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吉林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10例)

215 吉林省四平市梨樹縣孤家子鎮曲××,女,43歲,因信稱義派講道的。1998年3月份,有人給她母親傳神的末世作工,曲××冷嘲熱諷地說:「你信的是女神,是邪教。」她母親聽她的,也跟她說一樣定罪的話。1998年4月她母親開始有病,經診斷是淋巴癌,臨死之前20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於1998年8月22日身亡。2000年11月,她聽說她所在教會的兩個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她就如惡魔一樣去攔阻,並將姊妹拉回原派別,她還和傳福音的姊妹爭執,說:「東方閃電是邪教、異端。」傳福音的人說:「人不敢說誰對誰錯。」曲××說:「我就敢說,等著審判台前見!」2002年4月1日夜間,曲××的家發生火災,她的兒女(一個18歲,一個16歲)被活活燒死在火海裡,只有她不信的丈夫沒事。曲××被燒得像燒熟的小鳥,胳膊、腿就剩個樁,一條大腿被燒掉,腦袋燒成了骷髏,屍體又被法醫解剖。這個作惡多端的惡僕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216 吉林省四平市公主嶺市范家屯鎮馮××,女,55歲,復臨安息日會講道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2001年11月當她得知該派別有兩個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時,她就極力地散佈謠言說:「東方閃電是邪教、是迷惑人的……」並用種種手段拉攏人、控制人,還說:「你們誰接待他們就在他們的惡行上有份了,誰接受就開除誰。」在她的威脅恐嚇之下,其中一個姊妹被拉回原派別。馮××還不善罷甘休,一直從事抵擋神的活動。2002年1月19日,馮××帶6個人開車去封鎖教會,眼看快到教會時,車撞在大樹上,又撞到電線杆上,司機(掛名信徒)與其母親安然無恙,其他4人都不同程度地受重傷。其中趙××肋骨折斷兩根,脾被扎壞,後摘除,左手撞傷縫10針,左眼皮縫3針;辛××腳背撞骨折;姜××兩個手腕骨折;繆××軟肋撞斷兩根;而馮××卻被撞得面目全非,當場死亡,遭到了神的懲罰!幸虧她一命嗚呼,不然有多少人的生命斷送在她的手中!

217 永吉縣何××,女,75歲,因信稱義派教歌員。1997年9月,有人給她傳神末世作工,她和手下30多人都一起接受了,後來又被人拉回原派別,她就開始封鎖教會,並定罪神的作工,還說是異端、邪教,並把接受全能神的30多人都拉回去,導致這30多人至今沒能歸到神的面前。1998年,何××的丈夫得腦血栓,全身癱瘓,臥床不起,直到今天生活還不能自理。同年,她大兒子蹬三輪車撞到垃圾箱上腳被撞骨折;2000年7月,她大兒子說活著沒意思,就喝藥自殺了。2001年8月26日,她三兒子幹基建活時,吊車吊的灰槽子掉下來,把他的左胳膊砸折,因接錯位,現今幹活受限制。2001年9月6日,她二兒子也是在幹基建活時被一塊磚砸到頭頂上,造成大腦萎縮,失去勞動能力,至今沒有痊癒,只能吃飯、穿衣、走路。何××因抵擋全能神家裡災禍連連。正如聖經的話:以惡報善的,禍患必不離他的家。

218 公主嶺市任××,男,29歲,安息日會講道人。2001年6月21日,有一姊妹去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當場定罪,回到教會就散佈謠言說:「東方閃電是邪教、迷惑人的,千萬別上當。」事後不過兩天,任××就被鬼附身,不能說話,時常抽風,有時發呆,幹活無力,現在也不到該派別去聚會了。抵擋神被廢棄了!

