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安徽省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僅選55例)

66 廬江縣羅河鎮張××,男,65歲,三自教堂長老。1999年春,有弟兄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相信,並定罪,還到本教堂中說:「現在有假的出現,你們不要信,他們傳的不是真道,是異端。」2002年1月19日上午,張××與許××等幾個人一道給教堂裡一個患感冒的姊妹按手禱告,禱告完回來的路上張××對許××說:「我不行了,鬼到我身上了,我禱告的時候感覺我的胳膊發麻,好像有東西往上爬,我覺著心裡難受。」回家看醫生也不管用。第二天送往縣醫院,醫生看不出什麼病,第三天張××回家就說不出話,第四天嗚呼哀哉了。

67 安徽省蚌埠市秦集鎮三自教堂頭目彭××,男,67歲。1998年12月,全能神末世福音傳到該地,他還沒有聽見證就開始褻瀆神,信全能神的姊妹去他家時,他當面勸姊妹好好信神,背地裡卻宣揚:「某某姊妹信的是邪教。」並揚言要把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都抓起來送公安局去。1999年2月18日,彭××感覺身體不適,經醫生檢查也沒什麼病,2月21日(正值春節期間)又去檢查,得知患有肝癌。之後,彭××病情惡化,上吐下瀉的都是血,於1999年4月8日死亡。在彭××死後的當天晚上,他還被雷劈得鼻子、嘴都出血,肚腹崩裂。真是天怒人怨,罪孽深重!

68 安徽省穎上縣建穎鄉朱××,華雪和派的小頭目,男,69歲。1999年2月,有人去給他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不接受。1999年3月,有人又連續給他傳3次,並和他交通一些神話,他聽後極力地褻瀆、毀謗說:「神道成肉身是女性不可能,你講得再好我也不信。」隨後又說了一些論斷神肉身的話,還到處封鎖教會。1999年6月,他母親走路時跌倒,腿摔斷了;2000年12月,他大兒子在外地打工,腿被車擠斷,花了近萬元;2001年3月2日,他孫子掉溝裡淹死;5月,他妻子得胃炎、胃潰瘍,有時還吐血水,共花了4000多元,現還經常吃藥;10月4日,他大兒子和他開車拉土,車翻了,朱××的下身被水箱的水燙得像剝掉一層皮一樣,在治療的過程中,朱××疼得神經失常了,花了3000多元治療至今仍未完全恢復。朱××信從邪靈並沒有疑惑,而對神的作工卻極力否認,還毀謗定罪,真是屬撒但的種類!

69 安徽省懷遠縣馬城鎮孝儀鄉王××,女,70歲,一次得救派信徒,全家信。以下是她本人的自述:1999年4月初,有人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我,我大兒媳(一次得救派的教會小帶領)得知後便拚命地攔阻,將我拉回原宗派。1999年4月下旬,又有人給我大兒媳傳神的末世作工,她拒絕接受,還說:「我下地獄也不跟你們信……」並隨後褻瀆神,還咒罵傳福音的人。1999年夏,我大兒媳在地裡栽芋頭時突然舌頭長伸,口吐白沫昏死過去,後經醫治好轉。我大兒子也未醒悟,還在外散佈謠言說:「這是邪教……」就在2000年9月14日,我兒發燒,舌頭也伸很長,去醫院檢查只說是感冒,在同年9月24日痛苦地死亡,死時鼻、嘴約流兩小時的血膿,我兒死時年僅47歲。我深感懊悔,醒悟過來,要求神家重新接納我,可大兒媳還死纏不放,但神又一次給了我機會,使我重新回到神家。2001年7月,我大兒媳整夜睡不著覺,便三番五次地吃安眠藥,每吃一次都昏睡兩至三天,8月8日醒來時跑到水塘裡尋死,被人拉起。8月9日,她又趁人不注意用菜刀割自己的脖頸,縫了8針,後來她又痛苦地從家裡往井邊爬想尋死,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醜態百出。2001年8月15日,我大兒媳終於痛苦地死亡。(自1999年夏以來,我兒媳曾昏死20多次,死時49歲。)神的性情真是不容觸犯!

