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山東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34例)

121 菏澤市朱××,男,44歲,華雪和派的頭目。1999年1月,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交通多次他都不接受,還說:「全能神有多能?能讓我死嗎?全能神來了能把我怎麼樣?我就相信我身上的蹦蹦靈來保護我……」2000年1月,朱××患了食道癌,後來他也意識到這是神的懲罰,但為時已晚,最終因治療無效於2001年8月18日死亡,死時已是皮包骨頭。他妻子看見他抵擋神的後果,就接受了全能神,認識到全能神是公義的神。

122 淄博市臨淄區敬仲鎮朱××,男,59歲,因信稱義派,家是聚會點,注重看異象。1998年3月,有人到該教會傳神的末世作工,弟兄姊妹聽著都很好,但幾個看守教會的說:「咱別受迷惑了,先看看異象再說。」於是他們就讓朱××看了個異象,朱××說:「我看見一隻雞沒有頭,血淋淋地到處亂啄,甩得滿身是血,說是假的、迷惑人的。」他還把這個異象告訴帶領,開始封鎖教會像,不讓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百般阻撓神的福音工作。1998年3月20日的晚上,朱××突然感覺身體不適,躺在床上暴病而死。這個抵擋神的惡魔被剪除了!

123 濟寧市嘉祥縣孫××,男,29歲,大讚美派帶領。1999年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攪擾已接受的弟兄姊妹說:「你們要信,我就告你們。」他把人捆綁得都不敢接受。2001年4月,孫××用腳踢石子玩時,腳踢青了,接著腳就腫起來。4月16日,他兩眼全瞎了,經檢查是從腳引起的病,第二天早上就見了閻王。只因抵擋全能神闖下大禍,斷送了性命!

124 山東省鄄城縣董口鄉趙××,男,22歲,夫妻倆與姐姐都是華雪和派信徒。1999年春,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們,趙××夫妻二人拒絕接受,但其姐姐接受了,他們就極力攔阻,致使他姐姐又退回該派。趙××夫妻還多次偷聽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聚會,四處散佈謠言迷惑人。2001年5月下旬的一天,天下大雨,只聽一聲巨響,一道雷電把趙××家的房子擊了個大洞,把睡夢中的趙××夫妻二人擊得昏死過去。趙××從膝蓋向上被雷擊得黑紫,像燒熟了似的,胸前好像是被手抓了幾把,妻子被雷擊得下半身都是水泡。夫妻二人被雷電嚇得痴呆了半年。現趙××患胃病,不能幹重活,妻子患有心臟病和不育症,兩人都不能斷藥,真是惶惶不可終日。

125 山東省濱州市博興縣高××,男,52歲,三自教堂頭目。1998年4月12日,該教堂有兩人接受了全能神,他得知後就去攪擾,並說那倆人受迷惑了,還在教堂裡大肆褻瀆說:「這不是真的,神還這麼說話嗎?這書救不了人。」還說要治一治接受全能神的弟兄。1998年6月22日,高××到田裡推麥皮時被惡狗咬傷,當天下午在橫穿鐵路時又被火車撞出10多米遠,當場斃命。這個惡魔遭了咒詛,禍患追趕不放!

126 山東省菏澤地區成武縣孫××,女,51歲,三自教堂保管員。1999年春天,有人到她哥嫂家傳神的末世作工,正好她在她哥家,她便說:「現在傳假道、異端的特別多,《天風》雜誌都說東方閃電是女王道。」她反覆說了好多褻瀆神的話。1999年8月29日下午,孫××在路上和別人談話時被一輛客車撞到了路邊,腦漿迸裂,面部全無,慘不忍睹,當場命喪黃泉。這是她抵擋神應得的報應!

