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聖經奥秘系列

七 聖經奥秘系列

每日神話 選段265

多少年來,人的傳統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聖經,離開聖經就不是信主,離開聖經就是邪教,就是异教,即使看别的書也務必是在解釋聖經的基礎上的書。就是説,你若信主就得看聖經,不可在聖經以外再崇拜别的不涉及聖經的書,否則就是背叛神。自從有了聖經以來,人信主就成了信聖經。與其説人信主了,不如説人信聖經了;與其説人開始看聖經了,不如説人開始信聖經了;與其説人歸在主的面前,不如説人歸在了聖經的面前。這樣,人就把聖經當作神來拜,當作自己的命根子,若没有了聖經,相當于没有了生命。人把聖經看得與神一樣高,甚至人把聖經看得比神還高,若没有聖靈的工作,若摸不着神,這都可以活下去,但一旦失去聖經這本書,或失去聖經裏的名章、名句,人就像失去生命一樣。所以,人一信了主之後就開始看聖經、背聖經,越能背聖經的越能證明是愛主,信心大,看過聖經能給别人講的都是最好的弟兄姊妹。這麽多年來,人都是根據對聖經的理解程度來衡量人對主的忠心或人的信心。多數人根本不懂信神到底是為了什麽,也不明白信神該如何信,只是一味地搜集打開聖經章節的綫索,人也從來不追求聖靈作工的動向,只是一直在苦苦地研究聖經、調查聖經,從未有一個人能在聖經以外找着聖靈更新的工作,誰也離不開聖經,誰也不敢離開聖經。人研究聖經多少年,作了多少解釋,下了多少功夫,人對聖經的看法也有許多的分歧,一直争論不休,以致形成今天的兩千多個宗派。人都想從聖經裏找出一些高人的解釋或更深的奥秘,都想探索聖經,想從聖經裏找出一些耶和華在以色列作工的背景,或耶穌在猶太作工的背景,或更多的别人不知道的奥秘。人對聖經的看法都是「迷」,都是「信」,没有一個人能完全清楚聖經的内幕與實質,以至于到今天,人對聖經還是有一種説不出的神奇之感,而且對聖經更加「迷」,更加「信」。現在,人都想從聖經裏找着末世作工的預言,想發現神在末世作什麽工作,末世都有什麽預兆,這樣,人崇拜聖經的心越發强烈,越到末世人越迷信聖經的預言,尤其是對末世的預言。人能對聖經這樣迷信,對聖經這樣信任,那人尋求聖靈作工的心就没有了。在人的觀念中意識到:只有聖經能帶出聖靈的工作,只有在聖經裏能找着神的脚踪,只有聖經裏隱含着神作工的奥秘,只有聖經把神的一切、全部的工作都説透了,其餘的書、人都不行,聖經能將天上的工作帶到地上,聖經能開始時代也能結束時代。人有了這些觀念,對聖靈的工作就没有意思尋求了,所以説,不管以往聖經對人的幫助有多大,但到現在,聖經成了神最新工作的攔阻。若没有聖經人能另外尋求神的脚踪,但如今,神的脚踪都讓聖經給「控制」住了,最新工作的擴展簡直是難上加難、寸步難行,這些都是因為聖經的名章、名句,聖經的許多預言給造成的。聖經成了人心目中的偶像,也成了人頭腦中的「謎」,人簡直没法相信神能在聖經以外另作工作,也没法相信人離開聖經就能找着神,人更没法相信神會在最終的作工中離開聖經重新起頭,這些人都難以琢磨,不可相信,但又不可想象。聖經成了人接受神更新的工作的一大攔阻,成了神擴展更新工作的難處。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

每日神話 選段266

神作了律法時代的工作以後,舊約聖經就産生了,那時人就開始看聖經。耶穌來了,作了恩典時代的工作,耶穌的使徒就寫出了新約聖經。這樣,新舊約聖經就産生了,直到現在,信神的人都在讀聖經。聖經是一部歷史書籍,當然那裏面也有一些先知所説的預言,先知所説的預言并不是歷史。聖經包括幾部分,并不僅僅是預言,并不僅僅是耶和華所作的工作,也并不單單是保羅所寫的書信。聖經包括幾部分你得知道,舊約包括《創世記》、《出埃及記》……還有先知所寫的那些預言書,到最後以《瑪拉基書》結束整個聖經舊約。舊約就是記載耶和華所帶領的律法時代的工作,從《創世記》到《瑪拉基書》,是整個舊約律法時代的工作的綜合記載。就是説,律法時代耶和華所帶領的人所經歷的那些事都記載在舊約裏面。在舊約律法時代,耶和華興起大批的先知來為他説預言,曉諭各邦、各族的人,預言他自己要作的工作。興起的這些人都是得着耶和華賜給的預言的靈的人,他們能從耶和華看見异象、聽見聲音,從而從他得着啓示,寫出預言來。他們所作的這些工作也都是發表耶和華的聲音,發表耶和華的預言工作,耶和華當時作工只以靈來帶領人,并没有道成肉身,人根本看不着他的面目,所以,他就興起了衆先知來作他的工作,讓他們得默示給以色列各邦、各族的人。這些人的工作就是説預言,而且他們有的把耶和華曉諭他們的話都記載下來以供人觀看。耶和華興起這些人就是説預言,預言在這以後作的工作或當時還未作的工作,以便讓人看見耶和華的奇妙、智慧之所在。這些預言書與聖經其他的書大不相同,預言書是得着預言的靈的人,也就是得着耶和華异象或聲音的人所説或所記載的話,除了預言書以外則都是在耶和華作完工作之後人作的記載的書。這些書并不能代替耶和華所興起的先知所説的預言,就如《創世記》、《出埃及記》并不能與《以賽亞書》、《但以理書》相比。預言是在未作工作以先説出來的話,預言以外的其他書是在作完工作之後記載下來的,這是人能達到的。那時的先知從耶和華得啓示説了一些預言,講了許多話,預言恩典時代的事,預言末世要滅世的事,就是預言耶和華以後所要作的工作,其餘的書都是記載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所以説,看聖經主要看當時耶和華在以色列怎麽作工,在聖經舊約裏面主要是記載耶和華帶領以色列的工作,使用摩西帶領以色列民出了埃及,擺脱了法老的捆綁,進了曠野,後來又進入迦南,從這以後便是以色列人進入迦南的生活,除這之外就是耶和華在以色列各方的工作的記載了。舊約裏面所記載的就是耶和華在以色列所作的工作,也就是在當時造亞當、夏娃之地作的工作。從挪亞以後神正式帶領地上的人,記載的都是以色列的工作,為什麽没記載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呢?因為以色列之地是人類的發源地,起初在以色列以外并没有别的國家,而且耶和華并未在其餘的地方作工。這樣,聖經舊約記載的純屬是神在以色列那時的工作,那些先知所説的話,就是以賽亞、但以理、耶利米、以西結……他們所説的話,是預言在地上的另外的工作,是預言耶和華神自己作的工作,這是完全出于神的,是聖靈的工作,除了那些先知書以外,其餘部分屬于人當時經歷耶和華作工的記載。