70 安徽省阜陽市穎上縣三十鋪鄉吳××,女,58歲,三自信徒。2012年12月15日晚上,弟兄姊妹正在大幫轟傳福音,吳××與三自的人聯合當地派出所一起抓捕傳福音的弟兄姊妹。當時,吳××抓住一個姊妹不讓走,罵姊妹,把姊妹的棉襖都撕爛了,並打姊妹兩耳光。2012年12月25日,吳××突患腦充血,去醫院治療一個月,花了3萬元錢也沒有治好,現在成了植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此惡魔終於得到了神公義的懲罰,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任何人觸犯,如神話說:「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

71 南陵縣弋江鎮周××,女,61歲,因信稱義派錢財保管員。1997年上半年,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給她,她不接受,同年10月又傳給她,她說:「我們信的不是一位靈,你們信錯了。」並陪著帶領連夜封鎖了好幾處教會。1998年1月,周××大腿上就開始長硬塊,有杯口那麼大,緊接著屁股上也長一個有杯口那麼大的包,腰上長一個有5斤多重的西瓜那麼大的包,致使她只能彎腰走路,3個包都長在右邊,到醫院去了8次,醫生都不敢動手術,都說從沒見過這麼大的包。1999年2月,她腰上的包破了,血和膿流了一痰盂,6月份才痊癒。2000年12月,福音再次傳給她時,她接受了,認識到自己以往是抵擋全能神所遭的報應,並懊悔自己以往的所作所為。

72 安徽省阜陽市穎上縣谷××,女,50歲,外邦人。2012年12月15日,一姊妹傳福音給谷××,並給她夫妻倆一人一本六篇神話書,結果她把神話書當手紙用了。谷××因蔑視神話,神的公義性情臨到她。在此期間,谷××一反常態,總是說心裡煩,想死。2013年4月4日(清明節)晚上,谷××打自己的嘴巴約有十幾下,她丈夫問她幹啥?她說:「我心煩意亂,不想活了。」然後她就跪在床上對丈夫說:「我對不起你,今天夜裡我活不過去,我也不想活了。」夜裡12點,谷××說要上廁所,之後投河自盡了。此人因觸犯神的性情,應驗了神話:「……將我全能者的話扔在茅廁裡與糞便同污。……我的震怒怎能越過你們的惡行呢?」

73 安徽省阜陽市老廟鎮王××,男,60歲,原是真耶穌教的信徒。1999年8月,他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他跟了一個多月,因對神話懷疑信不來就退去了,並對妻子說:「神話不應驗,把你的腿打斷!」又說些褻瀆神的話。後來,王××還罵家人和弟兄姊妹,並要報告公安局。2001年8月,王××得了肺癌,但他仍不悔改。一天,王××和世人胡說八道講信全能神之事,不一會兒他栽昏過去,舌頭咬爛了,痊癒後一個多月他又罵家人和弟兄姊妹,正罵著突然又栽昏過去,醒來後再也不敢亂說了。之後他病情加重,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臨死前喊著說:「全能神你真公義,天上地下只有你是真神,我抵擋你一天,你懲罰我三天也應該,我痛苦極了,快結束我的命吧!」2002年1月20日,王××悲慘地離開了人間。

74 穎上縣潤河鎮徐××,男,34歲,靈恩派的工人,全家信。1999年7月份,有人傳神末世福音給他,他妻子拿著抵擋全能神的小冊子說些定罪、褻瀆神的話,隨後他又拿著一本抵擋神的宣傳資料到各聚會點迷惑人說:「這是假的,是異端,你們要信東方閃電就再也出不來了……」並褻瀆神一番,嚇得人都不敢出來聽真道,給福音工作帶來攔阻。2000年2月10日,徐××離開教會到上海賣菜。2月20日那天(正月裡),他去賣菜時坐在公路旁休息,一輛過路的油罐車開到他跟前時突然翻倒,他被砸成肉泥,血濺得很遠,就剩下一隻腳了。真是禍從天降,防不勝防!

75 安徽省穎上縣李××,男,58歲,三自教堂的長老。1999年3月,他聽過神末世作工的見證不接受,還要撕書,又到處封鎖教堂,並揚言要告傳福音的人,又說很多褻瀆神名的話,並且到處攪擾接受全能神的人。1999年11月13日,李××的兒子與兒媳婦在外地打工,因煤氣中毒,兒子死了,兒媳花了3萬元錢還沒治好,成了廢人,吃飯還得人餵。他親口承認說:「這是神對我的懲罰,審判先從神家起首。」不愧是長老,家裡死了一個人就知道是懲罰了。李××現在再也不敢抵擋了。

76 安徽省長豐縣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閻××,男,58歲。1998年秋天,他聽過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不接受,還加以定罪、褻瀆。1999年2月25日,又有人去給他傳神的末世作工,他怒氣沖沖地把傳福音的人趕走,說一些褻瀆神的話,還到處封鎖教會。事過4天(正值春節期間),閻××得了急病而死,死前不能說話,叫人拿筆給他,寫道:「這是我的罪過。」落筆嚥氣。死到臨頭後悔也晚了!

