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江蘇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34例)

155 江蘇省連雲港市東海縣王×,男,42歲,三自教堂的副主任。1995年12月,他接受了神末世福音,後因放不下地位就否認神作工,還把手裡的神話書撕毀燒掉,並對別人說:「我寧願死在講台上也不會接受全能神。」1996年3月,有兩個姊妹在教堂裡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把兩個姊妹硬往外拖,並說:「我就是死也不許你們傳。」1997年12月3日,王×在東海學習班講道時,舌頭發硬,聲音漸小說:「我得罪神了。」之後就再也說不出話來,送到醫院搶救無效,當晚8點左右命赴黃泉。神成全了他的誓言!

156 江蘇省徐州市豐縣宋××,男,51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10月,宋××聽說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就組織領導班子封鎖教堂。1999年2月的一天,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聽後不接受,反而說:「你們純粹是跟著別人走邪了,受了別人的蒙騙,你們要勒馬回頭……」1999年4月的一天,宋××站在講台上,手中拿著《抵制異端》小冊子宣揚,並論斷、褻瀆神,定罪神的作工。5月初,宋××封鎖教堂說:「他們傳的是迷惑人的,是邪道,千萬別接受。」並說他自己能把《啟示錄》打開。講完道後,宋××與一同工研究,說:「無論如何也得阻止傳全能神的,先搞幾個典型送到派出所,看他們還傳不傳!」當天,宋××回到家已是晚上10點多鐘,半夜裡就猝死在床上,他的計劃成了泡影。

157 江蘇省江陰市璜土鎮江××,女,39歲,靈恩派小帶領。1999年4月,有人傳神末世福音給她,她聽了一半就定罪說是異端、邪教,揚言:「我就是死也不接受。」還說了一些抵擋、褻瀆神的話,又彙報首領,極力攔阻別人聽道,給當地的福音工作帶來了攔阻。1999年10月,江××得了怪病,渾身骨頭疏鬆,全身癱瘓,手臂一粗一細,並且粗的那條手臂還不能動,得病時頭髮全部脫光,醫生說在中國醫學史上還沒有發現過這種病例。2000年9月,江××死亡,本來很胖的人死時已骨瘦如柴。

158 江蘇省灌雲縣陳××,男,56歲,生命道派的帶領。2000年1月,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到處封鎖教會,恐嚇手下人說:「現在有人傳神來了,那是假的、迷惑人的,千萬不要聽,聽了就受迷惑,誰接受就開除誰!」給那一帶的福音工作帶來很大攔阻,有兩個已經接受神末世作工的姊妹硬被他拉了回去。2000年10月,他騙取姊妹的神話書,當著幾個同工的面邊燒邊說:「我把書燒毀看能遭到什麼報應!」2001年1月5日,陳××腹部突然疼痛,送醫院查不出什麼病,搶救無效便命赴黃泉了。

159 江蘇省銅山縣黃集鎮趙××,男,56歲,靈恩派信徒;其妻楊××,56歲,靈恩派大帶領。1998年4月,該派有人接受了全能神,趙××與其妻子得知後就開始瘋狂地抵擋,到處封鎖教會,趙××說:「他們傳的是假的,是邪教。」還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當時就有兩個姊妹被拉回該派。1998年9月,趙××患了耳癌,耳中流血、流膿、爛肉,2000年9月他就到陰間報到去了。2001年4月,楊××被車撞得頭破血流,腦袋大揭蓋,治療花了近兩萬元,現在頭上還有5cm×5cm的一塊地方沒有骨頭。定罪別人信邪教,自己卻遭了咒詛!

160 江蘇省盱眙縣李××,男,63歲,掛三自教堂招牌的屬靈派龍王山教會的頭目。1999年4月,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當時他承認這道是真道,但他心裡害怕弟兄姊妹都接受真道使他失去地位,就否認了真道,多次與他交通仍不接受。後來,他發現有弟兄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他就加以攔阻,並且封鎖教會,甚至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1月28日,李××突然發病癱瘓在家中,生活不能自理,全身浮腫,於2000年5月2日命歸黃泉。他為地位而抵擋神遭了懲罰!