創世是在有人類以先的工作,但《創世記》是在有了人類之後才有的書,是律法時代摩西記載下來的書。像今天在你們中間發生的事,這事發生以後,你們將這些事記載下來以供後人觀看,在後人來看,你所記載的只是在已過的時代發生的事,只能當作歷史來看。舊約記載的是耶和華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約記載的是恩典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這些記載是兩個不同時代神作的工作的紀實。舊約是律法時代神作工的紀實,所以舊約是一部歷史書籍,新約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産物,當新的工作開始時它也是已過時的書,所以新約也是一部歷史書籍,當然新約没有舊約説得系統,也没有舊約記載的事多。耶和華説了那麽多話都記載在舊約聖經裏,耶穌説的話只在四福音裏記載了一些,他作的工作當然也很多,但并没有詳細記載。新約記載得少是因為耶穌所作的工作也少,耶穌在地三年半的工作與其他使徒的工作的數量遠遠少于耶和華作的工作,所以,新約的書就少于舊約的書。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

每日神話 選段267

聖經到底是部什麽書?舊約是律法時代神作的工作,舊約聖經則是將耶和華在律法時代的工作以至于耶和華創世的工作都記載下來了,記載的都是耶和華所作的工作,最終以《瑪拉基書》結束耶和華工作的記載。舊約是記載了神作的兩項工作,一項是創世的工作,一項是頒布律法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耶和華作的。律法時代就是代表耶和華神的名的工作,是以耶和華這個名為主的全部工作。所以説,舊約是記載耶和華的工作,新約是記載耶穌的工作,是以耶穌這個名為主的工作。耶穌的名到底是什麽意義,他所作的工作都有哪些,大部分都記載在新約裏。舊約律法時代,耶和華在以色列建造聖殿、建造祭壇,帶領以色列民在地上生活,證明以色列人是他的選民,是他在地上選的第一班合他心意的人,是他親自帶領的第一批人,以色列十二支派就是耶和華所選的第一批選民,所以他一直在他們身上作工,直到律法時代耶和華的工作結束。第二步工作就是新約恩典時代的工作,是在猶太族,在以色列十二支派當中的一個支派作,縮小了工作範圍,是因為耶穌是神道成了肉身。他只在猶太全地作工,而且只作了三年半的工作,這樣新約所記載的遠遠不能超過舊約記載的數量了。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

每日神話 選段268

你要看律法時代的工作,看以色列民怎麽遵行耶和華的道,你就得看舊約聖經,你要了解恩典時代的工作,就看新約聖經。那對末世作的工作你怎麽看呢?就得接受今天神的帶領,進入今天的作工裏,因為這是新的工作,在聖經裏還没有人提前「記載」出來。今天神道成肉身,另外在中國又選一些選民,神作工在這些人身上,接續作他在地上的工作,接續恩典時代的工作。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過的路,也是無人看見的道,是從來没作過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所以説,没作過的工作就不是歷史,因為現在是現在,還没有過去。人都不知道神在地上、在以色列以外又作了更大、更新的工作,已經超出了以色列的範圍,也超出了先知的預言,是在預言以外的新奇的工作,也是在以色列以外的更新的工作,是人所看不透也想不到的工作。這樣的工作在聖經裏怎能有明確的記載呢?誰能提早將今天的工作一點一滴都不缺少地記録下來呢?誰能將打破常規的、將這更大更智慧的工作記在這部老得發了霉的書裏呢?現時的工作不是歷史,所以,你要走今天的新路,你就得從聖經裏走出來,超越聖經記載的預言書或歷史書的範圍,這樣才能將新的路走好,才能進入新的境界裏、新的作工裏。你得明白現在為什麽不讓你看聖經,為什麽在聖經以外又另有工作,為什麽不在聖經裏找着更新、更細的實行,而是在聖經以外又有了更大的工作,這些都是你們當明白的。你得知道新舊工作的對比,雖然不看聖經,但你得會解剖聖經,否則你仍會崇拜聖經的,那你就不容易進入新的作工裏,就不容易有新的變化。既然有了更高的道,何必研究那低的過時的道呢?既然有了更新的説話、更新的工作,何必還活在老舊的歷史記載裏呢?新的説話能供應你,證明這是新的工作,舊的記載不能使你得飽足,滿足不了你現時的需求,證明這是歷史,不是現時的工作。最高的道也就是最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工作,以往的道再高也都成了人回憶的歷史了,再有參考價值也是舊道。舊道是歷史,儘管在「聖書」裏記載,新道是現實,儘管在「聖書」裏没有一頁的記載,但這道能拯救你,這道能變化你,因為這是聖靈的工作。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

