次姊妹給他傳時他說:「我寧死在這個家也不接受你們傳的異端。」1999年4月28日,張××在吃飯時感覺食道疼痛。2000年3月,他到長治中院診斷,結果是賁門癌,手術後仍沒有減輕他進食的痛苦,但他仍不放棄抵擋神的作工,還對同夥說:「你們看管好教堂,任何人不准接待假基督,免得受迷惑。」說罷此話,2001年12月中旬,張××病情加重,咳嗽、氣喘,吐痰時帶著血絲,渾身發冷。2002年2月13日(大年初二),張××舌頭疼得厲害,不能進食,嚴重時水也不能喝,疼得直喊叫。張××因作惡多端難逃神的懲罰,最後在病痛中喊著說:「我實在受不了啦,天父快讓我死吧!」因無法忍受病痛的折磨,2002年3月17日,張××又到長治中院檢查,經查他又得了肺癌,病上加病。到最後他被病痛折磨得只有七八十斤重,臨死前三天吐血塊吐得厲害。2002年3月29日,張××在病痛的折磨中死亡。此人抵擋神到了一個地步,真是死有餘辜!

236 山西省呂梁市臨縣陳××,女,43歲,三班僕人派大帶領。1998年6月,她聽了神末世道成肉身的見證後,當時定真接受,後因該宗派使女、工人攪擾返回該宗派,並四處封鎖教會,毀謗、褻瀆神說:「這哪裡是神的話?這跟《紅旗》雜誌差不多,我也能寫出來。」2001年1月16日,有一弟兄去發給她讚美全能神的詩歌磁帶及歌本,她不珍惜這次機會,反而更加瘋狂地抵擋。2001年1月18日(臘月廿四),她拿著抵擋全能神的材料夥同工人、使女共6人開一輛吉普車到一鎮上封鎖教會,晚上8點左右,途經拐彎處,車突然撞到山壁上,由於車速太快,致使車反彈出去,整部車像一顆炮彈似的墜下山崖,車尾隨即栽進崖下的冰窟窿裡,再也動不了了。當地村民聽見聲音,趕來把他們從車窗裡拉出來,陳××頭部受重傷,口中吐血,另一名外地工人劉××,男,20歲,也被摔得渾身是血,其餘的1個重傷,3個輕傷。當時村民便把他們送到當地醫院,因傷勢過重醫院不敢接收,此時陳××已斷氣,劉××送另一醫院搶救無效,於2001年1月19日(臘月廿五)死亡。他們合夥抵擋神的作工,怎能逃脫神的懲罰呢?正如聖經所說:惡人雖然連手,必不免受罰!

237 山西省平順縣于××,男,64歲,因信稱義派的帶領。1998年10月,神末世的作工傳到平順縣時,他不接受還誹謗說:「狼來了,弟兄姊妹要提高警惕,他們是異端、邪教,是東方閃電、迷惑人的假基督。」有一次,于××碰見傳福音的一個弟兄,當場就質問弟兄說:「你是什麼地方的?我看看你的身分證。」還說:「我祖輩三代信神,我還不知道對錯?這個肯定是假的。」並且還拿著《天風》四處封鎖教會說:「誰要是聽後受了迷惑,到時候別埋怨我沒告訴你們。」在1998年過聖誕節時,他站在講台上,邊諷刺邊挖苦地說:「有的是真信的,有的是假信的,他們傳福音是為了掙錢。」還拽著自己的衣領對天發誓說:「要是我說錯了,讓神懲罰我!」說話後沒幾天,于××感覺身體不舒服,於1999年2月13日(臘月廿八)檢查是食道癌,1999年3月2日(元宵節)到北京檢查是賁門癌,做完手術後,病情不見好轉,整天臥床,疼得他在床上縮成一團,一直哭泣,還用毛巾蒙住臉,不願見人,每天疼痛得不能吃飯,只能靠著喝點牛奶維持生命。就這樣病痛把他折磨得骨瘦如柴,臥床6個月之久,於1999年8月25日死亡,正應驗了他在神面前所立下的誓言。神除去了這個攔路虎!

238 山西省長治市長治縣蔭城鎮韓××,男,34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2001年10月,有人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說:「你別來這一套,你們傳的是假的,這兒絕對不接受,你在這個村裡妄想傳開這個福音。」11月,又有姊妹到聚會場所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說:「走!這兒不許你禮拜。」還怒氣沖沖地拽著姊妹的胳膊往外拖。2002年元月29日,又給他談一些因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例子,他說:「你瞎說,我不想聽,簡直是迷惑人的。」2002年2月15日(大年初四),韓××和兩個不信的弟弟(一個27歲,一個31歲)早上4點開著大卡車往河北送炭,在開車返回家的途中行至武安大橋時,車把橋欄撞倒,掉到1丈多深的橋下,弟兄3人當場死亡。韓××與他的小弟弟腦漿迸裂,慘不忍睹。抵擋全能神遭到了懲罰!