161 江蘇省銅山縣何橋鎮胡××,男,55歲,三自教堂教歌員。1998年8月,有人把全能神末世福音傳到該地,他聽說後就到處封鎖,一直到1999年還褻瀆神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邪教,你們千萬別跟著信。」導致許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1999年元月,胡××得了肝癌、肺結核,肚子裡還長瘤,醫治無效,於1999年11月22日被活活折磨死。

162 江蘇省灌雲縣穆圩鄉傅××,男,51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1月至2月間,有人多次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說是假的,並封鎖教會說:「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許出去聽道,誰聽我們就把他拖出去,親爹親媽傳也不許聽,更不許與信全能神的人接觸!」1999年8月,有姊妹再次傳福音給他,他說:「我就不接受,看能遭到什麼報應!」並吩咐手下人不許接待姊妹,同時還捏造謊言嚇唬手下人說:「他們傳的千萬不能聽,那是迷惑人的。」2001年2月,傅××得了肝炎後轉肝腹水,因腹部膨脹難以忍受,於6月17日投河自盡,被家人救出,6月18日命赴黃泉。

163 江蘇省銅山縣趙××,女,24歲,因信稱義派傳道人。1998年元月,神的末世福音傳到該地,她全家極力抵擋,趙××的公公騎摩托車帶著她到處封鎖教會,瘋狂地攪擾弟兄姊妹。1998年10月,趙××把5個剛接受全能神的姊妹拉回該派,給福音工作帶來極大攔阻。她還說:「就是你們道成肉身的神身穿白衣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承認。」並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1999年4月,趙××已有身孕5個月,突覺肚子疼痛難忍,經檢查是肝癌後期,手術無效,於同年6月上旬命赴黃泉。

164 江蘇省淮安市漣水縣南綠鄉孟××,男,44歲,三自教堂講道人。2001年3月至5月間,有人多次傳神末世福音給他,他不接受還在該地到處散佈謠言說:「現在傳邪教的來迷惑人了,我已聽過,你們千萬不要信,神還沒來,聽我的保證沒錯。」當時有100多人受迷惑,有已經接受的也被他拉了回去,他還親自向三自教堂主席彙報。2001年12月初,孟××到一信徒家作惡,在回來的路上突然走路搖搖晃晃,經查是心臟病與肺結核晚期,於2002年2月13日凌晨1時20分(大年初二)一命嗚呼了。

165 江蘇省徐州市賈汪區大吳鎮邵××,男,63歲,讚美派小帶領。1999年4月,他聽過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不願接受,還到處封鎖教會,散佈謠言,並說神啟示他:「傳福音的3個姊妹接受了異端、邪教,是滅亡之子。」2000年2月,邵××本人突然得了「吊斜風」,嘴歪眼斜。2001年4月的一天,邵××正在撿破爛,一輛汽車拉著廢鐵路過他身邊,車上掉下一塊鐵板,正巧砸在他頭上,他當場昏迷,被人送到醫院,搶救無效便一命嗚呼了。

166 江蘇省漣水縣賈××,男,50歲左右,蒙頭派講道人。1999年2月,有人多次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他,他都拒絕接受,並在教會裡公開褻瀆、誹謗全能神,定罪神的作工,攔阻弟兄姊妹接受真道。2000年10月,賈××把該教會十幾個已經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列出名單整理成材料,報告派出所,造成7人被傳喚,其餘遭家人逼迫。2001年,賈××的妻子得了胃出血,經常吐血。2001年5月,他本人身體不適,高燒不退,經幾家醫院檢查,花了7000元左右也無結果。後來他病情加重,臥床不起,7月發高燒死亡。此人罪大惡極,死有餘辜!

167 江蘇省豐縣梁寨鎮丁××,女,32歲,召會信徒。1999年春,有人將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她,當時她說:「什麼真神作工,都是騙人的,再真我也不相信。」並把傳福音的人趕了出去。當她知道有人給她弟弟傳時,她立即趕去攪擾,攔阻其弟弟接受真道,還說了一些定罪、褻瀆神的話。丁××作惡之後,1999年5月,她感冒去打針,不久針眼發炎、流膿,臀部嚴重潰爛,連續動手術3次,花了近4萬元,醫治無效於2000年9月離開人世。她抵擋真道、褻瀆神遭咒詛而死!

