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人類敗壞系列(二)

揭示人類敗壞系列(二)

每日神話 選段336

我今天這樣告誡你們都是為了你們的生存,也是為了我工作的順利開展,是為了將我在全宇的起首工作作得更恰當、更完美,將我的話語、權柄、威嚴、審判都顯明于列國列邦的人。我在你們中間的工作是我在全宇工作的開端。雖然現今已是末世,但你們當曉得,「末世」僅是一個時代的代名詞,是指一個時代,就如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一樣,是指整個時代,并不指末了的幾年或最終的幾個月。但是「末世」與恩典時代、律法時代并不相同,末世作的工作是作外邦的工作,并不是以色列的工作,是將以色列以外的各邦、各族的人都征服在我的寶座之前,使我在全宇之下的榮耀能够充滿宇宙穹蒼,就是為了得着我的更大的榮耀,使所有的在地的受造之物能够將我的榮耀流傳萬邦,永傳後世,也讓那天宇上下的受造之物能看見我在地得着的所有榮耀。末世是作征服的工作,并不是帶領地上的衆百姓過地上的生活,而是結束人類在地上不朽的幾千年的苦難生活。因此,末世的作工并不能像在以色列作工幾千年,也不像在猶太作工僅幾年,後來又持續了兩千年,一直到第二次道成肉身。在末世中的人僅是接觸末世來在肉身的救贖主的再現,接受的是神親自的作工與説話。末世只是猶如耶穌在猶太開展恩典時代的工作一樣短暫,并不是持續到兩千年之後才告終。因為末世是結束整個時代,將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全部收尾、告終,結束人類苦難的人生歷程,并不是將整個人類都帶入下一個時代,也并不是讓人類的生活再接續下去,這樣對我的經營計劃與人的生存并没有什麽意義。若人類仍舊這樣下去,遲早要被那惡魔全部侵吞,那些屬我的靈魂也終將斷送在它的手中。我的作工僅是六千年,我應許那惡者掌握整個人類也僅是六千年,所以,時候已到,我不願再持續下去,也不願再耽延時間,我要在末世大勝撒但,將我的全部榮耀都奪回,將我所有的在地上的屬我的靈魂都收回,使這些憂傷的靈魂脱離苦海,以便結束我在地的全部工作。從此以後,我不會在地上再道成肉身,我的主宰萬有的靈也不會在地上作工,我只是在地上重新造一個人類,是屬聖潔的人類,也是我在地上的忠信的城邑。但是你們當曉得,我并不是將世界全部毁滅,也不是將人類全部毁滅,而是留下那剩餘的三分之一的被我徹底征服的愛我之人,使其在地上生養衆多,猶如律法下的以色列民一樣,使其在地得着我滋補衆多的牛羊與所有的地上的豐富。這樣的人類將與我永存,但并不是現在的這樣污穢不堪的人類,而是已被我得着的所有人的集合這樣的人類。這樣的人類并没有撒但的破壞、攪擾與圍攻,是我打敗撒但以後在地唯一生存下來的人類,就是現今被征服得應許的人類。所以,末世被征服的人類也是存留下來的得永遠福分的人類,是我打敗撒但以後的唯一的證據,也是唯一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都是從撒但權下被我拯救出來的,都是我六千年經營計劃中唯一的結晶與碩果。他們來自各邦、各派,來自全宇之下的各方、各國,有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言語、不同的風俗、不同的膚色,分布在全地之上的各邦、各派,以至于每個角落,最終又聚集在一起,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人類,組合成一個没有撒但勢力能達到的人的集合。那些没經我拯救、征服的人類都沉默海底,將我焚燒之火永遠地加在他們身上。我要毁滅這個舊的骯髒到極處的人類,猶如我滅絶埃及衆長子與頭生的牛羊一般,將那些吃羔羊肉喝羔羊血的、門楣上有羔羊血作印記的以色列民留下。那些被我征服的我家族中的人不也是吃我羔羊肉、喝我羔羊血的被我救贖敬拜我的人嗎?這樣的人不常有我的榮耀隨着嗎?那些没有我羔羊肉的人不早就沉默海底了嗎?你們如今抵擋我,我如今的説話猶如耶和華曉諭以色列的列子列孫們一樣,但你們心底剛硬,都在積蓄我的忿怒,為自己的肉體增添苦楚,為自己的罪惡增添審判,為自己的不義增添更多的忿怒。你們今天這樣地對待我,有誰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有誰的不義能逃脱我刑罰人的雙目呢?有誰的罪孽能躲開我全能者的雙手呢?有誰的抵擋能逃脱我全能者的審判呢?我耶和華這樣曉諭你們這些外邦家族的列子列孫,對你們説的話勝過了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的所有的説話,但你們却比那埃及的衆百姓還要剛硬,你們豈不是在我作工安卧之時積蓄我的忿怒嗎?你們豈能安然逃脱我全能者的日子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每日神話 選段337

我在你們中間如此地作工、説話,耗費了我的多少精力與心血,但我明明告訴你們的你們何時聽從?你們在何地對我全能者俯伏?你們為什麽這樣待我?為什麽你們的所做與所説盡是擊打我的怒氣?為什麽你們的心竟是這樣的剛硬?是我曾經擊殺過你們嗎?為什麽你們盡是讓我憂傷、着急?難道你們還等着我耶和華忿怒的日子臨到你們嗎?還等着我被你們的悖逆擊打出來的怒氣向你們發出嗎?我為你們作的豈不都是為了你們嗎?你們却一直這樣地對待我耶和華:偷吃我的祭物,將我祭壇上的供品都奪回自己家中喂養那狼洞裏的狼子、狼孫;「民」與「民」之間互相厮殺,都以怒目與刀槍相對,又將我全能者的話扔在茅厠裏與糞便同污。你們的人格何在?你們的人性都變成了獸性!你們的「心」早已變成了頑石,豈不知我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就是審判你們如今對我全能者的惡行嗎?你們都以為這樣地糊弄我而將我的話都扔在污泥中,竟然不聽從我話,就這樣背着我幹就能逃脱我的怒目火眼嗎?你們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你們貪戀我財物的時候,我耶和華的雙眼早已看見了嗎?豈不知你們偷吃我祭物的時候都是在那獻有祭物的祭壇前的嗎?你們豈能自作聰明而這樣欺騙我呢?我的忿怒怎能離開你們那彌天大罪呢?我的震怒怎能越過你們的惡行呢?你們今天的惡行并不是為你們自己開闢出路,而是為你們的明天積攢刑罰,為你們自己擊打我全能者的刑罰。你們那惡行與惡言惡語怎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走呢?你們的祈求怎能達到我的耳中呢?我豈能為你們的不義開拓出路呢?我豈能放過你們悖逆我的惡行呢?我豈能不絞斷你們如毒蛇一樣的舌唇呢?你們不為自己的義而求告我,而是為你們自己的不義積攢我的忿怒,我豈能饒恕你們呢?你們的言行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為污穢,你們的不義在我全能者的眼中看為不盡的刑罰,我公義的刑罰、審判怎能離開你們呢?因你們都如此待我,使我憂傷,又使我忿怒,我豈能容讓你們逃脱出我手,離開我耶和華刑罰、咒詛你們的日子呢?你們豈不知你們所有的惡言惡語早已達到我的耳中?你們豈不知你們的不義早已將我聖潔的義袍給玷污?你們豈不知你們的悖逆早已將我滿腹的怒氣給激起?你們豈不知你們早已讓我發怒已久,又早已讓我忍耐已久?你們豈不知你們早已將我所在肉身給破壞得破爛不堪?讓我忍耐至今,以至于我的怒氣發泄,不得再容讓你們。你們可知你們的惡行早已達到我的雙目之前,我的呼求早已達到父的耳中,他怎能容讓你們這樣待我?我在你們身上的作工豈有一樣不是為了你們?而你們又有誰為了我耶和華的工作增添你們的善心?我豈能因我的軟弱與我所受之苦而對父的旨意不忠心呢?難道你們就不理解我的心嗎?耶和華怎樣曉諭你們,照樣我也怎樣曉諭你們,難道我為你們奉獻得還算少嗎?儘管我願為父的工作擔當這一切的苦楚,但你們怎能因着我的受苦而脱離我臨到你們的刑罰呢?你們享受我的還算少嗎?我父如今將我賜給你們,你們豈不知你們享受的哪裏僅僅是我那豐盛的言語呢?豈不知你們的生命、你們的享受之物盡是我的生命换來的?豈不知我父是拿我的生命與撒但交戰,又拿我的生命來賜給你們,使你們得着百倍,又使你們免去了許多試探?你們豈不知因着我的作工才免去了你們的許多試探,也免去了許多的火的刑罰?你們豈不知我父是因着我的緣故才讓你們享受至今的?你們怎能如今仍舊剛硬得猶如油蒙了心竅呢?你們如今的惡行怎能逃脱我離地之後忿怒的日子呢?我豈能讓耶和華的怒氣離開這些剛硬之輩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每日神話 選段338

你們當回想過去,我何時對你們怒目厲聲,又何時與你們斤斤計較,又何時教訓你們是在無理取鬧,又何時當面教訓你們?我豈不都是為我的工作而求告我父免去你們的一切試探?你們為什麽這樣待我?難道我曾經用我的權柄擊殺過你們的肉體嗎?你們為什麽這樣報復我?對我忽冷忽熱之後又不冷不熱,然後對我又是欺哄又是隱瞞,而且口中滿了不義之人的唾沫,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也能欺騙我的靈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就能逃脱我的忿怒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舌頭可以任意論斷我耶和華的作為嗎?我豈是讓人論斷的神嗎?我豈能容讓一個小小的蛆蟲這樣褻瀆我呢?我豈能將這樣的悖逆之子放在我永遠的福氣中?你們的言行早將你們都顯露出來,你們的言行早為你們自己定了罪。我鋪張諸天、創造萬物之時就不容讓任何一個在我以外的受造之物來隨意做我的參與者,我更不容讓有何物來隨意打亂我的作工與我的經營,我不容讓任何人,也不容讓任何物,我豈能放過那對我慘無人道的人呢?我豈能赦免那背叛我話的人呢?我豈能放過那悖逆我的人呢?人的命運豈不在我全能者手中嗎?你的不義、你的悖逆我豈能將其看為聖潔呢?你的罪孽豈能把我的聖潔玷污呢?我并不沾染那不義之人的污穢,我也并不享受那不義之人的供品,你若對我耶和華忠心,你豈能把我祭壇上的祭物占為己有呢?你豈能用那毒蛇的舌唇來褻瀆我的聖名呢?你豈能就這樣背叛我的言語呢?你豈能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聖名當作你為撒但——那惡者效力的工具呢?我的生命是供那聖者享受的,豈能容讓你把我的生命隨意拿來當玩物,當作你們中間争鬥的工具呢?你們怎能就這樣對我無情無義又無有善人之道呢?豈不知我將你們的惡行都早已記載在這生命之言中?你們怎能逃脱我刑罰埃及的烈怒之日呢?我怎能就這樣讓你們一再抵擋我、悖逆我呢?我明明地告訴你們,到那日埃及所受的刑罰比你們還容易受呢!你們怎能逃脱我忿怒的日子呢?我實在告訴你們:我的忍耐本是為你們的惡行而預備的,我的忍耐本是為你們在那日的刑罰而固有的。你們豈不是我忍耐到底之後烈怒審判的對象嗎?萬物豈不都在我全能者的手中嗎?我怎能容讓你們在諸天之下來這樣地悖逆我呢?你們的日子甚是難過,因為你們遇見了那説要來但并没有來過的彌賽亞了,你們豈不都是與他為敵嗎?耶穌早與你們為友,但你們却與彌賽亞為敵,豈不知你們雖與耶穌為友,但你們那惡行早已充滿了那可憎之人的器皿了?你們雖與耶和華甚是親密,但你們豈不知你們的惡言早已達到了耶和華的耳中而觸及了他的怒氣?他怎能與你親密,又怎能不把你那充滿了惡行的器皿而焚燒呢?他豈能不與你為敵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每日神話 選段339

現在我眼看着你那放縱的肉體來欺哄我,我只是對你稍作警戒,却并不動手來用刑罰「侍候」你,你應知道你在我工作中是扮演什麽角色的,我就滿足了,其餘,你或是抵擋我,或是花我的錢、吃我耶和華的祭物,或是你們蛆蟲之間互相厮咬,或是狗犬之類相互抵觸、侵犯,這些我都不關心,你們只要知道自己是什麽「東西」,那我就知足了。除了這些以外,你們願意互相動刀槍也可以,互相以口相鬥也可以,對這些我根本没有一點意思干涉,人間的事與我毫無牽連,不是我對你們之間的糾紛不關心,是因為我不屬你們中間的一員,所以我不參與你們中間的事務。我本不是受造之物,我本不屬世界,所以我厭憎人中間風風火火的生活與那些雜亂無章的人與人之間的不正當的關係,我更厭憎那吵吵嚷嚷的人群。但我深知每個受造之物的内心的雜質,我未曾造你們以先,就已知道人内心深處所存留的不義,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彎曲詭詐。所以,儘管人的不義行出之時毫無蛛絲馬迹,但我還是知道你們心中存留的不義勝過我創造萬物的豐富。你們各人都在衆人中升為至高,升為衆人的祖宗;你們又甚是蠻横,在所有的蛆蟲中横衝直撞,尋找安樂的地方,妄想吞吃那比自身小的蛆蟲;你們的心地陰險毒辣,勝過那滄海中沉没水底的幽魂,居住在糞土中的最底層,將那從上到下的蛆蟲攪擾得不得安寧,互相厮殺一陣,便安静下來了。你們并不知自己的地位,竟然在這糞土中還互相侵略,能争出什麽東西來?你們若真有敬畏我的心,怎能背着我的面却互相你争我奪呢?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你們一個小小的臭蟲,偷吃我耶和華祭壇上的供品,這樣就能將你那掃地的敗亡的名聲挽救回來而成為以色列選民嗎?不知羞耻的賤貨!那祭壇上的祭物是人為我獻的,表示敬畏我的人的「心意」,本是供我支配、供我使用的,你怎能將人給我的小小的斑鳩給劫走了呢?你不害怕做猶大嗎?你不害怕你的田地成為「血田」嗎?不知羞耻的東西!你以為人獻上的斑鳩都是給你滋補蛆蟲的肚腹的嗎?我給你的是我甘心願意的,我未給你的應是由我支配,不許你隨便偷吃我的供品,作工的是我耶和華——造物的主,人獻祭是為我的緣故,你以為是給你奔跑的薪水嗎?你好不知羞耻!你奔跑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自己?為什麽偷吃我的祭物?偷取我錢袋的錢財?你不是「加略人猶大的子孫」嗎?我耶和華的祭物是供祭司享用的,你是祭司嗎?竟敢得意洋洋地吃我的祭物,而且擺在了桌面上,你太不值錢了!不值錢的賤貨!我耶和華的火終將你燒盡!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