239 山西省陽泉市趙××,男,49歲,三自教堂的執事。1999年4月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極力抵擋,口出褻瀆神的話,又到處封鎖教會,攪擾其他人聽見證。他還在同工中散佈說閃電派勢力很大,是異端,是邪說,煽動弟兄姊妹不要接受。1999年10月3日,趙××在一次講道時忽然急病發作,口吐白沫,當場不省人事,1999年10月9日死亡。這完全應驗了聖經的話:作假見證的必滅亡。

240 山西省運城市張××,女,55歲,真耶穌教會(屬三自)講道人。1999年9月,兩次給她傳神末世福音,她都不接受,並在該教會散佈謠言說:「他們傳的道是異端,是迷惑人的,不要聽他們的。」2000年7月,傳福音的人第四次去給她傳,她說:「東方閃電是人間理學。」還拿著該派別印的抵擋神的材料說:「我不相信女基督。」並且高捧她的帶領。2000年8月下旬,她兒子開車撞死1個人,賠償3.5萬元。2000年11月4日,她守完安息日過馬路時被兩輛車夾在中間,連自行車帶人被掛倒在車輪下,後腦骨碾碎,腦漿流出,在送往醫院的路上氣絕身亡。正如聖經的話:禍患追趕罪人。

241 山西省長治市平順縣陽高鄉任××,男,46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8年12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的作工,他說:「你們是異端、邪教,東方閃電是迷惑人的假基督,我不聽,你們趕快走吧。」後又多次給他傳,他仍是拒絕接受。1999年12月25日,任××的妻子神經病突然發作,從30米深的懸崖跳了下去,摔得七竅流血,當場斃命。2002年1月上旬,兩個姊妹去給該派的弟兄姊妹傳神作工,他發現後馬上趕到現場,罵道:「你們是魔鬼的兒女,是拆散教會的,都是假的。你們說神來了,在什麼地方?讓我看看!」緊接著惡狠狠地抓住兩個姊妹,從家裡拖到大門外。從1998年12月以來一共給他傳過30多次,但他都拒絕接受,死不悔改。2002年3月29日,也就是他女兒出嫁的大喜日子,他萬萬沒想到喜事變成了喪事。在開車送親的途中發生了車禍,汽車從100米高的懸崖上飛了下去,車上的7人全部被摔死,其中他14歲的大兒子和10歲的小兒子摔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他嫂子的腦袋也摔得找不著了,他的外甥女、外孫女、侄女還有司機都是面目全非,場面慘不忍睹。面對這樣的殘局,任××心裡十分痛苦,家裡親人也沒有人理解他,就連他唯一的哥哥也不理解他,還拿著棍子打他。任××抵擋神遭了咒詛!

242 山西省吉縣王××,男,58歲,華雪和派骨幹。1999年4月12日,他的女婿(華雪和派骨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且帶著見證人召集他們27個執事、工人聽見證,當時都認為挺好的,王××卻極力攪擾,還威嚇弟兄姊妹說:「任何人不能看神話書,書上有藥,一看就被迷惑;三步作工不能聽,一聽就跟他們跑。」就這樣封鎖教會半個月後,王××得意洋洋地到他的女婿家說:「這些人不都是你管的嗎?你一個也別想拉走!」說這話沒幾天,他的聲音嘶啞,飯量減少,不久他喉嚨疼痛,氣短咳嗽。王××原來左邊有一個甲狀腺瘤,此時右邊又長出一個,幾天後他渾身無力,自行車也不能騎,就這樣他還不醒悟。他又差派侄子等3人把遠處(他親戚所在教會)已接受真道的50餘人拉回該派。之後,王××到醫院檢查得知是肺癌晚期,已無法醫治,他悲觀失望,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8月17日他呼吸困難,用氧氣才能維持生命,每天都用杜冷丁來解除渾身疼痛。9月24日他打發人把他的女婿叫來說:「讓人趕緊歸向全能神,到時候了,我這病是抵擋全能神太厲害而受到了懲罰,你們替我禱告禱告吧,我實在受不了了!」當時他已經面無血色,皮包骨頭,渾身臭氣,到9月26日中午懊悔地死去。死到臨頭才懊悔,太晚了!

243 山西省潞城市成家川辦事處郭××,男,70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9年上半年,有人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拒絕接受,還定罪神作工是邪教、異端。1999年9月上旬,有一個弟兄(以往與他在一處教會)給他再次傳神作工,他說:「女兒也帶書來讓我看過,我當時就把她的書扔在地上,如果是神的話,我把書扔在了地上,神也沒把我怎麼樣啊!這純屬異端東方閃電,神根本不會成為女的來在地上,這些人是打著信神的旗號拉攏人心!」並且事後還封鎖教會說:「不要亂聽、亂接待,假的太多,只要守住聖經就能蒙拯救。」這樣一來導致神的福音工作受到極大攔阻,80多個弟兄姊妹受他的影響不能接受神的作工。之後,2000年11月上旬,郭××的妻子患有脈管炎,病情加重,去醫院治療無效就把手截掉了。在他妻子出院後,於2000年11月下旬的一天,郭××去醫院買藥的途中騎著摩托車和汽車相撞,當場撞得把舌頭差點咬斷,疼得昏了過去,急忙送往醫院,搶救6個小時無效,於當天下午6時結束了他抵擋神的罪惡生涯。