127 山東省萊陽市呂格莊鎮戰××,男,70歲,因信稱義派的信徒。1997年10月給他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還把神話書發給他看。他對神有觀念,接受不了神道成肉身是女性這一事實,就開始定罪神的作工,褻瀆全能神,還逼迫其妻子,說:「全能神要是神,我就在南牆上撞死,要是神就叫我得癌症。」1998年5月,戰××真得了肝癌,從發病到死整整一個月都在痛苦的折磨中,後來他認識到這是抵擋神遭到了神的懲罰,但為時已晚。他死的前兩天囑咐妻子好好信神,並說:「我要走了,因為這病是我要的。」

128 山東省蒼山縣莊塢鄉劉××,男,44歲,真理派帶領。這是他本人的親身經歷:1999年2月21日以來,有人多次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因著不合我的觀念,傳福音的人都被我趕出家門。我還到各教會散佈定罪褻瀆神的話,並封鎖教會,說:「這純粹是假的、迷惑人的,進去就出不來了,出來就得死。」以此來攔阻別人接受。我以為這樣做是捍衛真理,為神發熱心。不料在2000年10月1日夜晚,我妻子突然死亡,等發現時看到她口、鼻、眼都流著血。現在我已得著神的開啟,知道我妻子的死是因為我們二人抵擋神遭到了咒詛。對於我們所作的惡我深感後悔,後來我接受了全能神,並立下心志要以實際行動來彌補以往的虧欠。

129 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仲宮鎮董××,男,61歲,一家庭聚會首領。1997年夏天,他妹妹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說:「東方閃電是邪教……」2001年8月的一天,董××突然跌倒,之後便精神恍惚,幾天後口齒不清,半身不遂,去醫院檢查診斷為腦梗塞,在病期間董××痛苦難忍,還喊著求人救他。之後他妹妹又去給他談,他才說:「我是抵擋東方閃電了,全能神輕慢不得的,可是我後悔也晚了。」2002年1月,董××病情加重,不吃不喝不說話,於2002年1月31日離開人間。死時他的喉、舌都已潰爛,骨瘦如柴。

130 山東省莒縣陳××,男,57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3月份,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表面上接受,暗地裡卻叫兒子打電話報告三自,致使傳福音的人受到迫害。2000年1月6日,陳××夫妻二人中煤毒,其妻子當場死亡,自那以後陳××的大腦遲鈍,反應慢。2000年春,他的兩個兒子綁架了別人家的孩子,並殺死孩子,結果他的一個兒子被槍斃,另一個因年齡太小拘留幾天就放了。神咒詛了這個惡人的家庭!

131 山東省海陽市留格莊鎮孫××,女,52歲,因信稱義派的信徒。1999年1月17日,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她,她拒絕接受,還攔阻其他人接受,並口出狂言說:「奉耶穌的名趕鬼,這不是真道,是假的。」她還逼迫、攔阻傳福音的姊妹。因著抵擋神她的糖尿病復發,病情加重,後來糖尿病轉成尿毒症,於2000年7月16日死亡。孫××死後,她家人在教會裡說孫××死時非常痛苦,曾多次省察自己,到最後省察出自己是因逼迫攔阻傳福音的人、抵擋了神才遭此下場,認識到以後才嚥氣的。臨死時才懊悔太晚了!

132 山東省榮成市上莊鎮王××,女,54歲,三班僕人派的信徒。1998年11月,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該村的兩個姊妹,當時兩個姊妹聽得很好,並且接受了,當晚兩個姊妹去原聚會點聚會時說:「今天有姊妹到我們家傳福音,說得很好,挺符合聖經。」王××便抵擋說:「你們聽她們胡說,她們是東方閃電,是異端,是假的,你們怎麼不把她們趕出去?若到我家我就把她們趕出去。」說完此話不到幾分鐘,王××突然雙手冰涼,臉色發紫,血往上湧,往後一倒,嘴裡直冒白沫,送醫院檢查是大腦總血管破裂。從那以後,王××什麼活也不能幹,整天痴痴呆呆的,頭腦不清醒,說話也不太清楚,她告訴一信全能神的姊妹說:「活著太受罪,還不如死了好。」現在此人還是躺在炕上不能動,吃喝拉撒都得需要人照顧。人享受平安時抵擋神,當受懲罰時還嫌太受罪,此人不生在世上倒好!