77 安徽省桐城市卅鋪鎮三自教堂教歌員房××,女,63歲。1999年3月,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她胡亂定罪、褻瀆神,到處封鎖教堂,說:「神在哪裡,我怎麼沒看見?你們跟我信絕不會錯,若我錯了,拿我性命擔保。」2000年8月9日晚,房××覺得全身好像被繩子捆住了一樣,特別難受,她叫鄰居喊來姊妹為她禱告,她還說:「我不想死,還有許多事沒有做完……」說著說著就說不出話了,當時被送到醫院急救,第二天早上便一命嗚呼了。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還給人擔保,真是惡人不知羞恥!

78 安徽省霍邱縣葉集鎮趙××,男,45歲,召會小帶領。1999年冬天,他得知有的弟兄姊妹已接受聖靈末世作工,就極力抵擋,到處煽風點火,妖言惑眾:「我只要發現有一個傳東方閃電的人,就讓他站著來躺著出去,看誰還敢來!」此話說完不到4個月,也就是2000年春,趙××不能吃飯了,去醫院檢查,說是食道癌晚期。此時他認識到是神的懲罰,非常害怕,就向周圍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說:「這是報應,因你們接受真道,我暗地裡惡意抵擋神,要害你們,我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現在神懲罰我是應該的。」之後趙××的病情惡化,於2000年8月10日帶著悔恨而死。這次他真的躺著出去了。

79 安徽省阜南縣王化鎮王××,男,57歲,召會小帶領。1998年1月29日,傳全能神作工的人到該村的李××家,他得知後,立即趕到,將傳福音的人趕走,並毀謗、褻瀆說:「這是異端、邪教,這次神來不可能道成肉身,不可能是女性,因神是靈體。」他又到處封鎖教會。1998年底,王××在牆頭上搭棚,掉下來後把腰摔壞了。1999年8月,他又得了急病吐血,花了一萬多元錢治療無效,於2000年6月9日命赴黃泉。2000年3月,王××的妻子渾身起疙瘩,癢得難受,又查不出病症,該派別的人怕是傳染病,不讓她參加聚會,人都躲著她,她現在成了喪家之犬,無人可憐,於2002年6月30日下午服毒自殺。

80 安徽省固鎮縣宋店鄉趙××,男,44歲,因信稱義派的小帶領。1999年10月,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當時接受了,一個月後因惡僕攪擾,他自己沒有主見,就否認了神,而且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還說「你們的神全能,為什麼沒讓我死」等等試探神的話。2000年7月中旬,村裡的電線掉了下來,當時人很多,有人把電線往上挑,都掛不到電線杆上,但也沒有出事,當趙××去挑時,當場被電擊死。膽敢向神挑戰還能不死?!

81 安徽省靈璧縣尤集鎮趙××,女,50歲,三自教堂骨幹。1999年3月傳聖靈末世作工給她,她聽完後立刻拒絕,說:「神在哪?叫什麼?帶來我看看,都是迷惑人的!」接著就封鎖教堂,說許多褻瀆神的話,並出賣傳福音之人。1999年11月,趙××得了腰椎結核,做手術花了一萬元左右仍沒治好。2001年4月又得了肝癌。2001年5月,趙××又得病,經檢查是頭頂門長惡瘤,癌細胞已擴散,無法醫治。後來趙××大腦失控,不知吃,不知喝,大小便失禁,緊接著兩眼全瞎,於2001年6月28日走上黃泉之路。

82 安徽省樅陽縣後方鄉真耶穌教講道人陳××,男,56歲。從1999年3月起他就褻瀆、毀謗神的末世作工,到處封鎖教會,只要聽說誰接受全能神他就拚命攪擾,攔阻別人接受真道。有一次,他到一個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家說:「你走偏了,被他們迷惑了,你千萬不能信,我說的話在人前、神前都是能交賬的,以後你家出了什麼事我不負任何責任,不許找教會!」1999年11月16日,陳××坐車召集人到他家聚會,下車時車子沒停穩,他一下從車上摔下來,頭部摔成重傷,送到醫院搶救無效,命喪黃泉。

83 安徽省望江縣古爐鄉因信稱義派帶領余××,男,50歲。從1998年至2001年,多次有人向他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他不接受還褻瀆、定罪全能神,他還在教會裡控制下面的人,不許別人接受真道。有一次,一位弟兄給他傳福音,他說:「東方閃電是假的,你趕快回頭,我還承認你是基督徒。」2001年2月的一天,電工在他村莊檢修高壓線路,當電工休息時,余××爬上高壓電線杆,霎時全身被高壓電觸成火球,趴在電線杆上,圍觀的人用竹竿子把他搗下來,送往醫院急救,雙腿被鋸斷,左手也鋸掉3個手指,用去醫藥費6萬多元。作惡多端怎能逃脫神的懲罰呢?

