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吉林省基督教天主教各宗各派抵擋全能神受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22例)

709 松原市肖××,女,45歲,三自教堂骨幹。下面是她本人的自述:

1995年4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當時我拒絕接受,並到教堂裡說了些褻瀆神的話,極力地攔阻教堂的人接受,還不准我母親和姊妹們接受,說:「這道是假的。」自此以後我一直遭到神的管教,幾次做生意共賠人民幣5萬餘元。1996年初,我又患了突發性肝病,到長春、上海等地治療都不見好轉,而且病情繼續惡化,最終發現是肝硬化腹水晚期,大夫說已治不好了,勸我回家,此時我活在驚恐絕望之中,家人為我預備好了一切後事,只等待死亡。1998年10月29日,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我接受了,從此我的病漸漸地好轉。現在我已完全康復,還在外面盡本分。我特別懊悔自己以往棄絕真神的到來,抵擋了真道,望弟兄姊妹不要再像我這樣,以免後悔莫及。

710 梨樹縣三自教堂教歌員王×,女,40歲。1999年3月下旬,她和婆婆一起接受了神末世作工,第二天她就退出去了,說不是神作的,還跟宗教人一起褻瀆神。她還極力逼迫已接受全能神的婆婆,並捏造說婆婆罵她,還起誓說:「如你沒罵我,我就遭雷擊。」說完第三天就打雷下雨,王×坐在炕上被雷擊倒在地上,把鎖骨摔斷了。這事過後,她還不醒悟,而是變本加厲地與婆婆對立,與宗教人一起拉回20多個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2001年2月13日(正月裡),王×突然得了一種怪病,肚子疼痛得直撞牆,經檢查膽裡長肉,動了大手術把膽切除了,花了4000多元,差點死掉。此後,她再也不敢說褻瀆神的話了,和婆婆緩和了關係。現在她把巫醫請到家供了偶像,活在神的咒詛之中。

711 梨樹縣東河鄉孫××,男,67歲,複臨安息日會法人代表。2000年11月,有人屢次把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反而作惡抵擋,說東方閃電是異端、邪教,是法輪功,並且攔阻別人接受真道。2002年1月13日,有人再次傳福音給他,他更加抵擋,還扯住傳福音姊妹的胳膊將其拉出教會。沒過半個月,孫××去女兒家,突然發病,大口大口吐血,經醫生確診是肝裂、肝癌晚期。在臨死前他向主禱告說:「我罪太大了,特別在傳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面前罪太大,冷言冷語讓人受不了,求主饒恕我的罪。」可憐的孫××後悔已晚,全能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他於2002年1月26日氣絕身亡。

712 永吉縣何××,女,75歲,因信稱義派教歌員。1997年9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和手下30多人都一起接受了,後來又被人拉回原派別,她就開始封鎖教會,並定罪神的作工,還說是異端、邪教,並把接受全能神的30多人都拉回去,導致這30多人至今沒能歸到神的面前。1998年,何××的丈夫得腦血栓,全身癱瘓,臥床不起,直到今天生活還不能自理。同年,她大兒子蹬三輪車撞到垃圾箱上腳被撞骨折;2000年7月,她大兒子說活著沒意思,就喝藥自殺了。2001年8月26日,她三兒子幹基建活時,吊車吊的灰槽子掉下來,把他的左胳膊砸折,因接錯位,現今幹活受限制。2001年9月6日,她二兒子也是在幹基建活時被一塊磚砸到頭頂上,造成大腦萎縮,失去勞動能力,至今沒有痊癒,只能吃飯、穿衣、走路。何××因抵擋全能神家裡災禍連連。正如聖經的話:以惡報善的,禍患必不離他的家。

Pages: 1 2 3 4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