133 山東省臨沂市蒼山縣趙×,男,29歲,讚美派的首領。曾在1996年冬,有人把神末世的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到1998年12月份,趙×得知一個小帶領接受了全能神,便去攪擾,因他的迷惑小帶領連同手下30多個弟兄姊妹都離開了真道。他看完神話書後,寫反面材料到處散發,並且還說了一些褻瀆全能神的話。趙×的身體本來很好,他抵擋神作工後,就時常發燒,病情逐漸加重,經診斷為頸部惡性腫瘤(癌病),到了後期頸部潰爛有臭味,人都不能靠近房裡,只能用香水維持,於2001年1月22日(臘月廿八)死亡。這個惡僕被剪除了!

134 山東省東營市葛××,男,45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2月傳給他神的末世作工時,他假裝接受,想從神話裡得點講道材料顯耀自己,真是惡人不知羞恥!他還到處封鎖教堂,散佈謠言褻瀆神:「東方閃電是假的,不能聽更不能接受。」使很多人不能接受全能神。1999年7月20日,葛××在安裝電路時當場被電死;1999年9月,他20歲的兒子被捕入獄,至今仍在服刑。應驗聖經的話:耶和華咒詛惡人的家庭。

135 山東省莒南縣張××,女,40歲,靈恩派的小帶領。1998年冬天,她聽完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惡意抵擋、定罪全能神,封鎖教會,還把剛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拉回去不少,一直作惡不止。2000年春,懲罰臨到了張××。她的鼻、口及兩耳向外流血不止,後來兩耳向外流血長達半年之久,但她並不因此悔改。不久,張××的獨生子得了神經病,經常去她所在的教會打人。有一次,她險些被她兒子掐死,以往很老實的丈夫也常與她打架。現今此人仍受著兒子、丈夫的折磨,真是生不如死。她作惡多端遭了報應!

136 山東省臨沂市羅莊區西高都鎮李××,男,53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2001年3月,有姊妹給他傳全能神末世的作工,他不接受還到處造謠、毀謗神的作工,給福音工作造成極大的攔阻。2001年9月,又有人多次給他傳,都被他拒之門外。2002年2月26日(元宵節),李××得了小腦出血住進醫院,在醫院裡他就像神經病似的,見到醫生就說是魔鬼來騙他的錢,四五天後被醫生趕回家,回家後就精神恍惚,有人去看他,他說:「活著真難熬,過一天比過一年還長。」2002年3月31日下午,李××病情加重,送到醫院時已經斷氣了。

137 山東省濰坊地區諸城市石橋子鎮牛××,女,36歲,因信稱義派信徒。200l年2月,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她極力抵擋,還褻瀆全能神。2001年4月,牛××被邪靈所附,失去正常人的理智,吃飯、穿衣都不知道,只要見了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就喊著說:「基督的國已在地上,我可不敢定罪了,我是被神定罪落在黑暗裡哀哭切齒了。」現在她只有吃藥維持著現狀,但一犯病就脫衣服,不知羞恥。

138 山東省煙台市福山區斗余鎮王××,女,42歲,因信稱義派教會帶領。1996年春天,該教會的兩個姊妹接受了基督末世作工後,就拿神末世說話給王××看,她隨便翻看後就說是假道,並且四處封鎖教會,把兩個姊妹也拉回該宗派。1997年夏天,王××的腳上長了個疙瘩,不能走路,住院又查不出病因,到了最後確診為癌症,已到了晚期,非常痛苦。1998年4月3日,王××命歸陰間,臨死時她說了一句話:「我得罪神啦。」留下這寶貴的遺言!

139 山東省菏澤市高莊鎮鄧××,女,70歲,華雪和派信徒。2000年9月底,有人給她兒子、女兒傳神末世的作工,本來就有半身不遂病的她極力抵擋,她兒子、兒媳都被她攪下去了,她還說一些極其難聽的褻瀆神的話。2001年3月,鄧××患了一種罕見的病,從小腹到膝蓋長滿了蛆,每次她女兒給她拔蛆時疼得她嗷嗷叫。後來,她身上被蛆拱了很多洞,像馬蜂窩一樣,渾身流血水,非常痛苦,最後全身縮成只有1米長。2001年6月26日,鄧××痛苦地死亡。膽敢褻瀆神的人就這樣受咒詛而死亡!

