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追蹤緊 神愛永相隨

中共追蹤緊 神愛永相隨

簡 愛

信神這幾年來,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經歷神的作工,我對神作的拯救工作能有些認識,但一直對神主宰萬物的權柄沒有什麼真實的經歷。面對中共政府的瘋狂抓捕、迫害,我只是知道它逼迫、殘害信神之人的事實,但對神許可中共逼迫信神之人的意義並不明白,對神的權柄沒有真實的認識,心裡還會有些隱隱的膽怯。這段時間,我親身經歷了中共的追蹤與監控,才對神的權柄與全能主宰有了些實際的認識,看到神是如何一步步帶領、保守我擺脫中共追捕的,對神的愛有了些真實的體會,也加增了我對神的信心,更堅定了自己誓死跟隨神的心志。

今年8月份,有弟兄姊妹反映,他們在去聚會的途中發現有可疑的人在跟蹤,我聽後心裡不免有些緊張、害怕,擔心自己會被中共抓捕、迫害。因自全能神在中國顯現作工以來,中共一直在利用盯梢、跟蹤,監控、監聽來抓捕信神跟隨神之人,為達到把中國變成無神區這一邪惡目的,他們在大街小巷都安裝了高清攝像頭。為了避免被中共跟蹤、監控,我們出門聚會、盡本分都要喬裝打扮一番,還要有反偵察能力,路上也要時時注意身後和周圍的情況,穿街走巷,多繞幾圈,確定沒有人跟蹤才敢進家,以免給弟兄姊妹帶來安全隱患。儘管我們如此謹慎小心,可畢竟我們在明,中共在暗,誰也想不到中共為了將我們這些信神之人一網打盡,採取了更卑鄙、更陰險的手段,危難中,是神奇妙保守我平安脫險。

盯梢、跟蹤

9月份的一天中午,炎炎烈日烘烤著大地,小狗臥在樹蔭下伸著舌頭散熱。我騎著電動車去一個盡重要本分的家庭聚會,當走到離聚會地點約有五十米遠的地方,我的電動車突然發出刺耳的警報聲,車子也被鎖在了原地一動不能動。當時正是午休的時間,我擔心這刺耳的警報聲會把周圍的居民吵醒,就急著找電源開關,可怎麼找都沒有找到,情急之下,我想把車座打開,直接拔掉電源接口,可是沒有工具,我用手試著摳進去拔,還是無濟於事。此時,我又急又熱,不一會兒工夫,全身已是大汗淋漓。有些居民被警報聲驚動從家裡走出來,帶著不滿、質疑的神情看向我,有的甚至直接問道:「這車子是你的嗎?怎麼報警器會響個不停呢?」我很緊張,一邊應對著,一邊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心中也很納悶:「我這部電動車的報警器早就壞掉了,遙控器都沒有,怎麼突然響起來了呢?車子還被鎖住不能動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是姊妹家裡有什麼事情,神藉此攔阻我不能去?」這時,我突然想到講道交通中說:「『神也從未停止與人類的對話』,神發聲說話不光印在書上、寫在本上,而且還用許多事實——用神的作為,用神蹟奇事,用神的權柄、管教、試煉熬煉跟人說話。好比說,你到一個地方,剛要進人家的門,碰見一把大鎖頭,這鎖頭是不是在跟你說話呢?(是。)沒聽見什麼話,但是你為什麼掉頭走呢?它已經告訴你了:『今天人家不在家,趕緊回去吧!』它不說話你也明白。你到山上採蘑菇,還沒等走到山跟前,碰見一隻狼,嚇得趕緊跑,這隻狼來了告訴你什麼了?『此路有危險,趕緊逃啊!』你看看,很多時候神跟人類還用事實說話,用事實顯明給你一個意思,你一看立即就明白了。神說話一方面是藉著基督發表出來,基督就是神明確話語的出口;一方面神也用事實向人類說話。」(摘自《講道交通(十二)·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 二十四》)我心裡意識到,今天臨到的事不是偶然,這裡面肯定有神的心意。於是,我便向神禱告:「神啊!雖然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心意是什麼,也不知道是不是姊妹家裡有什麼事不合適去,但我願意順服下來,先不去姊妹家了。可是現在我的車子不能動,報警器還一直響,我怕讓周圍的居民不滿,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願你在這事上引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知道怎麼做……」