168 江蘇省宿遷市劉××,男,46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4月,兩姊妹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不但不接受,還在聚會點和講道台上散佈謠言說:「末世假基督、假先知來迷惑人了,大家注意,無論誰找都不能去聽。有人還想迷惑我,我能被迷惑嗎?」經他的迷惑,那一帶的福音工作受到極大攔阻。1999年9月,劉××騎自行車,腳踩滑,車把撞到肋骨,經醫生檢查脾臟被撞破,內出血。手術時,血直往外噴,後來時而高燒不退,時而低燒不止。略有好轉後又鼻口出血,肚腹腫脹,往外抽水。人已乾瘦,臉色蠟黃,呼吸困難,兩手亂抓,實在駭人,花去3萬多元醫治無效,於2000年4月5日命喪黃泉。

169 江蘇省泗陽縣洋河鎮韓××,男,66歲,華雪和派信徒。1999年7月,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們夫妻倆,他拒絕接受,並定罪神的作工說:「這是假的、騙人的、迷惑人的。」還攔阻妻子,其妻說:「你沒安好心。」他說:「如果我沒安好心,那就叫我爛舌頭。」2000年1月20日,韓××的舌頭開始爛,又得肺癌、肺結核,飯都吃不下,於2001年1月14日離開人世。死前他懊悔地說:「我走錯路了。」

170 江蘇省銅山縣朱××,女,74歲,三自教堂的小頭目。她1999年3月之前共計聽了四次神末世作工的見證,每次都褻瀆神、定罪神的作工,並且散發抵擋東方閃電的傳單迷惑人,還封鎖教會,給福音工作的擴展帶來難處。1999年3月底,朱××突然得了心臟病,而且鼻子出血。同年8月,又有一姊妹去給她傳,她卻說:「我聽好幾遍了,是邪教,不能信,當時他們給我書都被我扔了!」還說了許多定罪、褻瀆神的話。事後沒過3天她就得了半身不遂,臥床不起,而且還成了啞巴。9月中旬,她本派別的姊妹去看她時,她含淚不停地伸3個手指給人看。就這樣朱××病情一天天加重,並且導致嘴歪眼斜,她在病痛中煎熬了一年多,於2000年10月6日帶著遺憾張著嘴見了閻王。

171 江蘇省銅山縣段××,女,47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3年夏季,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地,她就拿著抵擋東方閃電的小冊子開始封鎖教會說:「東方閃電是異端、是邪的、是迷惑人的……以後不許陌生人進入教會。」她又把這本小冊子傳給鄰近的教會,阻攔很多人接受真道。1997年6月,段××的左臉突然紅腫疼痛,7月份經檢查確定是骨癌。1999年4月,有一姊妹到該教會傳神的末世作工,她極力攔阻,還說了抵擋神的話。兩個月後,她臉上的骨癌又長了腫瘤,1999年10月腫瘤達到二三斤重,當時她的嘴也被擠歪到一邊,左眼擠得睜不開,腫瘤逐漸爆開,全身的血從腫瘤流出,直到流乾為止。2000年1月,段××死亡。他抵擋神受了重刑!

172 江蘇省銅山縣大彭鎮劉××,男,34歲,因信稱義派的帶領。1999年3月18日,他得知他的同工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後就帶人去攪擾,並封鎖教會說:「任何人也不許接待某某(同工)。」2000年10月,他又得知一個姊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就封鎖教會說:「這道是迷惑人的,絕對不能信。」他說盡了褻瀆神的話,還說:「我聽過好幾次了,根本不是真的,我不但在這裡給你們講,我所到之處都要講,你們絕對不能聽。」2001年2月,劉××坐車到東海去講道的途中車翻了,他受了傷,當時沒感覺嚴重,到東海講道時他突然口吐鮮血,經檢查確定是毛細血管斷裂。回家後不久,他就吐血,肛門也出血。3月中旬,到醫院檢查是肝硬化後期,住院一個月花了兩三萬元,醫治無效,於2001年4月中旬悲慘地離開人間。

173 江蘇省東海縣安峰鎮高××,女,52歲,因信稱義派的信徒。1998年11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她,她不接受還在教會裡作假見證說:「那是假的,是迷惑人的,我聽了就不平安,弟兄姊妹不要相信。」1999年5月7日早上,高××的丈夫得怪病,臉又青又紫,嘴裡吐白沫,手亂抓,腳亂蹬。到晚上,她得了和丈夫一樣的病,夫妻倆一夜昏過去七八次,後嘴裡吐白沫,大小便都不知道。第二天,她的3個小孩也得了同樣的病。5月15日,她的兒子病情惡化死亡。2000年2月4日(大年三十),她家的兩間偏房著火,燒死兩頭驢,一年掙的4000元錢又被人偷走。這個女人罪惡滔天,導致全家受咒詛!