每日神話 選段340

你們的信心甚是佳美,説什麽為了我的工作甘願花費自己的一生,肝腦塗地,但你們的性情却并没有多少變化,只是言語高傲,而你們的實際行動却是狼狽不堪,猶如人的舌唇雖然在天之上,而人的雙腿却遠遠地落在了地上,因此人的言行與人的名聲仍是破爛不堪。你們的名聲敗亡,你們的舉止下賤,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鷄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你們對我的工作的態度足可讓我定你們為不義之人的,你們的所有性情足可説是滿了可憎之物的骯髒的靈魂,你們所表現、流露的足可説你們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談到進天國,你們却都不露聲色,你們以為就你們今天這樣足可進入我天國之門嗎?你們以為你們的言行不經我檢驗就可獲釋進入我作工、説話的聖地嗎?誰能騙得了我的雙眼呢?你們那卑鄙下賤的舉止與談吐豈能逃脱我的眼睛呢?你們的生活被我定為喝那污鬼之血、吃那污鬼之肉的生活,因你們天天都在我前學那污鬼的樣子,在我之前的行徑尤其低劣,怎能不讓我感覺厭憎呢?説話之中含有污鬼的雜質:欺哄,隱瞞,阿諛奉承,猶如那行邪術的,又猶如那行詭詐、喝不義之人血的。人的所有表現都甚是不義,怎能將人都列在那義人所在的聖潔之地呢?你以為你那卑劣的行為就能將你從不義之人中分别為聖嗎?你的猶如毒蛇一樣的舌頭終將你那行毁壞、可憎的肉體給斷送,你那沾滿污鬼之血的雙手也終將你的靈魂拉向地獄的,你為何不趁此機會將你那沾滿污穢的雙手給洗刷乾净呢?你又為何不趁此機會把你那説不義之言語的舌頭給「絞斷」呢?難道你就甘願為你那雙手與舌唇而遭受地獄之火的焚燒嗎?我的雙目鑒察萬人的心,因我造人類以先早已將人的心都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我早將人的心測透了,人心中的思想豈能逃脱我眼呢?又怎能來得及躲避我靈的焚燒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每日神話 選段341

你的雙唇比鴿子還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陰險,甚至你的雙唇猶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樣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麗,你的心太詭詐!我厭憎的僅僅是不義之人的雙唇與不義之人的心地,我對人的要求并不是高于聖者,而只是對那不義之人的惡行感覺厭憎,只是希望那不義之人脱離污穢,擺脱如今的困境,好與那不義之人分别出來,與那義人同起居、同聖潔。你們與我同在一個境地,但你們却沾滿了污穢,渾身上下没有一點是起初造人的原樣,而且你們因着天天都學那污鬼的樣式,行那污鬼所行的,説那污鬼所説的,因此,你們渾身上下以至于你們的舌唇都蘸滿了它的污水,甚至使你們的全人都遍體污迹,没有一處是我作工可使用的地方,太令人傷心了!你們竟然活在這樣一個牛馬世界中,你們居然心中不覺愁苦,而且是滿心歡喜,生活得逍遥自在,在那污水中游來游去竟然不知自身落在了這樣一個境地中。每日都與污鬼來往,又與「糞便」來往,生活低級,竟然不知你哪裏是在人間中生存,哪裏是在自己掌握自己,豈不知你的人生早已叫那污鬼踐踏了?你的人格早叫這污水玷污了?你以為你是在人間樂園中生活,你以為你是在幸福中的人嗎?豈不知你與污鬼同活了一生,你與污鬼為你預備的所有一切同在了一生?你的生活豈是有意義的呢?你的人生豈是有價值的呢?為你那污鬼爹娘奔波忙碌到現在,你竟然不知道坑害你的竟會是生你、養你的污鬼爹娘,你更不知道你的污穢竟然都是它供應給你的,你只知道它能供你「享受」,不刑罰你,也不審判你,更不咒詛你,它從來不對你大發烈怒,而是對你「和顔悦色」。它的言語滋潤你的心田,將你説得神魂顛倒,辨别不清方向,使你不覺被它吸引,甘願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僕役,而且毫無一點怨言,甘願為它盡上犬馬之勞,你被它迷惑了。因此,你對我作的工作竟然没有一點反應,難怪你總想從我手下偷偷溜走,難怪你又總想用花言巧語來騙取我的歡心,原來你又另有打算、另有安排。你對我全能者的作為是看透一二,但你對我的審判與刑罰却絲毫不知,你并不知我的刑罰何時起始,你只知道欺騙我,但你并不知我不容人侵犯。你既已立下心志來事奉我,我就不放過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將你的言語擺在祭壇之前,我就不容讓你從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讓你事奉兩個主。你以為將你的言語擺在我的祭壇上、擺在我的眼目前之後你就可以另有所愛嗎?我豈能容讓人這樣捉弄我呢?你以為你的舌頭就能隨意向我許願、起誓嗎?你豈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寶座而發誓呢?你以為你的誓言都已廢去了嗎?我告訴你們,就是你們的肉體廢去,你們的起誓却不可廢去,末了的時候,我要按着你們的起誓來定你們的罪,你們却以為將你們的言語擺在我前來應付我,而你們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靈。我的怒火哪裏能容納這些猪狗之類的欺騙呢?我要執行我的行政,將那些墨守成規的「虔誠」的信我之人都從污鬼手中抓回來規規矩矩地「伺候」我,來做我的牛、做我的馬任我宰殺,我要你將你以往的心志都撿起來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讓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來欺騙我。你以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索取又任意撒謊嗎?你以為你的言行我不曾聽到也不曾看到嗎?你的言行怎能不在我的眼中呢?我豈能容讓人就這樣欺騙我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每日神話 選段342

我在你們中間來往幾個春秋,又在你們中間生活了許久,與你們共同生活在一起,你們的卑鄙行為在我的眼目前溜走了多少?你們那肺腑之言在我的耳中回響不止,你們的心志在我的祭壇上陳設了千千萬,乃至不計其數,而你們的奉獻、你們的花費却并無一粒,你們的真心在我的祭壇之上却并没有一點一滴。你們信我的成果在哪裏?你們從我得着了不盡的恩典,看着了不盡的天上的奥秘,乃至我將天上的火焰顯給你們看却并不忍心燒着你們,而你們還給我的有幾多?你們甘願給我的有多少?拿着我賜給的食物反過來又獻給我,還説是你自己辛勤的汗水换來的,是將你自己的全部獻給了我,豈不知你「貢獻」給我的都是從我祭壇上偷盗走的?今又獻給我,你不是欺騙我嗎?豈不知我今天所享受的都是我祭壇上的供品,并不是你辛勤勞動换來而獻給我的?你們竟敢這樣地欺騙我,怎能讓我饒恕你們呢?怎能讓我再忍耐下去呢?我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全部公開,供應着你們的需求,讓你們大開眼界,而你們竟這樣昧着良心來欺騙我。我無私地將一切都賜給了你們,使你們雖然受苦,但却從我得着了我從天帶來的一切,而你們却絲毫没有一點奉獻,即使略有一絲貢獻,隨後便與我「算賬」,你的貢獻豈不都歸于烏有嗎?你獻給我的僅是沙土中的一粒,而你向我索取的竟是黄金萬兩,你不是無理取鬧嗎?我在你們中間作工,别説得着更多的祭物,就是當得的十分之一都無影無踪,而且那些敬虔之人所獻的十分之一也都被那惡者繳獲了,你們豈不都是與我分散的嗎?豈不都是與我敵對的嗎?豈不都是搗毁我祭壇的嗎?這樣的人豈能在我的眼目中被看為寶貴呢?豈不是我所厭憎的猪狗嗎?你們的惡行怎能被我稱為寶貴呢?我的作工到底是為了誰?難道就只是為了將你們都擊殺而顯明我的權柄嗎?你們的性命不都在我的一句話嗎?為什麽我只是用話語來曉諭你們,却并没有將話語變為事實將你們及早地擊殺了呢?我説話作工單是為了擊殺人嗎?我豈是亂殺無辜的神呢?現今你們有多少是全人在我前尋求人生正道的?你們只是身在我前,心却逍遥法外,離我甚遠,因你們并不知道我的工作到底是什麽,所以你們有多少人都想離我而去,都遠離我,想活在那没有刑罰、没有審判的極樂世界,這不正是人心所願嗎?我并不强求你,走哪條路都由你自己選擇,今天的路就是伴隨着審判、咒詛的路,但你們都應知道,我所賜給你們的,無論審判、刑罰都是我賜給你們的上好的贈品,都是你們急需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

每日神話 選段343

我在地上開展了如此多的工作,在人中間行走了這麽多年,我的形像與我的性情人却很少有認識,也很少有人能將我作的工作盡都説透,人類缺乏得太多,對我所作的總是没人理解,而且人又總是存着戒備之心,似乎人都深怕我會將人帶入另一個境地而置之不理的。因此,人對我的態度總是不冷不熱,而且又是多加十分的小心,因為人走到今天對我作的工作仍是不認識,尤其我對人所説的話,人更是「不解其意」:雙手捧着我的説話,不知是死心塌地地相信,也不知是優柔寡斷地將其忘記;不知是該實行,也不知是觀望着等待;不知是該將所有的一切都抛弃之後而大膽地跟隨,也不知是仍舊與世界「友好」。人的内心世界何等複雜,又是何等狡詐,因着人對我所説的話看不透、望不穿,所以很多人都很難付諸實行,也很難將自己的一顆心擺在我前。我深知你們的難處:活在肉體中不免有很多軟弱,也有很多客觀因素給你們帶來的難處,你們養家糊口,出力度日,歲月艱難。活在肉體中是有很多難處,這些我也并不否認,當然我對你們的要求也都是按着你們的難處而言的,我作的工作都是按着你們現實的身量要求的,或許以往的人作工時對你們的要求摻有「過分」的雜質,但你們應曉得,我對你們説的、對你們作的從未有過「過分的要求」,都是按着人的本性、人的肉體、人的所需而要求的。你們應知道,我可明明地告訴你們,我并不反對人的某些合乎情理的思維與人原有的本性,只因為人不明白我對人要求的標準到底是什麽,也不明白我説話的原意是什麽,所以,到如今人對我的話仍是半信半疑,甚至不到一半的人相信我的話,其餘的人都是不信派,又有更多的人是喜歡聽我「講故事」的人,更有許多人是看熱鬧的。我告誡你們:我的許多話早已向信我的人打開,那「觀賞」國度美景却被關在國度大門以外的人早已被我淘汰。你們豈不是被我厭弃的稗子嗎?又怎能送我離去又喜迎我重歸呢?我告訴你們,尼尼微城的人聽見耶和華的怒言之後隨即披麻蒙灰悔改,是因他們相信了耶和華的話,因而甚是驚恐、懼怕,以至于披麻蒙灰悔改了。而今天的人雖然也「相信」我所説的話,而且更相信耶和華如今又來在你們中間,但你們的態度都是輕慢不堪,猶如觀看幾千年前生在猶太今又降在你們中間的耶穌一樣。我深知你們内心所存的詭詐,你們多數都是因好奇而跟隨我,又因着虚空而來尋求我,當你們的第三願望——平安、幸福的生活破滅之時,你們的好奇感也就隨之消失。你們各人心裏所存的詭詐都因着你們的言行顯露出來,説穿了,你們對我只是好奇,却并不害怕,也不警戒你們的口舌,更不約束你們的行為,你們的信到底如何?是真實的嗎?你們只是用我的話來消愁解悶,用來填滿你生活中剩餘下來的空白之處,你們又有誰付諸實行了呢?有誰是真實的信呢?你們都口口聲聲喊着説「神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但你們心中所喊的神哪是與我相合的呢?你們既這樣喊,却又為什麽那樣做?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要還報我的愛嗎?你們舌唇奉獻的是不少,但你們的「祭物」、你們的「善行」在哪裏?不是你們的言語達到我的耳中,我怎能這樣恨惡你們呢?你們若真相信我,怎能落得如此窘迫之態呢?滿臉沮喪的神色,似乎在陰間中受審一般,毫無一點生機,有氣無力地談着個人的心聲,甚至滿了埋怨之聲,而且盡是咒駡之語。你們對我作的早就失去了信心,甚至你們原有的信心也都消失了,這又怎能跟隨到底呢?這樣又怎能「得救」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説的言語》