每日神話 選段269

聖經屬于歷史書籍,你如果把聖經的舊約拿到恩典時代吃喝,你拿着舊約時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時代實行,耶穌要弃絶你,耶穌要定你的罪,你用舊約來套耶穌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賽人。你如果現在把新約和舊約套在一塊兒吃喝、實行,今天的神要定你為罪,你跟不上今天聖靈的作工!你吃喝舊約,還吃喝新約,你是屬于聖靈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穌時代,耶穌按照當時聖靈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來帶領那些猶太人,帶領所有跟隨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聖經為根據,而是按着他的工作來説話,他不管聖經如何説,也不在聖經裏找路來帶領跟隨他的人。他剛開始作工就是傳悔改的道,而「悔改」這兩個字眼在舊約那麽多預言裏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僅不是根據聖經作,他又帶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從不參考聖經來傳道,他醫病趕鬼的异能在律法時代從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訓、他説話的權柄與能力也是在律法時代無人能達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聖經來定他的罪,以至于用舊約聖經來將他釘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聖經舊約,若不是這樣,人又怎麽能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呢?還不都是因為他的教訓、他醫病趕鬼的能力在舊約裏從未有過記載嗎?他作的工作都是為了帶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來與聖經「打仗」,或有意來廢掉舊約聖經,他只是來盡他的職分,將新的工作帶給那些渴慕、尋求他的人。他不是來解釋舊約或來維護舊約的工作,他作工不是為了讓律法時代繼續發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慮有無聖經根據,只是來作他該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釋舊約預言,也不按着舊約律法時代的話來工作。他不管舊約怎麽説,或與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關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認識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該作的工作,儘管有許多人用舊約先知預言來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點根據,而且有許多不符合聖經的記載,這不都是人的錯謬嗎?神作工還用套規條嗎?神作工還得根據先知的預言嗎?到底聖經大還是神大?為什麽神作工非得根據聖經呢?難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權利來超脱聖經嗎?神就不能離開聖經另外作工嗎?為什麽耶穌與他的門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説他按照安息日、按照舊約那些誡命實行,他為什麽來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頭,還掰餅、喝酒呢?這些不都是舊約没有的誡命嗎?他要是按照舊約,為什麽打破這些規條呢?你該知道,先有神還是先有聖經!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聖經的主嗎?

新約時代耶穌所作的工作是開闢了新的工作,他并不按照舊約的工作作,不按照舊約耶和華所説的那些話去套,他要作他自己的工作,他是作一些更新的工作,是比律法更高的工作。所以他説:「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就按照他所成就的,有許多規條給打破了。在安息日他帶着門徒經過麥地時掐麥穗吃,他并不守安息日,還説「人子是安息日的主」。當時按照以色列民的規矩,誰不守安息日就拿石頭把誰打死,而耶穌不進聖殿,也不守安息日,他所作的這些工作在舊約時代耶和華并没作。所以,耶穌所作的工作已經超出了舊約律法,已經高過舊約律法,他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在恩典時代已經不按照舊約律法去作,已經打破那些規條了,以色列人還死守聖經,定罪耶穌,這不是否認耶穌的工作嗎?現在宗教界也在死守聖經,有的人説:「聖經是屬于聖書,務必得看。」還有的人説:「神的工作到什麽時候都不能廢去,舊約是神跟以色列民立的約,這不能廢去,安息日什麽時候都得守!」這樣的人不是太謬了嗎?耶穌當時不守安息日是怎麽回事?難道他是犯罪嗎?這事誰能看透呢?就憑人的領受能力怎麽看聖經也不會認識神的作工的,不但没有得着對神的純正認識,反而觀念愈來愈大,以致開始抵擋起神來,若不是今天神的道成肉身,人都會被自己的觀念所斷送,死在神的刑罰中。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一》

每日神話 選段270

聖經又稱為新舊約全書。什麽叫「約」你們明白嗎?「舊約」,之所以稱為「約」,來源于耶和華擊殺埃及人拯救以色列人脱離埃及法老之時與以色列人立的約。當然這「約」就是以門楣上刷的「羊血」為立約的證據,而且以此來與人立約説:凡是門楣與門框上有羊血的都是以色列民——神的選民,都是耶和華要留下的對象(因為在那時,耶和華要擊殺埃及所有的長子與初生的牛羊)。這「約」有兩層意思。凡是埃及的人與牲畜都不是耶和華拯救的對象,將其所有的長子與初生的牛羊都擊殺,所以許多預言書中都預言要重重刑罰埃及民,都是因為耶和華所立之約的緣故。這是「約」的第一層意思。耶和華擊殺了埃及的衆長子與初生的所有牲畜,而將以色列民全部留下,也就是説,凡是以色列之地的人都被耶和華看為寶貴,要將他們全部保留下來,是要在他們身上作長久的工作,而且以「羊血」與他們立約。從此以後,耶和華也不會擊殺以色列民,而且説以色列民永遠是耶和華的選民,他要在以色列的十二個支派中開展他整個律法時代的工作,將他所有的律法都向以色列人打開,在他們中間選用先知、士師,以他們為他作工的中心。耶和華與他們立約,他不會在選民以外另有工作,除非是變化時代。就耶和華立的約是永遠也不會變的,因為他是以血立約,而且是與他的選民立約,更主要的是他選擇了合適的作工範圍、作工對象來開展他整個時代的工作,所以人都把約看得特别重要。這是「約」的第二層意思。整個聖經舊約除未立約以前的《創世記》以外,其餘的書都是記載立約以後神在以色列民中間作的工作,當然,偶爾也記載一些外邦族的事,但整個舊約記載的還是神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因着耶和華與以色列民立的約,在律法時代記載的書就稱為「舊約」,是以耶和華與以色列民立的約來命名的。