接下來,我就試著把車子推走,卻無能為力,車子還是紋絲不動,一直「嘀嘀……」地響著,沒有工具我根本打不開電動車車座下的螺絲。我去請附近的修理工來幫忙,可他說什麼也不肯幫忙。這時候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只有禱告神、依靠神,求神引導帶領我。禱告後,我突然有個想法:向修理工借螺絲刀自己來拆。沒想到,他二話沒說就讓我拿走。我拆開車座下的螺絲,打開一看,頓時驚呆了,裡面竟然有一個跟蹤器吸附在電瓶上。我連忙把報警器摘掉,把跟蹤器也拽了下來,車子終於不響了。這時我一下明白電動車突然出問題是怎麼回事了,以往我只是聽說中共的眼線在弟兄姊妹的電動車上安裝跟蹤器,並暗中跟蹤,伺機抓捕。今天親身經歷這事,心裡不禁對中共的卑鄙無恥、反動邪惡的惡魔實質滿了極度的憤恨,我只是信神、敬拜神,走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它卻百般地逼迫攔阻,在暗中做這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給我裝跟蹤器,想要跟蹤、抓捕我,真是太卑鄙、太邪惡了!雖然我肉眼看不到他們在做什麼,但神早已鑒察得一清二楚,就在我即將到聚會點時,車子突然響起了警報,而且還不能動了。若是我能輕易地將車子的電源拔掉就不會打開車座,或者修理工若幫我維修,我也是坐在一邊等待著,就看不到跟蹤器,也沒法發現自己已被中共跟蹤監控,還會繼續騎著車子去弟兄姊妹家,那不知會給多少弟兄姊妹帶來危險!若不是神興起這樣的環境,藉著萬物與我對話,攔阻我的腳步,我要是去了這個盡重要本分的家,中共警察就會跟蹤到那兒,那後果將不堪設想!這時我才明白神的心意,神是藉著這樣的攔阻保守我,更是在維護自己的工作,把撒但的陰謀詭計顯明給我看,讓我知道自己的處境,以便擺脫這樣的險境,神太全能、全智了,神的愛與保守太實際了!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

繼而,我又想:「我的電動車已經被中共安裝過跟蹤器,這就說明他們已經掌握了我的行蹤,那我現在的處境不是很危險嗎?」頓時我感到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我,我警覺地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看到自己剛好站在十字路口的位置,我心想:「這跟蹤器被我摘掉了,中共不得馬上來抓我呀!這滿城都是攝像頭,我一走動不就被他們捕捉到了嗎?」這時一陣恐懼感向我襲來,慌亂之中,我趕緊呼求神:「神啊!我該怎麼辦?我現在被困在這裡不能動了,求你加給我信心力量,引導帶領我,如果今天你許可我被中共抓捕,我願意順服……」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的心裡平靜了許多。是啊!神是造物的主,擁有至高無上的權柄與能力,主宰掌管著一切,撒但雖卑鄙凶殘,手段陰險毒辣,但它也在神的手中,神不允許,它什麼也不敢做,什麼也做不了,更何況對於神要拯救的人類,它更是不敢輕舉妄動,這是我心裡該清楚的。中共為了取締神的末世作工,利用各種卑鄙手段跟蹤、監視、抓捕信神之人,想把我們一網打盡,今天是神奇妙的擺佈安排,讓我意外地發現了跟蹤器,否則我又怎麼能識破撒但的詭計呢?這一切不都在神的手中嗎?從中看到沒有神的許可,中共也不能把我怎麼樣,神的權柄是一切敵勢力永遠都無法逾越的,我只有把自己向神交託,靠神往前行。之後我推著車大大方方地走在回去的路上。