84 安徽省安慶市十里鄉楊××,女,35歲,三自教堂信徒。1998年6月,她姐姐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她知道後就極力攪擾、定罪,叫姐姐不要信,趕快回頭,她姐姐聽信她的鬼話,就退回教堂。她又對母親說:「東方閃電都是假的、騙人的,任何人傳道你都不要接受,只管抱住聖經不放。」其母就守著她的話,拒絕接受全能神。楊××作完惡後,禍患也隨之而來!2001年5月27日,楊××在石頭廠做小工時,有一塊大石頭從山頂滾下來,許多人都跑了,唯獨她因著褲腿掛在車上沒跑掉,結果腿被石頭砸得露出骨頭,腰部也砸了一個洞,送到醫院搶救無效而死亡,死時年僅35歲。因作惡受禍斷送了性命。

85 安徽省旌德縣王××,女,52歲,因信稱義派講道工人。1999年春,有人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她,她不接受,之後又有人多次去給她傳,她仍然抵擋。2000年秋,傳福音的人再次到她家去傳,她仍不接受,並惡狠狠地將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還說:「你是信東方閃電的,你們這些騙子,我是絕對不會聽的。」她又聯合她的同工到處封鎖教會,並褻瀆、定罪神作工說:「現在到處都有傳東方閃電的,你們都要注意,東方閃電的靈特別毒,一沾上就要得重病。」攔阻了許多人接受真道。2001年7月的一天,天下著大雨,颳著大風,王××回家橫穿馬路的時候,被一輛下坡的桑塔納小轎車撞得翻倒在車頭上,緊接著又被拋到馬路上,後腦勺摔了一個洞,然後又被迎面而來的一輛旅遊車從胸前軋過去,眼睛瞪得大大的,當場死亡。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86 安徽省肥西縣孫集鄉黃××,男,64歲,蒙頭派錢財保管員。1998年下半年,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到該教會,他就極力地攔阻、攪擾,還說是異端、迷惑人的,並趕走傳福音的人。1999年春,他的侄兒和侄媳把他叫到他們家,又喊來傳福音的人再次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他不搭理,並且向他侄兒、侄媳發怒。2000年下半年,黃××與他的兒子一起上他侄兒家「關照」,還強迫他侄兒跪下認罪,之後才放心地離去。2001年2月11日(正月裡),黃××聚會時手捧聖經坐在椅子上,身體突然癱軟,小便失禁,等人把他抬到床上躺下,當天夜裡他就命赴黃泉了,死時的樣子非常痛苦。

87 安徽省穎上縣江口鎮脫世俗派信徒顧××,男,53歲。1998年12月,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因對神的性別有觀念,他心裡抵觸不接受,說:「神不會再道成肉身,這是假的,是異端。」又說了一些褻瀆神肉身的話。後來他女婿因他的攪擾也不信了。2000年10月,顧××得了肝癌,受盡病魔的折磨。2000年12月8日,這個信耶穌20多年的基督徒,因著抵擋重返肉身的基督遭懲罰,口吐鮮血,命喪黃泉。臨死前弟兄去看他,他兩眼含著悔恨的淚水說:「我遭神咒詛,罪有應得!」可惜後悔已晚!

88 安徽省懷寧縣茶嶺鎮茶嶺村三自教堂的信徒戴××,女,51歲。1999年4月上旬,她與另外兩人一起聽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的見證,戴××當時沒說什麼,第二天卻否認,並在教堂裡散佈謠言說:「我聽了他們傳的道心裡就不平安,昨夜做惡夢,肯定是假的,你們都不要信。」其中有兩人本來還想聽,後被她這一攪擾就不敢聽了。4月下旬,戴××舊病復發吐血,7月份醫生診斷是胰腺癌,9月份住院開刀,用去醫藥費7000多元,但治療無效,癌細胞擴散,渾身疼痛難忍,不斷地用毛巾蘸開水往身上燙才能稍微止一下痛,一天要用20多瓶開水,後於2000年4月在極度痛苦中死亡。臨死前後悔莫及,說自己得罪了全能神才有這樣的報應。

89 安徽省蕭縣全備福音派中層帶領于×,女,30歲。1997年至1998年以來,多次有人傳聖靈末世作工給她,她都拒絕接受,還將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趕出家門,並喚狗咬。她又封鎖教會,攔阻手下人接受全能神。1999年3月初,于×得了敗血症,頭髮全部脫落,花了一萬多元也不見好轉,於同年8月死亡。于×臨死前跟手下人說:「我可能做了抵擋神的事了。」