每日神話 選段344

雖然我的工作對你們甚是有幫助,但我的話在你們身上總是落空,我的話在你們身上總是没有着落,難以找着我成全的對象,以至于到今天我對你們幾乎失去希望。在你們中間尋尋覓覓幾年,却難以找着我的知音,對你們我似乎并無信心作下去,也無愛心再愛你們了,因為你們那點微不足道的可憐的成績早令我厭憎了,似乎我從未説話在你們中間,又從未作工在你們身上。你們的成績太令人噁心,你們總是身敗名裂,幾乎没有一點價值,在你們身上幾乎找不着「人」的樣子,也聞不着「人」的氣息,你們的清香之氣何處存留?你們的多年的代價花費在何處,果效又在何處?你們未曾找着嗎?如今,我的工作又有了新的起頭,又有了新的開端,我要大展宏圖,開展我更大的工作,而你們却仍舊墮落在原有的淤泥之中,活在以往的污水中,幾乎没有擺脱原有的困境,所以你們在我所説的話中仍是一無所獲。因為你們并未擺脱你們原有的污水淤泥存留之地,你們只是曉得我的話,其實并没有進入我話的自由天地,以至于我的話從未向你們打開,就如封閉了幾千年的先知預言書一樣。我在你們的生活中向你們顯現,而你們總是不知不曉,甚至你們對我根本不認識。我説的話幾乎百分之五十在你們身上是審判,達到一半的果效,使你們都失魂落魄,其餘的一半是教給你們生活、做人的言語,對你們來説似乎不存在,又似乎是你們聽見了玩童的言語一般,對其總是「含蓄」地一笑,之後便不了了之。對這些你們從來不關心,總是以你們的好奇之感來觀察我的作為,以至于你們今天都落在黑暗之中,難以尋見光明,在黑暗中哀號了。我要的是你們的順服,是無條件的順服,而且更要求你們對我説的話都應完全定準,不應采取忽略的態度,這樣挑挑揀揀地應付更不應該,更何况你們對我的説話、作工總是漠不關心呢?我的工作是作在了你們中間,我的言語賜給你們的又甚多,但你們若是這樣應付我,我就只好將你們未曾得着的也未曾實行的都賜予外邦家族,受造之物有誰不在我手中呢?你們中間的人多數都是「高壽年邁」,無精力再接受我這樣的工作,總是猶如寒號鳥一樣得過且過,從不認真對待我口之言。那些年少之人又甚是虚浮放縱,對我作的工作更是不理睬,也無心去品味筵席上的佳肴,而是猶如小鳥一樣飛出鳥籠遠走「他鄉」了。這樣的老人、這樣的少年又怎能于我有益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説的言語》

每日神話 選段345

你們這些少年人雖都猶如少壯的獅子一樣,但你們心中很少存有真道的,你們的年少并不能獲得我更多的作工,而且總是惹得我對你們反感,你們的年紀雖然幼小,但你們或者没有朝氣,或者缺乏志向,對自己的前途總是不置可否,似乎是漠不關心,又似乎總是耿耿于懷。可説在你們身上根本找不着少年人該有的朝氣、理想與個人該站的立場,就這樣的年少之人也毫無立場,而且又毫無善辨對與錯、善與惡、美與醜的能力。在你們身上根本找不着新鮮的成分,幾乎盡都是老氣,而且這樣的少年人也學會了隨幫唱柳,學會了不明事理,而且從來不明辨是非,分不清事情的真偽,從不精益求精,也不分清什麽叫對、什麽叫錯,什麽叫真理、什麽叫虚偽。在你們身上存留了不少比年老之人還多還嚴重的宗教氣味,甚至還驕蠻不講理,好勝心又甚强,好鬥心又甚嚴重,這樣的少年人怎能有真理呢?站不住立場又怎能站住見證呢?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又怎能叫少年人呢?没有少年人的朝氣、活潑、新鮮、沉着、穩重,又怎能稱為跟隨我的人呢?没有一點真理與正義感,而是樂于戲鬥玩耍,這樣的人怎能配做我的見證人呢?滿了詭詐、滿了歧視人的目光本不是少年人該有的;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也不應該是年少之人;年少的人不該没有理想、志氣與蓬勃向上的氣質;年少之人不該對前途心灰意冷,也不該對生活失去希望,不該對未來失去信心;年少之人對自己今天選中的真理之道應該有毅力走下去,實現自己為我花費一生的願望;年少人不該没有真理,也不該對虚偽與不義包藏,而是應該站住該有的立場,不應隨波逐流,有敢于為正義、為真理奉獻、拼搏的精神;年少人應該有不屈服于黑暗勢力的壓制、有改變自身的生存的意義的勇氣;年少人不該是逆來順受的,但更應該有胸懷坦白而且饒恕弟兄姊妹的精神。當然,這是我對所有人的要求,也是對所有人的勸導,更是對所有年少之人的安撫之語。你們當按着我的話去實行,尤其是年少人不該没有辨明事理、尋求正義與真理的心志,你們當追求的是一切美與善的事物,應該得着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而且對個人的人生要負責任,不可輕視。人來在世上難得碰見我一次,又難得有尋求、得着真理的機會,你們何不將這美好的時光珍藏起來作為今生追求的正道呢?又為何總是對真理與正義不屑一顧呢?為何總是將自己糟踏斷送給那捉弄人的不義與污穢呢?為何與那年老之人一樣行不義之人所行的呢?為何模仿那老舊東西的舊態呢?你們的人生本該是充滿正義、真理與聖潔的,本不該就這樣及早地墮落而墜落于陰間,你們不覺着這樣是太不幸了嗎?你們不覺着這樣對你們是太不公平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年老之人、年少之人説的言語》

每日神話 選段346

這麽多的工作、這麽多的話在你身上没達到果效,到擴展工作時你盡不上本分就蒙羞加慚愧了,那時你就覺得自己虧欠神太多,對神認識得太膚淺。現在是作工期間你不追求認識,以後再追求就晚了,最終你談不出認識來,腹中空空,什麽也没有,你拿什麽向神交賬?還有臉見神嗎?現在就應努力追求,最終能達到像彼得一樣,認識到神的刑罰、審判對人太有益處,如果没有他的刑罰審判,人就不可挽救了,在這污穢之地、在淤泥之中只能愈陷愈深。人都被撒但敗壞,勾心鬥角、互相糟踏,失去了敬畏神的心,人的悖逆太大,觀念太多,全都屬于撒但。如果人離開神的刑罰審判,人的敗壞性情不能得着潔净,人也得不着拯救。道成肉身的神在肉身的作工所發表的就是靈的發表,他所作的工作就是按照靈所作的去作,今天你如果對這些工作没有認識,那你就太傻了,你失去的太多了!你没得着神的拯救你的信就是宗教信仰,你是屬宗教的基督徒,因着持守死的規條而失去了聖靈新的作工,别人追求愛神能獲得真理、獲得生命,而你的信仰却并不能獲得神的稱許,反而成了作惡的人,成了行毁壞可憎之事的人,成了撒但的笑料、撒但的擄物。神不是讓人信仰的,而是讓人愛、讓人追求敬拜的神。現在你不追求,到有一天你會説:「那時我怎麽没好好跟隨神,没好好滿足神,没追求生命性情變化,我真後悔當初不能順服神,後悔當初不追求認識神的話,那時神説了那麽多話我怎麽不追求呢?我簡直太傻了!」你會恨惡自己到一個地步。現在你對我説的話不相信,也不注重,到有一天這工作開展了,你全部都看見了,你就後悔了,那時你就傻眼了。有福你不會享受,有真理你不追求,你不是自找没趣嗎?現在雖説下步工作還未開展,但現在對你所要求的、讓你所活出的也不是額外的,這麽多工作,這麽多真理,就不值得你認識嗎?刑罰審判不能唤醒你的靈嗎?刑罰審判不能使你恨惡你自己嗎?你就滿足于活在撒但權勢之下,有平安,有喜樂,得着一點肉體安逸嗎?這不是最低賤的人嗎?看見救恩却不追求得着救恩的人是最愚拙的人,是貪享肉體的人,是享受撒但的人。你盼望信神没有一點難處,没有一點患難,没有一點痛苦,你總追求這些不值錢的東西,把生命却看得一文錢不值,而把個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這人太没價值!你像猪那樣生活,你跟猪狗之類有什麽區别?不追求真理而喜愛肉體的人,不都是畜生嗎?没靈的死人不都是行尸走肉嗎?在你們中間説了多少話?在你們中間作的工作還少嗎?在你們中間供應你們的有多少?那你為什麽没得着呢?你還有何怨言呢?你没得着還不是因為你太寶愛肉體嗎?還不是因為你的想法太奢侈嗎?還不都是因為你太愚蠢了嗎?你得不着這福氣還能怪神没拯救你嗎?你就追求信神以後能得着平安,孩子没有病,丈夫有個好工作,兒子找個好對象,姑娘嫁個好人家,你的牛馬能够好好給你耕地,一年風調雨順,你就追求這些。你只追求生活安逸,别讓你家出事,颳風别颳在你身上,沙子别打在你臉上,洪水别淹着你家的莊稼,凡是灾都别涉及你,活在「神的懷抱」裏,生活在安樂窩裏面。就你這樣的孬種,一味追求肉體,你説你還有没有心、有没有靈?你不屬于畜生嗎?將真道白白地賜給你,你不追求,你還是不是一個信神的?真正的人生賜給你,你不追求,那你不是猪狗之類嗎?猪不追求人生,不追求潔净,不懂得什麽叫人生,天天吃飽喝足就睡大覺,真道賜給你你却没得着,兩手空空,這種猪一樣的生活,你還願意繼續下去嗎?這樣的人活着有何意義?生活卑鄙、下賤,活在污穢、淫亂之中,没有一點追求的目標,你的一生不是最下賤的一生嗎?還有何臉面去見神?這樣經歷下去,還不是一無所獲嗎?真道是賜給你了,到最終你能不能得着就在于你個人的追求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彼得的經歷——對刑罰、審判的認識》

每日神話 選段347

你們的肉體、你們的奢侈欲望、你們的貪心、你們的情欲在你們的身上扎根太深了,這些東西一直控制着你們的心,以至于你們都無法擺脱這些封建而又墮落的思想的束縛。你們没有改變現狀的嚮往,也没有擺脱黑暗權勢的嚮往,只是被這些東西捆綁着。儘管你們都知道這樣的人生太痛苦了,這樣的人間太黑暗了,但你們根本就没有一個人有改變這種生活的勇氣,只是嚮往着能够脱離這樣的現實生活,超度你們的靈魂,生活在一個和平美好的天堂一樣的環境中。你們并不願吃苦來改變自己現在的生活,也不願在這審判、刑罰中尋找自己該進入的人生,而是没有一點實際地來空想那脱離肉體的美好世界。你們嚮往的生活都是不受任何苦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得着的,太不現實了!因為你們所盼望的并不是在肉體之中能够活出有意義的一生,能够在一生之中得着真理,就是能為真理活着,能為正義而站立,這不是你們所認為的光輝燦爛的一生,你們認為這樣的人生不是閃光的一生,也不是有意義的一生。在你們來看,這樣過一生簡直太委屈了!雖然今天你們能接受這刑罰,但你們的追求仍不是為了今天能够得着真理、活出真理,而是為了以後能如何進入美好的、脱離肉體的生活之中,你們不是為真理而尋求,也不是為真理而站立,更不是為真理而存活。你們不為今天的進入而追求,而是總想着「有朝一日」,雙眼望着藍藍的天,流下酸澀的泪水,期待着有一天能歸到天上。你們不知道你們這樣的想法早已脱離現實了嗎?你們總想着救主大慈大悲,有朝一日定會將你這在世上受苦受難的人接走的,定會為你這受欺受壓的人伸冤報仇的,你的罪還少嗎?天下受苦的人何止你一個呢?你自己落在了撒但權下受了苦,難道還得需要神為你伸冤嗎?不能滿足神的要求的人不都是神的仇敵嗎?不相信神道成肉身的人不都是敵基督嗎?你的好行為算什麽?還能代替你敬拜神的心嗎?不是你做點好事就能接受神的賜福的,也不是你受欺受壓就足可讓神為你伸冤報仇的。那些信神却不認識神而又行善的人不也都遭受刑罰了嗎?你只是信神,只是讓神為你伸冤、為你報仇,讓神給你個出頭之日,而你却不搭理真理,也不渴慕活出真理,更不能脱離這苦難、虚空的人生,而是活在肉體之中、活在罪中來盼望神為你伸冤,為你撥開迷霧,這可能嗎?你有真理可以跟隨神,你有活出可以作神的話語的彰顯,你有生命可以享受神的祝福,有真理的人可以享受神的祝福,神為那些專心愛他而又受苦受難的人伸冤,不是為那些專愛自己而遭受撒但蒙蔽的人伸冤。不愛真理的人哪有善?專愛肉體的人哪有義?義、善不都是為着真理而説的嗎?不都是為那些專心愛神的人而預備的嗎?不愛真理、尸體腐爛的人不都存着惡嗎?不能活出真理的人不都是真理的仇敵嗎?你們這些人又如何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