我剛到家,接待的姊妹就急急忙忙地告訴我:「剛才房東突然來敲門,向我要電話號碼,他說是社區裡打電話跟他要的,我只能讓房東明天來拿。」聽到這些,我心裡又開始緊張起來:「以往就聽弟兄姊妹說過,中共利用社區暗中摸排信神的人,社區這個時候要我們的電話號碼,看來中共對我們已經有所了解,這裡不能再住了,可是一時間搬到哪裡去呢?再說這一路上到處都是監控器,我們這時候搬家,也會引起人的注意,很容易被中共惡警發現……」我不知所措地收拾著東西,心裡不停地禱告神:「神啊!經歷中我已經看到了你的保守,若不是你的奇妙安排,我就是被中共抓了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可是我的信心太小了,面對中共的追蹤調查還是有些擔心,怕這時搬家會被中共發現。神啊!求你幫助我,為我們開闢出路,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掌握。」

就在這時,只聽見一陣「轟隆隆」的打雷聲,接著就是電閃雷鳴,下起了傾盆大雨。我特別激動,心想:「我們趁下雨穿著雨披搬家,別人就看不到了,監控器也不容易發現我們。」此時,我感到神就在我們的身邊作我們隨時的幫助,我默默地感謝神垂聽了我的禱告,為我們開闢出路。當我們騎著電動車走在馬路上時,水漫過了電動車的輪胎,連路都看不太清楚了,路上行人更是少見,看到神的全能作為,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想想我們這兒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下雨了,新聞媒體一直在報道持續乾旱,況且今天晴空萬里,沒有一點下雨的預兆,晚上就下起了這麼大的雨,我更感到這是神為了帶領我們逃離中共的抓捕,在調動著風霜雪雨的變化,心裡很受感動。我們平安地搬到一個姊妹家,姊妹很熱情地接待我們,對我們噓寒問暖,雖然因著中共的抓捕、迫害,我們東躲西藏的,但神的愛卻時時溫暖著我的心。

中共追蹤緊 神愛永相隨

兩天後,我和姊妹在整理東西時發現有一件很重要的東西落在之前住的那個家裡了,我們必須得回去拿。可一想到回去,我心裡不免有些害怕,想到之前曾聽說過有的弟兄姊妹從被盯梢的家逃出來,當又返回去拿東西時被中共抓捕的事,又想到我就是住在那兒時被跟蹤的,這要是再回去,不是自投羅網嗎?可這件東西很重要又必須得拿回來。我就和姊妹一起向神獻上禱告,把我們的顧慮與難處跟神訴說。禱告中,我想到一句神的話:「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說話·第一篇》)神的話帶著權柄,使我心裡頓時剛強起來,慌忙搬家時重要的物件落在了危險的家裡,這事也是在神的主宰安排命定之中,能不能成功取回,會不會出現危險,能否被抓,這都在神的手中掌管,一切都是神說了算,人的擔心顧慮沒有絲毫用處,只能顯明自己身量太小,對神沒有真實信心。此時,我又想到了一個姊妹的經歷,中共四處搜捕她的時候,她不顧個人安危,返回住處去取教會重要的東西,中共警察在那裡蹲守竟沒有看到她,在神的奇妙保守下她順利取回東西脫離險境,這一切不都掌握在神的手中嗎?再想想我們前幾天的經歷,我心裡有了一種無窮的力量。於是,我對姊妹說:「我跟你一起去吧!相信一切都掌握在神的手中。」當天晚上,我們很順利地把東西拿了出來。