聖經新約是以耶穌釘十字架所流的血與凡信他的人所立的約來命名的。耶穌立的約是:只要是信他的人便因着他所流的血而罪得赦免,因而從他得救、重生,不再屬于罪人;只要是信他的人便能得着他的恩典,而且死後不嘗地獄之苦。整個恩典時代所記載的書都是在立約以後,而且都是記載那些在約以内的工作與言語,不超出主耶穌釘十字架的救恩,而且也不超過約的範圍,都是那些主内的有經歷的弟兄所記載的書。所以,這些書也以約來命名,便稱為「新約」。這兩個「約」僅僅包括律法與恩典兩個時代,與末了時代并無關聯。所以,聖經對今天末世的人來説已没有多大用處了,頂多作一個臨時參考,根本没有多大的使用價值。但在那些宗教人士來看,聖經還是最寶貝的東西,他們對聖經不認識,只知道解釋聖經,根本不知聖經的來源,他們對聖經采取的態度是:聖經是完全對的,是準確無誤的。因為他先確定聖經是對的,是準確無誤的,所以他便滿有興趣地開始研究、考察。今天這步工作聖經裏没預言,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征服工作這是從來没提過的事,因為這是最新工作。因着工作時代不同,就耶穌自己也不知道末世還要作這步工作,末世的人又怎麽能在聖經中考察出這步工作來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二》

每日神話 選段271

聖經并不全部是神親口發聲的記録,只是神前兩步作工的紀實,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預言的記載,有一部分是歷代神所使用的人寫出來的經歷與認識。在人的經歷中摻雜人的看法、認識,這是難免的。在這許多書當中,有些屬于人的觀念、人的偏見、人偏謬的領受法,當然多數的話是出于聖靈開啓光照的,屬于正確的領受,但也不能説是完全準確的真理發表,他們對某些事的看法只不過是個人經歷的認識或是聖靈的開啓。先知的預言是神親自指示的,當時像以賽亞説的預言,但以理、以斯拉、耶利米、以西結他們説的預言,這是出于聖靈直接指示的,他們屬于預言家,是得了預言之靈的人,他們都是舊約的先知。在律法時代,他們這些得着耶和華默示的人説了許多預言,這屬于耶和華直接指示的。為什麽在他們身上作呢?因為以色列人屬于神的選民,他們中間必須有先知的工作,他們才能得那樣的啓示。對于他們所得的啓示,其實他們自己也不明白,就是聖靈借用他們的口説出這些話來,讓以後的人能够對這些事看透,看見確實就是神的靈作的,是聖靈作的,不是出于人意的,讓人都能對聖靈工作有個印證。在恩典時代,耶穌自己代替了他們所有的工作,所以再没有人説預言。那耶穌到底是不是先知呢?耶穌當然也是先知,但他又能作使徒的工作,他能説預言,又能各處傳道教訓人,但他作的工作、代表的身份不一樣,他來救贖整個人類,把人從罪裏贖回來,他是先知,是使徒,更是基督。先知能説預言,但并不能説成是基督。耶穌那步也説了許多預言,所以説他是先知,但不能説他是先知就不是基督。因他代表神自己作一步工作,而且他的身份也不同于以賽亞,他是來完成救贖工作的,而且還供應人的生命,是神的靈直接降在他身上,他作的工作并不是神靈默示或耶和華指示,而是靈直接作工,就這一點足可證明他與先知并不相同。他作的工作是救贖,其次也説預言,他是先知、使徒,更是救贖主,但那些預言家只能説預言,却代替不了神靈作更多的工作。因為耶穌作了許多人未曾作過的工作,而且他作了救贖人類的工作,因此不同于類似以賽亞的人。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每日神話 選段272

現在的人總認為聖經是神,神也就是聖經,并且認為神就説了聖經中那麽多話,聖經那麽多話都是神説的,甚至所有信神的人都這樣認為:所有新舊約六十六卷書雖然是人寫的,但都是神所默示的,是聖靈説話的記録。這是人偏謬的領受法,是不完全符合事實的。其實,舊約裏除了預言書以外,多數都屬于歷史記載,新約書信有些是出于人的經歷,有些是出于聖靈開啓的,就如保羅寫的書信是出于人作的工,這都是聖靈開啓的,是寫給衆教會的書信,是他對衆教會弟兄姊妹的勸勉與鼓勵,并不是聖靈説的話,他不能代表聖靈説話,而且他也不是先知,他更没有看見約翰所看見的异象,這信是寫給當時的以弗所、非拉鐵非、加拉太等幾處教會的。所以説,新約保羅書信都是保羅給那些教會寫的書信,不是聖靈的默示,也不是聖靈直接的説話,只是保羅作工期間對衆教會的勸勉、安慰與鼓勵,也是當時保羅的許多作工的記載,寫給凡是主内的弟兄姊妹,并且讓當時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聽從他的勸導,遵行主耶穌悔改的道。他并没有説不管今天的教會還是以後的教會都得吃喝他寫的東西,也没説他這話是完全出于神的,他只是就當時教會的情形與衆弟兄姊妹交通,勸勉他們,激發他們的信心,他只是講道或是進行提醒、勸勉,他是結合自己的負擔説話,藉着這些話來扶持那些人。他作當時衆教會的使徒的工作,是主耶穌使用的工人,所以他得對教會負責,得擔當教會的工作,他得對弟兄姊妹的情形掌握,因此他寫信給所有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他説的話凡是對人有造就、正面的話都對,但他説的話并不能代表聖靈的説話,不能代表神。人若把人的經歷記録、把人的書信當作聖靈向衆教會的説話,這是大錯特錯的認識法,這是極大的褻瀆!尤其是保羅給衆教會的書信,因為他是根據當時各教會的情况、各教會現時的情形給衆弟兄姊妹寫信,以勸導在主内的弟兄姊妹,使他們都蒙恩于主耶穌,是為了激勵當時的弟兄姊妹,可以説是他本人的負擔,也是聖靈加給他的負擔,畢竟他是當時帶領衆教會的使徒,給衆教會寫信進行勸勉這是他的責任。因為他的身份僅是一個作工的使徒,僅是一個奉差遣的使徒,并不是先知,不是預言家,對他來説,個人的作工與弟兄姊妹的生命最關鍵。所以他不能代表聖靈説話,他説的話并不是聖靈的説話,更不能説成是神的説話,因為他僅僅是一個受造之物,并不是神道成肉身。他與耶穌的身份不一樣,耶穌的説話是聖靈的説話,是神的説話,因為他的身份是基督——神的兒子,保羅怎能與他畫等號呢?人若把類似保羅的書信或説話看為聖靈的發聲,而且當作神來敬拜,那就只能説人太没有分辨了。説得嚴重點,人不純屬褻瀆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人怎麽能把人的説話、人的書信的記載當作「聖書」、當作「天書」來俯伏呢?神的話是人能隨便説的嗎?人怎能代表神説話呢?就這樣,你説他給那些教會寫信,能不摻雜個人的意思嗎?能不摻雜他人意的東西嗎?他是通過個人的經歷與認識給教會寫信。好比説,保羅給加拉太教會寫信是一個看法,彼得給加拉太教會寫的信又是一個看法,到底哪個是出于聖靈的?誰也説不清。這樣,只能説他們對教會都有負擔,但他們的一封信代表一個身量,代表他們對弟兄姊妹的供應與扶持,代表他們對教會的負擔,只代表人作工的一面,并不是絶對出于聖靈。你如果説他的書信屬于聖靈的説話,那你就謬了,這屬于褻瀆!保羅的書信與新約其他書信就相當于近代屬靈人物傳記,可與倪柝聲的書或勞倫斯的經歷等等這些人寫的屬靈傳記相提并論,只不過近代人物寫的書并没有編排到聖經新約裏罷了,但他們這些人的實質是一樣的,都是聖靈一個階段使用的人物,并不能直接代表神。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每日神話 選段273