每日神話 選段348

經營人本是我的本職工作,讓人都被我征服更是我創世早已命定好的,雖然人并不知我在末世要將人徹底征服,也并不知我將撒但打敗的證據就是將人類的悖逆者征服,但我早已在我的仇敵與我交戰的時候告訴其我要將被撒但擄去的、早已成了其兒女、成為其看家的忠實的僕人征服。征服其原意本是打敗,使其蒙羞,按照以色列人的語言説法本是徹底打敗、摧毁,使其不得再對我反抗,但今天用在這些人中間就是征服的意思。你們應知道,按我的本意是將人類的惡者徹底滅絶、打垮,使其不得再背叛我,更無有氣息來打岔、攪擾我的工作,所以對人來説便成了征服。不管其内涵之意如何,總之我的工作就是將人類擊敗。因為人類是我經營的附屬物這不假,但説得更確切點,人類,就是我的仇敵;人類,就是抵擋我、悖逆我的惡者;人類,就是被我咒詛的那惡者的後裔;人類,就是那背叛我的天使長的後代;人類,就是那早已讓我厭弃的與我針鋒相對的惡魔的遺産。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脚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尸;黑暗的角落裏盡是死人的尸骨;陰凉的角落裏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没;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厮殺、慘鬥,厮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兒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兒找着人生的歸宿?早已被撒但踐踏的人類本是撒但形象的扮演者,更是撒但的化身,是為撒但作「響亮見證」的證據,就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敗類,這樣的「敗壞人類家族」的子孫怎能為神作出見證呢?我的榮耀從何而來?我的見證從何談起?因那與我作對的敗壞人類的仇敵已將我早已造好的,滿有我榮耀、滿有我活出的人類給玷污了,它將我的榮耀奪走,作在人身上的僅是滿了撒但醜相的毒素與善惡樹的果汁。起初,我造了「人類」,即造了人類的祖先——亞當,他有形有像,充滿生機、充滿活力,更有我的榮耀隨着,那本是我造人的榮耀的日子,接着從亞當身上「産生」了夏娃——原本也是人的祖先,這樣我造的人都充滿我的氣息,滿載我的榮耀。亞當本是從我手而「生」的,本是我形像的代表,所以「亞當」的原意本是充滿我朝氣、滿有我榮耀的、有形有像的、有靈有氣息的我的受造之物,是我造的唯一能代表我、能有我的形像、接受我氣息的有靈的受造之物。夏娃起初是我命定好被造的第二個有氣息之人,所以「夏娃」的原意本是接續我榮耀的、充滿我生機的,更有我榮耀的受造之物,夏娃本是從亞當而來,所以其也有我的形像,因她本是照着我的形像造的第二個「人」。「夏娃」的原意是有靈、有骨有肉的活人,是我在人類中的第二見證,也是第二個形像。這是人類的祖先,是人類的寶貴的聖潔之物,他們本是有靈的活人。但是那惡者將人類的祖先的子孫給踐踏、擄掠,以至于將人間布滿黑暗,使這些「子孫後代」再不相信我的存在,更令人厭憎的是,在惡者敗壞、踐踏人的同時,將我的榮耀,將我的見證,將我賜給人的生機,將我吹給人的氣、吹給人的生命,將我在人間的一切榮耀,將我在人類身上的所有的心血都無情地奪去了。人類没有了光明,失去了我賜給的一切,丢掉我賜給的榮耀,怎能承認我就是受造之物的主呢?怎能相信天上還有我的存在?又怎能發現地上還有我的榮耀的彰顯呢?這些「孫男孫女」們怎能將其祖先敬畏的神當作造其的主呢?可憐的「孫男孫女」們竟然將我賜給亞當、夏娃的榮耀與形像還有見證,以及我賜人類賴以生存的生命都大大方方地「贈送」給了惡者,也毫不介意惡者的存在,把這一切的我的榮耀都給了它,這不正是「敗類」的稱呼的來源嗎?這樣的人類,這樣的惡鬼,這樣的行尸走肉,這樣的撒但,這樣的我的仇敵怎能有我的榮耀?我要將我的榮耀重新奪回,我要將我在人中間的見證與我早先賜給人類的原本屬我的一切都重新奪回——將人徹底征服。但你要知道,我所造的人本是有我形像的、有我榮耀的聖潔的人,原本不屬撒但,也未經撒但踐踏,純粹是我的彰顯,本無有撒但的一點毒素。所以,我讓人都知道我要的只是經我手造的,也是我愛的本不屬它物的聖潔的人,而且我也以其為我的享受、為我的榮耀,但我要的并不是經撒但敗壞的而且今天又屬撒但的并非是我起初造的人類。因我要奪回我在人間的榮耀,所以我要將人類的「幸存者」徹底征服,來作我打敗撒但的榮耀的證據,我只以我的見證為我的結晶,作為我的享受之物,這是我的心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麽》

每日神話 選段349

人類發展到今天已有幾萬年的歷史,但是我所造的起初的人類早已墮落了,人類已不是我所要的人類,因此人在我眼中早已不被稱為人類,而是被撒但擄去的人類的敗類,也是撒但所居住、所穿戴的、腐朽了的行尸走肉。人根本不相信我的存在,也并不歡迎我的到來,人類只是勉强應付我的要求,暫時答應我的要求,并不是真心實意地與我同甘苦共患難。因為人對我感覺莫名其妙,所以人對我才勉强陪笑,顯出趨炎附勢的神態,因為人并不曉得我的工作,更不曉得我現在的心意。我告訴你們實話,到那日子,任何一個敬拜我的人所受的苦都比你們容易。因人現在相信我的程度并不超過約伯,就猶太法利賽人的信都超過你們,所以,若有火的日子臨到,你們的日子比那法利賽人遭受耶穌責怪還要嚴重,比那抵擋摩西的二百五十個首領所受的苦還要重,比那所多瑪毁滅時所經受的火的焚燒還要嚴重。摩西擊打磐石便有耶和華所賜之水涌流,那是因為他的信;大衛能鼓瑟彈琴贊美我耶和華,而且心中充滿歡喜,那是因為他的信;約伯丢掉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萬貫家産,渾身長瘡,那是因着他的信,他能聽見我耶和華的聲音,看見我耶和華的榮耀,那是因着他的信;彼得能跟隨耶穌基督,是因着他的信,他能為我釘十字架有榮耀的見證,也是因着他的信;約翰看見人子榮耀的形像是因着他的信,看見末世的异象更是因着他的信;那些所謂的「外邦的衆百姓」之所以獲得我的啓示,得知我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人中間,也是因着他們的信。所有受我嚴厲話語擊打而得到安慰得以蒙拯救的人不也都因着信嗎?那信我而又受苦受難的人,不也經受世界的弃絶嗎?那些生活在我話之外、逃脱試煉之苦的人,不都在世界中飄蕩嗎?他們猶如秋後的落葉到處飄零,無有落脚之地,更無有我安慰之語,雖然他們没有我的刑罰熬煉跟隨,但這些人不正是那天國之外到處漂泊、流浪街頭的乞丐嗎?世界真是你的安息之所嗎?你真能因着躲開我的刑罰而獲得那世界上的一絲欣慰的笑嗎?你真能用你暫時的享受來掩蓋你那内心中不可掩飾的空虚嗎?你能騙你的任何一個親人,但你却永遠騙不了我,因為你的信太少,所以你至今仍然找不到活着的樂趣。我勸你與其為肉體碌碌無為過一生,忍受人所難以忍受的一切苦楚,不如為我真心花費半生,何必那樣寶愛自己而逃避我的刑罰呢?何必因着躲避我一時的刑罰而獲得永遠的難堪、永遠的刑罰呢?我對人并不勉强要求,人若真願順服我的一切安排,那我也不會虧待人的。不過我需要人都相信我,像約伯相信我耶和華一樣。你們的信若超過多馬,那你們的信也就獲得我的稱許了,你們的忠心也就有我的喜悦了,你們的日子也必有我的榮耀了。只是那信世界、信惡魔的人心底剛硬,猶如所多瑪城的衆百姓,眼中含着風中的沙粒,口中銜着惡魔賜給的供品,蒙蔽了的心竅早已被那侵占了世界的惡者給占有了,人的全部心思幾乎全被那古代的惡魔給擄掠了。因此,人類的信也就隨風飄走,我作的工作人也無法去理睬,只是稍作應付或略加分析,因為人早已被撒但的毒素給侵占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麽》

每日神話 選段350

我征服人類是因為人曾經被我造,而且人又享受了我造的一切豐盛之物,但人却又弃絶我,而且心中無我,把我當作人生存的纏累,甚至人明明看見了我却又弃絶我,而且想方設法將我「打敗」。人并不允許我對人類認真對待,或對人類嚴格要求,也不允許我審判、刑罰人的不義,人對此并不感覺新鮮,而是感覺厭煩。所以,我的工作還是將吃我、喝我、享受我却又不認識我的人類擊敗,讓人都丢盔卸甲,然後我帶着我的使者、帶着我的榮耀歸回我的居所。因為人所做的早已將我的心傷透,早已將我的工作給打碎,我要將那惡者奪去的榮耀重新奪回,然後我便欣然離去,讓人類繼續自己的「生活」,讓人類繼續「安居樂業」,繼續「耕耘自己的農田」,我再不干涉人的生活。但現在我要將我的榮耀從那惡者手中完全奪回,將我創世作在人身上的榮耀完全收回,不再賜給地上的人類,因為人不僅不持守我的榮耀,反而將我的榮耀换作撒但的形象。人并不寶貝我的到來,也并不珍惜我的榮耀之日,人也并不甘心接受我的刑罰,更不願將我的榮耀還給我,也不願將那惡者的毒素抛弃,人仍是這樣欺騙我,仍是這樣笑逐顔開,不知道我的榮耀離開人類時人類將是多麽的黑暗,更不明白我的日子臨到整個人類之時,人類的日子比挪亞的日子還難過。因為人并不知道我的榮耀離開以色列時,以色列是多麽黑暗,因為人在天明之時就忘記了漆黑的夜是多麽難熬,當日頭再次隱秘、黑暗臨到人時,人便又在黑暗中哀哭切齒了。你們忘了我的榮耀離開以色列時,以色列人的苦難之日是多麽難熬嗎?現在是你們看見我榮耀的日子,也是你們與我同度榮耀之日的時候,當我的榮耀離開污穢之地時,人便在黑暗中哀哭了。現在是我作工的榮耀之日,也是我為人類免去苦難的日子,因我并不與人共渡苦難煎熬的日子,我只是將人類徹底征服,將那人類的惡者徹底擊敗。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麽》

每日神話 選段351

在地上我尋找了許多人做我的跟隨者,在所有的跟隨者之中有做祭司的,有做帶領的,有做衆子的,有做子民的,也有做效力的。我是按着人對我的忠心來劃分其類别的,當人都各從其類的時候,也就是將各類人的本性都顯明的時候,那時我將各類人都歸在其該有的類别之中,將各類人都放在其合適的位置之上,以便達到我拯救人的目的。我將我要拯救的人分批召集回來歸在我的家中,然後讓所有的這些人都接受我在末世的作工,在此同時將人都劃分類别,之後按着各人所行的來賞罰各人,這是我的作工步驟。

如今我生活在地上,生活在人中間,人都經歷着我的作工,都在觀看着我的説話,隨之我將全部真理都賜給每一個跟隨我的人,讓人都從我得着生命,因此而得着可行之路,因我是賜生命的神。在我多年的作工中人得着了許多,捨弃了許多,但我仍説人并不是真實地信我,因為人僅僅口裏承認我是神,却不贊成我口中的真理,更不實行我對人要求的真理。也就是説,人只承認有神,却不承認有真理;人只承認有神,却不承認有生命;人只承認神的名,却不承認神的實質。我因着人的熱心對人厭憎,因為人只是用好聽的話語來欺騙我,却并無一人來用真心敬拜我。你們的言語中帶着毒蛇的誘惑;你們的言語又甚是狂妄,簡直是天使長的「發表」;你們的行為更是破爛不堪;你們的奢侈欲望、你們貪婪的存心更是不堪入耳。你們都成了我家中的蛀蟲,都成了我厭弃的對象。因為你們都不是喜愛真理的人,而是喜歡得福的人,是喜歡上天堂的人,是喜歡看到基督在地掌權盛况的人。你們可曾想到,就你們這樣敗壞至極根本不知道什麽是神的人怎麽能配跟從神呢?怎麽能上天堂呢?怎麽配看見空前盛况的美景呢?你們的口中滿了欺騙我的言語,滿了污穢的言語,滿了背叛我的言語,滿了狂妄的言語,從來没有誠懇的言語向我訴説,没有聖潔的言語,没有經歷我話順服我的言語,你們的信到底如何呢?你們的心裏滿了欲望、錢財,物質充滿你們的頭腦。你們天天都在計算如何從我獲得什麽,天天都在計算從我得到的錢財、物質有多少,天天都在等待會有更多的祝福降在你們身上,讓你們享受更多更高的可享受之物。你們每時每刻想的不是我,不是從我而來的真理,而是你們的丈夫(妻子)、兒女,你們的吃穿,想的是你們將如何能享受得更好,享受得更高,你們將自己的肚腹裝得滿滿的還不是一具死尸嗎?將你們的外表裝飾得特别華麗那你們不仍然是没有生機的行尸走肉嗎?你們都為自己的肚腹操勞得頭髮斑白,却没有一個人為我的工作獻上一根毫毛。你們為肉體、為兒女奔波勞碌,絞盡腦汁,却没有一個人為我的心意着急、擔心,你們還想從我得着什麽呢?

我作工作總是不慌不忙,不管人如何跟隨,我都是按着我的步驟、按着我的計劃作工。所以,儘管你們如此地悖逆我,我仍是不停止我的作工,仍然在説着我要説的話。我將我已預定好的人都召集在我的家中做聽我説話的對象,然後將所有對我話順服渴慕的人都歸在我的寶座之前,將所有背叛我話、不聽從順服我的、公開抵擋我的人都放在一邊等待最終的懲罰。人都活在敗壞之中,活在惡者手下,所以跟隨我的人并没有許多人渴慕真理。也就是説,多數人并不是真心敬拜我,不是用真理來敬拜我,而是以敗壞、悖逆,以欺騙的手段來博得我的信任。所以我説: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被召的人都是敗壞至極的人,都是在同一個時代生活的人,但選上的人僅是一部分相信、承認真理的人,是一部分實行真理的人,這一部分人僅是小小的一部分,在這些人中間我將得着更多的榮耀。對照這些言語你們知道你們是選上的人嗎?你們的結局會是如何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每日神話 選段352

我已説過,跟隨我的人很多,但真心愛我的人并不多,或許有的人説:「我若不愛你會付那麽多代價?我若不愛你會跟隨到現在?」你的理由固然很多,你的愛固然很大,但你愛我的實質在哪裏?所謂的「愛」是指純真無瑕的感情,用心來愛,用心去感覺、去體貼;「愛」裏没有條件,没有隔閡,没有距離;「愛」裏没有猜疑,没有欺騙,没有狡詐;「愛」裏没有交易,没有任何摻雜。你有愛就不會欺騙,就不會埋怨,就不會背叛,就不會悖逆,就不會索取,就不求得什麽,不求得多少;你有愛就會甘心奉獻,就會甘心受苦,就會與我相合,就會為我捨弃你的所有,捨弃你的家庭、你的前途、你的青春、你的婚姻,否則你的愛就不是愛,而是欺騙,是背叛!你有什麽樣的愛?是真愛?是假愛?你捨弃了多少?你獻上了多少?我從你得着的愛有多少?你知道嗎?你們的心中充滿了惡,充滿了背叛,充滿了欺騙,那你們的愛中有多少摻雜呢?你們以為為我已捨弃了足够多的東西,你們以為你們對我的愛也已足够多了,但你們的言行却為什麽總是帶着悖逆、帶着欺騙呢?你們跟隨我却不承認我的話,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却又弃絶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却又信不過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却不能容納我的存在,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却不以我的身份待我,處處難為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跟隨我却在每件事上都糊弄我、欺騙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事奉我却不懼怕我,這也算是愛嗎?你們處處事事與我為敵,這都算是愛嗎?你們的奉獻是很多,但你們從來都不實行我所要求你們的,這也能算是愛嗎?仔細計算一下你們的身上并没有愛我的一點味道,這麽多年的作工,這麽多言語的供應,你們究竟得着了多少東西呢?這不值得你們仔細追憶一下嗎?我勸戒你們:我召集的人并不是未經敗壞的人,而我選上的人則是真心愛我的人,所以你們當警戒自己的言行,省察自己的存心、意念不越過界限,在末了的時候盡自己的所能將你們的愛獻在我前,否則我的烈怒將永遠不會離開你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