244 山西省長治市黎城縣上遙鎮高××,男,53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8年2月中旬,兩個弟兄去傳神的末世福音,剛好高××也在場,他就趕傳福音的弟兄走,並且怒氣沖沖地罵道:「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你們的書是人捏造的,不是神話。」還諷刺挖苦傳福音的弟兄。1999年3月上旬,高××拿著他和他哥編寫的抵擋全能神的反面材料到處迷惑人,並在感恩會上宣讀說:「他們信的是一個人,不是神,是迷惑人的,是假的,都是狼子狼孫,絕對走錯了。」還嚴重地褻瀆神的肉身,話語難以入耳。緊接著在1999年3月下旬,他又一次招聚同工會,還是利用抵擋神的材料封鎖教會,導致至少300個弟兄姊妹受其影響,給福音擴展造成極大的攔阻。1999年4月8日,剛吃過午飯,一向身體健壯的高××突然栽倒在地,當場就不會說話,還沒來得及上醫院搶救就一命嗚呼了。這個惡魔終受懲罰而死!

245 山西省晉中市平遙縣岳壁鄉羅××,女,52歲,重生派講道人。2000年春天,有姊妹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將姊妹趕出家門。2000年11月,另一姊妹又去給她傳,她還是褻瀆說:「七靈派是邪靈,進去就出不來,死也不跟你們的神。」事後,2001年8月,羅××的兒子得病,經檢查,她兒子腦子裡長了蟲子,頭疼,發高燒,醫治共花兩萬餘元也沒治好,後於2002年1月6日死亡,死時26歲。羅××的兒子死後,兒媳婦也帶著孩子走了。羅××的丈夫因兒子的死受到很大的打擊,於2002年2月18日(正值春節期間)因思念兒子得病住進醫院,治療無效隨他兒子去了。羅××受著精神上的折磨,好端端的家竟家破人亡。她作惡多端遭到了該有的報應。

246 山西省忻州市五台縣劉××,男,74歲,因信稱義派教會帶領。1997年10月下旬,當神的末世作工傳到他那裡時,他聽完見證說:「誰給我傳的耶穌,他跟我就跟,他不跟我就不跟。」(「他」指原宗派帶領。)說完這話之後於1998年1月28日(正值大年初一),劉××突然氣喘吁吁、大汗淋漓,經醫院檢查是肺氣腫和心臟病。1998年秋,有人多次和他交通,他說:「你們所談的都合乎聖經,是真理,你信你的神,我信我的神,人家能下地獄,我也能下地獄。」並說了很多抵擋神、褻瀆神的話,說完這些話劉××病情更加惡化。1998年10月18日,正好是星期天聚會時,他坐在椅子上就再也沒起來,誰知他已命赴黃泉了。這是跟從人的下場!神成全了他下地獄的要求。

247 靈丘縣夏××,男,62歲,懊悔派工人。1997年7月起有人曾4次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的作工,還有他妻子的弟媳先後到他家30餘次給他見證全能神,每次他都拒絕聽道,最後將傳福音人的長相、特徵全通知給該派別的人,讓其提防,還說不准接待外來人,並將已接受全能神的6個人拉回到該宗派。1998年1月12日,有一姊妹最後一次傳福音給他,他說:「我看你傳的怎麼也不對,神怎麼也不可能第二次道成肉身。」並且報告該派別的大帶領把姊妹趕出家門。就在1月底,夏××突然得肝癌病,不久便臥床不起,生活難以自理,吃不下飯,骨瘦如柴,痛苦折磨了他8個月,於1998年9月26日命歸黃泉了。

248 洪洞縣山頭鄉筆架莊村任××,女,39歲,因信稱義派信徒。1999年春天至1999年冬天,弟兄姊妹給她傳了4次神末世的作工,她說:「我家祖祖輩輩是信耶穌的,我寧願死在這裡也不離開,你們信的是假的,即使對我也不接受!」2000年5月上旬,任××感覺眼睛模糊,嘴裡發苦而且咳嗽得厲害。同年7月21日去醫院檢查是肝炎,但她自己不在乎,過了一段時間病情越來越嚴重,眼睛發黃,睡覺起來嘴邊有血絲,無奈在同年10月24日又去醫院檢查,結果已成為肝硬化腹水,肚子膨脹得厲害,不能吃飯,住院花了一萬多元醫治無效,於12月24日回到家中。之後,她的病情不斷惡化,臉色黑青而且臉上起泡,吐血兩三次都是血塊,經常肚子脹痛得大聲喊叫,臥床不起,後來人都不敢上前看她。最後任××受盡了折磨,於2001年1月24日(正值大年初一)命歸黃泉。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