聖經新約《馬太福音》記載了耶穌的家譜,開頭説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大衛的子孫,是約瑟的兒子,下面又説耶穌是從聖靈感孕,是童女所生,這就是説耶穌不是約瑟的兒子,不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不是大衛的子孫,而家譜裏面的記載把耶穌與約瑟强拉硬拽到了一塊兒。家譜下面開始記載耶穌降生的過程,接着又説耶穌是聖靈感孕,是童女懷孕生子,并不是約瑟的兒子,而家譜明明寫着耶穌是約瑟的兒子,因為家譜是為耶穌寫的,所以就記載了四十二代人物,一直到約瑟這一代,之後就趕緊説約瑟是馬利亞的丈夫,這話就是為了證明耶穌是亞伯拉罕的後裔,這不是上下矛盾嗎?家譜明明記載的是約瑟家族的人物,明明是約瑟的家譜,而馬太硬説是耶穌的家譜,這不是否認耶穌是聖靈感孕這一事實嗎?所以,像馬太寫的家譜這不是人的意思嗎?更是荒唐的説法!這樣,你就知道這書根本不是完全出于聖靈。或許有的人還想,神在地得有家譜,因此給耶穌就排到亞伯拉罕家族的第四十二代中,實在是太荒唐了!神來在地上怎能有家譜呢?你如果説神有家譜,那不是把神列在受造之物中了嗎?因神不屬地,他是造物的主,雖是肉身但與人的本質不一樣,你怎能把神與受造之物列在一類中呢?亞伯拉罕不能代表神,他是當時耶和華作工的對象,僅是耶和華驗中的忠心的僕人,是以色列人中的一分子,他怎麽能做耶穌的祖先呢?

耶穌的家譜是誰給寫的?是耶穌自己寫的嗎?是耶穌親自告訴他們「你給我寫個家譜」嗎?那是耶穌釘十字架以後馬太給記載下來的。當時耶穌作了許多工作門徒并不明白,而且耶穌并没作解釋,他走之後,門徒就開始各處傳道、作工,為了當時那步工作就開始寫書信,開始寫福音書。新約福音書是耶穌釘十字架二三十年以後記載的。以前以色列人看的都是舊約,也就是恩典時代剛開始那些人看的都是舊約,新約是恩典時代才有的。耶穌作工時并没有新約,他復活升天以後,後人記載了他的作工,這才有了四福音,再加上保羅的書信、彼得的書信以至于《啓示録》這些書,耶穌升天三百多年以後,後人又把這些文稿選擇性地編輯到一起,才有了聖經新約書,當時作完這工作之後才有新約,并不是提早就有。神作了這麽多工作,保羅與其他使徒給各處教會寫了這麽多書信,後人就將這些使徒們的書信收集在一起,將約翰記録的在拔摩海島看見的最大异象訂在最後一書中,是預言神末世作的工作,這些順序都是人安排的,跟現在的説話不一樣。現在是根據作工的步驟記録,讓人接觸到的都是神親自的作工、説話,不用你人插手,直接出于靈的話語一步一步都安排好層次了,與人所記載的層次都不一樣。他們記載的可以説是根據他們的文化程度、人的素質,記載的是人的經歷,一個人一種記載方式,一個人一個認識,記載的都各不相同,所以説,你把聖經當作神崇拜,你就太愚昧、太蠢了!為什麽不尋找今天的神的作工呢?唯有神的作工能拯救人,聖經不能拯救人,人看聖經幾千年也没有一點變化,你若崇拜聖經就永遠不會獲得聖靈作工。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三》