每日神話 選段353

每一個人在每一天所作所為、所思所想的都是在那一位的眼目之中,同時也都在為自己的明天而預備,這是所有活着的人所必經的路,是我為每個人所預定好的,没有人能逃脱得掉,也没有一個人能破了這個例。我的話語説了不知有多少,我的工作更是作了不計其數,我天天都在看着每個人都在按着其原有的本性、按着其本性的發展而順其自然地進行着他們所要做的事,不知不覺中,許多人都已經走上了「正軌」,這個正軌就是我為顯明各類人而設置的。我早已將各類人都擺設在不同的環境之中,他們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表演着自己原有的屬性,没有人捆綁他們,没有人引誘他們,他們的一切都是自由的,他們的流露都是很自然的,唯獨不能使他們得釋放的,那就是我的話語。所以,一部分人很勉强地讀讀我的話語,從來就不去實行,只是為了混得「不死」這樣的結局;而有一部分人則是很難忍受没有我話語引導、供應的日子,便很自然地時時捧着我的話語,日久天長,便發現了人生的秘密,發現了人類的歸宿,發現了做人的價值所在。人類在我的話語面前只不過就此情形而已,而我只是讓一切都順其自然,不作任何迫使人以我的話語為生存根基的工作。所以,那些從來就没有良心、没有生存價值的人都在静觀其變之後大膽地丢掉我的話語而另行其事,他們開始厭煩真理,厭煩從我來的一切,更厭煩呆在我的家裏,這些人為了歸宿、為了逃避懲罰暫時栖身在我的家裏,哪怕是效力,但他們的存心從來就没有改變,他們的行為也没有改變,這更助長了他們得福的欲望,助長了他們只想一次而永久地進入國度,甚至進入永久的天堂的欲望。他們越是這樣地盼望我的日子盡早地到來,他們就越覺得真理成為他們的攔路虎、絆脚石,他們恨不得一脚踏入國度而永久地享受天國的福氣,不用追求真理,不用接受審判、刑罰,更不用這樣低三下四地栖身在我的家中任我使唤。這些人進入我的家中并不是為了滿足尋求真理的心,也不是為了配合我的經營,他們的目的僅僅就是為了做下一個時代不被毁滅的一員,所以,他們的心中從來就不知道什麽是真理,該如何接受真理,這就是這些人從來就不實行真理、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敗壞至深而從始至終栖身在我家中做「奴僕」的原因所在。他們「耐心」地等待着我日的到來,又很不厭其煩地被我的作工方式甩來甩去。他們無論下多大功夫,付什麽樣的代價,没有人會看到他們曾經為真理而受苦,曾經為我而付出,他們的心裏都在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廢掉舊時代的那一天,更急不可待地想知道我的能力與權柄到底有多大,他們從來就不急着做的事情就是改變自己、追求真理。他們喜愛我所厭煩的,厭煩我所喜愛的,盼望我所恨惡的,同時又害怕失去我所厭憎的。他們生存在這個邪惡的世界之中,從來就不恨惡,而且又深怕我滅掉。在他們矛盾的存心之中,喜歡我所厭憎的這個世界,同時又「盼望」我盡快滅掉這個世界,好在他們還未離開真道之前幸免被毁滅這一劫難,摇身一變又成了下一個時代的主人。這些都是他們不喜愛真理、厭煩從我來的一切的緣故。或許他們為了不失去福分而暫時做一回「順民」,但他們得福的急切心理與他們害怕被毁滅進入火湖裏的存心是從來都掩飾不住的。我的日子越是逼近,他們的欲望越是强烈,而且灾難越大,越使得他們手足無措,不知從何處開始做起才能博得我的歡欣,才能不失去盼望已久的福分。一旦我的手開始作事,這些人便蠢蠢欲動,充當急先鋒,他們只想衝在隊伍的最前列,深怕不被我看到,做他們認為是對的事情,説他們認為是對的話語,但他們從來就不知道,他們所作所為從來都是與真理無關的,他們的行為都是在破壞、攪擾着我的計劃。儘管他們很賣力氣,儘管他們吃苦的心志與存心很真實,但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與我無關的,因為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他們的行為是善意的,更没有看到他們在我的祭壇上擺放什麽。這就是他們這麽多年來所行在我面前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每日神話 選段354

本來我要供應你們更多的真理,但因着你們對真理的態度太過冷淡,我也就只好作罷,我不願將我的心血白白浪費掉,不願看到人拿着我的話却到處做抵擋我、毁謗我、褻瀆我的事情,因着你們的種種態度,又因着你們的人性,我只是將一小部分對你們來説是很重要的話語供應給你們,作為我在人類中間的試驗工作。到現在為止,我才真正證實了我所作的决定與計劃都是合乎你們的需要的,更證實了我對人類的態度是準確的。你們多年來在我面前的行為給了我從未得到的答案,這個答案的問題就是「人在真理、在真神面前的態度到底是什麽」。我在人身上傾注的心血證實了我對人愛的實質,而人在我面前的所作所為也證實了人恨惡真理、與我為敵的實質。無論什麽時候,我都在關心着每一個曾跟隨我的人,但無論什麽時候,每一個跟隨我的人都不能領受從我來的話語,甚至根本就不能接受從我來的「建議」,這是我最痛心的事。從來就没有人能理解我,更没有人能接受我,哪怕我的態度是誠懇的,我的語言是柔和的。每個人都在按着個人原有的意思作我所托付的工作,不尋問我的意思,更不問我的要求,他們都是在悖逆我的同時還説是在忠心地事奉我。許多人都認為他們不能接受的真理就不是真理,他們實行不出來的真理就不是真理,在這些人身上,我的真理成了被人否認的東西、被人弃絶的東西。與此同時,我便成了被人口頭承認是神但又被人認為并不是真理、道路、生命的局外人。没有人知道這樣一個道理:我的話語是永不改變的真理,我是人生命的供應,是人類唯一的引路人;我話語的價值與意義不是根據人類是否承認與接受而確定,而是根據話語本身的實質而確定的,即使在這個世界上没有一個人能領受我的話語,但我話語的價值與對人類的幫助是没有一個人能估計出來的。所以,面對許多悖逆我話語的人,反駁我話語的人,或是根本就對我的話語不屑一顧的人,我的態度只有一個:讓時間與事實作我的見證,證實我的話語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就是生命,證實我所説的一切都是對的,都是人該具備的,更是人該接受的。我要讓所有跟隨我的人都知道這樣一個事實:不能完全接受我話語的人,不能實行我話語的人,不能在我的話語中找到目標的人,不能因我的話語而得到救恩的人,都是被我的話語定罪的人,更是失去我救恩的人,我的刑杖將永不離開。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當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

每日神話 選段355

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占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没有足够的空間去敬拜神,没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人類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隨之而來,許多社會科學家、歷史學家、政治家興起來發表他們的社會科學論、人類進化論等等這些與神創造人類的真理而相違背的論調來充實人類的頭腦與心靈。這樣,相信神創造萬有的人越來越少,而相信進化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把神作工的記録與神在舊約時代的説話當作神話傳説對待,神的尊嚴與神的偉大在人的心中淡漠了,神的存在與神主宰萬有的信條在人的心中淡漠了,人類的存亡與國家民族的命運對人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人類都活在吃喝玩樂的虚空世界之中……很少有人主動尋找神今天在哪裏作工,神怎樣主宰安排人類的歸宿。這樣,不知不覺中人類的文明越來越不能如人願,甚至有好多人覺得在這樣一個世界中活着反倒不如那些死去的人快樂,就連以往很文明的國家中的人也會這樣抱怨。因為没有神的帶領,哪怕統治者或社會學家都絞盡腦汁來維持人類的文明也是無濟于事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填補人類心中的空虚,因為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作人的生命,任何的社會論調都不能使人擺脱空虚的困擾。科學、知識、自由、民主、享受、安逸帶給人的僅僅是暫時的安慰,人類有了這些仍然不可避免地在犯罪,在抱怨社會的不公平,有了這些也不能攔阻人類探索的渴慕和欲望。因為人是神造的,人類無謂的犧牲與探索只能越來越多地帶給人苦惱,使人惶恐不得終日,不知怎樣面對人類的未來,不知怎樣面對以後的道路,甚至人類恐懼科學、恐懼知識,更恐懼虚空的感覺。在這個世界中,無論你是在自由的國家還是在没有人權的國家,你絲毫不能擺脱人類的命運;無論你是統治者還是被統治者,你絲毫不能擺脱探索人類命運、奥秘與歸宿的欲望,更不能擺脱莫名奇妙的虚空的感覺。這些人類共同的現象被社會學家稱作為社會現象,但又没有一個偉人能出來解决這樣的問題。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没有一個人能够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欲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虚才能得到解决。如果一個國家或民族的人類不能得到神的拯救或神的看顧,那麽這個國家與民族將會走向没落、走向黑暗,結果是被神毁滅。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着全人類的命運》

每日神話 選段356

在你的心中有一個天大的秘密是你從未覺察到的,因為你活在了没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着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衆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没有救助的力量,没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挣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千萬聲呼唤難以唤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没有方向,没有路標。從此,你失去了起初的天真、無邪,開始躲避全能者的看顧。那惡者在你的心中指引着你的一切,成了你的生命,你不再害怕他,不再躲避、懷疑他,而是把他當作心中的神,你開始供奉他、朝拜他,與他形影不離,與他相互承諾生死。你全然不知你到底來源于何處,為何而生,為何而死。全能者被你看為陌生,你不知其來源,更不知其對你所作過的一切。從他來的一切都被你看為仇視之物,你不知道珍惜,也不知道其價值的所在。你與那惡者同行,起步在你得到全能者供應之日,幾千年的風雨,你與那惡者一起走過來,共同「對付」曾是你生命源頭的神,不知悔改,更不知自己已到了滅亡的境地。你忘記了惡者曾引誘、苦害你,忘記了你的起初,就這樣一步步被那惡者殘害到了今天,你的心、你的靈已麻木、腐朽,不再抱怨人世間的苦惱,不再認為人世間的不平,更不在乎全能者的存在與否,因為那惡者早已被你認為是你的生身父親,你已經不能離開他——這就是你心中的「秘密」。

當黎明到來的時候,東邊亮起了一顆晨星,那是從未有過的一顆星,他照亮了寂静的星空,燃起了人們心中熄滅的燈火。這燈火使得人們不再寂寞,照亮了你也照亮了他。但是只有你仍在那黑夜中沉睡,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覺察不到新天新地、新時代的到來,因為你的父親告訴你:「孩子,不要起來,時候還早,天氣很冷,不要到外邊去,免得被刀槍戳傷你的眼睛。」你只相信你父親的叮嚀,因為你相信只有父親是對的,因為父親比你年長,父親是真的疼愛你。這樣的叮嚀,這樣的疼愛,使你不再相信人間有光明的傳説,不再理會這個世間是否還有真理存在,不再奢望全能者的救助,只是安于現狀,不再企盼光明的到來,不再瞭望傳説中的全能者的降臨。一切美的東西在你看來都不可能復生、存在,人類的明天、人類的未來在你的眼中消失、覆滅。你死死地拽住父親的衣衫,願與其同受苦難,深怕失去同行的伴侣,失去遠去的「方向」。迷茫的人世間,造就了一個又一個你——堅韌不拔、寧死不屈地填充着這個世界的不同角色,造就了一個又一個根本就不害怕死亡的「勇士」,更造就了一批又一批麻木了的、不知道受造為何的病癱之人。全能者的眼目巡視一個個受害至深的人類,聽到的是受苦之人的哀號,看到的是受害之人的無耻之態,感覺到的是人類失去救恩的無助與惶恐。人類拒絶他的看顧自行其道,躲避他眼目的鑒察,寧願與那仇敵一起嘗盡那深海中的苦澀滋味。全能者的嘆息不再讓人聽得見,全能者的雙手不願再撫摸這個悲慘的人類。一次次地奪回,一次次地失去,就這樣重複着他作的工作,就從那一刻開始,他感到倦了,感到厭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計,不再游走在人中間……人根本就覺察不到這一切的變化,覺察不到全能者的來與回、惆與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每日神話 選段357

神的經營對人來説雖然很深奥,但并不是人不能理解的,因為神作的每一樣工作都與神的經營有關,與拯救人類的工作有關,是涉及到人類的生命、生活與人類的歸宿的。可以説,神作在人中間的、作在人身上的工作都是很現實的,很有意義的,是人可以看得到、體會得到的,并不是很抽象。如果神作的所有工作對人來説都是不能接受的,那神作的還有什麽意義呢?這樣的經營又如何能使人蒙拯救呢?有許多人跟隨神只關心自己怎樣才能得福,怎樣才能躲避灾難,一提到神的作工、神的經營他們就默不作聲,絲毫不感興趣,他們認為了解這些枯燥的問題并不能使自己的生命長大,也不能獲得什麽益處,所以他們即使是聽了有關神經營的信息也只是稀裏糊塗地對待,却并不當作寶貝來接受,更不當作生命中的一部分來領受。這些人跟隨神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一個目標——得福,除此之外與他們的目標根本不相干的事他們都懶得去搭理。他們認為信神能得福這是最正當的目的,也是他們信神的價值所在,如果不能達到這個目的,那就什麽都不能打動他們的心。這是更多的當前信神之人的現狀。他們的目的、存心聽起來很正當,因為他們在信神的同時也在花費,在奉獻,在盡本分,他們在付出青春年華,也在撇家捨業,甚至長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們為了最終的目的改變自己的愛好,改變自己的人生觀,甚至改變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們却不能改變自己信神的目的。他們都是在為經營自己的理想而跑路,不管道路有多遠,也不管途中有多少艱難險阻,他們都堅韌不拔、視死如歸。是什麽力量能使得他們如此這樣地不斷付出呢?是他們的良心嗎?是他們偉大、高尚的人格嗎?是他們與邪惡勢力抗衡到底的决心嗎?是他們為神作見證而不求報酬的信心嗎?是他們為了成就神旨意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忠心嗎?還是他們從來就没有個人奢求的奉獻精神呢?對于一個從來就不知道神經營工作的人能付出如此多的心血代價,這簡直是天大的神迹!我們姑且不論這樣的人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是他們的行為很值得我們去解剖。一個從來就不了解神的人能為神付出如此多的代價,這裏除了與人息息相關的利益之外,還能有其他的理由嗎?話説到此,我們發現一個人都從未發現的問題:人與神的關係僅僅是一個赤裸裸的利益關係,是得福之人與賜福之人的關係。説白了,就是雇工與雇主的關係,雇工的勞碌只是為了拿到雇主賜給的賞金。這樣的利益關係没有親情,只有交易;没有愛與被愛,只有施捨與憐憫;没有理解,只有無奈的忍氣吞聲與欺騙;没有親密無間,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鴻溝。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誰能扭轉這樣的趨勢呢?又有幾個人能真正了解這種關係的危急呢?我相信,當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氣氛中的時候,没有人會想到人與神的關係竟是如此的尷尬,如此的不堪入目。