90 安徽省渦陽縣王××,男,46歲,三自教堂頭目。在1999年開始對三自教堂傳神末世作工的福音時,王××不接受,反而組織了以他為首的7人抵擋小組,極力攔阻其他人接受真道。當有人去臨湖鎮傳福音時,王××帶著人又去攪擾,他說:「出離聖經就是異端。」並說了些褻瀆、抵擋神的話。2000年6月,王××發現自己腿腫,他認為是腎炎,經醫生診斷是尿毒症,吃藥打針沒有好轉,後又經渦陽縣防疫站確診是肝腎綜合癌晚期,花了不少的錢治療無效,於2000年8月23日死亡。這個抵擋神的罪魁禍首終因受咒詛而死!

91 安徽省界首市李××,男,61歲,生命道派的中層帶領。在1999年期間,他多次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不接受,反而攪擾其他人接受,還褻瀆定罪神的末世作工。結果2000年1月份,李××得腸道癌,因受不了痛苦,於2000年7月31日喝下農藥想一死了之,誰知不但沒死成,反而比以前能吃了,能吃卻不能解大便,大腿上又長一塊像手指頭大的紅斑,不斷向外蔓延,更加痛苦,於2000年8月9日一命嗚呼。李××曾對他妻子說:「我是帶領的,明白的多,抵擋的多。」他的所謂「生命道」沒能拯救他!

92 安徽省利辛縣季××,男,26歲,召會的工人。1998年底,該教會的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得知後,就和首領一同到處攪擾、封鎖教會,並褻瀆神。弟兄姊妹把真道傳給他,他不接受,又說了一些褻瀆神的話。一直到1999年上半年,他又和該派的同工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攪擾,又褻瀆神一番。2000年4月11日,季××給別人扒牆頭時被砸死,他妻子帶著女兒走了,他抵擋神落個家破人亡。真是禍患追趕罪人!

93 安徽省濉溪縣楊柳鄉劉××,女,49歲,靈恩派中層帶領。1999年10月,有人傳全能神末世福音給她,她不接受還攔阻別人聽真道。2001年8月份,又有人發給她全能神話語的書,她說:「以前有人給我這書,我沒看就給燒毀了。」她還趕走了傳福音的人。結果在同年10月,她手上的紫泡開始蔓延,渾身都是,泡內無水無血。她眼球突出眼眶,像牛眼。她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花了兩萬多元醫治也無效,於2002年2月9日(臘月廿八)晚死亡。臨死前幾天她就開始活化屍,渾身冒臭水,死後抬去火化時其右手已爛掉3個手指,世人都說這是天報應!

94 鳳台縣丁××,男,47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1999年6月份,他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不相信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回到教會就帶領幾個同工到處攪擾接受全能神的人說:「這是東方閃電,這是邪教,不能信。」並封鎖教會,攔阻下面的弟兄姊妹出來聽道。1999年11月份,丁××得了肝癌,疼痛難忍,不停地呻吟。2000年元月18日,丁××氣絕身亡,死時雙目半睜,齜牙咧嘴,其狀慘不忍睹。

95 淮南市李××,女,49歲,召會中層帶領。1999年之前,多次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她,她都不聽,還把人關在門外。1999年春天,她妹妹接受全能神後打電話給她,她當時就定罪、褻瀆說:「這是假的,你別動,等我回去……」沒等她回去,她的頭疼病突然加重,疼起來大叫,坐臥不安,在床上來回拱,到醫院查不出病因,醫生說做手術看看腦子裡是否有蟲,頭部開了1刀,頸部開了1刀,喉嚨被拉出來掛氧氣,結果花了兩萬元左右也沒查出病因,於1999年6月25日痛苦地死亡。從作惡到死僅幾個月,她的「抵擋神的工作」便結束了!

96 無為縣鶴毛鄉汪××,64歲,男,因信稱義派講道人(有時在外傳道)。1998年初,他聽說外面有傳東方閃電的就告訴兒子說:「東方閃電是假的,是邪教,不能聽。」1998年冬天,有兩個弟兄(與汪的關係很好)到他家,將全能神作工傳給他,他不接受還罵道:「你們東方閃電是拜日頭的,我死也不信。」說完將兩弟兄趕走。後來他兒子接受了,讓弟兄姊妹給他傳了3次,他仍是剛硬不接受,並說些褻瀆神的話。1998年12月20日,有幾個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去他女兒家聚會交通,被他知道後,他就拽著兩個弟兄準備往鄉政府送,被他兒子攔住了。他還攔阻兒子聚會,還褻瀆神名,並叫兒媳婦攔阻兒子。1999年3月,汪××吃飯難嚥。1999年5月,經醫生檢查是得了食道癌,在生病期間,他時常不能吃飯,骨瘦如柴,連不信的堂哥都說他簡直就是受刑罰!到2000年6月2日,汪××一病不起。他兒子說:「抵擋神太狠了,這是神的懲罰!」