219 吉林省松原市蕭××,女,45歲,三自教堂骨幹。下面是她本人的自述:1995年4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當時我拒絕接受,並到教堂裡說了些褻瀆神的話,極力地攔阻教堂的人接受,還不准我母親和姊妹們接受,說:「這道是假的。」自此以後我一直遭到神的管教,幾次做生意共賠人民幣5萬餘元。1996年初,我又患了突發性肝病,到長春、上海等地治療都不見好轉,而且病情繼續惡化,最終發現是肝硬化腹水晚期,大夫說已治不好了,勸我回家,此時我活在驚恐絕望之中,家人為我預備好了一切後事,只等待死亡。1998年10月29日,又有人給我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我接受了,從此我的病漸漸地好轉。現在我已完全康復,還在外面盡本分。我特別懊悔自己以往棄絕真神的到來,抵擋了真道,望弟兄姊妹不要再像我這樣,以免後悔莫及。

220 吉林省四平市梨樹縣劉××,男,52歲,真耶穌教教士,全家信。1999年2月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褻瀆神、毀謗神說:「你們傳的是假的、是女基督。」還攔阻手下人接受真道,並說有人來傳就給趕出去。後多次給他傳福音,都被他棄絕。2001年6月9日陰天,當時他妻子正在裡屋洗衣服,小兒子在屋外修車,突然一聲雷響,其妻子和兒子同時被雷擊倒在地,牆上掛的玻璃鏡被擊碎,碎片扎進他妻子的肉裡,他妻子不能動彈,房子頓時起火,兒子起來進屋把母親拖到外邊。房屋燒毀了,損失財產價值2000多元,其妻子被送進醫院動手術,取碎片時因碎片太多,手術費花了3000多元。劉××抵擋神遭了報應!

221 吉林省磐石市煙筒山鎮趙××,女,49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8年,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定罪說是假的,並且封鎖教會,不許接待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人,就是親姐妹也不讓接待,還揚言要報告公安局。1999年5月,又一次給她傳福音,她連罵帶推把傳福音的姊妹推出門外,並且說:「我只信天上的神,不信地上的神。」2001年5月5日,趙××去吉林市看望教會時得急性腦出血,當場死亡。惡僕被剪除了!

222 蛟河市王××,男,47歲,蒙頭派的帶領。1999年3月中旬,神的末世作工傳到他,他當時就火冒三丈,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說神話是人說的,並且攪擾接受全能神的人。之後他又聽過幾次見證,仍然不接受,還繼續抵擋,並封鎖教會,他對手下的人說:「若來不認識的人,就拿棒子往外打。」2001年3月18日晚上,王××在聚會中途去廁所時昏倒在羊圈裡,當時誰也不知道,散會後家人在羊圈裡找到了他,送到醫院檢查是腦出血,無法醫治,第二天就死亡了。惡僕遭了懲罰!

223 公主嶺市懷德縣蕭××,男,38歲,復臨安息日會的講道人,其妻子也是講道人。1999年7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他,他拿了神話書看了3天後就說不對,說是人寫的。2001年4月4日,他妻子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蕭××就開始逼迫,用皮帶毒打妻子,手段殘忍,邊打邊問:「你是要神還是要我?」妻子說:「兩個都要!」他說:「這個說法不行!」當時就把妻子趕出家門。從開始一直到2001年11月蕭××都看著其妻子,不讓妻子聚會。2001年12月3日,他妻子又去聚會,蕭××到處找,12月11日他打聽到接待家庭的地址、姓名,氣忿忿地回到家開始磨菜刀,正在磨刀時妻子回來了,他對妻子說:「你如果再和信全能神的人接觸,我看見一個殺一個。」並要去市裡統戰部報告。事過三天,也就是2001年12月14日晚,蕭××騎摩托車與一輛拉木頭的四輪車相撞,當場死亡。抵擋神的惡魔遭了報應!

224 柳河縣駝腰嶺鎮王××,女,56歲,因信稱義派執事。1999年冬季,王××聽說有人傳神末世作工,她說:「如有人來傳東方閃電,你們就來找我,我要不接受,你們就別接受。」2001年7月,該派的一對夫婦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她極力反對、多次攪擾,把那夫妻倆拉回去。所以她所帶的教會無一人敢接受全能神作工。2001年10月6日,王××與大兒子去磨房磨米時突然頭痛,坐下後已說話不清,流口水,去醫院檢查是腦出血。10月11日,王××回家後就瞪著眼睛、張著大嘴、大口地喘著氣,不會說話,十分恐怖,於10月12日中午死亡。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