人類信神的最可悲之處就在于人在神的作工之中搞着自己的經營,却置神的經營于不顧,最大的失敗之處就在于人在追求順服神、敬拜神的同時也在編織着自己理想中的歸宿夢,盤算着如何才能得着最大的福分、最好的歸宿。即便是人都了解了自己的可悲、可恨與可憐,但又有幾個人能輕易地放弃自己的理想與盼望呢?誰又能阻止自己的脚步不再為自己打算什麽呢?神需要的是與他緊密配合完成他經營的人,需要的是為順服他而全身心投入到他經營工作中的人,而不是每天伸出雙手向他討飯的人,更不是為他有點花費就等待向他討債的人。神恨惡那些有點奉獻就等着吃老本的人,恨惡那些對他的經營工作反感而只願意談上天得福的冷血人類,更恨惡那些藉着他拯救工作的機會而投機的人。因為這些人從來就不關心神要在經營工作中成就什麽,得着什麽,他們只關心自己如何才能藉着神作工的機會得到福分,他們根本就不體貼神的心,一心只關心自己的前途、命運。那些對神經營工作反感、對神如何拯救人類與神的心意絲毫不感興趣的人,都在神的經營工作之外做着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他們的行為不被神紀念,不被神稱許,更不被神所看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

每日神話 選段358

我的工作即將結束,多年的相處成了不堪回憶的往事,我不斷重複我的説話,不停地進展我的新工作。當然,我的忠告是我每次作工的必有内容,没有忠告你們都會誤入歧途,更會不知所措,如今工作即將結束、進入尾聲,我還是想作點忠告之類的工作,也就是説些忠告之類的語言供你們悉聽。我只希望你們能做到不枉費我的苦心,更能了解我的良苦用心,把我的説話都能當作你們做人的根本,無論是你們願意聽的或是不願意聽的,無論是你們很喜歡接受的還是難為情接受的,都要當作一回事,否則,你們的隨隨便便、滿不在乎的性情與神態會很傷我心,更會很讓我厭憎的。我很希望你們都能把我的話語翻來覆去讀上千萬遍,甚至能銘刻在心,這樣才不辜負我對你們的期望,而如今你們的生活却都不是這樣,相反却都是沉浸在荒淫的酒足飯飽之中,無人用我的話語來充實自己的内心與靈魂,由此我才總結出人的本來面目:無論何時人都是會背叛我的,没有一個人能絶對忠于我的説話。

「人被撒但敗壞得已無人的樣子」,這句話如今已被絶大多數的人稍微認可,之所以這樣説是因為這裏的「認可」只是表面的承認,却并没有真正的認識。因為每一個人都不能正確地評價自己,不能透徹地解剖自己,所以你們對我説的話總是半信半疑,但這一次我要用事實説明你們自身所存在的一個最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背叛」。提到「背叛」這個字眼你們都熟知,因為多數的人都做過背叛别人的事情,例如,做丈夫的背叛妻子,做妻子的背叛丈夫,做兒子的背叛父親,做女兒的背叛母親,做奴僕的背叛主人,朋友之間互相背叛,親人之間互相背叛,賣主背叛買主,等等這些都是有背叛實質的例子。總之,「背叛」就是違背誓言、違背道德規範、違背人間倫理的喪失人性的一種行為。作為一個人,不管你是否記得你有没有做過背叛别人的事情,或是你已經做過很多次背叛别人的事情,總的來説,你們既然都是生在世間上的,那就都做過違背真理的事。你既能背叛父母或朋友,也能背叛其他人,更能背叛我,做我所厭憎的事,也就是説,背叛不僅僅是一種表面的不道德行為,更是一種與真理相抵觸的東西,這種東西正是人抵擋我、悖逆我的根源。所以,我總結出這樣一句話:背叛是人的天性,這個天性是每一個人與我相合的天敵。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

每日神話 選段359

不能絶對順服我的行為是背叛,不能忠心于我的行為是背叛,欺騙我、用謊言來矇騙我的行為是背叛,觀念重重而且四處散布是背叛,不能維護我的見證與我的利益的是背叛,心裏遠離我而笑臉相送的行為是背叛。這些行為都是你們一貫都能做得到的,而且是你們司空見慣的事情,你們都不以為然,但我却不這樣認為,我不能把背叛我的事情當作兒戲,更不能視而不見。如今我在你們中間作工你們尚且如此,若到有一天你們無人關問的時候,那你們不都成了占山為王的響馬了嗎?到那時你們闖下塌天大禍,殘局又由誰來收拾呢?若你們認為你們的某些背叛行為只是偶爾的一種作法,不是你們一貫的行為,不應這樣鄭重其事地提出來傷了你們的面子,你們若真的這樣認為,那就太不知趣了,越是這樣認為的人越是叛逆的標本、典型。人的本性就是人自己的生命,是人賴以生存的一種原理,人是没有辦法去改變的,就如背叛的本性,既然你能做出背叛你任何一個親人或朋友的事情,那就證明這個東西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你與生俱來的一個天性,這個任何人也否認不了。比如一個人喜歡偷别人的東西,這個「喜歡偷」就是他生命中的一個分子,只不過有的時候他做了偷别人東西的事情,有的時候没有做偷别人東西的事情,無論是做還是没有做都不能證明他的偷只是一種行為,而是證明他的偷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也就是他的本性。有的人會問:既然是他的本性,那為何有時候他看見好的東西却并没有偷呢?這個問題很簡單,他没有偷的原因很多,比如東西太大他没法在衆目睽睽之下將其拿走,或者是没有合適的時候下手,或者是東西太昂貴,看守得太嚴密,或者是他對這樣的好東西并没有濃厚的興趣,或者是他還没有想到這個東西能為他派上什麽用場,等等這些原因都有可能。但不管怎麽樣,或者偷了或者没有偷都不能證明這個意念只在他裏面一時地閃現,相反,這個東西正是他難以更新的本性中的一部分。這樣的人并不是只想偷一次就知足了,而是每逢遇上什麽好東西或合適的場合他都會發動他的意念來把别人的東西據為己有,所以我説這個意念的來源不是偶爾撿來的,而是來源于這個人自身的本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

每日神話 選段360

任何一個人都能用自己的語言與行為來代表自己的本來面目,這個本來面目當然就是人的本性。你是一個説話很彎曲的人,那你的本性就是彎曲的;你的本性很詭詐,那你辦事就很圓滑,而且讓人很容易上當受蒙蔽;你的本性很毒辣,那你的語言或許很動聽,但你的行為却掩蓋不了你毒辣的手段;你的本性很懶惰,那你的語言都是為你的應付與懶惰而開脱罪責,而你的行為却很遲緩而且很會應付、很善于掩蓋事實真相;你的本性很善解人意,那你的語言就很通達,而且行為也很符合真理;你的本性對誰都很忠心,那你的語言一定很誠懇,而且你做事脚踏實地,没有什麽會讓主人對你不放心的;你的本性很貪戀美色或錢財,那你的心時常被這些充滿,不知不覺你就會做出一些越軌的、不道德的事情令人没齒難忘,而且更讓人噁心。正如我説的,你有背叛的本性,那你就難辭其咎。你們都不要僥幸地認為自己没有做過對不起别人的事情就没有背叛的本性,若你這樣想那就讓人太噁心了。我所説的每一次話都是針對所有的人的,不是針對一個人或某類人。你在一件事上没有背叛我,不能證明你在每件事上都不能背叛我。有的人在婚姻的挫折中失去了尋求真理的信心,有的人在家庭的破裂中喪失了為我忠心的義務,有的人為了尋求一時的歡樂與刺激離我而去,有的人寧可栽倒在黑暗的懸崖中也不願活在光明中得到聖靈作工的快慰,有的人為了滿足得到錢財的欲望而不顧朋友的勸阻,如今仍不能迷途知返,有的人只為了我的庇護而暫時栖身在我的名下,有的人貪生怕死勉强為我有點奉獻,等等這些并不道德更無人格的作法不都是人在心底深處早已背叛我的行為嗎?當然,我知道人的背叛并不是早已預謀好的,而是人的本性的自然流露,没有一個人願意背叛我,更没有一個人做了背叛我的事而高興快樂,相反則是戰戰兢兢,不是嗎?那你們是否在想,怎樣挽回這些背叛,又怎樣改變如今的局面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一》

每日神話 選段361

人的本性與我的實質截然不同,因為人的敗壞本性都來源于撒但,人的本性是經過撒但加工過的,是被撒但敗壞過的。也就是説,人是在撒但的邪惡、醜陋的薰陶之下生存,不是在真理的世界中成長,也不是在聖潔的環境中長大,更不是在光明中生存,所以,每個人的本性中不可能先天就具備真理,更不可能與生俱來就有敬畏神、順服神的實質,相反,則是具備了抵擋神、悖逆神、不喜愛真理的本性,這個本性就是我要説的問題——背叛。背叛是每個人抵擋神的根源,這個問題只在人的身上存在,并不在我的身上存在。有的人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同樣都在人間生活,為什麽人人都有背叛神的本性,而基督却没有呢?這個問題很有必要向你們解釋清楚。

人的生存是在靈魂輪流投胎的基礎上而有的,也就是説,每個人都是在其靈魂投胎時而有了人肉體的生命,當人的肉體降生以後,那這個生命就開始延續直到肉體的最大限度,也就是靈魂出殻的最後時刻,周而復始,人的靈魂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就這樣地維持着整個人類的生存。肉體的生命也就是人靈魂的生命,人的靈魂來支撑着人肉體的存在,也就是説,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從人的靈魂而來的,并不是肉體原有的生命。所以,人的本性都是來源于人的靈魂,并不是來源于人的肉體。每個人怎樣經過撒但引誘、苦害、敗壞這只有人的靈魂知道,人的肉體是無法知道的,所以,人類都在不知不覺中越來越污穢、邪惡、黑暗,而且人類與我的距離越來越遠,人類的日子越來越黑暗。人的靈魂都掌握在撒但的手中,這樣,人的肉體也就不言而喻地被撒但侵占了,這樣的肉體、這樣的人類怎能不抵擋神,怎能與生俱來就與神相合呢?撒但被我打到半空的原因就是背叛我,那人類怎能擺脱干係呢?這就是人的本性就是背叛的原因。你們明白這個道理以後,那我相信你們對基督的實質也應有所相信了吧!神的靈所穿上的肉身是神自己固有的肉身,神的靈是至高無上的,神的靈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那同樣他的肉身也是至高無上的,也是全能的、聖潔的、公義的。這樣一個肉身只能作出公義的事情,作出對人類有益的事情,作出聖潔的、輝煌的、偉大的事情,不可能作出違背真理、違背道義的事情,更不可能作出背叛神靈的事情。神的靈是聖潔的,所以他的肉身也是不能經過撒但敗壞的,他的肉身是與人有不相同實質的肉身,因為撒但敗壞的是人而不是神,而且撒但也不可能敗壞神自己的肉身。所以,儘管人與基督同樣生活在一個空間,但是只有人能被撒但占有、利用、坑害,而基督却永遠都不可能被撒但敗壞,因為撒但永遠都不能達到至高處,永遠都是不可能靠近神的。今天你們都應明白,背叛我的只有被撒但敗壞的人類,這個問題與基督永遠無關無份。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每日神話 選段362

那些被撒但敗壞過的靈魂都掌握在撒但的權下,只有相信基督的人被分别出來,從撒但的陣營裏拯救出來帶到了今天的國度中,這些人不再活在撒但的權勢下。雖然這樣,人的本性還是在人的肉體中扎根,也就是説,雖然你們的靈魂已被拯救出來,但你們的本性仍是舊貌,你們背叛我的可能仍是百分之百,所以我的作工如此長久,就因為你們的本性太不可動摇了。現在你們都在盡本分中盡力吃苦,但不可否認的一個事實就是:你們每個人都有可能背叛我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回到撒但的陣營裏恢復舊的生活。那時的你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有點人味、有點人樣了,嚴重的會滅亡而且更會萬劫不復,永世不得超生而受重刑的。這就是擺在你們面前的問題。我之所以這樣提醒你們,一則是為了我的工作不致徒勞,二則是為了你們都能生活在有光的日月裏。其實我是否徒勞并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關鍵是你們能有幸福的生活,能有美好的未來。我作的工作是拯救人的靈魂,若你的靈魂落入撒但的手中,那你的肉體就没有安寧的日子了。若我在保守你的肉體,那你的靈魂也定規在我的看顧之下,若我對你很厭憎,那你的靈魂與肉體就會馬上落入撒但的手中,那時的光景會是怎樣你能想象出來嗎?如果有一天,我的話語在你們身上落空,那我會將你們都交給撒但讓其加倍地折磨你們直到我的怒氣完全消失,或者我親自懲罰你們這些不可挽救的人類,因為你們背叛我的心從未改變。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每日神話 選段363