97 濉溪縣古饒鎮范×,女,35歲,三自教堂唱詩班成員。1999年6月,一位弟兄給她見證神末世作工,在聽見證時她說:「東方閃電我不信,俺的帶領是受迷惑了。」之後她就開始封鎖教堂。2000年7月22日,范×得了肝癌,花去兩萬多元治療無效,於2001年7月13日死亡。死時肚子爆炸,腸子都流出來,慘不忍睹,顯然是遭了神的咒詛。

98 安徽省亳州市譙東鎮王××,男,43歲,華雪和派小頭目。1998年11月,有人傳給他全能神末世救恩,聽過之後他不相信,說:「神來了?在哪?姓啥?叫啥?……」還說褻瀆神的話。1999年7月27日,王××坐他兒子的機動三輪車賣西瓜,半路上他的腿別在車廂的車角上使整個人都掉下去,拉了100多米,有人對他兒子說:「看你車後掉下一個人。」他兒子停車去看時,車自動往後退了過來,軋在王××的肋骨上,當時他背部被脫掉一層皮,送到亳州市醫院他難受得齜牙咧嘴,正在動手術時突然停電半個小時,他難受得亂蹬亂扒,一會兒就伸腿瞪眼了。

99 亳州市的李××,男,53歲,華雪和派的頭目。1998年見證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聽還狂妄地說:「只要我李××一天不死,一個人也別想信全能神!」並且不許接待信全能神的人。同年11月底,他發現有病,吃藥無效,於1999年3月經檢查是肺癌,花了一萬元左右也沒治好,於1999年11月底死亡。這傢伙總想與神爭奪人,真是撒但的本性,終於受懲罰而死亡。

100 利辛縣李××,男,52歲,三自教堂的大頭目。1999年4月,他鄰居(弟兄)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該教堂的一個人,他得知後晚上就把弟兄叫到他家問:「你是搞什麼的?你信什麼?」接著就大罵弟兄:「你說神來了,你別想偷我的人!下次再往我教堂裡去,我打毀你!我教堂的人你一個別想偷走……」一邊罵著一邊還要打弟兄,弟兄就走了。第二天,李××就去封鎖教堂說:「我們村有接受東方閃電的,你們不准與他接觸,他是異教……」1999年夏天,李××多年沒犯的肝炎病復發,轉變成肝硬化腹水,於1999年12月26日死亡。敵基督被剪除了!

101 靈璧縣大路鄉孫××,男,54歲,因信稱義派信徒。1999年10月,他聽說有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就定罪說:「全是假的,傳全能神更不能聽,一聽就受迷惑。」並到處捏造謠言毀謗傳福音的人,褻瀆、定罪神的作工。2000年6月11日,孫××在鄰村一教會聚會禱告時突然死去,顯然是受懲罰而死。

102 宿州市曹村鎮趙××,女,62歲,因信稱義派小帶領。1999年3月傳神的末世作工給她,她拒絕聽見證,之後就封鎖教會,說:「只要沒經我的同意,誰也不許出去聽道,也不能與陌生人接觸……」2000年9月,趙××生病,經醫生檢查,診斷是胰腺癌,一個月後就命歸陰間。攔阻人接受真道受懲罰而死!

103 石台縣江××,男,42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秋,有人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當時還惡毒地咒罵神:「你們所傳的女基督若被我碰見,我若有槍就……」他還到處封鎖教會,造謠、毀謗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他恐嚇下面的信徒,不許他們聽見證。1998年11月,江××得了腎炎,1999年3月又得了血癌,醫治無效於1999年10月死亡。他頑固地與神為敵,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104 阜南縣張××,女,38歲,召會的工人。1999年冬天,她得知霍邱縣葉集鎮有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2000年2月6日(春節期間),她趕到一個弟兄家說:「你們千萬別跟某某來往,她已接受了東方閃電。」而且還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並說她這次就是怕人受迷惑接受東方閃電才來各處看看的。第二天上午,張××從葉集鎮乘車到姚李鄉去封鎖教會,誰知剛下車時,後面開來一輛汽車撞中了她的頭部,當時她就倒在地上,血流不止,一會兒功夫就命歸陰間了。這個惡僕還沒來得及封鎖教會就被神剪除了。