每日神話 選段274

有許多人認為明白了聖經、能解釋聖經就是找着了真道,事實上真是這麽簡單嗎?聖經的實情是什麽人都不清楚,聖經只不過是神作工的歷史記載,是神前兩步作工的見證而已,你從聖經裏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過聖經的人都知道,聖經裏記載的是律法時代與恩典時代神兩步的作工。聖經舊約記載的是以色列的歷史,記載了從創世到律法時代結束時耶和華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約四福音裏記載的是耶穌在地的工作,新約也記載了保羅的作工,這不都屬于歷史的記載嗎?過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屬于歷史,再真、再實也是歷史,歷史不能針對現實,因神不回顧歷史!所以説,你只明白聖經,不明白神現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尋找聖靈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麽是尋求神。你如果看聖經是為了研究以色列的歷史,也就是研究神創造整個天地的歷史,那你就不是信神的。但今天你既然是信神的,是追求生命的,是追求認識神的,不是追求死的字句道理的,也不是追求明白歷史的,你就得尋求神現時的心意,你就得找聖靈作工的動向。你若是考古學家可以看聖經,但你不是考古學家,你是信神的,你最好尋求尋求神現時的心意。看聖經頂多能明白一點以色列的歷史,明白亞伯拉罕的一生、大衛的一生、摩西的一生,了解他們怎麽敬畏耶和華,耶和華怎麽焚燒抵擋他的人,又怎麽曉諭那個時代的人,你只能了解神過去的作工。聖經的記載涉及到當初以色列人在耶和華的帶領之下如何敬畏神,如何生活。因為以色列人屬于神的選民,在聖經舊約裏你能看見以色列的衆百姓對耶和華的忠心,凡是順服耶和華的都有耶和華的看顧、祝福,你能知道神在以色列作工滿有憐憫、滿有慈愛,又有焚燒之火,以色列國家從上到下都敬畏耶和華,所以説整個國家都蒙神祝福。這就是舊約記載的以色列的歷史。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四》

每日神話 選段275

聖經屬于神在以色列作工的歷史記載,其中記載了許多古先知的預言,還記載了一些耶和華當時作工的説話,所以人都把這書看為「聖」(因為神是聖潔、偉大的)。當然,這都是人對耶和華的敬畏之心,也是人對神的仰慕之心,人這樣稱這本書,僅僅是因為受造之物對造物的主充滿了敬慕之心,甚至有的人把這書稱為「天書」。其實,這書只是人的記載,并不是耶和華親自命名或親自指導而作出來的,就是説,這書的作者不是「神」,而是「人」。稱為「聖」經只是人對這書的尊稱,并不是耶和華與耶穌共同探討出來之後又共同决定的,這只是人的意思。因為這書不是耶和華記載的,更不是耶穌記載的,而是許多古先知、使徒、預言家記載,後人收集彙編的一本在人來看特别聖潔的古書,而且在人來看,在這其中有許多人難測的高深的奥秘,有待于後人去打開。所以,人就更加認為這本書是「天書」了,加上聖經新約中的四福音及《啓示録》,人對這書的態度就更不同于任何一本書了,就這樣,没有一個人敢解剖這本「天書」,這都是因為這本書太「神聖」了。

為什麽人一看聖經能從聖經裏找着人該實行的路呢?為什麽能獲得許多人不明白的東西呢?今天我這樣解剖聖經,并不是説我厭憎聖經或否認聖經的參考價值,我是將聖經的原有價值與聖經的來源向你講清、闡明,免得你總是蒙在鼓裏。因為人對聖經的看法太多了,而且多數都是不正確的看法,人這樣看聖經不僅得不着人該得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攔阻我要作的工作,對以後的工作是極大的打岔,只有弊没有利。所以,我讓你明白的僅僅是聖經的實質與内幕,并不是不讓你看聖經或讓你去宣揚聖經是一本没有價值的書,而是讓你對聖經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正確的看法,不要太片面了!雖然説聖經是一本人所記載的歷史書,但是,在這本書中也記載了許多古聖先知事奉神的原則與近代使徒事奉神的經歷,而且是人真實的看見、認識,這些都能作為在本時代中追求真道之人的參考。所以,人看聖經也能得着許多人在别的書中得不着的生命之道,因為這些道都是歷代先知使徒所經歷的聖靈作工的生命之道,而且有許多言語相當珍貴,能供應人的所需,這樣,人就都願意看聖經了。又因為聖經裏隱秘的東西太多,所以人對這本書的看法不同于任何一本屬靈偉人的著作。在聖經裏記載收集了新、舊時代事奉耶和華、耶穌之人的經歷與認識,所以,後人能從這本書中得着不少開啓、光照與實行的路。之所以這書高過任何一個屬靈偉人的著作,就是因為任何屬靈偉人的著作都是取材于聖經,他們的經歷都是來源于聖經,而且是解釋聖經。所以,即使人能從任何一個屬靈偉人的書中得着供應,但人崇拜的還是聖經,因為在人來看聖經太高、太深了!雖然在聖經裏收集了一部分生命之言的書,就如「保羅的書信」「彼得的書信」這類書,而且人還能從這些書中得着供應,得着幫助,但這些書仍是過時的書,仍是舊時代的書,他們這些書再好也只能適應一個時期,并不能存到永遠。因為神的工作不斷向前發展,不能只停留在保羅、彼得那個時代,也就是不能永遠停留在耶穌釘十字架的恩典時代。所以説,這些書只能適應恩典時代,不能適應末了的國度時代,只能供應恩典時代的信徒,不能供應國度時代的聖徒,再好也過時了。就如耶和華創世的工作,還有耶和華在以色列的工作,工作再好也得過時,也有過去的時候。又如神的工作再好也有結束的時候,不能永遠停留在創世的工作中,也不能永遠停留在釘十字架的工作中。不論釘十字架的工作如何有説服力,如何能達到打敗撒但的果效,但工作總歸是工作,時代又總歸是時代,工作不能總是停留在一個基礎上,而時代也不能是永恒不變的,因為有創世必有末世,這是必然的!所以,就新約「生命之言」即「使徒書信」「四福音」拿到今天都成了歷史書籍,都成了老黄曆,就這樣的老黄曆怎能把人帶入新的時代呢?這樣的老黄曆再能供應人生命,再能將人帶到十字架前,還不都是過時的嗎?還不都是無價值的嗎?所以,我説你不要再迷信那老黄曆了,這老黄曆太「老」了,不能把你帶入新的工作之中,只能是你的累贅,不僅不能把你帶入新的工作中,帶入新的進入中,反而把你帶入舊的宗教堂裏去了,那你信神不是倒退了嗎?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聖經的説法 四》

