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河北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7例)

225 邢台地區邢台縣東汪鎮景××,男,63歲,三自教堂的長老。1999年3月,全能神末世作工在此地擴展時,他依仗權勢,瘋狂地封鎖教堂,抵擋褻瀆神的作工,說是邪教、異端、迷惑人的,給福音工作帶來極大的難處。1999年4月,景××得了食道癌,在石家莊、北京治療花去兩萬多元也沒治好。2001年2月26日,這個大名鼎鼎的「景長老」便命赴黃泉,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226 河北省一個悔改之人的心聲:

我是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尹×,男,52歲,原是安息日會大帶領。1996年3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不接受。1997年7月,我被公安局抓去罰款3000元才放我出來;1998年3月,在309國道上,我開著機動三輪車將一男子撞到溝裡,賠償對方690元;1998年8月19日上午10時,也是在309國道上又一次出了事故,對方頭部受傷,縫了7針,肩膀骨折,我賠償對方700元;同年10月,我從邯鄲往家走的路上又撞了一個小學生,賠了600元。就這樣我還是不反省。1999年4月,又有人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我不接受還編寫了抵擋神的歌:「假基督出現,已經在人間,用聖經迷惑人……」後來又有人去教會傳,我攔阻他們進教會,並在教會中下命令說:「無論什麼人來傳都帶到我家,絕對不許他們進入教會,免得人受迷惑。」在此期間我得了一場大病,心口疼、氣喘、四肢無力,吃藥40天也不見效,做生意又賠了9000元。2000年2月17日,又有人給我傳神的末世作工,蒙神開啟我才醒悟,當時我用語言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懊悔地大哭一場,從此我接受了全能神。我數了一下,給我傳過福音的共有29人,我真認識到自己頑固不化、狂妄自是,也深深地感到是神拯救了我。這是我的親身經歷,望所有弟兄姊妹千萬不要像我這樣頑固抵擋,趕快醒悟歸向全能神!

227 河北省保定市南市區焦莊鄉楊××,女,35歲,老地方教會的執事。1995年5月因患有紅斑狼瘡頭髮都脫光了而信主,信主後病完全康復。1998年12月,有人給她見證神的末世作工,當時她聽得挺好,回去後卻把當時記的筆記交給她的帶領吳××,隨後他們又召集同工聚會,並把當時記錄的筆記錄成反面宣傳的磁帶發往各教會,還定罪褻瀆神的作工,導致那一帶的福音工作受到極大攔阻。1999年1月中旬,有一姊妹又去給楊××傳,她卻破口大罵把姊妹羞辱一番。1999年5月13日,楊××突然發燒,老病復發,一直高燒不退,身上出現好多紅色斑點,頭髮幾乎脫光,去了幾家醫院無法醫治,於1999年7月3日與世長辭,死時瞪著兩眼望著天,面目很難看。後來,聽楊××的母親說楊××的帶領吳××在1999年6月底死亡。兩惡僕同被剪除!

228 河北省張家口市陽原縣東井集鎮鞏×,男,69歲,懊悔派帶領。1995年6月,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聽完後拒絕接受。1997年3月,又一次傳福音給他,他便定罪說:「你們是邪教、異端、假基督。」並且四處攪擾。後來有人先後10多次和他交通,他卻一次比一次褻瀆得嚴重,還說:「是真神我也不接受,看你的神能把我怎樣?我女婿把書燒毀,也沒把他怎樣啊!」此後,2001年3月11日,鞏×在馬路上被修路的挖掘機倒車時撞倒,車軲轆軋住他的腳,直至小腹,當時痛得他大呼「救命」,急送到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他定罪真道受到了懲罰!

229 河北省邯鄲市臨漳縣章裡集鄉霍××,男,70歲,他家是因信稱義派的接待家庭。1994年下半年,有人給他送去全能神話語的書,被他撕毀。1999年11月份,有人再次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被他趕出家門,他還褻瀆說是異端、邪教。2000年11月14日,霍××正準備吃飯時,房子倒塌,把他活活砸死。正如聖經的話:奸惡人的房屋必傾倒!

230 邯鄲市成安縣道東堡鄉王××,男,62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5月,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聽說本村有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帶著該聚會點幾個人去攪擾,並且說兩個傳全能神福音的姊妹是迷惑人的,還恐嚇兩個小姊妹,說要打電話報告公安局,當晚就把兩個小姊妹趕走了,他妻子也迷惑該教堂的人說此道不能接受。結果1999年12月16日,他妻子從拉磚的車上摔下來,經搶救無效,7天後死亡。2000年6月12日,王××感覺身體不舒服,經檢查是肺癌,2000年9月6日也一命嗚呼了。一對老惡僕就這樣被剪除了。

231 天津市薊縣九百戶鄉趙××,女,43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8年7月因受惡僕的迷惑,她也隨著褻瀆神,每次聚會她都帶頭咒詛:「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捆綁東方閃電……」她不允許該派別的人接待不認識的人,若發現有陌生人去了她就趕緊報告其首領,一年之中她一直這樣抵擋。1999年6月19日晚,趙××騎自行車到一弟兄家商量割麥子的事,經過一個下坡路時,撞在路邊小賣部門口的一塊大石頭上,撞時響聲很大,緊接著又聽見一聲慘叫。當人看見她時,她已不會說話了,滿臉是血,看不清面目,送到當地醫院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