105 界首市趙××,男,43歲,三自教堂的執事。1999年至2001年3月,有人多次傳神末世救恩給他,他不接受還攔阻別人接受,並對幾個聽見證的人說:「不許你們聽人講道,只能在大教堂聽,別的都是假的。」又在教堂裡限制弟兄姊妹。結果在2001年7月20日早晨,趙××澆地時被雷電擊死。

106 銅陵縣鐘鳴鎮李××,男,58歲,因信稱義派管家。1999年4月,有人傳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並且送他神話書,他卻當場褻瀆、定罪,怒氣沖沖地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接著他又在教會裡造謠、毀謗說:「東方閃電是異端,他們是騙吃騙喝的,你們不要信。」極力攔阻教會裡的人接受全能神。2000年12月30日,李××到親戚家吃飯,突然坐在椅子上不能動,親戚把他送到市人民醫院,從上午10點一直搶救到下午1點,結果還是命歸黃泉。

107 銅陵市劉××,女,54歲,真耶穌教會的管家。1998年11月,她聽了神末世作工的見證後,就去報告該派的大帶領,然後又假裝與其他的姊妹一起聽見證,回去再把聽見證的人報告給宗教帶領,充當了探子的角色。信全能神的幾個姊妹知道後便多次勸她不要做得罪神的事,她總是陰沉著臉不吭聲。2000年2月12日晚上(正值春節期間),劉××的丈夫醒來,發現她倒在床前,神志不清,不能說話,送到醫院搶救,住院10天死亡。若不是神看守教會,誰能識破這個詭詐惡魔?她的計謀還沒得逞便遭神擊殺了。

108 樅陽縣劉××,男,57歲,因信稱義派教會管家。1998年8月下旬,他和妻子、女兒一起接受了全能神,幾天後他聽信別人的謠言,又返回原宗派,他還硬要把妻子和女兒也拉回去,她們不聽,他就大怒說:「不能信,這是假的,是邪教,我是一家之主,都要聽我的!」接著就罵神。1999年6月,劉××感到渾身酸疼,其妻勸他不要再褻瀆神了,但他仍是不停地褻瀆、謾罵。2000年6月,劉××突然咳嗽,經檢查是肺結核,醫治也不見好轉,他的糖尿病又復發,痛得他整天大喊大叫,於2001年6月活活地痛死。惡魔被剪除,他的妻子女兒得著釋放了。

109 無為縣泥汊鎮郭××,男,46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1998年12月,他聽說湯××接受了神末世作工,就說了許多毀謗的話。接著,郭××在聚會時斷章取義地讀從湯××那裡拿來的神話書,一邊讀一邊大肆褻瀆、定罪。郭××還不罷休,又與湯××的親屬(宗教裡的)一起到銅陵市攪擾湯××的小姨和表嫂。到了湯××的表嫂家,郭××對表嫂說:「你趕快回頭,這是假的,我來是為你好,你千萬不要走錯了。」並教唆湯××的小姨夫(外邦人)逼迫其妻交出神話,直到第二天郭××才回家。1999年2月(正值春節期間),郭××突然得病,臥床不起,只能用眼睛看人,不能說話,到醫院也查不出什麼病,無法醫治。同年秋天,郭××死亡,死時骨瘦如柴,面目可怕。作惡時瘋狂至極,懲罰臨到傻了眼!

110 阜南縣張××,男,34歲,三自教堂講道人。1999年3月,他父母和妹妹剛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就被他拉回去,他在教堂裡公開抵擋、定罪神的作工說:「這是異端,不能聽。」還到處封鎖教堂,不許人接受全能神。他還經常監視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聚會,並告信全能神的人。1999年11月22日早晨,張××起來做飯時不知得了什麼急病,突然死在廚房的鍋灶後面,等他妻子收柴回來時才發現。真是撒但的差役,神的作工將他顯明出來!

111 太和縣王××,男,67歲,大讚美派長老。1997年8月,該派別的弟兄姊妹接受神末世作工後給他傳,他不接受。1998年9月,他和其他帶領把他鄰村5個接受全能神的人拉回該宗派並定罪、毀謗神作工。1998年10月,他親戚給他傳,他又找帶領耿××來爭辯。不久,王××突然得病,經診斷是出血熱。在本月,王××吐血,大小便也出血,治療無效死亡。他就這樣被神的作工淘汰了!

112 界首市吳××,男,31歲,地方召會中層帶領。1998年11月,有人多次把神末世作工見證給他,他咒罵說:「人都信了,我也不信。」還說些褻瀆神的話:「你們信的是東方閃電,是異端,再對我也不信,我死也守住自己的。」2001年4月,吳××得了肝癌,6月23日死亡,死時渾身腫,極其痛苦。顯然是受懲罰而死!