現在你們都應盡快省察你們身上還有多少背叛我的成分,我在迫不及待地等着你們的答覆,你們都不要敷衍我,我是從來不與人作游戲玩的。我能説到的,我也必作到,希望你們都要做一個認真對待我話的人,不要認為我的話只是科幻小説,我要的是你們的實際行動,而不是想象。下面你們都要回答我這樣的問題:1.如果你真是一個效力者,那你能不能為我忠心效力,不摻有一點糊弄與消極成分?2.如果你得知我從來就不賞識你,那你能不能留下來為我效力一生?3.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對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繼續為我默默無聞地做事?4.如果你為我付出了一些東西之後,而你的一點要求我并未滿足你,你能不能對我灰心失望,甚至怨氣沖沖、破口大駡?5.如果你一直很忠心,你對我一直很有愛,但你却遭受到病痛的折磨、生活的拮据,而且親友的離弃或者任何生活上的不幸,那你對我的忠心與愛是否還能繼續呢?6.如果你心裏想象的與我所作的都不相合,那你該如何走以後的路呢?7.如果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没能得到,那你能不能繼續做我的跟隨者呢?8.如果你從來就不明白我作工的目的與我作工的意義,那你能不能做一個順服的人,不隨意論斷、下結論呢?9.你能不能把我與人在一起時的説話與作工都寶愛呢?10.你能不能做我忠實的跟隨者,寧可一無所獲也要為我受苦一生呢?11.你能為我而不去考慮、打算、籌備自己以後的生存道路嗎?這些問題是我對你們提出的最後的要求,希望你們都能答覆我。如果在這些問題中你具備了其中之一或之二,那你仍舊需要繼續努力,如果你不能做到這些要求中的任意一條,那你就定規是下地獄的種類,對于這種人我也就不必多説什麽了。因為這種人定規是不能與我相合的人了,這種在什麽環境之下都能背叛我的人,我怎能留在家中呢?而那些在多數環境之中還能背叛我的人,我將觀察其表現之後另作處置。不過,凡是能背叛我的人,無論是在什麽條件之下背叛我的人,我都不會忘記,我會一一記在心中等待時機報應其惡行。我提出的要求都是你們應該省察自己的問題,我希望你們都能認真考慮,不要應付我,不久的將來,我會用我的要求來對證你們給我的答覆,那時我不會再要求你們什麽,也不會再苦口良言來説什麽,而是行使我的權柄,該留下的就留下,該賞賜的就賞賜,該交與撒但的就交與撒但,該受重刑的就讓其受重刑,該滅亡的就將其毁滅,這樣,我的日子就再不會有誰來打擾我了。你相信我的話嗎?你相信有報應嗎?你相信我會懲罰所有欺騙我而又背叛我的惡人嗎?你希望那日子盡快來到還是慢點來到呢?你是很害怕受懲罰的人呢,還是寧願受懲罰也要與我相抵觸呢?你能想象到那日來到之時你是在歡聲笑語中生存還是在哀哭切齒中渡過呢?你希望你是一個有什麽結局的人呢?你是否認真地考慮過你對我是百分之百地相信還是百分之百地懷疑呢?你是否慎重考慮過你的所作所為會給你自己帶來什麽樣的後果與結局呢?你很希望我的話都一一應驗,還是很害怕我的話語都一一應驗?若你希望我快點離開來應驗我的説話,那你該怎樣對待自己的言行呢?若你不希望我離開,而且也不希望我的話語都馬上應驗,那你的信又是為了什麽呢?你是否真正知道自己為什麽跟隨我呢?如果只是為了大開眼界,那你大可不必這樣委屈自己,如果你是為了得福,為了躲避以後的灾難,那你為什麽不對自己的行為而擔憂呢?你為什麽不問問自己能否滿足我的要求呢?你又為什麽不問問自己能否有資格承受以後的福氣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背叛 二》

每日神話 選段364

凡是在我面前事奉我的衆子民,都當回想以往:對我的愛是否摻有雜質?對我的忠心是否是純一無二?對我的認識是否是真實?我在你們心中的地位到底是幾分?是完全的嗎?我的話語在你們身上成就了多少?不要糊弄我!這些我都一清二楚!當今天我的拯救之聲發出之時,你們對我的愛是否多加幾分?對我的忠心是否又純潔了一部分?對我的認識加深了没有?在以往的贊美當中是否為你們今天的認識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我的靈在你們裏面占有幾分地位?我的形像在你們裏面占有幾分地位?我的發聲是否擊中了你們的要害?你們真感到自己已是無地自容了嗎?真認為自己做我的子民也不够資格嗎?若以上我所問你們毫無知覺,那足可以説明你是一個渾水摸魚、濫竽充數的人,必會在我預定的時間被淘汰而第二次被打進無底深坑裏的,這是我的警告之言,誰若當作耳旁風便會被我的審判而擊中的,到一定的時候,灾難便臨及其身的!不是嗎?這難道還用我舉例説明嗎?還需我明點出來作為你們的標杆嗎?從創世到如今,有多少人悖逆我話,因而被我的恢復之流撇弃、淘汰,最後,肉體滅没,靈體打入陰間,現在仍處于重刑之中;有多少人順從我話,但是違背我的開啓、光照,從而被我一脚踢開,落入撒但的權下,成為抵擋我的(今天凡直接抵擋我的都是只順服我話的外表却悖逆我話的實質);又有多少人只聽我昨天的説話,總是持守以往的「破爛物」,對今天的「土産」却并不寶愛,這樣的人不僅被撒但擄去,而且成為千古的罪人,成了我的仇敵,是直接抵擋我的,這是我在烈怒最高峰時審判的對象,現在仍處于瞎眼,處于黑暗的地牢之中(即處于腐朽、麻木而且被撒但支配的尸體之中,因着眼睛已被我蒙蔽,所以這裏用「處于瞎眼」之中)。不妨我舉一個實例供你們參考,以作教訓:

保羅,一提起這個人你們便會想到他的歷史,想到有關他的一部分不準確、不切合實際的事迹。他這個人從小受父母之教,接受我的生命,因着我的預定,他具備了我所要求具備的素質。在他十九歲便研讀各種有關生命方面的書籍,因此不用我細説,因着他的素質,因着我的開啓、光照,他不僅對靈裏的事能够説透一二,而且也會摸我的心意,當然這不除去内因和外因的結合。但美中不足的是,他因着自己的天資而常常誇誇其談。所以因着他的悖逆,有一部分直接代表天使長,所以當我第一次道成肉身之時,他竭力抵擋。他屬于對我話不認識,我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經消失,這一類人因而直接抵擋我的神性,被我擊殺,最後才俯伏認罪。所以我利用他的特長之後,即他為我作一段工之後,又老病重犯,雖然不是直接悖逆我話,但是他已悖逆我的内在的引導、開啓,因而他以往所作歸于徒勞,即他所説的榮耀的冠冕已是空談,是他自己的想象,因他現在仍在我的捆綁之中接受我的審判。

從上例足以見得,誰若抵擋我(不但是我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話、我的靈,即我的神性),這樣的人在肉體之中就受了我的審判了。當我的靈離開你時,你就一落千丈,直接墮落陰間,肉體雖在地面上,但猶如一個精神病患者一樣理智失常,自己立時便覺得猶如死人一樣,甚至會求我立即將你的肉體取締,像這種情况你們多數有靈的人都深有體會,這個不用我細説。以往,我在正常人性裏作工時,多數人已與我的烈怒、威嚴「較量」過,對我的智慧、對我的性情略知一二,今天,我在神性裏直接説話作事,仍有一部分人要親眼看見我的烈怒、審判的,而且審判時代的第二部分的主要工作是要讓所有的子民直接認識我在肉身的作為,要讓你們所有的人都直接看見我的性情。不過,因着我在肉身的緣故,我也體諒你們的軟弱,我希望你們最好不要把自己的靈、魂、體當作玩具一樣隨便「獻給」撒但,最好還是寶愛自己的所有,不要當兒戲,因這些關係到你們的命運。你們真能體會我話的真意嗎?真能體貼我的一片真情嗎?

你們願意享受在地猶如在天的福氣嗎?願意把對我認識、享受我話、認識我當作你們一生中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嗎?真能不為自己前途着想而一味地順服我嗎?你們真能把自己當作羊一樣任我殺、任我牽嗎?在你們中間有誰能做到這一步呢?難道凡是蒙我悦納的、接受我應許的都是得福的嗎?從我這句話中你們領會到什麽没有?若我對你們試煉,你們真能任我擺布,而在試煉中尋求我意、體察我心嗎?我要的不是你的嘴裏能有多少動人的話語,有多少扣人心弦的故事,而是要求你能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要求你能一切深入實際。若我不直接説,你能够撇弃你身外的一切而任我使用嗎?這難道不是我所要求的實際嗎?有誰能摸着我話中的意思呢?但我要求你們不要再顧慮重重,應從積極方面進入,摸着我話的實質,免得誤解我話、不明我意,因而觸犯我的行政。我希望你們在我的話中摸着我對你們的心意,不要再為自己的前途着想,要像你們在我面前立的心志「一切任神擺布」一樣。所有在我家中站立的人應都盡上自己的所能,為我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而獻上你最好的一份,你真願意這樣實行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四篇》

每日神話 選段365

在地,各種各樣的邪靈無時不在尋找可安息之地,無時無刻不在尋找可吞吃之人的尸首。我民!必在我的看顧保守之下,切不可放蕩!切不可妄為!應在我家中獻上你的忠心,只有忠心才可回擊魔鬼的詭計,千萬不要再像以往,在我前一套,在我後一套,這樣已不可挽救,難道這一類的話我還説得少嗎?正因為人的舊性屢教不改,所以我才多次提醒,不要厭煩!我説的完全是為你們的命運!撒但所需之地正是骯髒污穢之地,越是不可救藥,越是放蕩不受約束,各種污鬼越是乘機而入,若到這種地步,你們的忠心將全是妄談,毫不實際,而且你們的「心志」也將被污鬼吞吃變為「悖逆」,變為撒但的「詭計」來打岔我的工作,從而被我隨時隨地擊殺。人都不曉得這事的嚴重性,只是當耳旁風聽聽,絲毫不謹慎。以往所做我不記念,難道你仍等着再一次的「不記念」來寬容你嗎?雖然人抵抗我,但我并不計較,因為人的身量太小,所以我對人并没有提出多高的要求,只是讓人能不放蕩而受約束罷了。難道就這一條你們也達不到嗎?多數人等着我揭示更多的奥秘,以令他「大飽眼福」,但是,若你能明白所有的在天之秘,又能怎麽樣呢?難道這樣就加添了你對我的愛了嗎?這就激起你對我的愛了嗎?我并不低估人,也不輕易給人下結論,若不是人的實情,我絶對不隨便扣在人的頭上作冠冕的。你們回想以往:我曾幾次誣衊你們?曾幾次低估你們?曾幾次不按着你們的實情來鑒察你們?曾有多少次的説話不令你們心服口服?曾有多少次不扣着你們的心弦説話?你們有誰在看我話時不是心驚膽戰,深怕被我打入無底深坑?有誰不在我的話中受試煉?我的話中有權柄,但并不是隨便審判人,而是因着人的實情我才將話中之意不斷地顯明給人,其實,有誰能在話中認識我的全能呢?有誰能領受我話的精金之品呢?我的話説了多少,誰曾寶愛我話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篇》

每日神話 選段366

我天天站在宇宙之上觀望,我又卑微隱藏在我的居所經歷人生,仔細觀察人的所作所為,不曾有一個人是真為我擺上的,不曾有一個人追求真理,不曾有一個人為我求真的,不曾有一個人在我前立心志而守住本分的,不曾有一個人讓我在裏面居住的,不曾有一個人注重我猶如注重自己的生命一樣,不曾有一個人在實際當中看見我神性的全部所是,不曾有一個人願意接觸實際的神自己。當水淹没人的全身之時,我將人從死水之中救出,給人重得生命的機會;當人在失去信心生活之時,我將人從死亡的邊緣中拉上來,給人生活的勇氣,讓人以我為生存之本;當人在悖逆我時,我使其在悖逆之中認識我,因着人的舊性,也因着我的憐憫,我并不將人置于死地,而是讓人悔過自新;當人在飢荒之中時,即使人有一口氣,我也將人從死亡之中奪過來,不讓其中了撒但的詭計。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手;多少次人看見我的慈容,看見我的笑臉;多少次人又看見我的威嚴,看見我的烈怒。人雖不曾認識我,但我并不因着人的軟弱而「趁機無理取鬧」,我體察人間之苦,因此,我也體諒人的軟弱,只因着人的悖逆、人的忘恩負義,所以我才不同程度地給人以刑罰。

我在人的忙碌之時隱藏,在人的空閑之餘向人顯明。在人的想象當中,我是「萬事通」,我是有求必應的神自己,因此,多數人來我面前只是為了找神「幫忙」,并不是有心在我前認識我。當人在病危之時,就迫不及待地想請我來給予資助;當人在患難當中之時,人就竭力向我訴説其苦衷,以便脱離苦境,但没有一個人在安逸之中也能愛我,没有一個人在平安、幸福之中來找我與其同樂。當人的「小家庭」幸福美滿之時,人就早把我撂在一邊,或者把我關在門外禁止入内,從而享受全家歡樂之福,人的心胸太狹小,竟然就連我這樣慈愛、憐憫,令人好接觸的神也容不下。多少次在人歡笑之時,我被人弃絶;多少次在人摔跤之時,我被人拿來當拐杖;多少次在人處于病痛之時,我被人找去當「醫生」。多麽殘忍的人類啊!簡直是没有理智、不講道義,就連人所具備的「人情」在人身上也不曾看見一點兒,幾乎没有人的一點兒味道。想想過去,對比今天,是否在你們身上有所變化?過去的成分在今天是否是减少了?是否是仍然没有更新?

