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閃電」究竟源於何處?

現在已是末世,主再來的預言都已基本應驗,千千萬萬虔誠信主的人都在苦苦祈盼主耶穌重歸。與此同時,「東方閃電」卻公開見證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末世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已經作了「審判從神的家起首」的工作。「東方閃電」的出現震動了整個宗教界,震動了所有真心信神、渴慕真理的人,許多人通過尋求考察全能神的說話作工,認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紛紛歸回到了全能神的面前。這引起了宗教界牧師長老和中共政府的恐慌,為了鎮壓、取締「東方閃電」,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中共政府相互勾結,編造了許多謠言,瘋狂定罪、詆毀「東方閃電」是異端,並極力攔阻攪擾真心信神的人尋求考察末世全能神的顯現作工。當年猶太宗教界聯合羅馬政府迫害主耶穌的歷史悲劇再次重演。對於「東方閃電」到底是不是主耶穌的再來,是不是神的作工,人們眾說紛紜,有人隨從宗教界牧師長老否認、定罪,也有人認為「東方閃電」與聖經中主耶穌的預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24:27)有關,與末世人子降臨有關。那麼,「東方閃電」究竟源於何處,是不是神的作工,其中有著怎樣的奧祕呢?

了解神作工的人都知道,神的作工是常新不舊,不斷向前發展的。就如律法時代神以靈的方式作工,頒布律法帶領人在地上生活;到了恩典時代,神卻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給人醫病趕鬼,行了許多神蹟奇事,發表了「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馬太福音4:17)的道,並且釘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贖全人類的工作。可是因著人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再加上人有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都特別自是、剛硬,頑固持守觀念想像,甚至厭煩真理,仇恨真理,所以每次神作新工作時,必然會遭到宗教界和執政掌權的瘋狂褻瀆、逼迫與定罪,那些傳揚見證神新工作的人也會被他們扣上各種莫須有的罪名和衊稱加以迫害。在新約聖經裡記載著這樣一個事實:神為了拯救人類脫離因守不住律法而遭懲罰的危險,便道成肉身成為主耶穌的形像開始了恩典時代的救贖工作。主耶穌在猶太地作工時,顯了許多神蹟奇事,為人醫病趕鬼,賜給人豐豐富富的恩典,發表了很多真理,這些足以證實主耶穌就是神自己,就是以色列人盼望要來的彌賽亞。但是,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卻頑固地持守宗教觀念,根本不相信耶穌就是他們苦盼已久的彌賽亞,反而處處找聖經根據抓耶穌的把柄,毀謗、論斷、定罪主耶穌的作工是異端(參閱使徒行傳24:14),是「拿撒勒教黨」(參閱使徒行傳24:5),迷惑、煽動猶太人定罪主耶穌,還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整個猶太民族也因此觸怒了神的性情,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亡國之痛。可見,被宗教界和執政掌權者定罪抵擋的不一定就是錯誤的,很有可能是出於神的,就是神的作工。所以考察是不是神的作工不能根據宗教界和執政掌權者是否承認、接受來衡量,我們從律法時代和恩典時代神所作的工作看到,衡量是不是神的作工,主要看這道發表的是不是真理,是不是人類現時急需的,是不是聖靈的作工,這樣才能從實質上分辨是不是神的作工,這是最關鍵的。

末世,人類敗壞越來越深,人都受撒但敗壞本性的支配,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都過著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循環式生活,活得痛苦不堪。人類離神越來越遠,蒙拯救的希望越來越渺茫。為了拯救人脫離不斷犯罪認罪、認罪犯罪的光景,徹底脫去撒但敗壞性情,脫去罪性的轄制捆綁,達到得潔淨蒙神拯救,神再次道成肉身發表真理審判敗壞人類,作了一步徹底潔淨人、拯救人的新工作。神此次道成肉身在世界的東方——中國顯現作工,結束了恩典時代,開闢了國度時代,帶來了比以往更高、更豐富的真理,揭開了神從創世以來所有作工的奧祕,將人類得潔淨蒙拯救的一切真理都賜給了人。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的人從全能神發表的話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看清了末世發表真理的全能神正是主耶穌的再來,對自己的敗壞本性和犯罪的根源有了清楚的認識,找到了解決撒但敗壞性情的路途,心裡亮堂、透亮;經歷了神話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生命性情不斷發生變化,看見了蒙拯救的希望,同時對神聖潔美善的實質和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有了真實的認識,對神的全能、智慧以及神的權柄等神的所有所是有了更實際的了解與認識,都感覺到信神不再空洞,不再渺茫,而是越來越實際,真實體嘗到了神的可親可愛,產生了敬畏神的心,對神有了真實的順服與體貼,都清楚地體會到全能神作的末世審判工作的確能潔淨人、拯救人。全能神在末世的審判潔淨工作時間短、速度快,就像閃電一樣,在短短二十幾年的時間裡,神的國度福音就傳遍了整個中華大陸,並作成了一班得勝者,現在正在向世界各國各方迅速擴展。正應驗了主耶穌的預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馬太福音24:27)然而,宗教界的牧師長老卻頑固地持守宗教觀念,面對神所作的不符合人觀念的新工作,他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拿著聖經尋隙抓神作工的把柄,肆意論斷、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詆毀全能神教會是「東方閃電派」,是異端。他們的所作所為與猶太教的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定罪主耶穌的行徑如出一轍,他們能如此抵擋、攻擊神末世的作工,攔阻人考察跟隨神的腳蹤,順服神的作工,這不正是當代抵擋基督、定罪基督的法利賽人嗎?這種作法的實質不就是仇恨真理、褻瀆聖靈嗎?宗教界領袖瘋狂定罪全能神的顯現作工也完全應驗了主耶穌預言他再來時的話:「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加福音17:24-25)