140 山東省郯城縣韓××,女,34歲,家庭教會教歌員。1998年10月末,她與丈夫一起接受了全能神,後經惡僕的迷惑對神作工產生觀念,被拉回原派別後就開始抵擋神,夫妻倆以到處攪擾神的末世作工為專職工作。2000年2月29日,韓××得了肝癌。2000年8月初,韓××病情加重,最後五臟六腑全爛完,從口裡往外淌黑水,於2000年9月19日死亡。她選擇的「專職工作」斷送了她的性命!正如聖經的話: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

141 山東省濱州市濱城區杜店鎮李××,女,39歲,因信稱義派教會帶領。1999年4月,有人去該教會傳神的末世作工時,她就開始極力抵擋、攔阻並四處攪擾說:「離開聖經就不是神,你們千萬別聽,誰也不能接受,誰接受了就要上當受騙,你們哪裡也不能去,只能在本教會聚會,他們來傳的都是迷惑人的……」她還褻瀆全能神的名,辱罵傳福音的人,並把傳福音的人趕出教會。2000年1月,李××感覺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確診為肝癌,醫治無效於2000年3月9日一命嗚呼。年僅39歲的人犯了褻瀆神的滔天大罪而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142 山東省臨沂市費縣劉××,男,39歲,因信稱義派工人。2001年4月10日,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作假見證說:「我到臨沂去聽他們傳福音,一聽就知道是假的,太可怕了,你們千萬別聽,我敢起誓東方閃電就是法輪功……」到了2001年7月1日,劉××感覺頭痛,經檢查診斷是急性腦炎,後又轉到臨沂醫院,經治療無效,於2001年7月17日死在醫院裡。他是飛跑作惡速投網羅,僅三個月有餘便結束性命。

143 山東省德州市平原縣王廟鎮王××,女,37歲,因信稱義派帶領。1998年5月,她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幾天後隨從一個不信派而背叛神,說了些抵擋、褻瀆神的話。1999年2月,多次有人給她傳福音,她都是攪擾攔阻手下人接受全能神。2001年7月6日,王××得了腦充血,血壓升至300,一直昏迷不醒,醫生只好在她的頭上打了兩個眼。7月9日,醫生打算第二次在她脖子上動手術,當醫生把用具準備齊全時,醫院突然都停電了,這是稀有少見的事,她很快就斷氣了,真是該有的報應,4天花了5000多元也沒能保住她的命。她作惡毀滅了自己!

144 山東省濟寧市唐口鎮于××,女,29歲,三班僕人派工人。1996年春,有人給她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她不接受並且褻瀆、毀謗神說:「這是異端、邪教。」她還到處封鎖教會。1996年7月17日,于××在封鎖教會的途中過河淹死。應驗了聖經裡的話:「撒罪孽的必收災禍!」

145 山東省榮成市虎山鎮宋××,女,39歲,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派工人。1998年上半年,多次有人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都被她拒絕,事後她極力地攔阻手下的人接受全能神,還說了一些定罪神作工的話,她說:「你們信的是異端、邪教,我不會接受,你們也別想在這得一個人。」她還不准接待東方閃電的人。2001年2月,宋××突然得病,經醫生診斷為肺癌晚期。從得病到死亡的一個月期間,她晝夜不能躺下,心裡發悶喘不過氣來,臉憋得像黑豬肝,最終於2001年3月23日在病魔的折磨中死亡。小惡僕也難逃懲罰!