174 江蘇省沛縣敬安鎮閻××,男,45歲,因信稱義派的教會執事。1998年4月和7月,有人先後兩次傳神末世福音給他,他不接受還定罪說:「我定規你傳這道是假道、邪道,我情願下地獄、情願死都不接受,這邪道不光我不信,我也不讓弟兄姊妹信,你們也別傳了,我不許他們任何人接待你們。」之後就到處封鎖教會,還褻瀆神。1999年7月18日,閻××得了肝癌,醫治無效,真的「情願下了地獄」!

175 江蘇省宿豫縣王××,男,31歲,三自教堂的骨幹。1998年10月,其母親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之後傳給他,他定罪說:「你傳的是邪道,我不聽。」並且攔阻他母親信全能神。2001年5月,王××得了腎癌,住院期間,精神失常,舌頭發黑發紫,醫生說從來沒見過這病,太奇怪了!後王××花了一萬多元醫治無效,於2001年11月13日匆匆地上了黃泉路。他母親說:「這是神的咒詛臨到他了!」

176 江蘇省贛榆縣崔××,男,45歲,華雪和派中層帶領。1999年2月27日,有兩個人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當時假裝接受,之後就去攪擾接受全能神的人,對他們說:「我們在一起多年,要站住立場,那兩個人是騙子,誰接受就成了稗子,是神焚燒的對象。你們走錯了,真父不認認假父……」約有100人被他拉回原宗派,200多人不敢尋求考察神末世的作工。2001年5月12日,又有人去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直接定罪、褻瀆全能神。過了7天,崔××在趕牛車拉大麥時,因牛不走,打牛時一口氣沒上來,就當場暴斃了。這是他信從邪靈背棄真神的下場!

177 江蘇省沭陽縣李恆鎮陳××,男,49歲,華雪和派小頭目。1999年4月,有人四次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反而說:「你傳的是邪道,你要不是我親戚非叫派出所抓你,我已經在聚會時講過,末後有假基督出來迷惑門徒,你們這些人千萬也別相信。現在我遇到很多人都是傳小書卷的,那是邪的,多少人到我家傳都被我趕走了。」一個剛接受的姊妹被他拉了回去,陳××還彙報上面頭目並一起封鎖教會。2000年4月5日,陳××在聚會時說:「我今天為神作見證,我得了死病完全好了,神將平安賜給我。」(1998年5月,陳××得了腦血栓,花了幾千元。)散會後他突然舊病復發,當時就摔倒在地上,不能說話,搶救無效於2000年4月12日死亡,給家人留下一萬多元的外債,妻子另嫁別人。他信從邪靈還抵擋真道,怎能得著平安呢?

178 江蘇省銅山縣漢王鄉李××,男,44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9年5月至6月間,有姊妹曾兩次傳神末世福音給他,都遭其拒絕,他還說:「如果你是傳女基督的,你就趕快走……」同時他又說了很多抵擋、褻瀆神的話。同年12月20日,他和另一個同工開車經過一個十字路口時,車突然向路邊的石橋下衝去,李××被摔成重傷,送醫院後一天一夜就花了一萬多元,住院兩個多月,最後他成了廢人,不能說話,只能吐一個字,有人去看他時,他只是流淚,吃飯、大小便等一切生活都需要人照顧。

179 江蘇省宿豫縣大興鎮儲××,女,28歲,三自教堂信徒。2001年7月,有姊妹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當時她說:「跟我娘家那地方傳的一樣,都是假的、邪教、迷惑人的,我不信。」還說了毀謗、褻瀆神的話。2002年3月19日,她夫妻二人開三輪車去收糧食,在回來的路上快到家時,三輪車突然前叉斷了,二人都從車上摔下來,儲××的丈夫什麼事都沒有,而儲××卻撞在路邊的樹上,又從樹上反彈回來栽倒在路邊突出的樹根上,後腦勺當時就開花,從耳朵裡出血,花了兩萬多元搶救無效,於3月23日死亡。

180 江蘇省南通市西亭鄉邵××,男,45歲,三自教堂信徒。1999年2月,有一弟兄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聽後承認是真道,接受了全能神,後來又因疑惑退去,並開始攔阻、逼迫其妻子信神,還揚言:「我要花一萬元把所有信全能神的人送進派出所。」此後,他一直抵擋、攔阻神家的福音工作。2000年4月的一天晚上,邵××突然肚子痛,經檢查是腸胃糜爛、膽結石。2001年3月,他肚子漸大,再檢查是肝腹水晚期,花去一萬多元治療無效,於當年9月25日死亡。臨死前10多天渾身抽筋,受盡了折磨。惡魔終遭咒詛!