「東方閃電」究竟源於何處? 自從「東方閃電」

若不是全能神發聲說話揭開奧祕,我們永遠也不會明白「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這一預言的真正所指,全能神說:「就在萬人注目之時,在萬物都更換重得復甦之時,在所有的人都安心順服神、願意將神的負擔接過來肩負重任時,東方閃電隨之發出,從東方一直照亮到西方,使全地因著這一道光的來到而受驚非小,神在此之際,又開始了新的生活。……即在世界的東方,當神自己開始被見證,到開始作工,到神性開始在全地執掌王權,這是東方閃電之光柱,一直照亮全宇,當在世上之國成為基督的國之時,是照亮全宇之時。現在是東方閃電發出之際,道成肉身的神開始作工,而且直接在神性裡說話。可以這樣說,當神開始在地上說話發聲之時是東方閃電發出之時。準確地說,當從寶座流出活水,即來自於寶座的發聲開始之時就是『七靈說話』正式開始之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十二篇說話的揭示》)「在全宇上下我在作著我的工作,在東方猶如霹靂的巨聲不斷發出,震動了各邦各派,是我的發聲將人都帶到了今天,我是讓人都因我的發聲而被征服,全都傾倒在此流中,都歸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將榮耀從全地之上收回,在東方重新發出。誰不盼望看見我的榮耀?誰不巴望我歸來?誰不渴慕我的再現?誰不思念我的可愛?誰能不就光而來?誰能不看見迦南的豐富?誰不盼望『救贖主』的重歸?誰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發聲要在全地傳揚,我要面對我的選民更多地發聲說話,猶如巨雷一樣震動山河,我是面對全宇說話,我也是面對人類說話。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寶愛我的說話。閃電是從東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語叫人難捨難離,也叫人難測,更叫人喜樂,猶如剛降生的嬰兒,人都歡喜快樂,慶賀我的來到,因著我的發聲,我要將人都帶到我的面前。從此我便正式進入人類之中,讓人都來朝拜我,因著我的榮耀的發出,也因著我口之言,讓人都來到我的面前,都看見閃電是從東方發出……因我早已復活,從人中間離開,又帶著榮耀顯在了人間,我是萬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萬世以前以色列人棄絕的『嬰兒』,更是當代的滿載榮耀的全能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七雷巨響——預言國度的福音將擴展全宇》)從全能神的說話中我們可以看出,神末世的作工與說話就是東方發出的閃電,「閃電」就是指大光,是指神的話語,也就是神末世刑罰審判人的道,「從東邊發出」就是指從中國發出來,「直照到西邊」就是指傳到西方,「人子降臨」就是指神道成肉身首先在東方——中國顯現作工,作成一班真實認識神的人,就是啟示錄預言的得勝者,然後再藉著這班人把末世福音擴展到西方,使普天下的人都能得著神末世的救恩,現在這話都應驗成就了,這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的事實!東方的閃電(即末世神在中國的審判工作)更能使我們得著神施與人類全部的愛與拯救,使我們認識神的本來面目,對神產生真實的敬畏與敬拜。神的話語猶如閃電,給人類帶來了光明,帶來了希望,所有接受東方之閃電即神末世作工的人都能為此作見證。

話說至此,相信大家對「東方閃電」究竟源於何處,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神是創造天地萬物的主,因著人類被撒但敗壞,神便開始了拯救人類的工作,神要讓全宇之下的人都看到神的作為——萬教歸一,都敬拜造物的主,讓所有真心尋求神顯現並跟上神腳蹤的人都得潔淨蒙拯救,並將這些合神心意的人帶入國度與神同享安息。因此,希望每一個真心信神,苦苦巴望主再來的弟兄姊妹,都應放下宗教觀念來尋求考察真道,不要聽信謠言,盲目論斷、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以致失去神的末世救恩,我們都應跟上神的作工步伐,緊跟神的腳蹤,這樣才能最終蒙神拯救被神帶入國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