146 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卞橋鎮唐××,男,41歲,因信稱義派工人。1999年4月,有人把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給他,他說:「東方閃電是邪教。」還到處封鎖教會,說盡了褻瀆、定罪神的話。唐××回家後全身抽筋,經檢查是癲癇病,於2002年2月10日(正值臘月廿九)早上一命嗚呼。

147 濰坊市安丘市別××,女,62歲,安息日會講道人。1999年,全能神的名見證給她,她當即定罪為邪教,並揚言要去公安局告傳福音的人,她還封鎖教會,把該村一個已接受全能神的人給拉了回去。2001年3月30日,別××的糖尿病加重,隨即又得了一種怪病,類似偏癱,四肢能動,但不能下床走路,生活不能自理,至今病情日益加重,痛苦不堪。別人問她:「你得的什麼病?」她一直說:「不是什麼病,是神讓我這樣的。」真是報應!

148 萊蕪市閻××,男,61歲,因信稱義派教歌員。1998年底至2000年,曾有人多次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拒絕接受,還褻瀆神說:「你們這些人信偏了,這是邪靈作工,你信的神在哪裡?拉過來讓我看看!」這話說了不到一個月,懲罰便臨到了他!2000年10月,閻××得了敗血症,牙床出血,於當年12月8日大喊大叫兩手抓心而死亡。他說褻瀆神的話斷送了他的性命。

149 淄博市臨淄區賈××,男,59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8年8月,他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並跟隨了4個月,他在弟兄姊妹面前承認是神的作工,並堅持看神話書,還說把真道傳給該宗派的弟兄姊妹。但此人陰險狡詐,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因他怕失去地位,就在宗教裡褻瀆神的作工說:「東方閃電是假的、迷惑人的,有來傳的趕緊把他們趕走。」1999年8月,賈××得了喉癌,不能說話,做手術後換了一根喉管,但仍不能說話,最後治療無效,於2000年8月12日死亡。正如聖經的話:奸詐人必遭強暴。

150 青島市即墨市宋××,男,55歲,因信稱義派大帶領。1998年3月,有人給他傳神末世作工,他態度狂妄,當場定罪,並說:「如果這是神的說話,叫我當場仆倒。」他只要聽說有人到他帶的那一片教會去傳,他就去攪擾。1998年12月12日,宋××得了黃疸性肝炎,於1999年1月1日死亡。敵基督被剪除了!

151 聊城市高唐縣郝××,男,44歲,三自教堂骨幹。1997年3月8日,有人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到處散佈謠言,並說些褻瀆、定罪神的話,暴露出凶殘的鬼相。2001年7月3日,郝××得了一種怪病:口鼻流血,還發高燒。因高燒不退身上排滿了冰塊,到醫院也查不出什麼病,後轉到市醫院,還是無法治療。2001年7月8日,郝××死亡,死時還吐血不止,悲慘至極,真是報應!

152 菏澤市東明縣周××,女,55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接受還封鎖教堂,把手下的人死死地控制住,不許任何人聽見證。1999年6月,周××得了半身不遂,得病後什麼話也不會說,花了一萬多元也沒治好,到現在生活還是不能自理。她再也不能控制人、迷惑人了。

153 聊城市東阿縣翟××,女,55歲,因信稱義派講道人。1998年至1999年期間,曾有人多次給她傳聖靈末世的作工,她拒絕接受還定罪神作工,並攪擾弟兄姊妹聽見證。2000年8月23日早上,再次傳福音給翟××,她仍不接受。當天下午她回去再次封鎖教會,當她正褻瀆神的作工時突然癱倒在地,口吐白沫,喘不上氣來,憋得臉發紫,上吐下尿,折騰沒幾分鐘就斃命了,死時面目猙獰。顯然是受了咒詛!

154 臨沂市羅莊區周××,男,46歲,靈恩派骨幹。1999年5月22日,神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真道,又對傳福音的人說:「你如果再來迷惑人,就打斷你的腿!」還說全能神的作工是假的、是異端,並且還要打「110」抓傳福音的人。他不斷地喊著說:「這個猶大我是當定了!」他知道別人接受了真道,就帶人到聚會的地方去抓人。1999年8月3日晚上,周××和他本教會帶領一起出謀劃策,要到接受全能神的姊妹的家去翻書,且說只要翻出來就去告姊妹。結果周××在8月6日夜裡就死在床上。應驗神的話:設詭計的人神必定他的罪!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