每日神話 選段276

今天你們誰敢説凡是被聖靈使用的人説出的話都是出于聖靈的?誰敢這麽説?你如果這麽説,那為什麽把以斯拉的預言書給删掉了,還有那些古聖先知寫的書都給删掉了?既然都是出于聖靈的,那為什麽你們還敢隨意選擇呢?你有這個資格選擇聖靈作工嗎?還有在以色列當中的許多故事他們也都給删了,如果你認為這些以往記載的書都出于聖靈,為什麽把一部分書給删了?既然都出于聖靈,那就都留着,發給衆教會弟兄姊妹看,不要摻雜人意來隨便删選,這樣做才對。説保羅、約翰他們這些人的經歷中摻雜個人的看見,并不是説他們的經歷認識是出于撒但的,只是説他們有出于個人的經歷和個人所看見的東西。他們是根據當時現實的經歷背景而認識的,誰敢有把握説那些是完全出于聖靈的?若説四福音完全出于聖靈,那為什麽馬太、馬可、路加、約翰他們四個人對當時耶穌作的工作所談的都不一樣呢?不信你們看看聖經所記載的彼得三次不認識主的事都不相同,各有「特色」。有很多没見識的人説:「道成肉身的神也是人,他説的話能完全出于聖靈嗎?説保羅、約翰有人意的摻雜,難道他説的就没有人意的摻雜嗎?」説這話的人都是瞎眼,没見識!你們好好看看四福音,耶穌作完的事、説完的話,他們所記載的簡直是一個人一個樣,各人有各人的看見。若説寫書的人所寫的完全出于聖靈,那就應該一樣,是統一的,那為什麽還有不同的地方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份的説法》

每日神話 選段277

耶穌當時説話、作工并不守規條,不是按聖經舊約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時代該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着他所帶來的工作作的,按着他自己的計劃作的,按着他的職分作工,并不是按舊約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没按舊約律法作,他來作工不是為了應驗先知的話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并不是來專門應驗古先知的預言,他不是來守規條或是來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預言的,但他所作的又并不打岔古先知的預言,也并不攪擾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點就是不守任何規條,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他不是先知,也不是預言家,而是「實幹家」,實實際際來作他該作的工作,來開闢他新的紀元,開展他的新工作。當然,耶穌來了作工作也應驗了不少舊約古先知説的話,那現在作的工作也應驗了舊約古先知的預言,只不過今天不與你翻那「老黄曆」罷了,因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話需對你們講,這些工作、這些説話比起解釋那些聖經章節重要多了,因為那工作對你們來説没有多大的意義、多大的價值,不能幫助你們、變化你們,我要作新的工作,并不是為了應驗聖經的任何一個章節。假如神來在地上作工單是為了應驗聖經古先知的話,那你説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還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還是神支配古先知呢?這話你當怎樣解釋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份的説法》

每日神話 選段278

當時猶太人都看舊約聖經,他們也知道以賽亞預言過有一個男嬰降生在馬槽裏,為什麽他們明知道有這樣的預言還逼迫耶穌?這不都是因為他們悖逆的本性與不認識聖靈工作的緣故嗎?當初的法利賽人認為耶穌作的與他們所知道的預言裏的男嬰并不相同,今天的人又因着道成肉身的神不按着聖經作工而弃絶神,他們悖逆神的實質不都是相同的嗎?你能做到凡是聖靈工作你就一律接受嗎?是聖靈工作那就是「流」對,你就該毫無一點顧慮地接受,不該挑挑揀揀地接受。在神的身上你多長幾分見識,多長幾個心眼,這不是多此一舉嗎?你該做到勿須找更多的聖經根據,只要是聖靈工作你就接受,因為你信神是跟隨神,你不該來考察神。你不該為我找更多的根據來證明我是你的神,你應會分辨我對你有無益處,這是最關鍵的。即使在聖經裏找出更多的確鑿的證據,也不能將你完全帶到我的面前,你只是在聖經裏活着的人,却不是在我面前活着的人,聖經并不能幫助你認識我,也不能幫助你對我的愛更加深。聖經裏雖然預言了要有一男嬰降生,但因着人不認識神的作工,所以,誰也看不透那個預言要應驗在誰身上,致使那些法利賽人都抵擋耶穌。有些人知道我作的對人都有益處,但他總認為我與耶穌是兩碼事,格格不入。耶穌當時只説在恩典時代門徒該怎麽實行、該怎麽聚會、怎樣禱告祈求、怎樣對待人等等一系列在恩典時代的道,他作的是恩典時代的工作,他只論到當時門徒當怎麽實行,當時跟隨他的人該怎麽實行,他當時只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并不作末世的工作。在律法時代耶和華制定舊約的律法,他怎麽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呢?他怎麽不提前把恩典時代的工作都説透呢?這不都有益于人的接受嗎?他只預言了要有一個男嬰降生擔當政權,但并没有提前作恩典時代的工作。神作每一個時代的工作都是相當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時代的工作,并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這樣才能突出他在每一個時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穌當時只説了末世有什麽預兆,只説當時人該怎麽忍耐,怎麽得救,該怎麽悔改、認罪、背十字架、受苦,并没有説末世的人該怎麽進入,怎麽追求能滿足神的心意,這樣,你若在聖經裏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謬妄嗎?你只捧着聖經能看出什麽東西來?無論是解經家、講道家,誰能預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啓示」呢?》