幾天後,從一個姊妹那裡得知,那天我們剛取走東西,中共惡警就找到房東,收繳了房東的鑰匙,到我們住的地方搜查,之後為了抓捕我們,六個中共惡警在我們住的地方蹲守了一個星期。聽姊妹說這些的時候,我沒有恐懼,而是在心裡感嘆神的全能作為,神的權柄是沒有任何敵勢力能逾越的!我不禁想到神的話說:「在神准許了撒但的請求去試探約伯的情況之下,神對撒但提出了一個這樣的條件,神說:『約伯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是一句什麼性質的話?很顯然它是一個吩咐,是一個命令。了解了這句話的性質之後,當然你也應該了解這個命令的發布者是神,而領命的與聽命的對象是撒但。……在此,耶和華神所站的地位不僅僅是造光、造空氣、造萬物生靈的神,不僅僅是主宰萬物生靈的神,而是掌管人類、掌管陰間的神,是掌管一切生靈之生死存亡的神。在靈界,除了神以外誰敢對撒但下達這樣的命令呢?神又是為什麼而向撒但親口頒布他的命令呢?……對於神的權柄撒但從不敢超越,而對於神的命令與具體的吩咐,撒但更是小心聽命、順從,從不敢違抗,當然它也不敢隨意改動神的任何命令,這就是神給撒但的範圍,所以,它從不敢超越這個範圍。這是不是神權柄的威力呢?是不是神權柄的證實呢?撒但怎麼對待神,在它心裡怎麼看待神,這些它比人類更清楚,所以對於神的地位、神的權柄,撒但在靈界看得清清楚楚,對於神權柄的威力與神權柄施行的原則它深有體會,它絲毫不敢怠慢,不敢有任何的觸犯,它不敢超越神的權柄作任何的事,也不敢對神的怒氣有任何的挑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這件事上足以看到,神的身分地位與撒但身分地位的實質性區別,神是萬物的主宰者,擁有造物主的權柄與能力,而撒但在神面前僅僅是一個聽命者,任何時候它都不能也不敢違背神給出的任何命令,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卻不允許撒但傷害約伯的性命,儘管撒但對敬畏神遠離惡的約伯恨之入骨,但神的命令它卻不敢逾越。撒但想藉著殘害約伯的肉體讓他否認神、棄絕神,與它一同抵擋神被神毀滅,而約伯因著對神的信,為神站住了見證,羞辱了撒但。事實上,撒但的殘害不但沒有打垮約伯,反而使約伯對神的信得到了昇華。而中共惡魔正是撒但的化身,當神末世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來作拯救人類的工作時,中共就猖狂出巢,瘋狂地定罪、抵擋神的作工,利用各種卑鄙手段大肆抓捕、迫害神的選民,甚至不惜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引進各種高科技監控設備,企圖把跟隨基督的人一網打盡。中共這樣做的目的跟撒但一樣,也是妄圖迫使我們放棄信仰,拆毀神拯救人類的計劃,讓人類與它一樣抵擋神、背叛神,遭受神的毀滅。但不管中共多麼猖狂,神給它制定的界限,它永遠不敢越過,藉著它的表演,讓我們看透了它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堅定了我們追求真理誓死跟隨神的心志和勇氣。經歷中我看到神不僅有創造天地萬物,掌管人類命運的權柄,神末世發表的話語更能讓我們這些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類得著潔淨、變化,只要我們肯接受實行神的話,就能像約伯一樣為神站住見證,用實際活出來背叛撒但滿足神,這不更是神權柄的體現嗎!雖然在這座被中共封鎖的如同銅牆鐵壁一般的鬼城信神,我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摧殘,但有神作我們的後盾,有神話語的澆灌供應與帶領,我有信心去面對中共的逼迫,也願意在逼迫患難中為神站住見證。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當撒但敗壞人的時候,當撒但瘋狂地殘害人的時候,神並沒有坐視不理,也並沒有對他所要揀選的人置之不理、視而不見。撒但所做的這一切神都清清楚楚,而且明明白白,撒但每做一件事,每興起一個潮流,在神那兒都知道撒但要幹什麼,但是神並沒有對他揀選的人放棄,而是在默默無聞地、悄悄地、靜靜地作著每一件他要作的事。