181 江蘇省溧水縣周××,女,60歲,華雪和派小頭目。1999年1月,有人將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她,她聽後沒接受。晚上,她到處毀謗、定罪說:「這道不能聽,是邪教,千萬不能受他們迷惑。」幾天後,她又在聚會中作反面宣傳,大肆毀謗神作工。事後沒幾天,周××騎三輪車時連人帶車翻倒在路邊,經檢查頭骨摔碎了,頭部動了手術,花去3萬餘元,20天後她才醒過來,卻已成了痴呆,像植物人一樣。後來周××說話很慢,反應也很慢,她再也不攪擾了。

182 江蘇省泰興市七圩鎮嚴××,男,34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7年8月,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1999年10月,又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因對神有觀念,當場拒絕,過後定罪、褻瀆說:「你們講的是異端、邪教,是假的。」並封鎖教會,極力攪擾其他接受的人。此後,他妻子與他離婚。1999年12月,嚴××得了腎臟縮小病,便血、尿血,大小便失禁,在醫院昏迷8天,終因治療無效於2000年1月命赴黃泉。

183 江蘇省徐州市賈汪區胡××,男,41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2001年3月,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地,他聽說後就開始封鎖教會說:「誰也不許出去聽道,他們傳的新道都是假的,凡傳神來了的都是假的,是異端、邪教……」2001年夏天,胡××仍繼續封鎖教會。2001年7月的一天上午,胡××開車翻車,被當場砸死。定罪真道自己卻受了咒詛!

184 江蘇省沭陽縣廟頭鎮張××,女,39歲,華雪和派信徒。1999年12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傳給她,她怎麼也不聽,還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並定罪神的作工,說:「假基督來迷惑人了,你接受邪教了……」多次攔阻傳福音的人傳全能神。2000年4月,張××的丈夫得了胃癌,6月做了手術,而她又在當月得了直腸癌。2001年8月8日,她丈夫死亡,她本人於當年10月22日也隨她丈夫去了。定罪別人是邪教自己反遭了咒詛!

185 江蘇省沭陽縣仲××,男,45歲,華雪和派小頭目。1999年4月到7月間,有人多次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都拒絕接受,並且說:「就算是真理我也不相信。」還封鎖教會,攔阻手下人接受神作工。1999年9月18日,仲××突然腦血管破裂,活見閻王了。

186 江蘇省淮陰縣北吳集鄉韓××,男,60歲,華雪和派骨幹。1999年2月,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當時他就否認,還定罪說:「我不相信神第二次道成肉身,你傳的是假的,就是真神真來了,我也不接受。」2000年1月5日,韓××拆牆時雙腿被砸斷,2000年5月29日就命赴黃泉了。

187 江蘇省豐縣梁寨鎮常××,女,55歲,三自教堂的信徒。1999年4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給她,她大聲喝道:「你以後別來傳了,是真的我也不接受。」趕走那人後,她又在教堂裡散佈謠言,侮辱那個人,還說褻瀆神的話。2000年1月,常××的孫子(二兒子的)在玩耍時右胳膊摔斷;2000年2月,她另一個孫子(大兒子的)在玩耍時右胳膊跌斷;3月,她二兒媳開車,車搖把把右胳膊打斷,花了1000多元治療;4月,她丈夫去親戚家辦喪事出車禍右胳膊摔斷,花去1000多元治療;5月,她的孫女(二兒子的)在玩耍時,右胳膊摔斷,沒過幾天,又斷了一次。總之,家裡人的右胳膊斷個不停,一家人活在恐慌之中。真是咒詛臨到,禍不單行!

188 漣水縣朱碼鎮薛××,男,48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元月,他得知附近有人接受神末世作工,就極力抵擋,並迷惑人說:「你們要站住立場,不能被迷惑,不能真父不認去認假父!」並說了嚴重褻瀆神的話,同時又命堂委到各處封鎖教會,他說:「凡我教堂的人不許少一個。」導致300多人不敢尋求真道。2001年10月12日晚,薛××在自家小商店看電視,突然跌倒在門檻上,當場命赴黃泉。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