113 界首市陳××,男,42歲,地方召會小帶領。1998年有人多次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相信,還洋洋自得地說:「就是明天讓我死,我也不信。」結果在1998年11月20日,陳××開三輪車去送豬,走著走著車自動停了,他就下來趴在車下修車,車上的幾頭豬亂動把車撞跑,車輪正好軋在他的頭上,當時他就一命嗚呼。陳××說寧死也不信,他的誓言成全了。

114 阜陽市任××,男,55歲,因信稱義派的中層帶領,他家是接待家庭。1998年3月期間,曾連續四次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他,前三次,他只是不相信,拒絕接受,最後一次他惱羞成怒地趕走傳福音的人,開始抵擋,並捏造謠言,說些毀謗神、定罪神的話。這事以後禍患開始逼近他。1998年9月,任××的二兒子在北京打工被車軋死。1999年2月,任××得了急病——肝化膿,已是後期,肝已爛了一半,花了一萬多元錢治療無效,於1999年4月28日很不情願地離開了人間。

115 阜陽市程××,男,54歲,被立派的中層帶領。1999年3月期間,傳神末世作工的人在作見證時,程××趕到地點,當場抵擋,並攪擾聚會,在夜間12點將傳福音的人趕走。之後傳福音的人走到哪,他就攪擾到哪,說:「我就不信全能神。」還罵神,並說許多褻瀆神的話。2000年8月,程××患了肝硬化、糖尿病,花了兩萬多元治療,還是無效。他被病魔折磨得痛苦難熬,想上吊自盡,但未能如願。2001年4月5日的夜間,他又添了一樣災禍,他的胃開始出血,沒等到天亮他就斷氣身亡了。惡魔瘋狂地抵擋神終遭咒詛而死。

116 阜陽市穎東區李××,男,37歲,三自教堂頭目。在1999年7月份傳神末世作工給他,他不接受,還把傳福音的人趕出家門,說:「你們不走我就去報告派出所,把你們抓起來!」該教堂的一個骨幹王××當時想接受,但聽他說了一些毀謗、褻瀆神的話後又退回教堂去。2001年3月11日,李××正在講道時突然昏倒在講台上,送醫院掛10天氧氣,花8000多元,拔掉氧氣後他就斷氣了。

117 碭山縣朱××,男,47歲,華雪和派大頭目。1997年就曾有人給他傳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他沒有接受。2001年9月,兩個姊妹又去給他傳,他說:「你們不要來偷我的羊,以前就有人來過……」他就到各處封鎖教會,並出賣鄰村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導致幾個信全能神的人進監獄。2001年12月的一天早晨,朱××去廁所時突然跪倒在廁所裡,送到醫院檢查是腦出血,醫生不給醫治,拉回家當天下午就氣絕身亡。惡魔終遭咒詛而死!

118 青陽縣酉華鄉江××,男,69歲,蒙頭派平信徒。1999年春,有人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給他,他聽完見證當時接受,後受人迷惑返回該派別,開始作惡迷惑人,他散佈謠言說:「傳神來了就是假的、異端。」信全能神的姊妹多次勸他:「不要褻瀆,得罪了神沒有好下場。」但他更加頑固地抵擋說:「我寧願死也不接受。」2001年10月的一天,江××下地幹活,突感頭暈,兩腿發軟,倒在旁邊的小水溝裡,他兒子把他背回家,喊來醫生搶救,他說不出話,雙手抓胸,兩眼流淚,晚上8點鐘死亡。

119 亳州市譙東鎮王××,男,63歲,華雪和派頭目。2000年至2001年多次給他傳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他拒絕接受,最後一次卻假裝接受,騙去一本神話書,並狂妄地在聚會中說:「神來了?就是死我也不相信,誰若接受就開除誰。」還說褻瀆神的話。2001年9月上旬,王××患了肺結核,在他有病期間,一直沒停止封鎖教會。2002年2月得了肝癌,在病痛折磨期間,他骨瘦如柴,整個人變了樣,花好多錢醫治無效,於2002年3月17日死亡。

120 渦陽縣王××,男,46歲,靈恩派工人。2001年8月中旬,王××得知該派別的馬姊妹接受了全能神,他就去攪擾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你走錯了……」回來後又各處封鎖教會。沒過多久,王××突得重病,鼻孔出血,經檢查是乳腺癌(男性得這種病的很少)、肺病、尿毒症,一腎結石、一腎化掉,大小便不通,全身浮腫,多方治療無效,於2002年元月26日死亡。死時面目嚇人,顯然是抵擋神遭了咒詛!

  • 第一篇
  • 上一篇
  • 最後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