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黑龍江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17例)

189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嶺東區王××,女,51歲,三自教堂的唱詩班成員。1999年8月,有人將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她夫婦倆,她丈夫表示願意接受,還拿了神話書籍考察,但王××不接受,還對她丈夫說:「咱倆各走各的路!」她丈夫於2000年2月把書送回。8月4日,王××乘坐汽車,途中汽車突然失控,滿車的人就只有她一個人被甩出車外,接著車翻了正好把她砸死在車下,其他人都沒事。王××就這樣被剪除了。

190 黑龍江省海林市合一派講道人王××,男,45歲。1997年有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還對他下面的人說:「如果沒有我的字條,不准接待任何人。」又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1999年8月7日,王××在路口站著等車,被旁邊突然倒塌的煙囪當場砸死。王××作惡才到此為止了。

191 黑龍江省雞西市某礦邱××,女,62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7年5月,傳福音的人到她家附近的一個姊妹家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知道後便去把傳福音的人趕走。1997年秋天,有人到該教會傳福音,邱××在講道時邊看著姊妹邊說:「東方閃電這些人外表都可謙卑了,讓人容易上當,你們不許和東方閃電的人接觸,誰傾向東方閃電的人就開除誰,不讓聚會。」並禱告咒詛東方閃電,說誰不咒詛誰就是和東方閃電一夥的,還到處封鎖教會。2000年11月的一天,邱××突然昏迷,經醫院診斷是貧血。2001年7月上旬,她的病情加重。有一天,邱××從樓梯上摔倒,頭部摔傷,之後到醫院檢查發現是腦瘤,瘤長在腦袋中間不能做手術。回家後,邱××就臥床不起,餵飯往外噴,也不能吃,後於2001年8月26日死亡。講道人抵擋神落得這個下場!

192 黑龍江省肇東市王×,女,32歲,靈恩派的帶領。下面是她本人的自述:1998年7月,有兩個姊妹給我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聽了很好,後來起疑惑就不聽了。之後參加了一次原宗派的同工會,我們總帶領在同工會上講反傳這步作工38條,我就完全否認了這步作工,回來之後到各處封鎖教會。1999年7月,我丈夫在打工時從樓上摔下來,胯骨骨膜摔壞,8月份又得了肝硬化腹水。幾次的擊打加上外債追討,我不再講道了。1999年10月,一個姊妹又給我見證全能神,我才靜下心來聽交通,是神愛喚醒了我的心才使我接受了這步作工。

193 黑龍江省巴彥縣吳××,女,50歲,靈恩派信徒。1999年3月份,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作工,6月份又退回原派別,並大肆毀謗、褻瀆說:「女基督不是正道,你們信偏了。」還四處散佈謠言攔阻別人接受全能神,說神家不要她了等等讓人難以啟齒的話。不久,吳××的牙床開始長膿瘡,2000年3月份確診是牙齦癌,牙床上長滿了大大小小的毒瘤,直流血水,閉不上嘴,嚴重到把嘴堵塞了,疼痛難忍,於2001年5月份活活餓死。她是用嘴說話定罪神的作工,以至嘴裡長滿毒瘤,把口塞住,真是報應!

194 黑龍江省阿城市平山鎮張××,男,52歲,召會的長老。1999年4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抵擋,之後還到他所管轄的各個教會去散佈鬼話,他褻瀆神說:「神來了是女基督就是邪靈、邪教,是假基督來迷惑人的。」還告訴弟兄姊妹:「誰也別接觸傳福音的人,他們傳的是邪靈、邪教,有毒,誰也別和他們接觸,一接觸就受迷惑了。」在他所封鎖的教會中有100多人都不敢尋求真道。之後,張××的動脈硬化病逐漸加重。在1999年12月份的一次大聚會中,他正講道時突然嘔吐,送到醫院後搶救無效因腦瘀血而死亡。

195 黑龍江省賓縣平坊鄉畢××,女,42歲,曠野派的信徒。1999年2月份,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到該地,當時全教會人員都接受了,她因有觀念就去把她的首領找來攪擾、毀謗並褻瀆神,還說:「有人傳邪靈、異端,我們要棄絕他。」當時就把一部分人拉回到原宗派。事情過後,畢××於1999年2月中旬(正值春節期間)得病,雖不疼不癢,但就是覺得渾身難受,整日六神無主,心不平靜,一直這樣。到了1999年3月31日凌晨3點多,畢××突然抽得說不出話來,口吐白沫,送往醫院,一直未醒,於當日下午3點左右死於腦瘀血。僅作惡兩個月便結束了性命!