我歷盡山山水水,歷盡人間的坎坎坷坷,在人中間走來走去,在人中間與人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但人的性情似乎没有多少變化,而且猶如舊性在人的裏面生根發芽一般,人的舊性一直是不能改變,只是在原有的基礎上改進了一番。猶如人所説的,本質并没有變,而是方式變化了不少,似乎是人都在糊弄我,想令我眼花繚亂,以便蒙混過關來博得我的欣賞。我對人的「花招」并不欣賞,也并不理睬,我并不因此而大發雷霆,而是采取視而不理的態度,我要把人放鬆到一個地步,之後,將所有的人一塊兒「處理」,因為人都是不自愛的賤貨,自己對自己并不寶愛,難道還需我再一次地施憐憫、慈愛嗎?人都不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到底够幾斤,應都拿到天平上去稱一稱。人對我不理睬,所以我對人也不認真,人不注重我,也不需要我對人多下功夫,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作為子民的,你們不也是這樣的光景嗎?有誰曾在我面前立心志却并不廢去?有誰在我前立長志而不是常立志呢?人都是在順境之時在我前立心志,在逆境時將其一筆勾銷,過後再次重新將心志撿起來送在我前,難道我就是那樣的不尊貴,隨便接受人在垃圾堆中撿來的廢品嗎?在人之中,很少有人持守自己的心志,很少有人是守節的,很少有人把自己的最寶貴的獻于我,當作自己為我獻的祭,你們不也是這樣嗎?若作為國度子民中的一員,不能守住自己的本分,將會被我厭弃!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四篇》

每日神話 選段367

人都是没有自知之明的東西,不能認識自己,但對别人却瞭如指掌,似乎别人做的、説的都在他面前經受了他的「檢閲」,似乎首先經受了他的同意才做出來,因此,似乎就連别人的心理動態他都全然測透。人都是這樣,雖説今天進入國度時代,但本性仍不改變,仍是在我前作我所作,而在我後却又開始做自己的獨特的「生意」,但在這之後,來我面前時,却又如另一個人一樣,似乎是坦然無懼,面不改色,心不跳,這不正是人的醜態嗎?多少人在我前、在我後是判若兩人;多少人在我前猶如剛生的綿羊,在我後却是猛虎一般,又猶如山中的小鳥一樣「活蹦亂跳」;多少人在我前立下心志;多少人在我前尋求、渴慕我話,在我後却厭煩、放弃我話,似乎我話是他的累贅。我曾多少次看着被「仇敵」敗壞的人類而放弃對其的希望;多少次看着人來在我前痛哭流泪以求得我的赦免,但我因着人的不自尊,因着人的屢教不改,所以我帶着怒氣閉目不理人的所做,即使人的心是真誠的、人的意是懇切的;多少次我看着人能够有信心與我配合,在我前猶如在我的懷中一樣,體嘗着我懷中的温暖;多少次看着選民的活潑、天真、可愛之態,我心何嘗不是以此為享受呢?人不會享受在我手中命定之福,因人不認識到底什麽是「福」,什麽是「苦」,所以,人對我的追求并不是真實,若不是有明天的存在,你們之中誰能在我前是潔白如雪、純潔如玉呢?難道對我的愛是可口的飯食可以换取的嗎?是華麗高檔的服飾嗎?是高官、是厚禄嗎?或是别人對你的愛可以换取的嗎?難道因着試煉就促使人對我的愛放弃了嗎?難道是苦難、是患難就可以使人對我的安排而生發怨言嗎?人没有一個曾真實領略我口中利劍的,只是知道其外面之意,却并没有真實明白内裏之意。若是人真能看見利劍之鋒利,那麽人都會猶如老鼠一樣鑽進地洞的,因着人的麻木,并不明白我話的真意,所以并不知道我話的厲害,不知我話中到底揭示其本性多少,審判其敗壞有多少,所以多數人因着對我話一知半解,因而采取不冷不熱的態度。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十五篇》

每日神話 選段368

歷代以來,多少人帶着失望、帶着留戀而離開人世,又有多少人帶着希望、帶着信心而來到人間,我曾安排多少人來,又打發多少人走,不計其數的人從我手中經過,多少靈被打入陰間,多少靈在肉身中存活,多少靈在地上死而復生,但不曾有機會在今天享受在國度中的福分。我給人的并不少,但人得着的却并不多,因着有撒但勢力的攻擊,所以人并不能完全享受我的全部豐富,只是有幸觀望,但却不能盡都享受。人不曾發現自己身上接受在天之豐富的寶庫,所以人將我賜給的福分而失落了,人的靈不正是接通我靈的器官嗎?為什麽人總不會用靈來接觸我呢?為什麽人在肉身中親近我,却不能在靈中與我親昵呢?難道我的本來面目就是肉身嗎?為什麽人不認識我的實質呢?難道在人的靈中不曾有我的一點印象了嗎?我在人的靈中完全消失了嗎?人不進入靈界怎能摸着我的心意呢?難道人的眼中有直穿靈界的成分嗎?多少次我用靈在向人呼唤,而人却猶如被我刺傷一般,站在遠處向我觀望,深怕我將其領入另一個世界;多少次我在人的靈中向人叩問,但人却絲毫没有知覺,深怕我進入人的家趁機將其所有的物品全部没收,所以將我關在門外,面對我的只是緊閉着的、冷冰冰的「大門」;多少次在人失落之際,我將人救起,但人苏醒之後,立即離我而去,并不因着我的慈愛將其感動,人向我投來一絲帶有防備之意的目光,我并没有將人的心暖熱。人都是無感情的冷血動物,即使我的懷中温暖,但人并不因此而深受感動。人猶如山中的野人一般,并不曾寶愛在我的一切對人的「珍惜」,都不願接近我,寧可在山中居住,忍受着山中野獸的威脅,但也不願來我前投靠我。我并不强制任何一個人,我只是在作着我的工作,必會有一天,所有的人都會從汪洋大海之中游到我的身邊來享受在陸地上的所有豐富,從而脱離海水的傾吞之險。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篇》

每日神話 選段369

多少人想真心愛我,但因着人的「心」并不屬自己,所以人都身不由己;多少人在我所給試煉之中真心愛我,但人總摸不着我的確實存在,人只是在空虚之中愛我,并不能因着我的確實存在而愛我;多少人將心擺在我前不去理睬,因而被撒但隨機而奪走,之後人便離我而去;多少人在我話供應其時來真心愛我,但并不把我話珍惜在靈中,而是當作公物一樣隨便使用,隨時又扔在原處。人都在痛苦之中尋求我,在試煉之中仰望我,在平安之時享受我,在險境之中否認我,在忙碌之時忘記我,在空閑之餘來應付我,但不曾有一人在一生之中來愛我。我願意讓人在我前都求真,我并不要求人給我什麽,只是讓所有的人都能把我當作一回事,不是欺哄我,而是讓我把人的真誠换來。在所有的人中間,貫穿着我的開啓、光照,貫穿着我的心血代價,但在所有的人中間,又貫穿着人的所作所為的「真相」,貫穿人對我的欺騙。似乎人從母腹之中就帶來了「欺騙的成分」,似乎人生來就有獨特的「騙術」,而且從來不露馬脚,不曾有人識破「騙術」的根源到底在哪兒。因此,人都活在不自覺的欺騙之中,似乎人都原諒自己,并不是自己願意欺騙我,而是「神的安排」。這不正是人欺騙我的根源嗎?這不正是人的詭計嗎?我不曾因人的花言巧語而矇頭轉向,因人的本質我早就測透,在人的血液裏,不知含有多少不潔的成分,在人的骨髓裏不知含有多少撒但的毒素,日積月累,人都習以為常,并不覺撒但的苦害,因此人都無心去打聽「健康生存之術」。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一篇》

每日神話 選段370

人雖活在光中却并不覺光的寶貴,并不知光的實質,不知光的來源,更不知光的所屬。當我將光賜給人間時,我隨即察看人間之狀,所有的人都因着光而變化,因着光而長大,因着光而脱離黑暗。我在觀望全宇各處,山在霧中被淹没,水在寒冷之中被凍結,人都因着光的來到而觀望東方,以便發現更寶貴的東西,但人總不能在迷霧中辨識清方向。整個世界因着迷霧的遮蓋,所以當我在雲中觀看之時,并不曾有人發現我的存在,人都在地上尋找着什麽,似乎在覓食,似乎在有意等待着我的到來,但又不知我的日子,只好是不時地望望東方的一絲微光。我在萬民之中尋找真合我意之人,行走在萬民之中,生活在萬民之中,但在地之人都處于安然無恙之中,所以并無真合我意之人。人都是不會體貼我心意,不能察看我的所作所為,不能行在光之中接受光的照耀。雖然人曾寶愛我話,但人却又不能識透撒但的詭計,因着人的身量太小,所以不能做自己心裏所願的。人不曾真心愛我,當我把人高抬之時,人都自覺不配,但并不因此而滿足我,只是雙手捧着我給的「地位」仔細研究,并不覺我的可愛,而是一個勁兒地「貪享」地位之福。這不是人的短缺之處嗎?難道山挪移之時能因着你的「地位」而從你繞道而行嗎?水流之時能因着人的「地位」而停止向前嗎?難道天地能因着人的「地位」而顛倒嗎?我曾一次又一次地向人施下憐憫,但無人珍惜、無人寶愛,只是當「故事」聽聽,當「小説」看看,難道我的話未打動人的心弦?難道我的言語發出并無果效?莫非無人相信我的存在?人并不愛自己,而是與撒但相合來反攻我,把撒但當作自己的「資産」來事奉我,我要將所有撒但的詭計都識破,使在地之人從此不再受撒但的迷惑,并不因着它的存在而抵擋我。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二篇》

每日神話 選段371

人在我心目中是萬物的主宰者,我給人的權柄并不小,讓人管理地上的萬物,山中之草,森林之中的獸,水中的魚,而人却并不因此而歡喜,而是憂心忡忡。人的一生都是悲悲切切,人的一生又都是忙忙碌碌,而人的一生又是虚空加快樂,人的一生并没有新的「發明、創造」,無人能擺脱虚空的生活,無人曾發現有意義的人生,無人曾體驗「實際的人生」。雖説現今的人都活在我光的照耀之下,但并不知在天之生活,若我不施下憐憫,我不拯救人類,所有的人都白白地來,在地上生活無意義,之後又白白地走,并無有誇口之處。在各宗、各界、各邦、各派中的人,都認識地上的空虚,都在尋求我,都在等待我的再來,但有誰能在我來時而認識我呢?我造了萬物,又造了人類,今天我降在人中間,人却反攻我,給我「報應」,難道我對人作的都是對人無益的嗎?難道我不能滿足人嗎?為什麽人弃絶我?為什麽人對我冷若冰霜?為什麽在地之上遍及死尸?難道是我給人造的世界之態嗎?為什麽我給人的豐富無比,而人還我的却是空着的兩手?為什麽人不真心愛我?為什麽人總是不在我前?難道我的話全是枉然嗎?難道我話就成為水中的「熱氣」而消失了嗎?為什麽人不願與我配合?難道我日到來之時正是人的死亡之際嗎?難道我會在國度成形之時將人都滅没嗎?為什麽在我全部經營計劃之中,不曾有人摸着我的心意呢?為什麽我口中的發聲不被人寶愛,而被人厭弃呢?我不定罪任何一個人,只是讓所有的人都冷静下來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五篇》

每日神話 選段372

人曾經體嘗我的温暖,人也曾真實地事奉我,曾在我前真實地順服我,在我前為我做一切,但今天人却不能達到,只是在靈裏哀哭,猶如被餓狼搶走一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我,而且一個勁兒地向我呼求,但始終不能擺脱困境。我回想以往人在我前與我許下諾言,與我海誓山盟,要以自己的情來報答我的意,曾在我前痛哭流泪,哭聲使人撕心裂腑,難以忍受,因人的心志,我常常給人以資助。多少次人來我前順服我,可愛之態叫人難以忘懷;多少次人來愛我,忠貞不屈,真實之情令人佩服;多少次人愛我捨生忘死,愛我勝過自己的全人,看着人的真誠,我接受了人的愛;多少次人來我前奉獻自己,為我視死如歸,我撫去人臉上的愁容,仔細打量人的面容。曾有多少次我愛人如愛心愛之物,曾有多少次我恨人如恨我仇敵,就是這樣,我的心人仍是摸不着。人在憂傷之時,我來安慰;人在軟弱的時候,我來扶持;人在失迷之時,我來引路;人在痛哭之時,我拭去其眼泪。但當我憂傷之時,誰能以心來安慰我呢?當我心急如焚之時,誰能體貼我的心呢?當我悲傷之時,誰能補足我心的創傷呢?當我需要人時,誰能自告奮勇地起來與我配合呢?難道人對我以往的態度今天就一去不復返了嗎?為什麽在人的記憶當中不存有一點呢?為什麽這些人都忘却了呢?這不是因為人類的仇敵敗壞的緣故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説話·第二十七篇》

每日神話 選段373

神造了人,當神來在人間人却竭力抵擋他,把他驅逐出境,似乎神是一個到處飄流的孤兒一樣,又似乎是一個没有國籍的世界人一樣,没有一人留戀神,没有一人去真實愛神,不曾有人歡迎神的到來,而是當看見神來到時,喜笑的臉上頓時陰雲密布,似乎一場急風暴雨即將來到,似乎神要將他家中的幸福奪走,似乎神從未給人帶來祝福而是給人帶來了灾害。所以在人的印象之中,神對人并没有益處,只是一直在咒詛人,所以人都不理睬神,對神并不歡迎,對神的態度一直是冷淡的,從未變化過。因着人的心中存在這些東西,神才説人没有理智、不講道義,就連人所具備的「人情」在人身上也不曾看見一點。人對神并不講情感,而是采取所謂的「公義」來應付神。多少年來,人一直都是這樣,因此神説人的性情并没有變,足見人的重量究竟够幾根鴻毛重。可以説,人都是一文不值的賤貨,因為人并不寶愛自己,難道自己不愛自己,而是糟踏自己,這不是人的不值錢嗎?人都是猶如淫婦一樣,自己玩弄自己,把自己任意交在别人手中令其蹂躪,但就是這樣人仍不認識自己的卑賤。或者以給别人幹活,或者以與别人交談為享受,從而把自己交于别人掌握,這不正是人的污穢之處嗎?雖然我不曾經歷人間的生活,不曾真實體驗人生,但對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我却瞭如指掌,甚至可以把人解剖得無地自容,以至于再不敢顯露自己的花招兒,不敢再任意放縱自己的情欲,似乎是蝸牛一般,在殻裏縮成一團,不敢再顯露自己的醜態。因着人并不認識自己,所以人最大的缺陷就是樂意在别人面前賣弄自己的姿色,賣弄自己的醜惡嘴臉,這個是神所最厭憎的,因為人與人的關係并不正常,人與人并没有正常的人際關係,更談不上與神的關係了。神説了那麽多話,其主要目的就是藉此來占據人心中的地位,讓人除去自己心中的一切偶像,從而使神在全人類之中掌權,達到神在地存在這個目的。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説話的奥秘揭示·第十四篇》

揭示人類敗壞系列(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