當神開始在一個人身上作工作的時候,當他揀選了一個人的時候,他沒有向任何人宣告,也沒有向撒但宣告,更沒有作任何大的動作,只是悄無聲息地、很自然地作著他要作的事。……在人成長的期間,撒但在虎視眈眈地盯著每一個人,但是神作事從來不受任何人事物、空間、時間的限制,他作著自己該作的事,作著自己要作的事。……但是這一路走來,你的生命與你的未來神都嚴加看護,神對你的一生給了一個真正的保障,因為神在你身邊保守著你,照看著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的話像冬日的暖陽溫暖著我,也讓我的信心倍增。回想這一路走來,雖然撒但勢力一直步步緊逼,中共魔黨為取締我們的信仰採用各種手段瘋狂鎮壓迫害我們的時候,神並沒有視而不理,而是實際地擺設各種環境來保守我,帶領我遠離撒但的圍攻與殘害。就像這次神先是藉著電動車的報警器讓我知道自己已經被中共惡警跟蹤了,發現自己有危險能夠及時撤離;當社區向我們要電話號碼,得知中共已經在調查我們,我們被困在原地不好脫身時,危難中神降下暴雨,為我們開闢出路;當重要東西落在了危險之地需取回,我恐懼環境無力前行時,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力量,又保守我們順利取回,使教會利益受到保護。經歷中我真實地看到,每當我們遇到難處向神禱告呼求時,神都給我們回應,不僅使我們從神的話語中得以剛強,還擺設實際的環境、人事物救我們於危難,同時還使我們認識自己的敗壞與缺少,從中更認識神主宰一切的權柄與能力。神一直都沒離開我們,一直在默默地供應真理,保守、帶領著我們,使我們生命不斷長大。就如神的話所說:「當約伯受這些痛苦的時候神在作什麼呢?神在鑒察,神在觀看,神也在等待結果。神在鑒察在觀看的時候,神的感覺是如何的呢?當然是心痛不已。神會因為心痛而後悔自己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嗎?答案是:他不後悔。因為他確信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他只不過是給了撒但一個機會,讓它去證實約伯在神面前的義,也給了撒但一個機會去顯露它的邪惡,顯露它的卑鄙,更給了約伯一個向世人、向撒但以至於向所有跟隨神的人見證他的義,見證他敬畏神遠離惡的機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從神的話中,我看到神試煉約伯不但給了約伯一個見證神的機會,還讓人對撒但的邪惡卑鄙有了真實的分辨。而約伯在遭受撒但殘害的時候,正因為能感受到神就在他身邊,神有心痛,有不忍,所以他才甘願忍受親人朋友的嘲諷,世人的棄絕,只為滿足神,為神站住了見證。最終約伯收穫到的是以前風聞有神,試煉中才如同面對面看見了神。沒有這樣的試煉約伯得不到對神這樣的認識,更不會得到神的祝福。今天面臨中共的逼迫,雖然我不配經受約伯那麼大的試煉,但我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靠著神為神站住見證,使我的信心能在試煉中得以增長,讓撒但的詭計在我們身上徹底落空。

後來,中共安插了很多眼線與探子四處搜尋我們,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還會有些緊張,但一想到神的話和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我又有了信心,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裝備更多的真理,達到在中共的逼迫下能夠看清它的醜惡面目,徹底背叛它,誓死跟隨神走信神的路。神的話語是我們生命的供應,有了神話語的帶領,我心裡才會坦然無懼,勝過肉體軟弱,甚至死亡的捆綁轄制。雖然跟隨神的路上有逼迫患難,也有艱難險阻,但我現在明白了,神許可中共逼迫我們信神的人,是利用它效力拯救、成全我們,但神也給它制定了界限,我能否遭到中共抓捕、迫害,都有神的主宰命定,我只願存著順服的心來經歷神的作工,憑神的話活著,為神作見證。

中共追蹤緊 神愛永相隨