196 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三自教堂講道人張××,女,33歲。1999年5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當時接受了,後來受原派別首領的攪擾,又回到了原派別,之後便開始抵擋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並且把已經接受的3個姊妹攪回原派別。她在講道時褻瀆、抵擋神,傳福音的姊妹去找她,她說:「就是下地獄也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並趕走傳福音的人,定罪全能神的作工是異端、邪教。2000年5月初,張××精神失常,經醫治無效於5月末死亡。

197 黑龍江省通河縣卜××,女,51歲,因信稱義派工人。2000年10月,當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派別時,她就開始抵擋,告訴弟兄姊妹無論是誰來都不能與其交通,而且不能帶進教會,並在禱告中咬牙切齒地咒詛東方閃電,還論斷、毀謗神的末世作工,話說得難以入耳。2000年11月1日,當卜××又一次去已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攪擾時感覺心裡難受,回家後不到一小時就一命嗚呼了。

198 黑龍江省肇東市李×,女,44歲,靈恩派講道人。1999年7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還加以定罪、褻瀆、毀謗,並攔阻已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看神話,還說:「那書不能看,一看就污穢了。」她把神的作工定為異端邪教。在這以後的一年裡她變得特別反常,在教會裡爭名奪利、嫉妒紛爭,攪擾教會。2000年12月份,李×得了心臟病,還沒等治好,就於2001年1月份煤氣中毒死亡,死時鼻子和嘴裡都有血。

199 黑龍江省集賢縣白××,女,34歲,被殺派講道人。1998年10月,有人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口裡相信,心裡卻一直對神作工疑惑,後來還到各宗各派作假見證,大肆毀謗、定罪神的作工。1999年4月,白××突然得了怪病,犯病時就覺得裡面火燒一樣難受,在地上蹭來蹭去,像蛇似的,神經完全失常。1999年9月,她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療,10月份出院,現在病情還是時好時壞。她這是遭了咒詛被交給撒但才會這樣。

200 黑龍江省安達市王××,男,64歲,因信稱義派的長老。1997年,有兩個人給他送過神在末世發表的話語,他只看一點兒就定罪了。1999年1月,青島的劉××帶來一些反傳資料,王××安排在教會中大量印發,並親自下到教會作抵擋的工作,把人都控制在他的手下。1999年10月10日王××在講台上發病,經確診為肝癌,於1999年12月22日死亡。

201 黑龍江省訥河市老萊鎮張××,女,59歲,三自教堂的骨幹。1999年4月,傳福音的人到該教堂傳講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不接受還攔阻教堂裡的人接受,而且還罵傳福音的人,又咒罵說是異端。1999年6月,張××得了腦出血,到醫院把腦袋打了一個眼往外抽血,花了一萬多元錢;2000年4月,她又犯病,又在腦袋上打兩個眼往外抽血。她現在偏癱坐輪椅,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僱人照顧。她總想死不想活了,所以家裡能用來自殺的東西都藏起來了,也不能說話了,別人說話她只能點頭。

202 黑龍江省尚志市一面坡鎮張××,女,53歲,因信稱義派工人。2000年7月,在她還未聽過神末世作工的見證時就到處定罪神的作工,並配合該派首領把已接受真道的人都拉回去了。2000年12月31日,張××正在教會聚會作代禱時突然昏了過去,送到醫院幾個小時後就斷氣身亡了。

203 黑龍江省尚志市亞布力鎮姚××,女,47歲,因信稱義派的工人。1998年10月,有人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她,她聽後極力地抵擋、褻瀆神,並到大隊門口蹦著謾罵、毀謗神,還揚言要報告政府。1999年秋,姚××得了一種怪病,能吃、能喝、能說話,大腦思維正常,就是自己不能動,吃飯必須別人餵,渾身癱軟,四肢無力,像麵條一樣。醫生說這種怪病叫肌無力,醫院也治不了。2002年1月25日,姚××死亡,死時骨頭與肉分離,顯然是遭了咒詛。

204 尚志市帽兒山鎮李××,男,47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8月,有兩人給他見證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當時他無話可說,挑不出毛病,就假裝接受,暗地裡卻抵擋得厲害,不許他下面的弟兄姊妹提全能神的名,更不許他們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沒過幾天,李××就得了一種病,頭痛得像裂開一樣,在當地醫院沒查出什麼病,痛得受不了,一個勁兒地想撞牆,於1998年8月末痛苦地死亡。

205 賓縣宋××,女,46歲,三自教堂講道員。1999年6月15日給她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她看了10天神話,企圖在書中抓把柄,傳福音的人就把書收回。她不僅定罪、毀謗神的作工,還極力攪擾接受新工作的弟兄姊妹。2000年12月,宋××覺得渾身特別難受,四處求醫不見好轉,且病情急速加重,開始吐血,雖然這樣她仍然沒有停止定罪、毀謗神的作工。2001年7月10日經確診為肺癌,病情已發展到不能進食,即使吃點東西也是上吐下瀉,難受得在地上打滾。2001年7月16日,宋××躺在地上,口吐血沫,雙眼未合,氣絕身亡。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