每日神話 選段279

因為聖經伴隨人幾千年的歷史,而且人都把它當作神來對待,甚至于到末世人用聖經取代了神的位置,這是神很厭憎的事情。所以,閑暇之餘神不得不將聖經的内幕與其起源都一一澄清。如若不然,聖經在人心中的地位仍可以替代神,而且人都拿聖經的字句來定罪、衡量神的所作所為。神解釋聖經的實質、構造與其中的破綻,并不是否認聖經的存在,也不是定罪聖經,而是給其一個合適、恰當的説法,將聖經的本來面目還原,糾正人對聖經的錯謬認識,讓所有的人都對聖經有一個準確的看法,不要再崇拜聖經,不要再迷失方向——將迷信聖經錯認為就是信神、敬拜神,甚至不敢面對聖經的真實背景與其中的破綻。當人都對聖經有了純正的認識之後,才毫無顧忌地將其丢掉來大膽地接受神新的説話,這就是神説這幾篇説話所要達到的目的。在這裏神要告訴人的真理就是任何的理論或事實都不能替代神現實的作工、説話,任何的東西都不能替代神的位置。人若不能擺脱聖經的牢籠,那就永遠不可能來到神的面前,人要想來到神的面前,那就首先要掃除心中一切的能替代神的東西,這樣就能達到神的滿意了。雖然神在這裏只對聖經作了解釋,但你不要忘了,人真正崇拜的除了聖經之外還有許多錯謬的東西,人唯獨不崇拜的就是真正的從神來的東西。神只是以聖經為例來提醒所有的人:不要走錯路,不要在信神的同時、在接受神話語的同時再次走入極端,陷入迷茫。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在衆教會行走時的説話·内容簡介》

每日神話 選段280

我在人間作了許多工作,在作工期間我也發表了許多言語,這些言語都是讓人蒙拯救的言語,都是使人達到與我相合而發表出來的言語。但我在地上得到的與我相合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説人都并不寶愛我的言語,因為人都不是與我相合的。這樣,我所作的工就不僅僅是為了讓人能敬拜我,更主要的是讓人能與我相合。歷經敗壞的人都活在撒但的網羅中,都活在肉體中,活在私欲中,根本没有一個人能與我相合。那些自稱與我相合的人則都是崇拜渺茫的偶像的人,他們雖稱我的名為聖,但他們所行的道却與我背道而馳,他們的言語滿了狂妄、自信,因為他們本都是與我為敵的,都是與我不相合的。他們天天在聖經裏尋找我的踪迹,隨便找一段「合適」的話就讀起來没完没了,而且當作「經」來背誦,他們不知道怎樣與我相合,不知道什麽是與我為敵,只是一味地念「經」。他們把根本就没看見過的、根本就看不着的渺茫的神定規在了聖經之中,在閑暇之餘就拿起來看看。他們在聖經的範圍之内信仰我的存在,他們把「我」與「經」畫為等號,没有「經」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經」。他們并不在乎我的存在,并不在乎我的作為,而是非常、特别在乎每一句經文,甚至更多的人認為没有經文的預言我就不該作任何一件我願意作的事情。他們把經文看得太重要了,可以説他們把字句看得太重要了,以至于他們用聖經的章節來衡量我的每一句説話,用聖經的章節來定我的罪。他們尋求的不是與我相合之道,他們尋求的不是與真理相合之道,而是尋求與聖經的字句能相符合的道,他們認為凡是與聖經不合的一律不是我的作工,這些人不都是法利賽人的孝子賢孫嗎?那些猶太的法利賽人以摩西的律法來定耶穌的罪,他們不尋求與當今的耶穌如何相合,而是認真地對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們最終以耶穌不守舊約律法、以耶穌并不是彌賽亞為罪名而將本來無罪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的本質是什麽?不就是他們并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嗎?他們只留心經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與我的作工步驟和作工方式。他們并不是尋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們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聖經的人,説得透徹點,他們都是聖經的看家奴。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為了維護聖經的尊嚴,為了維護聖經的名望,他們竟然將仁慈的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他們這樣做只是為聖經打抱不平,只是為了維護聖經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們寧可斷送自己的前途,寧可得不到贖罪祭,也要將與經文的規定不合的耶穌處死。難道他們不都是每一句經文的走狗嗎?

如今的人又是怎樣呢?為了上天堂、為了得恩典,人都寧願將已經來到的釋放真理的基督趕出人間;為了維護聖經的利益,人都寧願將真理的到來全部抹煞掉;為了維護聖經的永遠存在,人都寧願將第二次重返肉身的基督再次釘在十字架上。人的心地如此惡毒,人的本性如此與我敵對,又怎能得到我的拯救呢?我在人中間生活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將我的光照耀在人的身上之時,人仍舊不知道我的存在,當我的烈怒降在人的身上之時人更加否認我的存在。人都尋求與字句相合,與聖經相合,却無一人來到我前尋求與真理相合之道。人都在仰望天上的我,人都特别在乎天上的我的存在,却没有一個人在乎活在肉身中的我,因為活在人中間的我簡直太渺小了。那些只尋求與聖經的字句相合的人,那些只尋求與渺茫的神相合的人,在我的眼中看為卑賤,因為他們崇拜的是死的字句,崇拜的是能賜給人萬貫家産的神,崇拜的是并不存在的任人擺布的神。這樣的人又能從我得着什麽呢?人的卑賤簡直不堪言語,這些與我為敵的人,這些對我有無限的索取的人,這些并不喜愛真理的人,這些悖逆我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與我為敵的人就是與我不相合的人,不喜愛真理的人也是與我不相合的人,悖逆我的人更是與我為敵的人、與我不相合的人。我將所有與我不相合的人交在惡者手下,交在惡者的敗壞之中,讓其任意地顯露其惡行,最終將其都交給惡者讓其侵吞。我并不在乎敬拜我的人有多少,也就是説,我并不在乎信仰我的人有多少,我只在乎與我相合的人有多少,因為凡是與我不相合的人則都是背叛我的惡者,是我的仇敵,我是不會將我的仇敵「供奉」在我的家中的。那些與我相合的人將永遠在我的家中事奉我,那些與我為敵的人將永遠在我的懲罰之中。那些只在乎聖經字句却并不在乎真理的人、并不在乎尋求我脚踪的人,都是與我為敵的人,因為他們將我限制在聖經之中,將我定規在聖經之中,他們這樣做對我是極大的褻瀆,這樣的人怎能來到我的面前呢?他們注重的并不是我的作為,并不是我的心意,并不是真理,而是字句,是讓人死的字句,這樣的人怎能與我相合呢?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尋求與基督相合之道》

七 聖經奥秘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